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因為一直以來,葉晨給三人驚訝的事情太多,就連這一次,林穎二女都做好了萬一的準備,但是沒想到的是,除了一開始的時候,葉晨痛苦的臉部掙扎了一會,其餘的時候,葉晨皆是一副享受的表情。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而且,從這以後,林穎三人也深深的明白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以後看待葉晨的態度,要發生一些變化了,以後再也不能用看待常人的態度看待葉晨,而是要用看待一個變T的眼神看待葉晨。

畢竟葉晨這真的是太變T了,因為按照常理看來,直接用手觸碰那紫色雷霆,根本就不是人乾的事,更何況到最後,林穎三人還感覺到葉晨居然吸收了那其中餓雷霆本源,直接讓那紫色雷霆的威力呈直線下降,到現在,威力比之自己等人現在所在的地方的雷霆之力還不如。

……

葉晨嘗試了一下,利用自己那30的雷屬性親和力,操控著那些四處閃爍的閃電雷霆。

因為本源相同的原因,那些紫色的閃電雷霆感受到葉晨的召喚,就如同聽到了媽媽的呼喊聲的孩子一樣,乳燕歸巢。 看著葉晨手裡面不停跳躍飛舞的閃電,就好似一個愛玩耍的調皮的孩子一樣,林穎三人直接顯得有些無語了。

讓三人沒想到的是,葉晨不但完好無損的吸收了紫色雷霆本源之力不說,現在更是,像一個降臨凡間的雷神一樣,肆意的操控著那些威力巨大的紫色雷霆。

而且看葉晨手中那像是一隻小狗逗自己主人開心一樣的紫色雷霆,三人甚至猜想,接下來的路程,是不是可能連避雷針都不需要了。

因為有著葉晨這個相當於是紫色雷霆的媽一樣的存在,看著其手中輕鬆操控的紫色雷霆,三人也是直接無語。

且同時,三人心中也有了一絲絲的人比人氣死人的嫉妒的心裡。

……

葉晨玩了一會自己手中的紫色雷霆之後,便轉頭看向林穎三人:「那現在,我們樂意出發了嗎?」

三人強按下自己內心的那一絲嫉妒,然後點頭。

葉晨點了點頭,然後手輕輕的一揮,之前密布得像一張網一樣的紫色雷霆頓時在葉晨四人面前裂開,然後形成了一個直徑差不多有五米多大小的隧道。

看到這裡,林穎三人更是差點驚掉了眼睛,因為三人沒想到的是,居然還有這樣的操作。

不過,也正因為之前的有了麻木的感覺,所以一看到葉晨的這個操作,林穎三人也只是稍稍震驚了一會之後,便又恢復了正常。

走進紫色雷霆的隧道,四人就像是進入了一個人新的世界一樣,美輪美奐,乃是有得人窮其一生,都無法見到的絕美絕世場景。

四人一邊看著地圖,大概辨明了方向之後,一邊朝著白虎所在之地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很是平靜,除了四處肆虐的雷霆以外,基本上就沒有什麼意外的情況發生。

而且在葉晨四人看來,在這樣的環境中,除了自己等人以外,應該是不會有其他的生物,生存在這裡的。

但是因為有了之前的中央土屬沙漠那裡的教訓,葉晨四人也還是沒有放鬆警惕,萬一像前一次一樣,正當自己等人放鬆警惕的時候,突然又有些其他的什麼怪物襲擊自己等人怎麼辦。

所以雖然四人一路上行走的很快,但卻也在心裏面滅有放鬆警惕。

不過也正如葉晨四人所料的一樣,雖然這紫色雷霆秘境之中看似不可能有其他的生物怪物存在的可能,但事情卻往往總是不按常理來看。

就在葉晨四人在紫色雷霆秘境之中快速的趕路差不多兩天的時間的時候,在快要出紫色雷霆的區域之前,就突然有著一股十分危險的氣息向著四人而來。

而四人則是在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這股危險的氣息,立馬就停下了腳步,警惕的看著自身的周圍,查探那股令人危險的氣息是從哪裡傳來的。

只不多,也沒等葉晨四人仔細的尋找,那股令人感覺到危險的氣息的本尊就直接現身了。

雖說葉晨四人感覺到的只是一股氣息,但實際上出現在葉晨四人眼中的,數量卻不只是一個。

看著那一雙雙發著幽綠光芒的眼睛,林蔭三人頓時感覺事情好像大發了。

按照在這紫色雷霆秘境中能夠生存的習性,再加上那危險的氣息以及那眼睛中發出來的幽綠的光芒,一切的一切,皆顯示出了帝國妖獸大全書庫裡面記載的一種十分危險的妖獸———雷貂。

雷貂體型不大,十分的敏捷,實力也是十分的強大,喜歡生活在雷電密集的地方。

而無論是那些書中裡面,只要記載得有雷貂這種妖獸的,在其詳情後面,都會附上這麼一句話。

隱婚甜妻:總裁,借個火 「單個雷貂可殺,兩隻雷貂可戰,三隻雷貂可戰可退,三隻以上雷貂,不要再考慮其他,直接轉身就逃則是最佳的選擇。」

而現在,看著那些一雙雙幽綠的眼睛,數量應該不在百隻之下,且從那些雷貂身上傳來的氣息看雷,那些雷貂的修為差不多都是六品靈獸這樣,相當於人類金丹後期的修為這樣。

若是只有幾隻雷貂的話,那還好,現在竟然同時有著六品靈獸以上修為的不下百隻的雷貂,不論怎麼看,葉晨四人似乎都是陷入了一種絕境般的境地。

不由得,林穎三人臉上都露出了擔憂的神情,而林穎二女,則是又一次的打起了自己是不是要解除封印的想法。

因為就目前來看,僅僅憑四人現在的實力,應付三隻雷貂都顯得有些困難,更何況現在是上百隻的雷貂,所以四人的境地,無異於是處於了絕境之中。

然而,這當中,卻是只有葉晨神色不變。

葉晨不但臉色不變,沒有任何驚慌的表情,而且看著那些雷貂,葉晨還露出了一個十分不屑的笑容,嘴角上翹,就如同至尊修羅那傢伙一樣似的。

同時,葉晨也開口道:「各位莫慌,且看我來會會這樣嘍嘍。」

聽著葉晨的話,林穎三人驚訝的看著葉晨就彷彿第一天認識葉晨一樣。

而且看著葉晨那臉上十分中二且有討打的至尊修羅笑容,林穎和李嫣然忍不住捂著自己的眼睛,簡直無眼看。

同時二女也在心裏面不停的大聲狂噴吐槽,這是不是葉晨的某一個前世投胎投錯了,是不是忘了吃腦殘片了,現如今變成了這麼一副模樣。

自己明明記得,葉晨的前世是挺正經的一個人啊,為什麼到了這一世,而且,怎麼現在隱隱有一種自己瞎了眼的那種感覺呢?

林穎二女,也隱隱有些後悔,自己這一世,是不是找上葉晨找得太早了。

話不多說,既然看著葉晨那中二的笑容,林穎三人自然是知道葉晨必定是有了應對的辦法,所以也漸漸把心放了回去。

只是讓三人有些好奇的事,雷貂的速度這麼快,而葉晨又是要準備用什麼辦法來對付這些雷貂呢?

是憑藉比雷貂更快的速度?三人搖了搖頭,否認了腦海中的這個想法,畢竟除了那些元嬰期的變態,金丹期內應該是沒有比雷貂更快的了。

至於葉晨呢,現在更是只有練氣期,雖然比普通的練氣期要強,但是單憑速度來說,肯定是比不上雷貂的。 ?七月在嵐國也被稱為息月,取的是避暑靜息之意,因為此地在這個月份真的是太熱了。

這日,午後的驕陽把四處照得白花花的,草木葉片盡皆蔫垂,林安鎮的街道上空無一人,連四喜叔家那條最討人厭的小黃狗都不再動了,它無精打採的趴在樹蔭下,半睡半醒的不時把那雙閉著的狗眼勉強撐開一線,都困成這樣了,似乎仍不願錯過任何可搗亂的機會,難怪楊家奶奶說它是憎厭鬼投胎。

小黃狗的執著等來了回報,聽到腳步聲時,它立刻來了精神,上一刻還睜不開的眼睛霎時瞪得溜圓閃爍出興奮的光芒,耷拉著的耳朵也豎的筆直,可當他看清走過來的那兩個孩子時,當即口中發出屈服的哀嗚之聲,夾著尾巴逃了。

這兩個孩子十三四歲的樣子,一個身形魁梧,濃眉大眼帶著點霸道之氣,另一個文弱清秀,臉上總是掛著親切的笑容,二人衣裳破舊,身後各背著一個大包裹,他們彷彿都感覺不到火熱的陽光似的,神情頗為興奮的快步而行。

出了小鎮,不遠就是一片茂密的樹林,七八個孩子正在樹蔭下說笑嬉戲,這裡的熱鬧和鎮上的寂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由此可見,有伴的孩子比小狗精力還要旺盛,也可以說比小狗更能討人厭。

那些孩子看到這兩個背著包裹的孩子走過來,紛紛開口。

「尋易,這麼熱還給人送東西呀,等太陽落了在去吧。」

那個文弱孩子答道:「得送到平安城去,路不近呢,那邊急等著用,不能耽擱了。」

另一個孩子道:「那你們不看捉鬼了?林德說仙師今天准來,我們都在這等仙師呢。」

叫尋易的孩子無奈道:「林管家平常挺照顧我們倆的,今天趕上這趟著急的差事我們不能不接,再說林管家還給加了賞錢呢。」

一個衣著華麗的孩子面帶得意之色,道:「西陽,要不我跟管家說一聲,讓你們看完捉鬼再去送,大不了讓他派別人去,你們的賞錢我給,這點小錢不值什麼。」

那個叫西陽的魁梧孩子冷哼了一聲,道:「林德,我們哥倆靠力氣吃飯,還輪不到你賞。」

林德臉上沒了倨傲之氣,頗為委屈道:「你這是什麼話,我好心好意的想讓你們看捉鬼,真是不識好人心,尋易你說是不是?」

尋易笑了笑,沒說什麼。

西陽指著林德的鼻子道:「少跟我充大爺,你要再敢欺負水斗和他弟弟,看我怎麼收拾你!林老爺宅心仁厚引不來鬼,我看你們家的鬼就是你招來的,你若不死,我們以後有的是機會看捉鬼,不在乎少看這一次。」他說完拉著尋易昂然離去。

路上,兩人都不提捉鬼的事,這種好玩的事越說越心癢,乾脆還是不提的好。

爬上一座小山時,兩個孩子已經汗流浹背,小臉也被曬的通紅。

山路雖不陡峭,可背負的包裹對他二人而言顯然過於沉重。到半山腰時,西陽還能堅持,尋易卻大感吃不消了。

「歇一會吧,這個破山,連棵遮陰的樹都沒有。」西陽把包裹輕輕放在路邊草地上,然後幫尋易卸下身上的包裹。

二人坐在草地上喘著粗氣,都從腰間取下裝水的葫蘆喝了幾口。

西陽面帶期冀的問:「你說李府能給咱們多少賞錢?」

尋易看了看那兩個大包裹,開心一笑道:「這麼熱的天,應該不會太少吧。」

「我想也是,拿了錢先給你抓副葯。」

尋易略顯不耐煩,道:「我看還是算了吧,馬老頭開的葯也吃了不少了,一點用沒有,不過是偶爾頭痛罷了,又不是什麼大病,忍忍就過去了,別花那冤枉錢了。」

西陽瞪起眼道:「說的輕巧,什麼忍忍就過去了,你犯病時那嚇人樣兒,我看著都害怕,一定得治,這樣吧,在李府領了賞錢咱們就在平安城找個大夫,錢或許能夠。」他說著從懷裡摸出了一小串制錢數了起來,其實他們倆這點家當根本不用數,二人心裡都清楚的很。

尋易斜眼看了下低頭數錢的夥伴,似是懶得再爭辯,扭頭望向遠處,眼神漸有茫然之色。

西陽是西林村的一個孤兒,尋易的身世卻無人知道,他是西陽從林子里撿回來的。六年前,八歲的小西陽去村邊的樹林里拾柴,看見了這個年紀相仿的陌生小孩獃獃的坐在一塊石頭上,問他什麼都說不記得了,小西陽倒沒跟他客氣,當即把他當成了幫手,拉著他拾了好多乾柴才回了村子。

村裡人開始以為這是附近哪個村鎮走失的痴傻孩子,可很快就發現這孩子不僅神智未喪,竟然還能識文斷字,只是不知為何失去了以前的記憶,眾人在疑惑間沒少幫他在附近村鎮打探,想找到他的家人,可最終無果,這孩子也就留了下來。

小西陽很高興,因為他終於不是村裡唯一的孤兒了,這種高興並未隨時間的流逝而減淡,反而越來越強烈了。一個孤兒是可憐的,可兩個興趣相投的孤兒湊在一起居然可以比別的孩子更幸福,這是他做夢也沒想到的。

先前,儘管他還小,儘管他有很多小夥伴,儘管村裡人都很照顧他,可他幼~小的心靈還是時時能感受到那種身為孤兒的凄涼,尤其是看到小夥伴在父母面前撒嬌的時候。現在不一樣了,這個新來的小孩可以從早到晚的陪他一起玩,不必擔心玩的正起勁時對方被家裡人喊去吃飯,而且沒有被大人打屁股的擔憂,可以玩出圈兒,比如,別的孩子不敢進的深山,他倆敢進,回來多晚都沒關係,反正兩人是吃百家飯,睡百家床的,不管是翻牆進入好脾氣的陸爺爺家還是林爺爺家,保准不會挨罵,僅此一點就這讓其餘的孩子嫉妒的要瘋了。

因為對方是自己撿回來的,小西陽頗有兄長風範,如果掏到三個鳥蛋,一定是給他兩個,自己吃一個,和別的小孩打架,不管對方有多不好惹,小西陽肯定會站在前面替兄弟擋拳,他的這個兄弟也表現的夠義氣,不論是在山中遇到危險還是打架不敵,從沒獨自逃跑過。

兩個人從沒吵過架,唯一讓小西陽有些鬱悶的事還是發生在剛把他撿回來的時候,既然對方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了,小西陽覺得自己有責任給對方取個名字,「西二陽」這個名字是他最先想到的,村裡的那些同胞兄~弟大多這麼取名,可這小孩並不喜歡,他甚至提出自己可以改名叫「西大陽」,小孩還是不想要「西二陽」這名字,這下讓小西陽犯難了,畢竟他只有八歲,又不識字,絞盡腦汁的仿照村裡孩子的名字又提出了「小牛」、「石頭」等幾個他覺得不錯的名字,可那小孩沒有一個滿意的,無奈之下,他只得去求助村裡唯一識字的陸爺爺,他自己的名字就是這老頭給取的。

老頭兒知其來意后,只微一沉吟就說,既然你遇到他時他是坐在石頭上的,那就叫「石生」吧。小西陽佩服的五體投地,得了寶貝似的一溜煙跑回來,可還沒等他把這個既好聽又有意義的名字說出口,那小孩卻先開口道:我以後就叫尋易吧,容易的易,與記憶的憶同音,取追尋往昔記憶之意。

小西陽當時就被對方的學識給震懵了,不識字的他根本不懂對方說的是什麼,但天生的機靈讓他很快就領悟到,自己先前認為一個讀音只對應一個字的想法多半是錯的,為了不讓對方看出自己的無知,他眨著眼問,那你為什麼不直接用記憶的憶呢。小孩撇撇嘴說,那樣太直白了。小西陽不懂直白有什麼不好,儘管再次被震懵,可還是覺得陸爺爺的學識肯定比這小孩要高的多,抱著要挽回面子的念頭說出了「石生」這個名字,可讓他鬱悶的是,這小孩不但沒露出他預想的驚訝神色,反而再次撇撇嘴,竟然有些不屑。看著他那樣子,小西陽心裡虛了,感覺到學識的比拼光靠機靈是沒用的,他二話不說的又跑去找陸爺爺,老頭聽完講述后反倒露出了驚訝之色,點點頭說了句,不想此子竟來自書香門第,那咱們以後就喚他作尋易吧。

取名風#波給小西陽帶來的鬱悶很快就過去了,而且還隨即轉為了歡喜,自小受淳樸民風的熏染並秉承了家族古道熱腸心性的他,真心為這小孩能有如此大的本事而高興,畢竟能識文斷字的全村也只有陸爺爺一人而已,說這是大本事一點不為過。

小西陽自小膽子就大,這個新來的小尋易膽子居然也不小,這樣兩個缺少~管束的孩子湊在一起自然經常做出讓村人操心且擔心的事,好在兩個孩子都是懂事的,就算是玩瘋了的時候,也知道回來時抱些干~柴采些蘑菇,很少空手去別人家吃飯。年紀大些后更是給東家幫忙西家跑腿的,所以大家都很喜愛他們。

婚不逢時 轉眼間,兩個孩子到了十二、三歲,這個年紀再整天的玩就說不過去,可兩個玩野了的孩子都對種田沒什麼興趣,剛巧村子里的二壯叔在鎮子上開了間雜糧鋪子,正缺人手,他倆就跑去幫忙,鋪子里沒什麼活計時,就去一些大的府宅作些跑腿的差事。

這個年紀的孩子哪會知道什麼是愁,賺幾個小錢能買些零嘴小吃就心滿意足了,整天開心的不得了,唯一讓小西陽感覺擔心的是小尋易的頭疼病,這病倒也不常犯,可每次犯病都很嚇人,不但疼的死去活來,疼過之後還伴隨著一陣失神,三年前在山裡玩時趕上犯病了,疼過之後他兩眼發直的就朝懸崖走去,要不是小西陽及時拉住他,肯定就摔死了,剛來鎮子時他又犯了一次病,失神亂走間差點被一輛馬車撞到。

二壯叔請了馬大夫給他診治,吃了一段葯,小尋易不好意思總讓二壯叔破費,只說病好了就不再去抓藥了,可前兩天這病又犯了一次,小西陽也覺得再讓二壯叔花錢買葯不合適,隨後開始攢錢,這就有了方才的那番話。

這時二人歇的差不多了,背上包裹再次朝山上爬去。他們不知道,翻過這座山,二人的命運將發生徹底的轉變。 ?翻過山頂剛走出不遠,尋易似是無意的用胳膊肘碰了西陽一下,他二人這些年形影不離,早就心生默契了,西陽立即悄悄的拔出了別在腰間的柴刀,因為他這時也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信息,那是種有東西在背後窺視的感覺。

下一刻,二人同時轉身,瞪大眼睛擺開了架勢,可目光所及除了片片低矮的野草外空無一物,這荒山連棵樹都沒有,高不過尺許的野草中根本不可能藏下什麼令他們感到威脅的動物。

西陽目光四掃,然後盯向山頂處,低聲道:「我也有所察覺,可這裡不該有凶獸,況且這麼熱的天,即便有也不會出來。」

愛上小姨+作者:長樂居士 尋易也盯著山頂,同樣低聲道:「既然你也感應到了,那此處必定有些古怪,咱們多加些戒備,先慢慢走一段再說,我也覺得不會是什麼凶獸。」

二人剛打定主意,暮然間就看見一個中年道士從山的那一邊登上山頂,此人相貌平常,一雙眼睛卻十分有神,背上斜背著一把長劍。

「好!果然資質上佳,我剛稍稍散出神識試探,你們就生出了感應,哈哈……」道士一臉喜色的走到他們面前。

既然不是野獸窺視,西陽與尋易鬆了口氣,但西陽依然緊握著柴刀。

看到道士不像惡人,尋易有些好奇的問:「神識?神識是什麼?」

道士神情頗有些激動,兩眼放光的打量著二人,如同是在看著兩個稀世珍寶,口中道:「這個你們以後就會知道,兩位小兄弟的資質真是令人艷羨,既然讓我碰到了,那絕不能錯失了機緣,無論如何也要帶你們踏上修仙之路,以你二人資質,必會有一番成就。」

「修仙!」二人對望一眼,神情都有些古怪。有關修仙的事他們到鎮上后聽過一些傳聞,當時大為興奮,動了去修仙的念頭,可向那些講述傳聞的人追問下去后,卻發現都是道聽途說,沒有誰真的見過仙人,至於仙人洞府,不是說在海外飄渺中,就是說在天邊幻境中,怎麼聽都跟那些上古神話差不多,至此他倆也就明白了,那些傳聞多半是編造出來的,躁動的心隨之平息下來。來林府捉鬼的仙師他們倒是見過三四個,最初還挺激動的,現在他倆已經把捉鬼當耍猴看了,只當是一次難得的熱鬧,這就難怪他二人此刻有古怪神情了。

道士喜色難抑道:「我是天英派的,你們可聽說過?」

二人互望一眼,然後皆茫然搖頭。

道士略顯失望,然後又笑容滿面的解釋道:「天英派可是這方圓數千里首屈一指的修仙門派,門下弟子千餘人,跟我走絕不會錯的。」

「這麼說……你真是……神仙?你是來給林府捉鬼的嗎?」西陽遲疑的問。

道士笑著搖搖頭,並不廢話,指了指數丈外的一塊磨盤大小的石頭,口中道:「看好了。」然後虛空一抓,那大石立時朝這邊飛來。

西陽與尋易的眼神立時就發直了,眼見大石就要砸到道士身上時,他倆不由發出一聲驚呼,那道士甚是從容,還有閑暇瞥了他二人一眼,面上有了幾分自得之意,看似輕鬆之極的伸指一點,那疾飛而至的大石就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

尋易與西陽怔怔的盯著懸浮在眼前的大石,大張著嘴,被驚得如石雕泥塑般絲毫動彈不得。

道士似乎覺得尚還不夠,身形不動的飄然而起,緩緩的落在大石上,然後踏著大石緩緩的落在地上,這才開口道:「怎麼樣?我雖不是神仙,但這些小神通還是會一些的。」

緩過神來的西陽神情仍顯獃滯的道:「這還是小神通?」

道士微微一笑,手掐法決朝他二人一劃,二人同時打了一個寒顫,頓感遍體清涼,暑熱全消,那感覺彷彿是被一個清涼的罩子罩住,身邊的空間與炎熱的外界隔離開了。

這種難言的舒爽讓西陽有要手舞足蹈的衝動,興奮的問道:「這……這是什麼神通?」

道士溫和道:「驅寒避暑算不得什麼神通,稍有些修為就可施展,我想你二人三五年就可做到。」

「真的?!」西陽的心怦怦而跳,轉眼去看尋易,卻發現他臉色似乎有些不對,正躲避般的向後退。

道士也主意到了尋易的異常,關切的看著他。

尋易勉強一笑,道:「我體弱畏寒,有些不適。」

「哦?」道士稍感詫異,走過去抓住他的手腕,凝神探查了一下,然後搖搖頭道,「我查你身體並無異樣啊。」

西陽猛然想起一事,一臉懇切道:「道長雖自言不是神仙,但我看和神仙也差不多了,他有頭痛之症,想來道長定能手到病除,望道長發發慈悲。」

道士笑道:「身體病患不足憂慮,修鍊上一段時日的入門功法,各樣病症自然就消失了,這比任何凡間的靈丹妙藥都要好用。」見到西陽仍有不甘之意,他解釋道,「不是我不給他治,別真把我當神仙,我這點修為可沒有通天徹地之能,放心吧,我不會騙你們,在拜入師門前,我就是多病之身,沒多久就沉痾盡去了。」

西陽能感受到道士的真誠,他望向尋易,眼神中閃爍著激動與堅決的光芒。道士顯露的這些神通足以震撼並打動任何凡人了,何況他這樣一個半大孩子。

尋易的心也一直在劇烈的跳動,他走到西陽身邊,探過頭似要耳語,然後又尷尬的對道士笑了笑,道:「道長可否讓我倆商量一下,真要隨道長走的話,也得回去跟親人打聲招呼,還有,我們是出來給人家送東西的,怎麼也要先送過去才好。」

道士頷首道:「你二人家住何處,我幫你們跟家裡人說一聲就行了,這麼做是怕你們泄露了我剛才顯露那些手段,師門是禁止弟子在凡人面前顯露法術的,也只有在收徒時為了取信才可施展一二。」

西陽看了看尋易,然後手指西北方道:「我二人都是孤兒,在那邊的西林村住,只要跟村裡的陸爺爺和大山叔說一聲就行了。」

「你們兩個都是孤兒?」道士臉上又現喜色,見二人點頭,他連聲道:「好好好,這就更好了,你們在此等我吧,我回來後跟你們把這兩個包裹送去。」說完問了他二人姓名,身形一晃就翻過了山頭不見了。

在道士身影消失時,西陽面色凝重用探尋的目光看著尋易,他之所以讓道士去西林村而不是去更近的鎮子里去跟二壯叔打招呼,就是想讓他多耽擱點時間。當尋易說出要跟親人打招呼時,他就明白對方心意了。

尋易道:「我覺得咱們最好先跑再說!」

西陽面現猶豫道:「這或許真是個天大的機緣,我想跟他走,賭一次。」

尋易皺眉道:「這機緣來的太便宜了,能碰到千載難遇的仙人也還罷了,怎麼這麼巧咱倆都有上佳資質,聽說咱倆是孤兒他的露出喜色也可疑,更讓我不安的是,他弄出的那片清涼讓我很不舒服,假作跟你耳語,我又進入那片清涼體驗了一下,那種不舒服更明顯了,讓我心發慌。」

西陽道:「可我在清涼中很舒服,你說的這些我都想過,但他顯露的神通咱們可是親眼所見,而且觀其神情聽其言語,我覺得他並非妖人、鬼怪。」見尋易皺眉不語,他咬了咬牙,「要不這樣吧,你立刻逃走,我留下賭這一次,要果然是天降機緣,我回頭再來找你,無論如何也求他再收你為徒。」

聽他這麼說,尋易把身上的包裹放了下來,抱膝坐在草地上,眉頭依然緊鎖。

「你……這是……」西陽臉上陰晴不定的看著尋易,他真的不願跟兄弟分開,可畢竟他自己也對眼前之事心存疑慮,加上那片清涼令尋易感覺不適,所以他去賭,賭對了再拉上兄弟,這是他能想到的最佳方法了。

尋易吐了口氣,道:「那就一起賭吧,把柴刀給我。」

「真的!」西陽大喜,他終究還是個孩子,自小的無拘無束讓他心中沒有那麼多畏懼與顧慮,想法也簡單,即便這是一場禍事,也希望有兄弟陪伴,大不了一起投胎下世再作兄弟就是了。

尋易儘管覺得應該跑,可修仙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嘴上說跑,心裡卻很猶豫,如果西陽的態度再多一些遲疑,那他肯定會強拉著西陽跑,現在既然西陽是鐵了心了,他當然不會讓兄弟獨自去涉險,打定了主意反倒從容了。

接過西陽遞過的柴刀,尋易看著他道:「其實我對這道士也有七八分相信,讓你一個人去,要是真回不來了,剩下我一個人也沒什麼意思。」

西陽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頭,坐到他身邊興高采烈道:「我就知道你不會這麼沒義氣,好!這次要真是咱倆有這麼大的福氣,那成仙之後就能報答陸爺爺他們的恩情了,讓他們都長生不死。」

「嗯!」尋易重重的點點頭,神情振奮起來。

「成仙,嘿嘿……,哈哈……」西陽越想越高興,捶了尋易一拳。

尋易也回了一拳,隨即收了笑容,小聲道:「還不是高興的時候,看出來了嗎,他好像是求著咱倆跟他走,所以即便是場禍事他似乎也不願在這裡動手,那咱們跟他走之前就有機會再作些試探,爭取把該問的問清楚,就算死也得死個明白。」

西陽也收了笑容,點點頭,眨著眼睛心裡盤算起來。 ?過早失去親人庇護的二人,雖然飽嘗了無助與凄涼,但也因此成就了獨立與堅強的性格,他倆都很有主意,按說這樣的兩個孩子是難以融洽相處的,可他們還幼小時就被同病相憐的那種感情拴在了一起,容忍遷就對方已經成了習慣,只是這種容忍與遷就僅限二人之間,跟別的孩子相處時,可就是另一回事了,相比而言尋易還是要顯得比西陽隨和的多,畢竟他不是本村的孩子,自身境遇讓他更懂得剋制,可一旦被惹急了,那狠勁可是連西陽都畏懼三分的,所以連附近村子的孩子都知道,西林村那個叫尋易的野孩子看似好欺負,卻是萬萬不能欺負的。

儘管大家都知道尋易急了的時候有不要命的狠勁,可要想把他惹急了也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這麼多年也只拿石頭砸過兩個人的腦袋,所以因其隨和的性情,他的人緣反而出奇的好,這一點讓西陽很是羨慕。

在二人的又一番交頭接耳後,道士回來了,那一臉喜色仍未消退,他可沒想到兩個孩子居然動過逃跑的念頭,因為天英派收徒歷來就沒出過這種事,見過法術神通后,所有人都是千肯萬肯的。

「走吧,送完包裹咱們就趕回山門。」道士提起兩個包裹,笑著說。

西陽上前去搶包裹,口中道:「怎可勞動道長,還是我們背吧。」

道士欣慰一笑,道:「不用這麼客氣,我本名王珽,你們入師門只是遲早的事,就先叫我王師兄吧,包裹我來拿吧,能走的快些。」說完舉步而行。

二人急忙跟上,西陽詫異的問:「難道不是道長要收我們為徒嗎?」

王珽道:「我這點本事要是收你倆作徒弟可就把你們耽誤了,我敢保證師尊見到你們一定會欣喜不已的。」

二人聞言自是又一番激動,這王珽都這麼大本事,如果能直接跟他師尊學藝那此番造化就更大了。

尋易強自鎮定的問:「不知……嗯……王師兄是如何跟陸爺爺他們說的。」

王珽邊走邊道:「我裝作習武之人,當著他二人的面劈開了一塊青石板,然後說看中了你二人的資質,要收你們為徒,這是修士收徒的常用手段,他們很為你倆高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