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在周圍觀看這一幕的人都議論起來,而看著這一幕的赤陽與郭長老卻並沒有說話,也沒有阻止,現在蕭鵬已經受傷,要是再解決另外兩個人,他們要做的事就簡單得多了,郭長老的目光冰冷無比,看著鄭嘉,他眼中閃過一絲陰森之色,這一個女人居然敢讓自己在其它人的面前丟臉,要是落到他手上,必定要讓她生不如死!

2021 年 1 月 9 日

趙世也並沒有出手,反正現在蕭鵬已經受傷,剩下有實力一戰的就只剩下鄭嘉幾人了,正好可以看一下畢風的實力,他也不心急。

端木傑的實力的確強大,他現在根本不需要使用武器,看到畢風過來,他手掌轟出,那手掌上出現一道耀眼的白光,那光芒一瞬間就落到了畢風身上,畢風的手掌迎上去,居然無法阻擋這一掌,那手掌轟中了畢風的背後,將他震飛到十多丈外,倒在了地面上。

「不堪一擊!」端木傑不屑說道。

「操,這小子領悟的居然是光明奧義!」一把聲音響起來,畢風捂著自己的胸口從地面上站了起來。 沒錯,剛才端木傑出手的時候,的確是一種光芒,那是與鄭玉的奧義相反的,光之奧義,會比風之奧義更快,而且這端木傑的奧義,還已經到達六段頂峰,比起古瑜只強不弱,他所發出的攻擊快如一道光,剛才畢風就被他一掌擊中了。

「雖然速度快,但他的攻擊力似乎不是太強,要是其它王境小圓滿的強者,或許會被他一掌擊殺了,但畢風的肉體簡直就如妖獸一般,他的攻擊只能夠讓畢風受傷而已!」蕭鵬有點放心了。

「當然不只如此!」鄭嘉搖搖頭,在蕭鵬身邊說道,「你真的以為端木傑只憑藉著速度快就能夠到核心弟子第一的位置嗎?」

「他不只有一種奧義!」鄔清若落到蕭鵬的身邊,她的額頭上一絲淡淡熒光,雖然她的眼睛閉上,但額頭上卻彷彿出現第三隻眼睛一樣。

「不只一種奧義?」蕭鵬與鄭嘉同時一驚,鄭嘉立即說道,「我之前聽說挑戰端木傑的人都會被斬殺,但我聽過的是他會以一種光之奧義發出攻擊,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擊中對手,而且被他擊中而死的人,身上都帶著劍傷,但這種劍傷是直接刺在內臟而不是身體上,但他卻從來不使用劍!所以有人也猜想過,他身上是否擁有一種劍之奧義!」

「那並不是普通的劍之奧義,那是……」鄔清若的話還沒說完,只看到那端木傑的手掌上出現一道淡淡的青色光芒,「畢風大哥,小心!」

「沒想到居然無法殺了你,不過也沒關係,馬上你就要死了!」端木傑身體化成一道光芒向畢風衝過去。

畢風聽到鄔清若的話,他哪裡還敢大意,這個小姑娘的話不知道證實了多少次她是對的,畢風根本無法捕捉到端木傑的速度,他只能夠全力防禦,在畢風的背後出現一頭巨獸之影,那巨獸之影將他的身體包圍起來。

「沒用的!」一道光芒突然出現在畢風的身體周圍,居然同時從四個方向攻擊畢風,四個方向各出現了一道人影,同時手掌轟到畢風的身上。

轟!

一聲巨響,畢風身上的巨大獸影消失了,只看到一道人影被轟飛出去,這不是畢風又是誰?

「居然還沒死!」端木傑化成一道光芒再次向畢風衝過去。

「住手!」蕭鵬立即喊道。


一道黑色的光芒閃過,將畢風帶走,端木傑所化成的光芒落空,他站立在空中,凝視著已經落到地面的兩人,救了畢風的人正是鄭玉,畢風現在已經昏迷了過去,他臉色蒼白,氣息十分虛弱。

「他輸了,放過他吧!」鄭玉抬起頭說道。

「放過他?他竟然敢向我挑戰,就應該料到了後果會如何了!今日他必須死!」端木傑再次向畢風衝來,化成一道白光。

「我已經說過了一次,他輸了!」鄭玉的手捉住劍鞘,這鄭玉的雙眸變成了紫色,在下一瞬間,一道光芒在她的面前劃出,眾人只看到一道白光被擊飛出去,而鄭玉已經撥出了劍了。

「撥劍式?」端木傑被擊退,他臉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撥劍式是什麼?看端木傑的樣子似乎很驚訝!」蕭鵬問道。

「撥劍式其實一套皇級劍法,天地劍的第一式,這套劍訣倒是不難得到,條件與王級頂峰的鬥技差不多,不同的是它的修鍊十分難,要修鍊它第一個條件就是五段劍之奧義,第二個條件是要不斷練習,這劍法你可以實力弱,但必須要熟悉它,不然的話使用的時候很可能會因為不習慣而在一瞬間被對方所傷。」鄭嘉說話的同時,兩人與鄔清若已經到了畢風的身邊了。


鄔清若檢查著畢風的傷勢,片刻之後,她才鬆了口氣:「雖然受到的傷不輕,但避開了要害!」鄔清若想了想,又說道,「我要現在就幫他取出體內的毒,你們不要讓任何人騷擾到我,他的傷拖得越久,就越是麻煩!」

「現在?」鄭嘉與蕭鵬兩人同時一愣,但鄔清若已經從懷裡取出一排刀具,每一把刀都只有三寸以下,鄔清若手指一點,其中一把小刀已經出現在她手上了,她使用這一把刀輕易將畢風的小腹切開,只看到一道黑色的光芒居然就在他體內,鄔清若手掌一抹,那道黑色光芒一下子消失,而她的手又在畢風的傷口處按住,一道白光閃過,畢風腹部上的傷居然一下子癒合了,而且連傷痕也沒有,而這一個過程不到三分鐘而已。

「清若妹妹,這到底是什麼醫術,這種醫術估計連陸紫看到也自愧不如!」鄭嘉驚訝說道。

「這都是我師尊所煉製的刀功勞,她所煉製的刀能夠讓皮膚更快速癒合,再加上我刺激一下畢風大哥的皮膚,能夠讓它癒合得更快,只不過要使用這種刀需要消耗不少的……體力!」說到最後一個詞的時候,鄔清若的眼睛轉了一下,熟悉她的蕭鵬自然明白,這丫頭又在說謊了。

「剛才你從畢風體內取出來的是什麼?」蕭鵬問道。

「毒劍!這是真正的毒劍!」鄔清若的小手一翻,只看到一個玉盒裡面,正躺著一根不到一寸的小劍,這小劍通體漆黑,散發著血腥的味道。

「毒劍?」兩人同時一愣。

「這一把小劍是由毒所凝聚而成的,所以他所掌控的另一種奧義,不是劍之奧義,是毒之奧義!」鄔清若說道。

這時的端木傑雖然想要攻擊鄭玉,他怕速度很快,但卻無法傷得到鄭玉,因為鄭玉居然能夠輕易捕捉到他攻擊的路線然後發出攻擊,不管端木傑從什麼地方進攻,都迎接他的都是鄭玉的劍,不過端木傑的反應也極快,就算鄭玉的劍也無法擊中他的身體,但只要鄭玉的劍擊中他一劍,他必死無疑,鄭玉的劍太可怕了,她的劍之奧義居然也到了六段,而且不會比端木傑的光之奧義弱。 「看來鄭玉對付他並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可惜了,畢風這小子,要是他不是找端木傑當對手的話,也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蕭鵬苦笑說道,畢風的速度並不算慢,可惜的是他遇到的可是以速度就能殺人的端木傑,怎麼能不敗,不過這戰敗並不是他的問題,而是被克制而已。

「蕭鵬,我們還有事沒有解決!」鄭嘉看到鄭玉並不會吃虧,對蕭鵬說道。

蕭鵬點點頭,他向另一個方向看去:「趙世,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是立即給我滾,二是下來與我一戰!」蕭鵬的聲音在周圍回蕩起來,他胸口的傷已經止了血,但他卻仍然邀戰趙世,趙世外號是劍王,他的劍威力很強大,而蕭鵬剛才卻擊敗了古瑜。

古瑜的實力並不會比趙世弱,仍然還會在趙世之上,之所以會屈居第三,是因為古瑜在閉關之後並沒有挑戰趙世,在看到古瑜與蕭鵬一戰之後,趙世已經在估計自己的實力到什麼地步了,古瑜擁有古家的資源,修鍊的速度比他還要快,以他現在的實力,要是與古瑜公平一戰,戰敗的可能很大!

現在蕭鵬雖然受了傷,但從剛才的戰鬥最後一幕可以看得出來,蕭鵬並沒有使用全部的實力,蕭鵬的實力還有保留!現在或許是唯一一個能夠殺死蕭鵬的機會,而且要是現在離開,所有人都會以為是他怕了蕭鵬。

「蕭鵬,我今日本來也想要與你一戰,只不過既然赤陽長老要找你,我就先讓赤陽長老處置你好了,要是你能夠活下來,三個月之後,斗靈賽的一戰,我等著你!」趙世猶豫了好久,最後終於開口說道,他的確沒有把握能夠贏得了蕭鵬,雖然他對蕭鵬的殺戮之劍奧義很感興趣,但要是在這裡與蕭鵬兩敗俱傷,那得到好處的也只有赤陽。

趙世竟然退縮了,有不少人都認為蕭鵬與趙世會有一戰的,但事實上趙世卻被蕭鵬所嚇走,古門的人退走了,端木傑被鄭玉擋下來,趙世嚇跑,現在在這裡還能夠威脅到蕭鵬的,只有赤陽長老與郭長老了。

赤陽長老現在的心中已經有點後悔了,這個蕭鵬果然不同尋常,進入陽宗只有短短一年時間,居然能夠從天境後期進步到王境後期,而這只是他的修為境界而已,他的戰力比起他的境界要可怕得多,就算是王境小圓滿的古瑜也能夠擊敗,還有蕭鵬的朋友,一個比一個強大,畢風雖然敗在端木傑手上,但他是因為被克制了,事實上畢風的戰鬥力也不一般,鄭嘉身上的火焰就算是皇境強者沾上也要掉層皮,這種火焰體質絕對不一般,鄭玉就更加可怕,這個女人他居然也看不明白她到底是修鍊了什麼功法,而她的眼睛,更是與一種瞳術很相像,只不過那種瞳術早已經失傳,根本沒有聽過有人修鍊成功,但不管如何,鄭玉的實力都是可怕的,現在與端木傑這個王境大圓滿境界的天才戰鬥,鄭玉並沒有落於下風!

除此之外,蕭鵬本身的戰力也很可怕,現在他所展現出來的,已經超過五種奧義了,而且每一種奧義似乎都修鍊得很快,要是他能夠熟練使用這些奧義,恐怕陽宗裡面能夠與他對抗的核心弟子不出三個。

不過赤陽也不可能就這樣退下,不然的話他的顏面就真的丟光了。

「蕭鵬,你是要自己跟我回去,還是要我親手將你捉回去?」赤陽冷眼看著蕭鵬說道。

「對於赤陽長老你,我只有一句話想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今日赤陽長老所加在在下身上的罪名,在下是怎麼也不會承認的!要是赤陽長老想要以這個罪名來捉我回去,那我也不介意驚動宗主!」蕭鵬冷笑說道。

赤陽聽到蕭鵬的話,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他說道:「驚動宗主?就憑你?蕭鵬,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資格敢在我的面前狂妄!」赤陽說完,居然向蕭鵬伸出一隻手掌,他手掌向蕭鵬拍下,一股強橫異常的波動突然出現,蕭鵬抬頭一看,一隻巨大的火焰手掌突然從天而降,向他拍落下來,這一隻手掌居然足有十丈之巨,那手掌出現的時候將天空也遮掩了一般,燃燒的火焰讓這裡的溫度如同那沸騰的水,不只是蕭鵬,就連周圍一直在圍觀的強者也感覺到這裡的高溫,如此可怕的溫度,就算是人也能夠煮熟了!

鄭嘉與鄔清若就在蕭鵬的身邊,雖然這手掌的目標是蕭鵬,但兩人離蕭鵬如此近,自然也承受極大的壓力,鄭嘉想要出手,卻被蕭鵬阻止了:「既然他想要對我出手,就交給我來應付吧!」

蕭鵬的話一說完,在他手掌上再次出現那把黑色的劍,他將那劍往天空斬出,一道巨大的劍氣迎著那一隻手掌而去。

「哼!」赤陽冷笑一聲,蕭鵬手上的凶劍劍魂或許不弱,但他的鬥技卻也是不弱,這可是皇境之下少有的鬥技!

那一道劍氣斬在手掌上,被手掌擊散,沒有泛起半點漣漪。

「以你現在的實力,並沒有辦法與他對抗,我們先逃走吧!」鄔清若立即說道,衡量過雙方的實力差距,她得出了這一個結論。

即使蕭鵬現在的境界提升了不少,實力到達了王境後期,但與已經不知道進入了王境大圓滿多少年的赤陽相比,差距還是很大的。

「也並非無法與他一戰!」蕭鵬說道,現在的確退後是最好的辦法,只不過他們真的能夠逃得了嗎?不說赤陽會不會派人來捉住他們,就算是現在有赤陽在這裡,他們真的能夠逃得了?

對於這一點,蕭鵬並沒有半點把握,自然不可能就這樣將自己的性命交給運氣來決定,在蕭鵬的手掌上出現一道黑色的火焰,黑色的火焰出現的瞬間,周圍的溫度不只沒有提升,反而有點下降了,而且這種低溫不是普通的冰冷,而是一種來自於靈魂深處的冰冷。

天羅鬼焰!

給讀者的話:

因為是周末,所以事多,所以更新很晚,但就今天三更不會缺的,只是會很晚發,各位朋友可以明天再看 「天羅鬼焰!不行,這種火焰你還沒有完全掌握!」鄔清若連忙說道,抽離那天羅鬼焰的時候她就明白了一件事,不是這種火焰的威力不強,而是杜天宏根本沒辦法完全控制這種火焰,不然的話他豈會敗在蕭鵬的手上?

一種火焰的威力有多強並不是無法估計的,但從鄭嘉的身上就能夠知道,身上擁有一種強大的火焰,能夠讓實力提升不少,現在這一掌的威力如此可怕,但也是火屬性的鬥技,使用這天羅鬼焰能夠對付得了它!


蕭鵬手掌上的黑色火焰沖向天空的手掌,那一隻火焰手掌已經轟到了離蕭鵬幾人只有不到十丈距離,天羅鬼焰彷彿變成一隻巨大的鬼首,將那一隻手掌直接吞噬掉了。

而蕭鵬的臉色也一陣蒼白,他感覺一種強大的力量正在吞噬著他的身體,那天羅鬼焰居然想要奪取他的身體!

「我就說你現在不能夠使用它!」鄔清若有點生氣說道,她雙手結出一道手印,右手突然擊在蕭鵬的額頭上,蕭鵬的額頭上出現了一個奇異的圖案,而這時的蕭鵬也感覺到了一道冰冷的能量流到了他體內,將那天羅鬼焰的吞噬力量壓制下去了。

「沒想到這種天羅鬼焰居然還會擁有自己的意識!」蕭鵬苦笑說道。

「這種火焰雖然遠遠比不上鄭嘉姐姐的神焰,但也算是世界上少見的異類火焰,要是你能夠控制得了它,在皇境之下將沒有幾個會是你的對手,但現在你還不能夠使用它,因為它對你的傷害太大,是傷己傷敵的招數!」鄔清若認真說道。

「沒想到!沒想到你居然能夠破了我的大炎日掌!蕭鵬,不得不說,你的確有一點實力,但如此這就是你驕傲的本錢,那你就大錯特錯了!」赤陽手掌再次舉起,居然還想要繼續動手。

蕭鵬看向赤陽,他的瞳孔已經變成了銀色,再這樣下去的話,他只能夠將自己一直隱藏的底牌暴露出來了,雖然蕭鵬並不知道赤陽帶走自己之後會怎麼樣,但他心中隱隱有種感覺,只要跟赤陽走,他就永遠也不可能回來了。

「赤陽,你也應該夠了,今日的事就這樣如何?」一個穿著白衣的人影出現在蕭鵬的面前,看到這個人的背影,蕭鵬與鄭嘉兩人同時露出喜色,鄭嘉喊道:「老師!」

出現在這裡的人,是之前就出手幫助過蕭鵬的韓夏,韓夏其實一直留意著這邊,但他知道還不是時候出手,所以才會讓這裡的事情繼續發展下去,但現在赤陽竟然想要親自出手,他是怎麼也不可能再躲在一邊觀看了,赤陽的實力在內長老裡面,可是能夠排名在前五,可以說是一個十分可怕的存在,聽說他還沒有加入陽宗的時候就已經是王境大圓滿境界,而這麼多年來,雖然他還沒有進入皇境,但也遠非一般的王境大圓滿能夠相比的,他全力出手,蕭鵬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韓夏,這裡的事與你並沒有關係,你休想要多管閑事!」韓夏的出現讓赤陽皺起了眉頭,但他並不想要與韓夏戰鬥,因為韓夏的實力也深不可測,就算與韓夏戰鬥過,他也不知道韓夏真正的實力到底如何。

「本來這裡的事應該與我無關的,但你應該也知道蕭鵬是什麼人,他是我的記名弟子,今日這一件事錯並不在蕭鵬,古門的人圍著這一個洞府進攻了三個月無功而返,反而讓所有人聯手攻擊這洞府,這已經是違反了我們的宗規,就算他們還活著,我們陽宗也會懲罰他們!本來這隻不過是核心弟子間的爭鬥,所以赤陽長老你參與進來並不適合!」韓夏慢慢說道。

「就算古門的人先違規在先,在這裡的可不只古門的人,蕭鵬殺死了其它無辜弟子的事,我也必須要帶他走,讓他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是多大的錯事!」赤陽冷笑一聲,居然伸出向蕭鵬捉來,他的手掌上居然出現一道火紅的光芒,他的手掌向蕭鵬的咽喉伸了過來。

蕭鵬雖然不能夠再使用天羅鬼焰,但他仍然還有其它的奧義,他手掌上出現一道鼎影,同一時間,在他背後的九個鼎武魂同時出現,蕭鵬手掌轟向赤陽的手掌時候,那巨大的力量居然將赤陽轟退出去十多丈,如此強大的攻擊力量讓赤陽更加驚訝了。

「赤陽,今日的事是你自己私自來捕捉陽宗弟子,你要是想要捉住蕭鵬,就應該先出示長老閣的證明,蕭鵬現在的身份並不是普通的陽宗弟子,他之前的戰鬥你也應該看到了吧,他擊敗了古瑜,也就是說,現在蕭鵬的位置,可是核心弟子第三,你應該知道這一個身份代表著什麼,他並不是你能夠隨便捉的,這件事要是驚動了宗主,恐怕你也不好受!」韓夏沒想到赤陽居然會突然出手,他小看了赤陽的決心了。

「你說得對!」赤陽同意了韓夏的話,他的臉上卻露出一抹冷笑,「但我還是決定要殺死蕭鵬!」

只看到赤陽的身體化成一道火焰,向蕭鵬沖了過來,韓夏立即想要出手阻攔,但是這時一道人影向韓夏襲來,這人的手掌上出現一層火焰,轟向韓夏,韓夏一皺眉說道:「郭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

阻擋韓夏的人竟然是郭長老,他現在也已經恨透了蕭鵬一行人,既然赤陽要出手對付蕭鵬幾人,他當然是想要看一場好戲了。

「沒什麼意思,只是好久沒有看到韓夏長老,所以想要與韓夏長老切磋一下而已!」郭長老冷笑看著韓夏說道。

「切磋一下?那還是改天吧,韓某必定會奉陪!」韓夏說完,身體突然消失了,郭長老的臉色一變,沒想到他已經攔住了,韓夏,但韓夏居然還能夠離開這裡,這韓夏所領悟的奧義的確是十分特殊!

「蕭鵬,今日不管是誰也救不了你!」赤陽的雙眼中閃爍著瘋狂之色,蕭鵬的成長速度太快了,他絕對不會允許蕭鵬活下來的,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赤陽居然為了蕭鵬變得如此瘋狂,不顧韓夏的阻止,不顧自己的身份也要斬殺蕭鵬!

鄭嘉想要出手,但那跟隨赤陽而到來的強者卻將她圍困起來,三名強者雖然實力或許無法壓制住鄭嘉,但拖延她是足夠的,至少短時間內鄭嘉不可能將他們三人斬殺,鄔清若騎在蕭翼的背上,雖然想要上前,但蕭鵬這時說道:「保護好畢風,赤陽交給我!」

鄔清若猶豫了一下,只好停在那裡,蕭鵬已經這樣說了,她也只好相信蕭鵬。

能夠讓赤陽感覺到威脅,並且還如此忌憚,蕭鵬也值得驕傲了,畢竟現在的赤陽修為境界比起蕭鵬要高上兩階,並沒有幾個人會相信蕭鵬有辦法能夠應付赤陽的攻擊。正當所有人都以為蕭鵬要被赤陽所殺的時候,蕭鵬的身上氣質卻出現了變化,蕭鵬現在彷彿不再是以前的蕭鵬,他的身上出現一種冰冷,絕情的氣息,他雙眼更是不帶絲毫的感情,他的雙眼看向赤陽,赤陽只感覺到心中一顫,那是一雙可怕的眼睛,只是看了一眼,居然讓他陷了進去,無法自拔,而且更加可怕的是,赤陽長老聽到一種魔音,那種魔音讓他絕望。

在周圍的強者看來,蕭鵬只是看了赤陽一眼,赤陽就愣著不動了,沒有任何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赤陽居然會突然不動了,畢竟蕭鵬並沒有做出什麼事來。

「怎麼一回事?為什麼赤陽長老停下來的?」

「蕭鵬到底使用了什麼招數,竟然連赤陽長老也能夠困住?」

「好可怕的魔意,蕭鵬到底修鍊了什麼功法鬥技,怎麼會出現這麼強烈的魔意的!」有人看穿蕭鵬身上的氣質,他驚訝無比說道。

魔修,是一種十分可怕的武者,他們修鍊的功法都很霸道,九大宗派之一,魔天就是以魔修為主,而魔天也是九大宗派裡面排名第一位的,所以魔修的實力十分強大,但強大的實力也伴隨著巨大的危險,魔修修鍊久了,身上也會帶著一種魔意,要是無法得到適當的解決辦法,魔意會吞噬魔修的意識,讓他們淪為殺戮人偶,無法再恢復成原來的意識,這也是魔修最大的威脅之一,現在蕭鵬身上的魔意,簡直就像是一個被吞噬掉意識的魔修一般,不帶絲毫的感情,而且冰冷無比。

赤陽感覺到自己陷入一種可怕的攻擊之中,這種攻擊不斷侵蝕他的意識,讓他變得絕望,根本無法恢復神智,他感覺自己就像被困於沼澤的淤泥里,根本抽離不出來,那絕望的氣息正在一點點吞噬著他,再這樣下去,他必死無疑!赤陽已經猜測到自己應該中了蕭鵬的招數,但是蕭鵬到底是怎麼出手的,他居然完全不知道,而且一種奇異的聲音也在不斷傳入他的腦海里,就算封住了自己的耳朵,仍然不能夠阻止這種聲音,赤陽心中一陣恐懼,因為他發現,以他現在的實力,竟然無法抵抗這種聲音,無法承受這聲音所帶來的攻擊,他絕望了。

「夠了就收手吧!」一把威嚴的聲音傳了過來,這聲音一出現,立即將赤陽驚醒過來,赤陽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而他的後背早已經濕透了,他眼中帶著不可置信之色,看向蕭鵬。

「噗!」蕭鵬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他剛才所施展的,可是九幽曲之一,絕魔曲,這種魔曲不需要使用任何的樂器發出聲音,只是一個眼神就足夠了,可惜的是現在他修鍊得還不夠深入,不然的話剛才的時間,足夠讓赤陽死去百十次了,但就算如此,蕭鵬也第一次見識到了絕魔曲的威力,要不是那一個人出現,現在的赤陽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蕭鵬抬起頭看去,一道人影正站立在空中,向下方看來,他對蕭鵬露出一道笑容:「很抱歉,打擾你們的戰鬥了,蕭鵬,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這事就這樣算了?」

「沈副宗主既然說就這樣算了,那在下還能夠說什麼?」蕭鵬冷笑說道,就這樣算了?蕭鵬可是差點就被赤陽所殺,要不是他身上有絕魔曲,又有誰會為他保命?他又怎麼可能活下來?眾人暗暗點頭,要是換成他們,恐怕想法也一樣。不過蕭鵬自然不會是這樣想了,從這個男人出現開始,他就不認為自己還有機會再殺死赤陽了,剛才有機會,是因為赤陽太大意,而且也是第一次見識過這絕魔曲,要是他有心裡準備,以蕭鵬現在的實力,也只能夠將這絕魔曲修鍊出皮毛,並不足以殺死赤陽,蕭鵬這樣說,只是想要得到一點好處而已,當然,他並不會表現出來,因為這是他所擁有的籌碼!

出現在這裡的人,是一個臉色蒼白的男子,他臉上的笑容顯得有點陰森,一雙眼睛如同毒蛇一般,這個人正是陽宗的副宗主,沈林山!


沈林山想了想,他說道:「我可以讓赤陽向你道歉,這一件事的確是他做錯了,這裡的人,都該死!」

聽到沈林山的話,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沈林山這樣說,已經算是向蕭鵬低頭了,他一個副宗主的身份,向蕭鵬低頭,這可是極少見的事,而這裡的人,也因為沈林山的一句話,失去了他們死去的價值,因為沈林山說了,他們都該死!而且他還要赤陽向蕭鵬道歉,一個內長老向一個核心弟子道歉,這恐怕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

蕭鵬並沒有說話,他只是輕輕搖了搖頭:「不夠!」

作為一個陽宗的副宗主,向一個核心弟子低頭已經是一件很少見的事了,而蕭鵬居然還說不夠。

赤陽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但他畢竟是敗在蕭鵬手上了,要不是這一次沈林山出手,赤陽難逃一死。

「那這樣如何?」沈林山又說道,這一句話之後,他的嘴唇仍然輕動,似乎在給蕭鵬私下說了什麼一樣,而其它人卻無法聽得到。

給讀者的話:

居然寫著寫著睡著了,有點無奈,希望不會有朋友一直在等吧,不然就悲劇了 蕭鵬搖搖頭,似乎是拒絕了沈林山的話一樣,這讓沈林山的臉色有點冷了,這個蕭鵬也太不給他面子了!

不過蕭鵬的嘴唇也輕輕動了起來,沈林山居然聽到蕭鵬的聲音傳入他的耳朵里,這讓他有點驚訝,蕭鵬竟然也知道這種傳音之術,不過蕭鵬的話讓沈林山有些猶豫,看到這樣,蕭鵬又說了一句。

「好,我答應你!」這時沈林山沉默了一下,終於開口說道。

「既然這樣,就拜託副宗主了!」蕭鵬才笑了起來說道。

這時沈林山目光向赤陽看去,明顯是要赤陽向蕭鵬道歉了,赤陽咬著牙,他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出來:「蕭鵬,對不起,我誤會你了!」

「赤陽長老說什麼?我沒有聽得清楚!」蕭鵬似笑非笑看向赤陽。

赤陽長老的話其實也並不小,但蕭鵬有意要羞辱赤陽,這一點所有人都明白,但沒有人會在這時出來說話。

「你!」赤陽長老怒目瞪向蕭鵬,看到蕭鵬的表情,他真想一掌將蕭鵬拍死。

「赤陽!」沈林山淡淡說道。

聽到沈林山的話,赤陽只好提高了一點聲音:「蕭鵬,對不起!」

「赤陽長老哪裡的話,這種事其實在下並沒有放在心上,只希望前輩不要再誤會在下了,在下是一個善良的弟子!」蕭鵬對赤陽笑道。

你要是善良的人,那這裡就沒有心腸壞的人了!不只是赤陽,周圍的人心中想法也一樣,在這裡死去至少有五十人以上,有不少都倒在蕭鵬的手上,這樣的人還敢自稱為善良之人,這人的臉皮真厚!

「蕭鵬,要是沒有其它事的話,我們就先離開了!」沈林山淡淡說了一句,帶著赤陽等人就要離開。

蕭鵬的目光向周圍看去,這時的端木傑與鄭玉的戰鬥也停了下來,兩人不分勝負,因為沈林山的到來,所以兩人停下戰鬥。

「端木傑,你是想要繼續留下,還是現在就滾?」蕭鵬看向端木傑,目光十分冰冷。

「哼,這次算你們走運,三個月之後,斗靈賽我絕對不會再手下留情!」端木傑冷哼一聲說道。

鄭嘉呸了一聲,她道:「端木傑,你還要不要臉,說得你現在好像沒有盡全力攻擊鄭玉妹妹一樣!你要是敢留下來,我們也不介意一起來會一下你!」

端木傑被鄭嘉的話氣得臉都漲紅了,但他卻不會留下來,現在的情況,蕭鵬幾人聯手攻擊他的話,他是絕對不可能逃得了的,他目光掃過蕭鵬等人,說道:「三個月之後就是斗靈賽,你們就祈禱不要遇到我吧,不然的話,我見一個,殺一個!」留下這一句話,端木傑也離開了這裡,不敢再留下來。


「三個月後的斗靈賽?」蕭鵬臉上冷笑不已,他看著那端木傑的背影說道,「我們應該也能夠讓排名重新洗牌了!」

端木傑離開之後,蕭鵬的目光冷冷向周圍看去,這些人有些是為了看熱鬧,有些是別有心思,現在一接觸蕭鵬冰冷的眼神,他們心中一顫,蕭鵬的聲音傳來:「閣下,還想要看到什麼時候,要是你們不願意離開的話,那就由在下來送你們一程如何?」在蕭鵬說話的時候,只看到天空居然不斷出現閃電,雷電奧義的氣勢從蕭鵬身上散發出來,周圍的強者哪裡還敢留下,都立即作鳥散了。

「蕭鵬,你這洞府短時間估計是不能用了,先到我洞府那裡吧,我們也要了解一下這裡三個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鄭玉看了一眼畢風,她說道。

蕭鵬點點頭,他將畢風輕輕放到了蕭翼的背上,他說道:「我們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