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噗噗!

2021 年 1 月 9 日

那幾人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其腦袋就被烈鱗戟給分家了!

幾具無頭屍瞬間倒地,大灘的鮮血狂飆而出,看起來無比地猙獰!

姚躍並沒有因此停止下來,大喝一聲,如龍出海,朝著青巍懷衝殺了過去。

對於這種不講信義的小人,姚躍心中是必殺之而後快!

早知道他就不會這麼輕易將青巍懷給放掉了。

但是現在後悔也沒用,改變不了事實!

現在就希望以最快時間將青巍懷重新拿下,將主動權重新掌握在手中了。

要不然,對方所有城衛軍趕到,不僅是他,就連他的兩位兄弟也要遭殃!

這時,關長雲和張猛飛皆是反應過來「敢殺我們老大,幹掉他們!」。

關長雲與張猛飛立即抽出各己武器,開始朝著那些護衛斬殺了過去。

關長雲和張猛飛可都是真正的元將實力,他們出手力量非凡,直接斬在那些一擁而上的護衛兵器之上,立即將他們的兵器震落脫手。

同時,他們繼續朝著那些護衛斬殺了過去,替姚躍分擔危險。

這時,姚躍已經衝到了青巍懷附近,但是萬力晃已經是先一步朝著姚躍迎了上去。

同時,青巍懷身邊已經多了幾名元將級別高手,將他護著往後退去。

「你們不用管我,快去與萬城主殺了他!」青巍懷露出了猙獰之色喝道。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便有兩人朝著姚躍圍殺了過去。


姚躍知道事態緊急,他沒有隱藏太多的實力,妖力與元力疊加在了一起,每轟出一擊的力量達到了一千五百斤之力。

這堪比之上品元將巔峰的力量了。

萬力晃抽出了他的大刀,與姚躍交戰在了一起。

剛才他與姚躍過了一招,知道眼前這少年力量只怕不比他低,所以一開始他就動用了全力!

但是這剛交手,他手中的大刀就被對方的長戟給擊得險些脫手而去,虎口鮮血都迸裂了出來,整個人都倒退了兩米之遠。

「這麼強大的力量,他才多大啊!」萬力晃在心中暗忖道。


姚躍手中烈鱗戟再度揮下,濃烈的紅色光芒似要化為真正的火焰,朝著萬力晃砸下。

要是這一戟砸中萬力晃。他必然是腦爆而亡了!

好在萬力晃應敵經驗也是足夠,他反應極快,瞬間躲到了一邊去,險險地避過了這致命的一擊!

姚躍沒有繼續追擊萬力晃,他的目標是青巍懷,繼續朝著青巍懷殺了過去。

這時候,兩名中品元將護衛已經是同時朝著姚躍轟殺了過來。

但是,他們的力量又豈能夠與姚躍相比較,在烈鱗戟的重砸之下,他們手中的兵器不僅脫手,更是直接斷裂掉!

他們兩人被嚇得神色大變,但是一切都已經遲了!

姚躍這次沒有像對萬力晃那樣留情,烈鱗戟連連刺了出去,化為了一條條火蛇朝著他們撲噬而去。

他們根本是躲之不及,胸膛皆是被姚躍的烈鱗戟給洞穿了!

兩名中品元將,居然連姚躍一招都抵擋之不住就被殺了。

這一幕實在是相當地震憾,讓得在場的人一個個皆是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

「快,快擋住他!」青巍懷神色大變,一邊往著城主府狂跑,一邊叫人阻攔姚躍。

【作者題外話】:宣傳新浪微博和公共微信號,名稱皆為「作家我本純潔」大家可以搜索關注一下!騰訊微博是「我本純潔」,不過這同名的比較多,別加錯了!呵呵 此時躺在林浩手中的藍色股級封面上,赫然寫着“阿爾法突襲”五個大字,林浩屏息凝神,幾乎不敢相信。

這可是劍聖的技能,居然只是入門技能?似乎有點不妥吧?好歹劍聖也是這無極劍宗的開山鼻祖,怎麼可能他的五個技能之一被拿來當做基礎技能呢?

不過也說不定,畢竟劍聖的牛-逼之處又不是在於他的技能,想到這裏,林浩的喜悅頓時沖淡了一大半,他打開收藏頁面,將阿爾法突襲收錄了進去,隨之打開第二本書,當他看到第二本書名字的時候,又是愣了愣,這本技能書的書名,竟然是‘痛苦利刃’。

痛苦利刃?林浩皺了皺眉頭,如果他記得沒錯的話,這個技能是年前火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英雄,暗裔劍魔——亞托克斯的E技能吧?那個技能之所以讓林浩有印象是因爲曾經劍魔有一套奇葩的AP出裝路線,他就看見過劍魔一個E直接把對面ADC弄了半血,之後就被砍了。

可是劍魔的技能怎麼會出現在易中天手中?而且說起來的話他看了這麼多資料,也從未看到過任何關於那暗裔一族的記載,原本還以爲根本不存在呢,可是現在卻出現了劍魔亞托克斯的技能書,這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不管了,先學學看效果怎麼樣,蒼蠅再小也是肉!”沉吟了聲林浩也不再追究那麼多了,他現在有些飢不擇食,畢竟本身實力太差,而總是依靠英雄的力量肯定是有潛藏的風險的,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

將兩個技能都收藏好之後,林浩還沒來得及看,耳邊豁然響起了那個悅耳的聲音:“ 恭喜您學習了兩個新技能,作爲獎勵您獲得了八十點經驗值,當前技能等級爲1,使用可以提升技能熟練度。”

“咦?”林浩看着收藏界面上,阿爾法突襲和痛苦利刃的扉頁上顯示着已學習幾個字,頓時有些奇怪的打開了屬性界面,果然,在屬性界面真的多了兩個技能的圖標,並且左下角有個小小的1。

“折隱藏的功能還真是多啊!”林浩心中有些喜悅,他看着痛苦利刃的技能圖標,有些躍躍欲試,雖然是阿爾法突襲沒法試驗一下威力有多少,但是痛苦利刃卻是可以的。

四目望了下,房間裏損壞的傢俱早已換上新的了,林浩也不好對它們下手,畢竟這些東西可都是名貴的傢俱,一套下來也不便宜,想了想他站在房間中間,四周都比較空曠, 而劍魔的E肯定是打不到這麼遠距離的,現在不論威力,就看看釋放出來的是什麼模樣的,而且還可以同時試試怒氣的威力,可謂一舉兩得。

從儲物格里取出多蘭劍,多蘭劍周圍氤氳的紅色光芒讓人感覺舒爽不已,而隨着他的調動,丹田內的怒氣也緩緩在體內遊走,微微的吸了口氣,林浩目光一凝,手中劍刃微微擡高:“痛苦利刃!”

“唰!”

一聲如同颶風來臨的呼嘯聲猛然響起,林浩感覺體內的力量如同被挖通的油井一般,磅礴的釋放而出,而多蘭劍劍身的紅光更是瞬間提升了幾個檔次,呼吸間,一道赤紅色的巨大劍氣順着劍刃朝着前方斜劈而去,劍氣蘊含着十分狂暴的戾氣,並沒有像遊戲中那樣是呈一條收縮的三角型軌跡,而是一條斜着的劍氣直接朝前方飛去!

這反倒是有點像EZ的大招,只是弧線很小,威力也很小而已,劍氣僅僅只飛了三米多遠便迅速消散,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好像還不錯的樣子,就是不知道實戰的效果怎麼樣了。”林浩有些滿意的看了看手裏的多蘭劍,他體內的怒氣消耗了極小一部分,但是他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怒氣對於技能威力的提升,看來,白銀二果真是修行者的臨界點,只有進入了白銀二能夠使用怒氣纔是真正的高手!

呼了口氣,林浩將多蘭劍收起來,就這麼短短的一招,他渾身竟然都是汗水了,這其中自然有不少是緊張弄出來的,但極大一部分,卻是因爲剛纔痛苦利刃那狂暴的戾氣所壓抑出來的。

暗裔劍魔在遊戲中的背景故事就是一個嗜殺的喋血戰士,他的技能無一不和鮮血有關,有這種戾氣也是正常的。

而且這痛苦利刃也不出意外的有了些許小變動,不知道阿爾法突襲如何,反正明天就是比賽開始的日子了,到時候總有機會試試看的。

……

與此同時,族長府邸內,迪諾看着靜靜的睡在牀上的迪洛,以及正在牀邊閉着眼睛的白髮老者,眉頭越走越深,他那張刀削斧刻的臉上竟然有着些許緊張,迪亞守在一旁,她輕輕咬着嘴脣,神色複雜的擡頭問道:“爹爹,必須這麼做嗎?”

“恩,只能這樣了。”迪諾一邊點着頭,一邊目不轉睛的看着迪洛,好一會纔回道:“我和易大師商議過了,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了。”


“可是,可是……”聞言,迪亞表情更加複雜了,她的眼眸中的神采紛亂無比,一隻手也不斷的絞着身上純白的裙襬,她小聲說道:“可是我纔不要和他……而且爹爹你看,他把洛洛都害成什麼樣子了,哼,我不答應!”

“小亞,不要任性,誰說讓你真的嫁給林少俠了?”迪諾這纔回過頭,看着氣呼呼的女兒,頗爲無奈的說道:“只是我們要聯合的話必須要有理由,不然特羅斯那個老狐狸肯定會橫插一腳,雖然易大師有皇室的邀請函,但是這裏畢竟是西方,天高皇帝遠的也管不住他,再說了,洛洛的事情也並非是壞事,要是他的僞屬性真的變成純正的光明屬性了的話……“

說着,

迪諾眼中閃爍着異樣的光彩,他沒想到,今天居然這麼多好事一次性砸在他頭上了,先是易中天幫助他參加比賽,接着回到家迪洛又發生了這事,莫非是祖先顯靈? 「這,這姚躍怎麼可能這麼厲害,居然一招便將那城主給逼退了,對方至少是上品元將實力啊!」。

「不得了了,不僅退了那城主,一招之便幹掉了兩名後天高手,實力看來猶在我們之上啊!他還比我們小一屆呢」。

「姚躍是我們師弟,難道就這樣看著他被別人殺掉嗎?這不太好吧!」。

「雪冥師兄沒下命令,我們只能看著了!」。

諸多皇家弟子看到姚躍如此生猛,都不禁輕呼了起來。

他們知道,換了他們都沒有這等戰力!

雪冥的臉色也不好看,他發現姚躍的戰力居然不比他弱上多少,甚至與他有一較高下的可能性!

雪冥緊著拳頭,眯著眼神暗忖道「這小子必須死!」。

在他一旁的吳劍和波羅格等人神色都興奮了起來。

他們都希望姚躍被青寒王朝這些護衛給亂劍給斬死了!

那樣的話,他們心中的惡氣才能夠舒展開來呢。

姚躍如龍出海,勢如破竹,退了萬力晃,幹掉了兩名中品元將,將青巍懷都嚇破膽了!

許多想要保護青巍懷的護衛,則是被關長雲和張猛飛給攔截住了。

關長雲耍著大刀,張猛飛舞著長矛,兩人配合在一起,殺傷力極大!

諸多元士級別的護衛,瞬息之間便被二人斬殺了七八人之多。

只不過越來越多的護衛出來了,更有元將實力的護衛長加入了戰圈,關長雲和張猛飛情況便不太妙!

好在,大部份人都比較緊張青巍懷的安危,強者都是朝著姚躍的方向殺過去了。

姚躍再度斬了一名元將,逼退了三名元將,可是與青巍懷的距離越來越遠了,心中不免有些著急!

「娘的,這樣下去,我遲早要被圍殺而死的,必須將青巍懷給拿下!」姚躍暗忖了一聲,所有力量皆是催動了起來。

他邁著如同蛇形一般的步邁朝前沖了過去,連續地躲過了前方包圍而來的護衛。

他速度太快,身法又相當地刁鑽,那些護衛根本是連他的衣角都沒沾著,便已經失去了姚躍的蹤影!

「不好,快攔住他,他朝著王子殿下衝去了!」萬力晃大驚,他大吼了一聲之後,便極速地朝著姚躍追擊了過去。

其他人更是驚慌,紛紛地朝著城主府內擠了進去。

關長雲和張猛飛則是被人家直接忽略掉了。

只不過他們還是繼續殺敵,盡量為姚躍減少壓力!

諸多護衛,將城主府大門都給堵住上了。

然而,他們始終是救之不及,姚躍已經是利用巧妙的身法追到了青巍懷身後了。

「我看你往哪跑!」姚躍身形一蹬,如妖豹撲食一般,朝著青巍懷衝擊了過去。

青巍懷只是與姚躍大半年不見,但是實力已經有了莫大的差距,他早已經是被嚇得不青,他更撥出青劍的時候,已經是被姚躍烈鱗戟給挑飛,手臂之上已經是多了一隻血洞!

啊!

青巍懷捂著手臂慘叫後退,緊接著身子踉蹌一下,身子往地面之上摔了下去。

只是他還沒摔落到地,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掌已經是將他怒抓在了手中。

下一刻,他只覺得身子騰雲駕霧一般飛了起來。

砰!

他被姚躍狠狠地往著一處牆壁砸了過去,身子撞擊在牆壁之上發出沉悶的聲音,同時他的慘叫之聲也驚響了起來。

可是,這一切都還沒完,姚躍如影隨行而至,一腳踩在了他的小腿之上。

咔嚓!

啊!

一道刺耳的骨折之聲響了起來,接著又是一道撕心裂肺的慘叫之聲衝破了雲宵!

「誰敢上前一步,我就宰了他!」姚躍回身大吼一聲,烈鱗戟朝著衝上來的護衛橫掃而過,紅芒艷驚四座!

幾名護衛避之不及,手臂皆是被打傷,兵器皆是掉落了一地!

萬力晃趕到,想要對姚躍出手,但是看到姚躍的長戟已經是指向了地上青巍懷後腦之上,他立即止住了身形喝道「所有人給我住手!」。


諸多護衛全部停了下來,就連想要殺進來的關長雲和張猛飛也停手。

因為他們看到他們老大已經控制住了局面,那一切都好說了。

兩人擠了進去,皆是異口同聲地對姚躍道「老大(大哥)你沒事吧?」。

「沒事,連累兩位兄弟了!」姚躍應道。

「老大說什麼話呢,我們可是兄弟呢!」關長雲道。

張猛飛附和道「沒錯,哪怕是與世皆敵,我們都會與老大並肩做戰!」。

姚躍心中很是感動,他也沒再多說其他感激的話,而是對著青巍懷發狠道「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青巍懷已經是被砸得傷痛得不輕,神色蒼白無比,他被姚躍用烈鱗戟指著腦袋,連動都不敢動一下,連連哀求道「你,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青巍懷實在是沒想到姚躍如此強悍,在重重地保護之下,仍然將他給擒下了,他心中後悔死了!

「哼,剛才你也這麼說,也沒見你放過我!」姚躍一腳踩在了他的後背心之上冷哼道。

姚躍這一腳的力量相當地強大,哪怕青巍懷已經是下品元將實力了,仍然是被踩得吐血慘叫!

「住手,難道你真想殺了我王子殿下嗎?這樣你們也走不出我這裡了!」萬力晃神色大變地喝道,緊接著他將目光投到了雪冥身上,其意不言而喻了!

「但是我不殺他,我現在也走不出城主府啊!」姚躍輕搖了搖頭道。

青巍懷又道「不,不會了,這一次我以我王朝之名起誓,絕,絕對不會再反悔了,你,你放過我吧!」。

這時候,雪冥對著姚躍沉聲道「姚躍將人放了!」。

他的話語充滿了毋庸置疑的語氣,像是上位者對下位者命令一般!

不過,在諸多弟子當中,他是這一次的領袖,確實是有資格對姚躍發號師令!

換做一般弟子,只怕不會違背雪冥的話,畢竟雪冥在學院當中是極有威望的!

但是姚躍本來就與雪冥不對眼,而剛才雪冥又置身事外,現在又想干涉,他第一個就不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