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在徐宏源說話的時候,蘇鵬等十一個也將靈器長劍大刀等兵器懸了起來,幾乎同時與徐宏源一起飛了起來,這樣神速的反應並不是這些人的反應速度快,而是他們每個人早已有了從天而逃的想法,只是沒有告訴其他人罷了。

2021 年 1 月 4 日

唯一行動慢了一拍的人就是高馳了,他本就沒有求生的**,自己也沒有想到要從天逃走,聽到徐宏源說完話才反應過來,所以在行動上慢了一拍。

徐宏源他們著急逃走,周圍的妖獸也著急將他們分食泄恨,在看到徐宏源將長劍懸空的時候,這些妖獸就知道對手要逃了,所以一改之前緩慢的動作,加速飛身撲了過來。

徐宏源是第一個飛起來的人,所以下方的妖獸沒有留下他,蘇鵬等十一個人幾乎是和徐宏源一起飛起來的,所以下方的妖獸也沒有留下他們。

只有高馳,動作僅僅晚了一拍,即將飛起的身體就被飛身撲來的妖獸咬中了,然後被拖了下來,高馳的身體瞬間就被下方的妖獸大軍淹沒了,已經沒有一絲生還的可能了。

雖然高馳被咬中了,但是高馳並沒有一絲痛苦之色,而是看著腳踩靈器的眾人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好像在對他們說「你們先逃吧,但很快你們就會有我這樣的結局了,下輩子一定要做個好人,別再做壞事兒了。」

徐宏源他們飛在空中,眼睜睜的看著下方的高馳被撕咬而無能為力,但他們僅僅難過了一個呼吸就停下來了,之後就是滿滿的慶幸,這麼凄慘的下場真的不敢想象。

可是他們雖然擺脫了下方的妖獸,但是並沒有完全脫離危險,徐宏源等人並沒有慶幸多久,「呼呼呼」進攻的聲音就在他們耳邊迴響了,徐宏源等人放鬆下來的表情再次凝重起來。

天空中飛行的妖獸同樣讓人頭疼,一雙雙翅膀扑打空氣的聲音不絕於耳,行動也十分靈敏,沒有了火光,徐宏源這些人在漆黑的夜裡什麼都看不清楚,只能成為飛行妖獸的活靶子。

幸好飛行的妖獸數量並不多,他們用盡全力還是能夠應付的,在徐宏源的帶領下,選定了一個方向就開始疾馳而去了,邊戰邊逃,由於看不到妖獸,就只能根據襲來的風聲判斷還擊,所以時不時的傳來一聲聲慘叫,有妖獸的,也有人的。

在不遠處盯著的吳憂看到徐宏源御劍飛起來了,於是也趕緊將琅琊重劍懸浮了起來,在吳憂的控制下,琅琊重劍的劍身瞬間就變成了一尺寬,吳憂抱著天齊寶寶縱身躍到了重劍劍身之上,跺了跺腳,發現在飛劍上相當平穩后吳憂就放下心來。

吳憂雖有靈器重劍,但是吳憂卻從來沒有嘗試過御劍而行,一來吳憂要隱藏實力,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實實力,也不想暴露闖過了天榜,獲得了靈器獎勵的事情,二來吳憂一直覺得御劍而行只是取巧而已,對實力影響太小,不值得去做,所以吳憂從沒有在天空飛行過。

吳憂自己也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御劍而行竟然派到了用場,吳憂現在的感覺和書到用時方恨少的感受一樣,平日里沒有嘗試過,第一次飛行就想要飛好真的太難了,多多少少還是出現了一些波折。

吳憂控制著琅琊重劍動了起來,可是隨著重劍的猛然啟動,吳憂的身體並沒有反應過來,險些被閃了下去,還好吳憂修行枯草決,對自己的身體掌控程度極高,這才沒有出醜。

就這樣吳憂晃晃悠悠的向前方的徐宏源追了過去,吳憂雖然起步慢了些,可是勝在周圍沒有妖獸襲擊,所以吳憂還是穩穩的追了上來,緊緊跟在傳來的數道風聲之後。

吳憂還是很有天賦的,學什麼都很快,僅僅數十個呼吸后,晃晃悠悠的御劍狀態很快就不見了,變得越來越平穩了,就連天齊寶寶也從吳憂懷中跳了下來,踩在琅琊重劍上興奮地跳動著。

御劍飛行了大概半個時辰,徐宏源等人累積或是擊殺、或是擊傷數十頭妖獸,把追擊的妖獸群打散了,徹底擺脫了飛行追來的妖獸,但他們同樣受傷慘重,於是開始減速準備找個地方休整一下。

吳憂聽到前方傳來高速劃破空氣的聲音減小后,吳憂也緊跟著將速度減了下來,吳憂畢竟是暗地裡追蹤而來,時刻記得和徐宏源保持一定的距離,確保自己的隱蔽性。

果然徐宏源等人御劍進入了下方山腳下的密林中,吳憂也遠遠地減速降落下來,將琅琊重劍收回體內丹田中后,便和天齊寶寶一起向前走去,尋找不遠處的徐宏源等人。

吳憂和天齊寶寶向前大概走了兩百丈的距離,吳憂就看到了前方燃燒的火光,於是悄悄找了一個既隱蔽又能觀察徐宏源他們的樹叢,和天齊寶寶躲了進去,悄悄地觀察陰謀家徐宏源。

此時,在火光的映襯下的徐宏源臉色陰沉可怕,在妖獸的這次襲擊中真可謂是損失慘重,十三個人逃到這裡的只有九個人,高馳直接喪命,其他三個從空中掉落的人也一定是凶多吉少。

而且逃到這裡的九個人中,只有擁有護甲的徐宏源幾乎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其他人個個帶傷,而且有人受傷頗重,戰力早已不復巔峰的狀態了。

原本徐宏源的計劃就在這兩天內完成,可是小隊突然遭遇了這麼大的變故,徐宏源心中也有些猶豫了,沒有絕對的實力那個計劃還能一成不變的實施嗎? 無論過程是有多麼的坎坷,吳憂前期的準備階段也告一段落,終於能夠開始修行了,這一年他八歲,雖然比起別人已經晚了五年,但是終究也將要踏上修行這條路。

從吳憂按照枯草決第一階段的功法調理完脊髓開始,受傷的本源就已經慢慢的在恢復了,脊髓開始產生巨大的活力,再加上這半年來不間斷的靈肉靈藥滋補,不僅虧損的血氣已經補回,而且還有相當一部分富餘,現在的吳憂比起原來的自己真可謂是血氣旺盛,枯草決的強大的確不容置疑。

吳憂在床上盤膝而坐,調整狀態,認認真真的讀起枯草決來,為嘗試引天地靈氣入體做準備。

靈氣入體是踏上修行路的標誌,只有做到靈氣入體的人才能稱得上是一個修士。

但靈氣入體不是簡單的進入到體內,而是能夠做到長時間的留存,進入體內容易,留住難,人每天呼吸的空氣里就有靈氣,可是人的身體就像一個竹筐,吸入多少就流出多少,而修士就要以某種方法留住這些靈氣,並利用留住的這些靈氣,改變身體,延長壽命,與天抗爭。

修士開啟修行路一般是這樣的,依靠一部修行法,引入靈氣入體,並用這些靈氣疏通滋養經絡,最後在丹田內匯聚,形成靈氣氣旋,從而達到引靈境;

隨著修行的繼續,體內聚集的靈氣逐漸增多,在丹田處的靈氣由氣成霧,從而到達聚靈鏡;

當靈氣濃郁到可以聚集成液的時候,靈液對全身的滋養達到很高的程度,人體便可以脫離凡胎,壽命增加,成就靈體境;

這就是初入修行路的三靈境。

吳憂修習的功法枯草決,真的只是一部單純的修行法,準確的說完完全全是療傷的功法、保命的功法、增加生命力的功法。

創造這個功法的華髮老頭最初的目的就是修復傷體,對他而言,自己原本就有適合的功法,也有高深的境界,創造枯草決就是讓他枯木逢春,增強生命力,從而修復傷體,重回巔峰。

所以枯草決這半部功法里,沒有境界劃分,也沒有突破境界的方法,也沒有運用靈氣的方法,吳憂反覆多次的通讀完功法就開始腦仁疼了,沒有一個靠譜的師傅,以後只能靠自己不斷地摸索,不斷地嘗試了。

小時候,別人拿一個蘋果放在你面前,告訴你,這是蘋果,然後你就知道蘋果是什麼樣的了,以後見了這樣的東西你也知道這是蘋果,可是你知道蘋果用來幹嘛的嗎,你知道這是吃的還是用的?

吳憂修習的這半部功法枯草決就是這種狀況,功法說要吸收靈氣,然後就使勁兒的吸收靈氣,儲存起來,再吸收靈氣,再儲存起來,最終也沒有告訴吳憂怎麼去運用靈氣。

不管以後如何,現在吳憂還是要藉助這半部枯草決來踏上修行路,對能調理好自己的身體的功法,吳憂還是深信不疑的。

吳憂不知道,在之前改造祭煉身體的時候,喝了半年的火靈雞和靈藥煲制的湯,靈氣已經疏通了全身,全面的滋養過身體了,現在的吳憂可以說已經跨過了煉體境,擁有引靈境的身體了,只需做到引靈入體就能夠晉級到引靈境了。

吳憂心頭默念枯草決里第二階段的口訣,按著口訣里的方法運起功來,接著吳憂就是一個激靈,神清氣爽,這就是開始運轉功法之後最深切的感受。

此刻,吳憂的神念便感知到經脈里出現了很多很多散發出淡淡白色的氣體,這種顏色淡到可以忽略的氣體里彷彿擁有無盡的生機,原來這就是靈氣,也難怪修士的壽命很長。

短暫的震驚后,吳憂便運功將經脈里的靈氣聚集到丹田裡,靈氣逐漸的形成一股瘋狂轉動的球形靈氣氣旋,隨著運功的繼續,源源不斷的靈氣融入到了靈氣氣旋當中……

漫漫長夜,吳憂就在這種修鍊狀態下度過,雖然一夜沒睡,當吳憂睜開雙眼時,眼中卻沒有絲毫疲憊,反而透露著精光,想到體內還在瘋狂轉動的球形靈氣氣旋,吳憂嘴角就微微上翹,自己終於踏上了修行路,內心的欣喜可見一斑。

起床洗漱后又陪父母吃了頓飯,和弟弟玩鬧了一會兒,吳憂便走出吳府去尋小胖子田野,有高興的事兒當然要和好朋友分享。

吳憂能夠修行對他自己而言的確是好事兒,但在小胖子田野眼裡就不一定是好事兒了。

剛到田府小胖子田野的院落外就聽到裡面的叫喊。

「咬死他!」

「威武將軍,咬它的腿啊。」

「小黑,咬它的觸角。」

……

吳憂聽到這些聲音,不由一笑,斗蛐蛐,也就小胖子才能這樣活的瀟洒,隨後邁步進院兒。

正在斗蛐蛐的小胖子明顯要輸,剛好抬頭看到吳憂走進來,立刻把手裡的細草往地上一摔,開口邊說:「不鬥了,不鬥了,這次我的威武將軍沒吃飽,下次再戰,照顧好我的威武將軍,我出去耍耍。」話剛說完,就朝吳憂走去。

吳憂看到斗蛐蛐的黑金缽盂,一陣無奈,原來小胖子選這個寶貝還真是用來斗蛐蛐的,聰明又有顆純真的心,或許這就是老道士選小胖子做徒弟的原因吧。

吳憂和小胖子二人邊走邊聊,一會兒便走出了田府。

「小胖,我終於踏上修行路了,昨天夜裡成功的引動靈氣入體,怎麼樣厲害吧?」

「我去,要不要這麼快?」

「還快?得到功法到現在都多久了?快兩年了吧?已經很慢了,我們倆都快八歲了,這個時候才能修行,已經比別人晚了太多了。」

「你已經能修鍊了,那我豈不是要拜師了?啊啊啊……」說著說著小胖子著急的抓頭撓腮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吳憂和小胖子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小胖子還是什麼都不放在心上,拜師的苦惱也就苦惱了一會兒,沒幾句話就恢復了本來面目。二人隨意的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就走到了見到老道士的酒樓。

「好徒兒,這麼想為師啊,就這麼迫不及待的來找為師了?」老道士的聲音突然地就傳到了二人的耳邊,這時二人方才驚醒,原來走到了這裡了,四周望一下,並沒有發現老道士,二人一臉疑惑,難道是聽錯了?那也不應該兩個人都聽錯了啊?

「抬頭,二樓。」

吳憂和小胖子聞聲抬頭向二樓看去,果然看到老道坐在那裡沖二人舉杯。

二人走上樓便看到了不一樣老道士,破舊的道袍也不見了蹤影,身上穿著的是一套全新的道袍,華貴莊重,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

看到一臉震驚的二人,老道士也暗爽。

「怎麼樣,為師是不是玉樹臨風,氣表不凡?想當年那麼多美女……哎,不提也罷,不提也罷!」老道士看到吳憂和小胖子聽到美女眼中一亮,八卦之心燃燒起來,就立馬收住了嘴,炫耀的心思都收了回去。

「別啊,剛聽到重點怎麼就不提了呢?」小胖子一臉不爽的說道。

「老先生,您當年是怎麼叱吒風雲的,給我們講講啊!」吳憂也在一旁起鬨。

老道士絲毫不為所動,趕緊轉移話題。

「吳小子已經開始修行了,好徒兒你是不是也該拜師了啊?剛好今天就是個黃道吉日,這個時候拜師前途不可限量,你就今天拜師如何?咦,你什麼表情?難道你想反悔?大丈夫一言既出,八匹馬都追不回來。」看著小胖子哭喪個臉,老道士還不忘了調侃一下。

「誰說要反悔了?胖爺我說話算話,不就拜師嘛?」

說完小胖子啪一下就跪在地上了,接著就對著老道士磕了一個頭,大聲的喊了一聲:「師傅!」

老道士看到小胖子這麼乾淨利索,心中也是暗暗點頭,隨後扶起小胖子。

「好徒弟,快快請起,入門也要有入門的規矩,雖然咱們門派就剩咱們師徒倆了,但禮不可廢,咱們這就到你家中把拜師禮走完。」

說完就帶著吳憂和小胖子到了田府,小胖子只是平靜地看著眼前的場景變換,但吳憂有些不一樣,吳憂的心裡不停的想小胖子到底有多麼驚人的天賦能讓老道士如此著急難耐,好像生怕小胖子跑了一樣。

小胖子的父母聞言,堅決反對小胖子去做道士,也不知道老道士拉著小胖子父母說了些什麼,等小胖子的父母再次出來就同意小胖子做道士了,只是小胖子的父母眼中有些濕潤。

接著就是拜師禮,又是香火,又是磕頭,好一會兒才忙完,而老道士也毫不吝嗇地拿出了一套新的道士服送給小胖子,小胖子一穿上剛好合適,隨即就大呼上當,直說老頭給自己下套了。

聽到了小胖子直呼老頭,小胖子的父母不高興了,小胖子父親對著小胖子的頭敲了一下,教育兒子要尊師重道,隨後還不忘給老道士賠禮,老道士倒是一臉笑呵呵的毫不在意。

當聽到老道士要帶著小胖子遊歷修行時,小胖子的母親又不住的掉淚,小胖子的父親也眼眶濕潤。

小胖子父母二人從小就很疼愛小胖子,一點兒苦都不捨得讓他受,小胖子說修行太苦,好,父母就不再逼他修行,一直就是這樣隨他自己折騰,只要高興就好,現在忽然間要離開了,心中自是不舍。

吳憂聽到小胖子要出行遊歷的消息,心中自然也是不舍,但一想到他能跟隨老道士修習長生法,這種不舍也淡了下來,只要自己也努力修行,終歸有再見之日。

老道士還是很通情的,很大方的給出一個月時間,說一個月後再帶小胖子遊歷修行。

這還真不是老道士大方,他恨不得現在就讓小胖子走上修行路,時間已經很急迫了,但也怕現在就走小胖子心裡不好受,鬧起情緒來得不償失,還不如大大方方的給一月時間,到時候自然會有更好的結果。

兩個小兒,一個千辛萬苦踏上了修行路,另外一個也做了道士,即將踏上修行路。雖然路有不同,但也讓二人踏上了新的征程,即將邁向更廣闊的世界。 回到家的吳憂漸漸地有些傷感,從記得事兒起,自己就只有這一個朋友,一個月以後也要離開了,到時候自己又是孤單的一個人。

以前自己身體弱,不能修行,自己的世界里只有父母,連個可以說話聊天的人都沒有,直到碰見了同樣不修行的小胖子,兩人一起玩耍,一起聊天,這才少了些孤單,有了一個更美好的童年,可以說小胖子承載著吳憂童年的記憶。

小胖子的離開既然已成定局,吳憂雖然傷感,但還是很樂意接受的,人嘛,總要往前看,現在的分離是為了以後更好的相聚。

只要自己有了實力,像老道士那樣有詭異莫測的能力,到時候再去找小胖子耍耍還是可以的,世界雖大,總有再次相見的時候。

吳憂心裡十分的清楚,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一個基礎上,那就是自己的實力,所以當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修行。

吳憂回到住處就立刻進入到了修鍊狀態,繼續運功吸收靈氣,將吸收的靈氣存儲在丹田氣旋里,源源不斷的靈氣被吳憂吸收到體內。

隨著時間的推移,氣旋顏色旋越來越深,很快,一個淡淡白色球形氣旋就出現在吳憂的丹田裡,滴溜溜的高速轉動,就像是一個交通樞紐,將吸入體內的靈氣快速吸收,然後也散出去一部分靈氣去滋養身體。

吳憂雖然一直在修習枯草決,但直到臨睡前,吳憂也沒有忘記為他改造身體的神識功法一念通,在觀想第三個雕像中神念漸漸枯竭便沉沉睡去,之後的數天吳憂都是在這種修鍊中度過。

對於多數人來說,每天的重複的修行可能會有些枯燥,但是吳憂對修行卻有著莫名的激情,吳憂把每次修行都當作一個新的體驗,看著體內一點點兒積累起來的靈氣,還有逐漸增強的神識,吳憂就會覺得自己的付出有所收穫,心裡也是非常高興。

半個月時間,吳憂丹田裡的靈氣已經相當的濃郁了,這麼短的時間就取得了這麼大的成就,不僅僅是因為枯草決的逆天,而且也離不開吳憂的努力。

按照枯草決的功法,在第一階段改造身體完成後,經過長時間的吸收靈氣,吳憂丹田裡面的靈氣已經達到了第二個階段初期,這個時候就要進行下一步了,在三百六十個穴竅中開闢靈氣場,凝聚靈氣旋。

開闢靈氣場這才是枯草決功法里的重中之重,在每一個穴竅中都要凝聚出靈氣旋,這些靈氣旋像是一個個中轉站,從而在全身形成一個時刻存在的靈氣網路,使靈氣在體內生生不息,無時無刻不滋養著周圍的血肉骨髓,當然靈氣不只是滋養身體,靈氣的多少直接決定著戰鬥時間的長短,有了足夠的靈氣才能有持久的戰鬥。

當三百六十個穴道裡面形成靈氣場並貫通全身,這個時候才算是完成枯草決的第二階段。

如果說開闢靈氣場是枯草決的精髓,那麼在靈氣場中加入血氣形成血海世界就是枯草決的逆天之處了。

枯草決第三個階段就是在丹田以及三百六十個靈氣場中加入血氣,將這些血氣儲存起來,以靈氣蘊養,保持血液精華。

而且血氣是生命的承載,一個人的血氣旺盛,那麼他的精神也會很充沛,神識就會更加強大,神識亦和靈氣一樣有滋養肉身的功效,每一滴血都會蘊含這個人的氣息,肉身強大了,吸收靈氣的速度也會加快,就這樣靈氣、血氣、神識會形成一個正循環。

吳憂終於開始在穴道中凝聚靈氣旋了,這個過程聽起來十分簡單,但實則異常的兇險。

靈氣具有一定的破壞力,而且穴道不比丹田,丹田可自成氣海,有一定的天然防護,而穴道則不然,穴道脆弱,稍有不慎,輕則損傷穴道,重則徹底毀壞。

雖然對於現在的吳憂來說,這些傷是可以用神念刀幫助恢復的,但是能避免出現受傷的情況還是盡量的避免,損傷精氣不說,還浪費時間,何況時間對吳憂來說是如此的寶貴。

所以吳憂行動起來還是挺小心的,先是用神念控制著一小縷靈氣從丹田處分出,小心翼翼的控制著這縷靈氣經過經脈來到了檀中穴。

吳憂的本來神念就已經略有小成,控制起這縷靈氣來並沒有這麼的費力,但想要在檀中穴再建立起一個靈氣氣旋顯然不是這麼容易。

丹田處的靈氣氣旋無時無刻不在旋轉,雖然靈氣旋也一直分散出一些靈氣滋養身體,但是丹田對經脈里的靈氣仍然有著吸引力,想要在穴道里再建立一個氣旋就要克服這些外力,而且形成氣旋時也要外力再給這縷靈氣一個向心力,這也就必須要有精準的控制力和一心多用的能力,顯然這些要求對已經能夠祭煉自己身體的吳憂來說並不是太大問題。

這部枯草決特別適合吳憂這種先修神念的人,以神念開啟修行路,當然,實踐才能檢測一個人到底行不行,對於吳憂來說,只有真正的做到才算是適合。

這一縷靈氣在吳憂的神念控制下漸漸地脫離了丹田給予的吸引力,然後又在神念的控制下慢慢的有了弧度,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在給予旋轉的向心力的時候靈氣就已經開始消散了,顯然第一次試驗以失敗而告終。

從吳憂平靜的表情來看,顯然已經預測到了這個結果,這才只是第一次而已,成功了只是僥倖,自己也沒有什麼經驗上的收穫,失敗才是成功之母,不斷的從失敗中找原因,吸取教訓,自己才能更快的找到方法,用正確的方法做正確的事兒,這樣才會事半功倍。

很快第二次嘗試開始,又無法形成向心力,靈氣漸漸地散去;第三次,靈氣未能擺脫丹田的吸引力再次的散去……

吳憂不知道已經嘗試了多少次,終於這一次靈氣成旋,並且開始緩慢的轉動,欣喜的吳憂剛剛收回神念,弱小的靈氣旋再次的潰散,重回丹田那個靈氣大家庭。

雖然失敗了,但是吳憂已經有了十足的進步,選擇的方向是正確的,只需要不斷地嘗試、不斷地發現、不斷地改變……

終於穩定的靈氣氣旋出現了,滿頭大汗的吳憂閉著雙眼,神識看著這個氣旋,嘴角不自主的露出了微笑,這就是自己不斷努力的結果,付出汗水終將有所收穫。

隨後,吳憂不斷地從外界吸收靈氣,並分出一點點靈氣緩慢的注入檀中穴里的靈氣氣旋中,讓小小的靈氣旋慢慢地變得飽滿,隨著時間的推移,注入的靈氣也越來越多,一個高速旋轉的淡淡白色靈氣球體已經漸漸成型,和丹田裡面的靈氣球體外形一樣,只是大小各異。

檀中穴中的剛剛形成,靈氣還不太足,個頭略小,顯得有些弱不禁風,但實際上,這個小小的氣旋並沒有看起來的那麼弱小,它已經能夠自主轉動並吸收進入體內的靈氣,本質上和丹田裡面的靈氣氣旋一樣,已經相當的穩定了。

忽然的,吳憂嘴角的微笑消失了,而且閉著眼的眉頭也皺了皺。

在第一個穴道中建立氣旋,吳憂就發現了一個恐怖的事兒,那就是每一個氣旋都會給下一個新的氣旋施加外力,體內已有的氣旋越多,新的氣旋就會受到更多的外力,越往後難度就會倍增。

僅僅第一個就花費了這麼久的時間,那豈不是說越往後需要的時間就越長?那自己豈不是就困在這兒了?

不行,不能這樣,不然剛開始的修行路就斷送在這兒了,得想個辦法……

剩下的三百五十九個氣旋一起做?不太現實,自己的神念只能夠同時做一個,多了直接就崩潰了;

把已經成形的氣旋停止下來?也不行,自己還要從丹田裡抽取靈氣,停止了怎麼抽取,不妥不妥;

該怎麼辦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