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嘭!

2021 年 1 月 19 日

一聲巨響驟然響起,駭人的力量波動以驚人的速度席捲八方,遮天蔽日。波動所過之處,天空當中飄蕩的沙塵,都被清理乾淨,令得原本昏暗的天空,亮了幾分。

鏗!

風暴自爆炸點傳開,無情地肆掠開來,在地面留下一道道深深的溝壑,猶如利爪襲擊過似的,令人不禁頭皮發麻。

施展過強大武學的錢雲,氣息明顯有點浮動。他猛地拂袖,強橫的勁力爆湧出去,將風暴和力量波動盡數震散。


人呢?

錢雲目光掃視了開來,天地空空蕩蕩,蕭然的身影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你們看到那小雜種了嗎?」

「回錢長老的話,屬下不知。」

「廢物!」錢雲憤怒地罵了一句,再仔細探查一番,確實沒有再發現蕭然的蹤跡。突然,他老臉一僵,幡然醒悟。「混蛋!那小子之所以一上來就動用強力武學,就是想藉機逃走。狡猾的小雜種,可恨!」

此時,蕭然已經迅猛地朝著花香他們追去。若非這入口開啟時間有限,蕭然絕對會趁此機會除掉錢雲。

「那老狗見到我消失了,肯定會氣得暴跳如雷。」想到錢雲暴跳如雷的樣子,蕭然就忍不住想笑。不過,很快他就嚴肅了起來。「這老傢伙的實力的確強了不少啊!不過,若是給我時間的話,我有把握殺了他。」

「我不知道你是否能夠殺掉他,但想要殺他,難度不小。」馬霄博突然開口了。

「什麼意思?」

「從剛才那老傢伙的力量當中,我感受到了生之氣。雖然那生之氣不是很濃,但也足以說明,那老傢伙半隻腳已經踏入了生門境。如果不出意外,短則半年,長則一年,他必定能夠晉陞生門境。而一旦晉陞生門境,擁有生之氣后,再想殺他,那就難了。」

生門境?蕭然的眉頭皺了起來。這不禁讓他想起了上次與烈火交手的情況,當時的蕭然可謂是幾乎傾盡全力了,但還是沒能徹底擊敗烈火。這就足以見得生門境強者,確實非常強大。不說其他,生門境強者那強大的生之氣,就使得他們擁有很強的自我恢復的能力。就算被擊穿胸膛,也能快速地長出新的血肉,恢復到最初狀態。

「我之所以能夠活下來,也是靠著生之氣。所以,蕭然,想除掉他的話,必須搶在那老傢伙晉陞生門境前。」馬霄博再次提醒道。

「嗯!」蕭然也不敢大意了。風靈閣本就有一個生門境實力的吳天雄,如果錢雲再晉陞生門境的話,那就太不妙了。

「對了,剛才童天斗好像說那老傢伙是來自風靈閣,這是什麼宗派啊?」

「風靈閣是炎火州的第一大宗派,實力很強,在天炎王朝也是舉足輕重。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他們的閣主吳天雄,據說曾經是風魂學院的人。所以,這風靈閣有著風魂學院在背後支持!」

「風魂學院?!」聽到這個名字,馬霄博頓時大怒。「這些王八蛋,竟然敢把爪子伸到天炎王朝來。」

「我之前聽說火魂學院和風魂學院,積怨很深,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事說來話長了,等你以後進入火魂學院,你自然就知道了。對了,你有沒有把這風靈閣的來歷,告訴此次火魂學院的負責人?如果他們知道的話,就可以輕易拔掉這顆釘子。」

「我想親自拔掉這顆釘子!」蕭然鬥志高昂地說道。

自己的仇,還是要自己報。

蕭然的豪情壯志,出乎了馬霄博的意料。面對困難,一般人都是想儘快克服,如果有外力相助那就更好了。但蕭然卻想靠自己的努力來克服,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他以後成就,絕對不凡!

「好,有志氣!你放心,等我恢復一點實力之後,就助你一臂之力。」馬霄博對蕭然的性格,很是讚賞。年輕人,就該有這樣的衝勁和不屈的精神。

「不過,現在還是先找到花香他們,然後再在這荒古地域尋找一下,看看有沒有好運氣。」蕭然也不多說,加速往前飛行。

「蕭然,我帶你去找我的一個好朋友,他那裡有一件非常不錯的東西。如果運氣好的話,他或許可以借給你。」馬霄博神秘地笑了笑

「什麼好東西?」蕭然眼眉一挑,頓時來了興趣。

「那東西雖然是祖木學院的,但如果你得到的話,肯定會是一大助力。要知道,那東西在祖木學院當中,也是有著很高的位置。」馬霄博並未直接說出那東西的名字,反而介紹它的來歷不凡,這令得蕭然心裡痒痒的,更想知道那究竟是什麼了。

看到蕭然一副急切想知道的樣子,馬霄博很是得意地笑了笑,說道:「不著急,很快就能看到了。」 「當初我來這荒古地域,也是沖著炫光中輪的名頭。只是,我沒有想到,除了我之外,還有幾個風魂學院的雜碎也跟進來了。」

馬霄博說的那個好東西,正是祖木學院的炫光中輪。

炫光中輪,是炫光輪第二部分,擁有很強的防禦力量。如今蕭然手中有炫光內輪,汲取力量的速度極為迅猛。如果與炫光中輪配合的話,這絕對是一張保命的底牌!以後如果有機會能夠得到炫光外輪的話,三輪合一,就能夠徹底發揮出炫光輪最強威力,那才真得是驚天動地。

「這荒古地域究竟是什麼來歷啊?」蕭然對此極為好奇。

「具體什麼來歷,其實我也並不清楚。不過,我覺得這裡像是一方戰場,其中隕落的強者,不乏死門境,甚至更高一級的尊王境!」

嘶!

尊王境?!蕭然猛地倒抽一口冷氣。他如今還只是區區開門境實力,而尊王境是逾越了八門境之上的境界,放在整個神魂大陸,那也是一流強者。

這荒古地域,看來的確非常神秘啊!不然的話,神火令也不會遺失在這裡。

飛行了一段時間,在馬霄博的指引,蕭然等人來到了一座遼闊的古城。說是古城,是因為這個地方,還有一道城門聳立著。城門上有三個字跡模糊的大字——望月城。

城門兩邊的城牆,或塌陷、或殘破,滿目瘡痍,到處都是厚重的歷史痕迹。一種渾厚的荒古氣息,撲面而來,讓人有種要穿越的錯覺。

「這座城有著很強大的禁制力量,不能飛行。所以,想要進城,只能徒步了。」馬霄博提醒道。

聞言,蕭然幾人沒有猶豫,立刻落到地面。

「那東西就在城中央處!」

「走!」蕭然大手一招,率先沖在前面,進入破敗的望月城。

城內,到處廢墟瓦礫,依然還在訴說著曾經的歷史。只可惜,以蕭然等人的見識,根本不知道這裡究竟發生過什麼。

望月城的規模,絲毫不比大炎城小,在蕭然等人快速奔跑下,也是花了接近二十分鐘才到達城中央。

當他們跑到城中央時,完全被眼前所見給震驚了。

殘破的城中央處,有著一方圓形花壇,壇中竟然生長著一株約一米高的小樹。荒古地域當中,到處荒蕪,毫無生機可言,這望月城也是一片破敗,沒想到這城中央居然還有一株小樹。這就好比茫茫白色當中有著一個黑點似的,怎麼看都顯得格格不入。

那小樹只有四片葉子,每一片也只有巴掌大小,很是枯黃。但枯黃當中,隱隱有一絲綠色,看樣子它的壽命已經不長久了。如果不出意外,半個月內,必定徹底會枯黃吞噬,最終死去。

站在靈魂心的馬霄博,兀自飛出了蕭然的魂戒,飄蕩在半空。他笑了笑,喊道:「牧雲兄,你可還好?」

「還有人?」蕭然頓時詫異不已。隨即目不轉睛地盯著那株小樹,不肯放過任何一絲細節。

聽到馬霄博的喊聲,小樹微微抖了一下,第四片葉子上突然綻放出了一抹綠光,很是神異。

綠光出現,一道半透明的人影徐徐飄蕩而出,像一個鬼魅似的。他的透明程度比馬霄博更勝,而且看他的樣子,和馬霄博年紀差不多。

「馬霄博,你居然還沒有消散啊?」牧雲淡然笑了一下,語氣當中隱藏著一抹哀嘆。「咦?你居然找到了靈魂心?」

「呵呵,這可不是我找到的,是我這學弟蕭然給的。」馬霄博的目光,落到了蕭然身上。

「學弟?」牧雲眉頭微蹙,眼睛一轉,看到了蕭然幾人。

「在下蕭然,火魂學院新生。」蕭然謙恭地行了一禮。

能夠和馬霄博稱兄道弟的,自然也算是蕭然的前輩,給牧雲行禮,也是理所應當。

仔細地看了一眼蕭然,牧雲的眼神當中露出了一抹驚訝和羨慕。他知道得到靈魂心意味著什麼,只是他卻沒有這樣的好運。

「蕭然,你還有靈魂心嗎?」馬霄博也看出牧雲情況危急,急忙對蕭然問道。

「不用了。」牧雲擺了擺手,臉上浮出一絲釋懷。「我當初受的傷本來就比你重,再加上這麼多年地侵蝕,我的靈魂早就要消散了。能在消失之前,還能見一面你這朋友,也算是老天對我不薄。」

看著牧雲那極為透明的身體,馬霄博心中忍不住翻起了酸楚。他和牧雲算是知己,當初結伴來荒古地域,共同尋寶。不料,遭到風魂學院的強者截殺,兩人身受重傷,最後分散兩地。如今好不容易能夠見面了,但牧雲卻要離開,這怎能讓馬霄博不傷心?

「唉!當初都是我,硬要拉著你來荒古地域,所以才害得你變成現在這樣……」馬霄博深深地自責,拳頭攥緊,腦袋低下去,很是後悔。

「咱們倆還用說這些嗎?」牧雲呵呵笑了笑,絲毫沒有因為自己即將消散於世間而有一點遺憾或者害怕,也沒有因為這一切皆因馬霄博而起就恨他,依然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胸懷廣闊,令蕭然等人肅然起敬。「對了,你來找我是來敘舊的嗎?」

「看著你要離開這世界了,我這心裡,真不是滋味。「馬霄博本來是想讓蕭然拿出靈魂心,救治牧雲的,這樣也方便借的炫光中輪。但眼下牧雲的情況比他預料得還差,而且快要消散了,這讓馬霄博心生濃濃愧疚,無法開口借炫光中輪。

別說他不好意思開口,蕭然等人也下不了心。

「牧雲學長,你是祖木學院的人?」蕭然猛地想到什麼,急忙問道。

「是。」

「那你的武魂是?」蕭然接著問道。

「小聖青樹。」蕭然的兩個問題,讓牧雲有些不解。「小聖青樹是生命力很強的一種古樹,不然的話,我也存活不到現在。只是……如今的它,也即將枯萎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蕭然居然還怎麼問這個啊?馬霄博很是不解。

就在馬霄博困惑不解之時,蕭然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抬起腳步,臉上洋溢著一抹自信,朝著牧雲款款走去。

「蕭然,你要幹什麼?」馬霄博驚疑道。

「牧雲學長,或許,你不會消失。」蕭然笑了一下。

「你不用安慰了,我自己的情況,我自己知道。如果我們祖木學院的副院長大人在這裡的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只是,這怎麼可能呢?」牧雲自嘲了一聲。

「祖木學院的副院長大人能不能救你,我不知道,但我蕭然,可以救你!」說完,蕭然已經到了牧雲近前。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住了,唯有花香嘴角噙著一抹微笑,彷彿她並不認為蕭然在信口開河一樣。

這小子可以救牧雲?!馬霄博驚訝不已,他急忙朝著牧雲掠了過去。「蕭然,你沒有騙我?!」

「小子,你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我?」牧雲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激動了。如果能活下來,他當然會竭盡全力去爭取。雖然已經做好了消散於世間的心理準備,但他並不想就這麼窩囊地死去。

沒有搭理兩人的問話,蕭然攤開左手,祖木武魂升騰而起。

「就憑這個!」

看著蕭然掌中祖木武魂,牧雲的臉色凝重了起來,隨後慢慢轉變為驚訝,最後更是化為震驚——祖木武魂?!

「你竟然有祖木武魂?!這怎麼可能?!」牧雲大吃一驚,眼神里溢滿了不敢相信。他在祖木學院的時候,也只是偶爾聽聞一些長老提前過祖木武魂,但所有人都只是把這種武魂當成傳說,並沒有當真。沒想到,現在祖木武魂就活生生出現在牧雲眼前,他豈能不震驚?

「祖木武魂?祖木學院首任院長的武魂?!」旁邊的馬霄博聽到祖木武魂四個字,也如遭雷劈,大驚失色。「你這小子,居然是雙生武魂?而且兩個武魂都這麼變態!」

「牧雲學長,我現在輸送一部分祖木武魂的魂力給你,助你恢復一下。待得到了安全地方之後,再幫你鞏固。」蕭然說完,心念一動,祖木武魂當中一抹青色魂力飛涌而出,直奔小樹而去。

青色魂力湧入小樹當中,小樹當即顫了一下,牧雲也為之精神一振,他如一個一個快要渴死的人得到了甘甜清泉一般,瘋狂地吞噬了起來。一股股青色魂力源源不斷地湧入小樹當中,它的葉子慢慢恢復綠色,樹枝、樹榦也變得結實了不少。而牧雲的靈魂體,綻放出朦朧青光,透明程度快速降低,他的力量正在逐步恢復。


看著牧雲巨大的變化,馬霄博驚喜異常,好兄弟不會死去了,他高興地喜極而泣。

一天時間過去之後,牧雲恢復到了馬霄博的程度。蕭然拿出一顆靈魂心,讓牧雲進入,暫時溫養起來。

牧雲沒有猶豫,進入靈魂心當中,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力消散變緩,充沛的靈魂力,讓他有種死而復活的快感。

「真是沒有想到,我居然還可以活下來。」牧雲看著自己巨大的變化,欣喜異常。他急忙對蕭然抱拳,感謝道。「蕭然,大恩不言謝,以後有用得著牧雲的地方,儘管開口。」

「牧雲學長客氣了。」蕭然笑了笑。

「真要感謝蕭然?」馬霄博眼珠一轉,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當然!」牧雲斬釘截鐵地說道。


見到牧雲答應,馬霄博壞笑了一下,給蕭然遞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可以開口了。

得到馬霄博的暗示,蕭然這才有禮地抱拳,說道:「牧雲學長,蕭然還真有個不情之請。」

「說。」


「我與一個名為風靈閣的宗派,結下仇怨。或許再過不久,我就會親上風靈閣,報仇雪恥。但風靈閣人多勢眾,實力強大,他們的閣主更是實力達到了生門境。我並無絕對取勝的把握,所以想向牧雲學長,借一下炫光中輪。」

「炫光中輪?」牧雲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他的目光一下子盯住了馬霄博,肯定是這小子告訴蕭然的。

牧雲的想法,馬霄博一猜就中,他嘿嘿地笑了笑,說道:「那炫光中輪再重要,有你的命重要嗎?再說了,這小子對付風靈閣,不僅僅是給自己報仇,也是順便給我們倆出口惡氣。因為那風靈閣的背後,就是風魂學院!」

「風魂學院?!」牧雲的眼神當中,一下子湧出澎湃恨意。

「你我若非遭到了風魂學院那兩個傢伙的暗算,會落得今天這個下場嗎?所以,這次有機會一定要幫蕭然,先拿風靈閣出氣,以後再對風魂學院下手。」馬霄博不斷添油加醋,加大仇恨,讓得牧雲難以拒絕蕭然的請求。

看著一臉笑容的馬霄博,看著誠意十足的蕭然,牧雲攤了攤手,說道:「好吧,我把炫光中輪借給你。」 「我把炫光中輪借給你!」牧雲也知道,若非蕭然出手,他肯定逃不過消散於世間的命運。雖然炫光中輪是品級很高的魂器,但與性命比起來,似乎還有所不及。而且,蕭然對付風靈閣,也是間接與風魂學院叫板,也可以算是給馬霄博和牧雲出口惡氣。再者,蕭然身懷祖木武魂,遲早都會去祖木學院,這炫光中輪在他那裡,是早晚的事情。

聽得牧雲答應借出炫光中輪,蕭然很是高興。此行雖然沒有探知神火令的隱秘,但得到防禦力非常強的炫光中輪,也是不虛此行。

「多謝牧雲學長。」通過馬霄博的介紹,蕭然也了解火魂學院和祖木學院的關係很好,所以他也就敬稱牧云為學長。

「這炫光中輪當初意外遺失,我偶然情況下在這荒古地域所得,本來想帶回祖木學院的。現在暫時放你身上,以後等你去了祖木學院,再還給學院,如何?」牧雲微微一笑,說道。雖然他答應將炫光中輪借出,但還是不想將其送給蕭然的。因為完整的炫光輪威力非常強,即便是祖木學院,也很重視。如今祖木學院只有外輪,中輪和內輪遺失,他身為祖木學院的學員,有責任將中輪和內輪尋得,並且送回祖木學院。

對於牧雲的心思,蕭然當然明白,他沒有反對。雖然他很想得到這完整的炫光輪,但前提也是要在祖木學院的同意下才行。若是貿然強取,難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蕭然明白。」

「好了,事情辦妥了,我們是否可以離開了啊?畢竟,時間不多了啊!」馬霄博笑道。

「蕭然,在走之前,幫我把那花壇炸開。」牧雲轉身,指向了自己下方的花壇。

炸開花壇?

難道,這下面有什麼東西嗎?蕭然有些不解。

「我之所以選擇這個地方慢慢等待消散。一來,我的確傷勢太重,難以動彈;二來,當初我逃到這裡時,發現這個花壇下方,好像有一股熱流在拚命往上涌。這股熱流瀰漫出來,在一定程度上,減緩了靈魂體被侵蝕的程度。我也正是因為這股熱流,所以才堅持到現在的。我本想著,有朝一日馬霄博來找我的時候,我就把這個秘密告訴他,讓他打開花壇看看下方究竟有什麼。現在你們來了,正好。」說完,牧雲和馬霄博等人退到了旁邊。

看著眼前古樸的花壇,蕭然眉頭一蹙,他也的確感受到了有一股很飄渺的熱流在往上涌。之前他們一直關注牧雲,倒是忽略了這個花壇。

蕭然右手攤開,兩道金印升起,一瞬間化為兩顆火球,隨後猛地轟擊在了花壇之上。

嘭!

火球爆炸,強橫的衝擊力頓時席捲開來,地動山搖。

塵埃散去,花壇竟然安然無恙!


這花壇,好堅硬啊!看著眼前依然完好的花壇,蕭然眉頭一皺,大吃一驚。

「這些破磚到底什麼材料煉製的啊?居然沒有連一點裂縫都沒有被炸出來。」童天斗叫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