img

在成為金焱的朋友和小弟之後,黑龍的進步可以說是一日千里,更有了成功化龍的希望!

2021 年 1 月 16 日

在俞宏和金焱兩者之間該怎麼選擇,黑龍自然明白!

馭獸之術,對於他們這些龍族和高等魔獸來說,只能說是一種約定,而並非限制!

就算他親自殺了俞宏,也不會對其造成任何影響。

金焱訓黑龍的這一幕,簡直太過戲劇化了……

俞宏也十分後悔,原本是想要滅殺吳天這才將黑龍召喚出來的,可沒想到黑龍出現后不僅沒有任何助力,反而成了自己的敵人,看黑龍的樣子,俞宏絲毫不懷疑,只要金焱一聲令下,黑龍便會對他出手,甚至殺了他也是極有可能的!

「少爺,看起來金焱在龍族之中的地位不低啊!」

花娘輕笑著道,「這一幕,的確是一場好戲!嘻嘻……等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的讓金焱大吃一頓!」

「放心吧,我可不會虐待那傢伙的!」

吳天攬著花娘的纖纖細腰,笑著說道,「不過,可以告訴你一點,金焱在龍族的地位很高,更被龍大伯內定成了下一任龍族族長!」

「啊……」

花娘真的吃驚了。

而相比於吳天與花娘那副看好戲的心情來說,呂栩和那幾個尊階卻是面色徹底垮了下來……

若非親眼所見,誰敢相信召喚出來的魔獸竟然會成了對方的助力?

突兀的,呂栩驀地心中生出一個不好的想法……

如果吳天這次成功離開了,而邪宗極有可能會向天獸宗宣戰,而那個時候如果天獸宗所有人的召喚獸都全部背叛他們,那後果將會是什麼樣呢?

想都不敢想,呂栩只覺得渾身冰冷……

他彷彿看到了天獸宗在不久將來被滅的慘烈一幕……

「小黑子……」

沒有在意其他人的看法,金焱朝黑龍招了招龍爪,黑龍十分乖巧的上前,一副乖乖聽話的模樣。

「以你小子現在的實力,應該可以滅了那個老傢伙!」

金焱指著俞宏,裂開龍嘴的道,「所以去揍他吧,狠狠揍!如果你不行的話,你老大我會幫你的!如果你做得好,等下次我回龍谷的時候,順便幫你向老頭子求一份好東西,怎麼樣?」

「吼吼……」

黑龍興奮地直直點頭,很顯然金焱口中所說的那個好東西,對黑龍的誘惑力不是一般的大。

「吼個屁啊?還不快去?」

金焱沒好氣的一甩龍尾,而黑龍則立時毫不猶豫的張牙舞爪朝俞宏飛了過去,絲毫沒有因為是俞宏將他召喚出來的而有所放水……

「黑龍,你要做什麼?」

「啊……黑龍,給我住手!你難道忘了我過去對你怎麼樣嗎?」

「黑龍,你個該死的!你竟然……」

一連串的話從俞宏口中喝出,之前與吳天打鬥的他消耗不小,如今面對黑龍狂暴的攻勢,可以說完全處在了下風,甚至都不用金焱幫忙,黑龍就完全可以收拾得了這老傢伙!

「黑龍,我記住你了!」


幾分鐘后,身上被黑龍弄出好幾條血口的俞宏身形一閃,來到那呂栩與竇驍身邊,而後大手一揮,強勁的空間之力瞬間蔓延,而後他們這十來個天獸宗之人便齊齊瞬移消失,讓黑龍想要追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黑子,你白痴啊?你竟然讓那老小子給跑了!」

看到這一幕,金焱登時氣了,龍爪狠狠地在黑龍身上拍了好幾下,而黑龍也不敢抵抗,乖乖的低著頭承受。

「好了好了……」

吳天上前道,「金焱,別打了!跑就跑了吧,難道他跑得了和尚還跑得了廟不成?」

說這話的時候,吳天雙目中已經泛出了一抹冷厲殺機……

原本還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對天獸宗出手,如今不正好是一個借口嗎?

「好吧,這次看在大哥說話的份兒上,我就暫時饒了你!」

金焱沒好氣的道,「小黑子,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乖乖的隨你老大我去邪宗,從今以後那裡就是你的家了!知道嗎?」

「吼……」

黑龍輕吼了一聲,似是不願。

「閉嘴!還輪不到你不答應!」

金焱見狀再次怒道,「我告訴你,大哥他可是老頭子的侄兒,也是你老大的老大!你乖乖的在邪宗,以後時機到了,你化龍的事情就讓你老大的老大來辦,知道嗎?」

「呃……」

聽到這話,吳天登時無語,金焱竟然直接給他安插了這個任務。

可看著黑龍望過來的期待眼神,吳天點點頭道,「放心,我會幫你的!黑龍,是吧?以後你和金焱一樣,都是我邪宗的護宗聖獸!」

「吼吼……」

在盯著吳天看了好幾秒鐘之後,黑龍總算輕吼幾聲算是同意,十分友好的用那龍首蹭了蹭吳天,算是一種臣服吧。

「呵呵……黑龍的加入,讓我們邪宗實力提升了不少!」

吳天滿意的笑了笑,隨即抬首望了望那天獸宗所在的方向,雙眼微眯的繼續道,「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簡單結束了的!我一定會讓天獸宗付出慘重的代價!」

說完,吳天牽著花娘的小手一躍而起,坐到金焱背上,而黑龍則乖巧地跟在一旁,朝著幽音堂的方向急速飛去…… 轉眼間,吳天已經從那特殊秘境出來過去三日時間了……


在這三天內,吳天一直留在幽音堂中,一方面幫助萬若蝶處理一些事務,另一方面也順帶著考察一下關於幽音堂的一切。

畢竟不管怎麼說,幽音堂都可以算是邪宗本部之外最重要的一個分部,更因為地處北部的緣故,成為吳天這個北部之王在寰宇界北部的眼睛與耳朵,絕對不能有絲毫的大意……

幽音堂堂主孫欣珍,副堂主林然與范培,都在吳天的各種建議下,越發熟練掌控堂內的一切,不過吳天心中隱隱有些怪異,不知為何……

而另外值得一說的,便是黑龍……

在吳天的安排下,黑龍成了邪宗第二個護宗聖獸,並且自此住在幽音堂中,一旦有事情發生,他便可以立即出手!

對於吳天的安排,黑龍本來還想拒絕來著,可在金焱的強勢下,他也不能不答應。

夜,涼如水……

月,冷如鏡……

在這月華滿天之時,吳天與花娘靜靜地坐在庭院中,心內泛出濃濃的成就之感。

試問,誰能夠向吳天這樣,年紀輕輕不僅實力不俗,更成為威名赫赫的北部之王?

又試問,誰能如吳天一般,在如此年紀便能一手創建出這麼大的勢力?

貫穿古今,恐怕無一人如此!

「少爺,我們什麼時候回去?」歪著頭看向吳天,花娘輕聲問道。

「怎麼?想回去了?」吳天笑眯眯的反問。

「嗯啊!」

花娘輕輕點頭,美目中泛出點點漣漪,「不知為何,我始終覺得這幽音堂並沒有天邪谷來的安逸!或許,是因為那裡才是我們最開始的家吧!」

「再等幾天吧……」

吳天嘆了一聲,「我隱隱覺得,幽音堂內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完!」

「哦?」

聽到吳天的話,花娘秀眉一揚,「什麼事?」

「不知道,只是有一種感覺!」


吳天皺著眉頭,心中那種感覺根本無法用言語描述。

「是不是你想得太多了?」

看著吳天的樣子,花娘不禁心中一痛,卻是輕聲安慰道,「這幽音堂的人都是通過了你親自設下那九霄幻心陣的一系列考驗,應該都是可以相信的!」

「我也明白,但那種感覺自從若蝶被綁架之後就一直存在,而如今更是濃了不少!」

吳天嘆了一口氣,「算了,先不去想了!見招拆招吧!」

頓了頓,吳天又道,「對了,花姐,要不你還是去混沌境中閉關突破吧!可不要耽誤了你的修鍊!」

「嘻嘻……陪著你這個壞傢伙,我就很滿意了!」

花娘抿嘴輕笑,那美眸中嫵媚無限,極為嬌媚的嬌笑道,「壞傢伙,人家可好不容易單獨陪你一次,難道你都不想讓人家陪嗎?」

「……』

吳天頓時哭笑不得,倒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反正花娘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說起來,如果說身邊的女人中,只有花娘顯得最為神秘……

首先,接受百花仙子全部傳承的她,在面對百花仙子之時的態度……

還有就是萬花宮與她之間的那種淵源……

這一切,都讓吳天明白,花娘肯定有著不同尋常之處,如果不是吳天對花娘絕對相信的話,恐怕都要對她產生很大的懷疑了。

「好了啦,壞傢伙!」

似乎看出了吳天所想,花娘起身趴在吳天的背上,雙手環住他的脖頸,紅唇附在了吳天的耳邊,吐氣如蘭的嬌聲道,「人家知道你很好奇,但是等到了該說的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的!只要你相信我就好!」

「嗯!」

吳天點點頭,「我絕不會懷疑我的女人!花姐你是這樣,小四她們也一樣!」

「壞傢伙,你最好了……啵……」

花娘咯咯直笑,一個香吻直接落在吳天的脖頸上,印上了一顆紅色草莓。

可以說,在八女之中,花娘是一個最擅長魅惑引誘的存在,哪怕吳天如今實力不俗,可如果一不小心都會上了這女人的當,不過還好花娘並沒有任何惡意,不然的話,恐怕吳天早就已經栽在她手中了。

「宗主……花姐……」

這時,萬若蝶走了過來……

望著吳天與花娘那親熱的模樣,她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哀怨,但很快卻恢復平靜。

「呀,若蝶妹妹……」

花娘從吳天後背直起身,牽著萬若蝶的小手在旁邊坐下,笑眯眯的道,「若蝶妹妹肯定有事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哦!」

說著,花娘更投出一個戲謔的眼神,轉身便欲要離開,令得萬若蝶頓時俏臉羞紅不已,急忙起身拉住花娘的手,嗔道,「花姐,你胡說什麼呢?」

「姐姐我哪兒有胡說啊?」

花娘輕笑道,「我說你們是有正事要談,難道不是嗎?」

「這……」

若論口才,其實在平日里管理宗內事務之時,萬若蝶絲毫不差,可如今在花娘那帶著戲謔言語的調笑中,她竟是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俏臉紅到了極點。

「好了,花姐,別逗若蝶了!」

吳天哭笑不得的道,「我和若蝶又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你就乾脆留在這裡吧,再者說了,就算是正事,難道還有你不能聽的么?」

「嘻嘻……」

花娘繼續掩嘴一笑,「壞傢伙,你這可有些欲蓋彌彰的嫌疑哦!咯咯……好了好了,不逗你們了啦,我先回房休息咯!對了,壞傢伙,今天晚上我特准你不來陪我休息哦……」

說完,花娘根本不給吳天與萬若蝶任何多說什麼的機會,帶著一陣嬌笑,搖曳著曼妙的身姿朝房間走去……

不得不說,花娘這一番舉動,的確讓吳天與萬若蝶之間的氣氛尷尬了不少,一直到花娘關上房門留下兩人獨處,可這種氣氛不僅沒有變緩,似乎愈發尷尬幾分……

「咳咳……」

好一會兒,吳天這才輕咳幾聲,問道,「若蝶,你有什麼事么?」

「啊……」

低著頭紅著臉的萬若蝶,被驚了一下,很快的快速搖搖頭,「沒……沒有!只是有些睡不著罷了!那什麼,宗主,我不和你說了,我回去睡覺去了!」

說著,萬若蝶宛如受驚了的小兔子一樣,一下子從座椅上彈跳起來,匆忙的朝她的房間奔去,速度之快讓吳天看的目瞪口呆,不夠注意到萬若蝶那紅著臉的嬌羞模樣,吳天卻又很快輕聲一嘆……

說真的,他明白萬若蝶的心意……

可他卻無法給她承諾什麼,如今他的身邊已經有了小四她們八人,就這麼吳天還無法完全的做到一個男人該付出的責任,心中對小四她們無比歉疚,如果再加上一個萬若蝶的話,吳天越發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倒不是說他對萬若蝶不心動,只是在無法做出任何承諾的前提下,他不敢有什麼表態!

這的確是吳天的一個心結!

當然,也是萬若蝶的心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