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喬芙蕾驚喜的看著雄暴,但這個時候,一道血色匕首貫徹了雄暴的肚子,而另一個匕首正欲刺向雄暴的腦袋。

2021 年 1 月 19 日

雄暴的眼瞳伸縮了一下,嘴角鮮血直流,左手一掌推開呆住的喬芙蕾,右手反手急速一揮,伴隨著骨骼斷裂的聲音,尼度亞斯那隻欲刺向雄暴腦袋的手臂,就變成了一個恐怖的弧度,雄暴半轉身,騰出來的左胳膊接著一個揮舞,尼度亞斯就飛了出去,這一套動作快到極致,尼度亞斯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就被擊飛出去,胸口重重的向下凹陷,摔在地上,咳出一大口帶血塊的鮮血。

雄暴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鮮血在往外流,腳步有點輕浮,全身的力氣彷彿都在流逝,又看了看被擊飛的尼度亞斯,雄暴握住拳頭,主動的走了過去。

尼度亞斯難以置信的看著走過來的雄暴,喃喃的說道:「好快,怎麼可能。」尼度亞斯沒有看見,雄暴的護臂比往常多了一絲光澤。

而正向尼度亞斯走去的雄暴,停了下來,有所感覺的看向另一側。 原來,這個時候,一男一女從通道走了出來,正是雄暴幾人來的地方,此時恢復了通道的樣子,穿著血色袍子的男子,一眼就看見了倒地的尼度亞斯,和正在向尼度亞斯走去的雄暴,想都沒想的對著雄暴甩出幾道血色鬥氣,然後急忙跑向尼度亞斯,說道:「老祖,你怎麼樣。」

雄暴隨意的抬起手臂擋住鬥氣,鬥氣擊在護腕上,就彷彿魚沉大海一般。

尼度亞斯看著身邊的男子,勾了勾手,男子眼神遲疑了一下,但還是靠近了尼度亞斯,蹲了下來,道:「老祖,有何吩咐。」

尼度亞斯笑了一下,看了一眼瑪琪,虛弱的說道:「不錯的後輩,給你一個獎賞。」

男子眼神當即就興奮了起來,連忙低頭說道:「這是我應該……」男子還沒說完,尼度亞斯就對著男子猛撲了過去,牙齒咬碎男子的脖子,大口的吸起血來。

男子不可置信的說道:「老祖,為,什麼……」男子想推開尼度亞斯,但在被他咬住的那一刻,男子就已經無法反抗,男子眼神彌留的看了一眼瑪琪,彷彿在說,為什麼。

而此時,卡文已經向瑪琪跑去,但盧斯曼反應很快,連忙拉住卡文,卡文臉色漲紅的沖著瑪琪喊道:「瑪琪,你在做什麼,你知道不知道,我們差點都死在這裡,你是不是受到威脅,你說話啊,瑪琪。」

瑪琪低下了頭,沒有理會卡文,抬眼看了看幾乎變成乾屍的男子,果斷的向後走去。

但此時,尼度亞斯扔掉男子的屍體,站了起來,身上的傷勢在肉眼可見的復原,沖著瑪琪說道:「你想去哪裡,我的祭品。」

瑪琪沒有停下腳步,反而更快的向通道走去,但尼度亞斯怪叫了一聲,通道就閉合了,瑪琪轉過身,神情絕望的看著尼度亞斯,說道:「原來祭品不只是他們,也包括了我。」

尼度亞斯沒有回答,就對著瑪琪衝去,但這時,雄暴急速的移動到尼度亞斯面前,說道:「還有我那。」說著就一拳打向尼度亞斯,尼度亞斯看著雄暴的拳頭,想往後退,但雄暴的胳膊極快的就打在尼度亞斯的身上,尼度亞斯痛叫一聲,肩膀被打斷,強大的力量把他擊在地上,接著又是一臂打來,尼度亞斯狼狽的躲開。

剛站起來,雄暴又是一臂打來,尼度亞斯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就被打飛了出去,而此時,雄暴的手臂握拳向後,拳頭燃起熊熊烈焰,整個手臂浮現複雜的如血液勾勒的痕迹,然後雄暴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直接出現在尼度亞斯的面前,右臂瞬間揮出,打在尼度亞斯的胸膛上,直接貫穿了尼度亞斯的胸膛,接著尼度亞斯就直接燃燒了起來。

尼度亞斯凄厲的慘叫起來,瘋狂的吼道:「你,不可能,我,我,不相信,啊啊……」雄暴甩了下手臂,看著猶如焦炭的尼度亞斯,腳抬了起來,重重的踩在尼度亞斯的腦袋上,猶如踩氣球一般,雄暴轉了轉腳,看著已經不成人形的尼度亞斯,喃喃的說道:「老師,這下,他該死了吧。」

安格勒的聲音沒有以前洪亮了,有點虛弱的說道:「差不多了,但以防萬一,再加上幾刀也好。」


雄暴聽此,點了點頭,手上出現一把長刀,對著焦炭一陣的亂砍,這時候,喬芙蕾跑了過來,抱住雄暴說道:「好了,他已經死了,不要這樣了。」

希爾維娜也走了過來,難以置信的說道:「你竟然殺了個強者。」

雄暴點了點頭,說道:「麻煩你,用個解離術,把他分解了。」

希爾維娜點了點頭,念了幾句咒語,手心飛出一個小小的黑點,順著尼度亞斯的屍首遊走,這時希爾維娜眼前一亮,但雄暴更快的大刀一挑,一個血色圓環就被雄暴抓住,希爾維娜怒哼了一聲,瞪了眼雄暴,就繼續分解起來,但沒有人看見的是,尼度亞斯的屍首里,一股淡綠的液體向地下鑽去。

希爾維娜看著已經幾乎乾淨的地面,哼了一聲,向著那乾屍一般的男子走去,她記得這個男子手上也有戒指,雄暴知道,但想了一下,這個女子出力不少,就不跟她搶了。

而此時,不得不感嘆愛情的力量,卡文還在跟瑪琪不停的說著,問著各種疑問,盧斯曼在一旁警惕的看著瑪琪,看到尼度亞斯的身死,不由出了口氣,畢竟尼度亞斯給他的壓力太大了。

雄暴看著卡文搖了搖頭,剛想說話,面色就難看了起來,捂著胸口大吐了一口血。


喬芙蕾見此,連忙說道:「怎麼啦,你不要嚇我。」看著雄暴臉色蒼白的面孔,喬芙蕾對著卡文盧斯曼喊道:「快來,雄暴受傷了。」

喬芙蕾喊完,卡文盧斯曼就連忙跑了過來,卡文看著雄暴臉上難看的面孔,急忙說道:「老大,你不要嚇我,你沒事吧。」

盧斯曼也焦急的說道:「老大,我們還沒有完成我們的夢想,還沒有娶老婆,你可千萬不要死啊。」

雄暴深深的吸了口氣,對著希爾維娜說道:「我救了你一條命,拜託你一件事情。」

希爾維娜瞭然的看著雄暴,她的面紗雖然蒙在臉上,但那姣好的輪廓還是顯示她長得很好看,希爾維娜點頭道:「說吧。」

雄暴簡單的說道:「我要你護送他們離開這裡。」

「沒問題。」希爾維娜果斷的說道。

雄暴接著看著瑪琪說道:「他們會不會遇到報復。」

瑪琪也果斷的說道:「不會,費血家族已經衰落,我會說服其他人,絕不會自找麻煩。」

雄暴點了點頭,喬芙蕾看著雄暴連忙說道:「你要走。」

雄暴笑了一下,說道:「我受了不輕的傷,需要靜養,不能有人打擾。」

喬芙蕾直直的看著雄暴,突然抱住了雄暴,聲音輕柔的說道:「早點回來。」

雄暴的身體震了震,輕輕的拍著喬芙蕾的背,說道:「我會早點回去的,記得跟米娜說,我沒事。」說完,雄暴輕輕的推開了喬芙蕾。

卡文盧斯曼焦急的說道:「老大。」

雄暴笑了笑,輕輕的拍了拍倆人的肩膀,然後看著瑪琪說道:「我只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再傷害我的兄弟,我一定讓你,讓你身邊所有人,死的不能再死。」

瑪琪身體一震的呆在原地,沒有說話。

雄暴看了眾人一眼,就直接跑了起來,在一個碎塊中抽出大刀,然後雄暴就向史萊姆破壞的牆面急行而去,隱隱約約能聽見雄暴的咳嗽聲。

希爾維娜看著有點沉悶的眾人說道:「我們也走吧。」

說完,就也向雄暴所走的方向而去,瑪琪此時說道:「我們可以走通道,從古堡出去。」希爾維娜笑了一下,說道:「古堡有一隻夢魘生物,你不會不知道吧。」

瑪琪疑惑的看著眾人,喬芙蕾看著已經走在前面的希爾維娜,直接跟了上去,卡文見此也說道:「我們跟上去吧。」在離開的時候,卡文順手的包住了一些史萊姆的碎肉,甚至還找到了一些淡綠色的液體,盧斯曼噁心的搖了搖頭,瑪琪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自己手中的血杯,有點出神的跟在喬芙蕾身後。

就在眾人都離開后,一團液體,慢慢的鑽了出來, 重生甜妻:總裁大人,pick我 ,看起來只有手掌大,身影仇恨的說道:「等著,我會讓你們一個個的死在我的面前,尤其是你,雄暴,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說完,細小身影直接咬住史萊姆的碎肉,一口口的吞噬起來。

但這個時候,一個漆黑的手掌迅雷不及的抓住了手掌大的身影,直接拖進墨汁里,一股嘶啞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來:「哈哈,抓到你了。」 雄暴走出了宛如迷宮一般的地下通道,擊殺了所有不開眼擋路的章魚怪,看著陽光,雄暴眯起來眼睛,身上那種難受的感覺再次涌了出來,他有所感覺,絕不能跟他的兄弟在一起,因為他感覺到,身體在逐漸失去控制,而自己一旦失控,會給他們帶來危險,所有雄暴堅持自己一個人修養。

看了看四周,雄暴認準一個方向就咬牙的奔跑起來,不知道多長時間后,雄暴停了下來,全身一陣陣的膨脹著,身上的肌肉不正常的鼓起然後縮小,雄暴此時感覺全身的肌肉都在失去控制,這種感覺很不好。

安格勒也看出來了,連忙說道:「你要撐過去,這是尼度亞斯的一部分力量,與你身體正在相斥,只要堅持住,你就能變得更強,如果你堅持不過去,我可以幫你取出這份力量,但我想,你可以的,你可是我蒼老.安格勒的徒弟。」

雄暴聽見安格勒的聲音,眼神逐漸的堅定起來,但他卻無法回復,因為此時雄暴的身體正處於崩潰的邊緣,手大的可以媲美腦袋,然後又縮小,接著胳臂又膨脹了近兩倍大,宛如要爆開了一般,雄暴痛的只能咬牙堅持。

雄暴感覺他的肌肉在不斷的拉伸,彷彿在磨他的肉一般,使雄暴痛的冷汗直流,眉頭緊皺,咬牙疼痛的嗚呼起來,能聽出來,此時在忍受莫大的痛苦。

這時,雄暴身體內的淡綠液體,一點一點的匯聚到雄暴心臟的地方,包住心臟,然後鑽了進去,雄暴感覺一種鑽心的痛,然後猛地叫了出來:「啊啊啊啊。」

緊接著,雄暴的心就膨脹了起來,「砰砰」的跳動著,雄暴的耳里只有心臟跳動的聲音,然後全身就肉眼可見的膨脹起來,哪怕盔甲非常堅韌,但也無法阻擋越來越大的雄暴,只見盔甲不斷響起喀嚓的破壞聲,然後鱗片就彈飛了出去。

只有雄暴的護腕,依然看起來堅固至極,淡淡的灰沙飛出,安格勒漂浮在空中,看著已經漲到近兩米五的雄暴,眼中閃個一絲擔憂,但很快就變成堅定,相信的看著雄暴。

而此時,雄暴兩手握拳,對著天空大吼了一聲,一股氣浪猛地從雄暴身上散發,雄暴的盔甲直接爆碎了開來,露出雄暴那結實有力的肌肉,而雄暴則肉眼可見的膨脹起來,轉眼間,就已經有三米多高,身上的盔甲全部崩飛,血管看起來隨時要爆開一般,但緊接著,雄暴卻縮小了下去,變到只有一米高才停止,然後再次膨脹,反覆不斷的變大變小。

來回十幾次后,雄暴再次膨脹起來,這次更是接近五米高,雄暴那膨脹的肌肉給人無限大的壓力,如大理石的胸肌,還有如花崗岩般密集的腹肌,彷彿到了某種界限,雄暴感覺胸口沉悶至極,對著天空大聲咆哮,全身瞬間漲紅了起來,血液如燃燒了一般,一股淡淡的青煙在雄暴身上散出,然後雄暴就肉眼可見的縮小下去,在一米八高的時候停了下來。

雄暴站在原地,身上散發著一陣陣的紅光,雄暴感覺全身都被精鍊了一般,全身上下充斥著一種極度的疲勞,以及舒適的複雜覺,這種複雜感是身體異常的疲憊,所帶來的疲憊感,還有身體得到無限鬆弛的舒適覺,雄暴慢慢的坐在地上,身上的血液散發著一陣陣的熱量,使雄暴感覺非常舒適,慢慢的,雄暴就如睡著了一般,平穩的呼吸聲響起。

安格勒笑了起來,讚賞的說道:「很好。」說完后,安格勒皺了下頭,看向一旁,然後直接飛了過去,一隻魔狼連聲音都沒法出來,就死在原地。

一晃,七天後,雄暴睜開了眼睛,舒適的站了起來,全身嘎吱嘎吱的聲音不斷響起,舒服的嘆口氣,感覺周圍有很強的血惺味,雄暴看向四周,只見上百個魔獸屍體散落在不遠的周圍,安格勒從一側飛了過來,說道:「終於醒了,我還想是不是還需要兩天。」

雄暴看著安格勒臉上淡淡的疲憊神色,不由得說道:「老師,你。」

安格勒揮了輝手說道:「好了,既然你醒來了,我就好好休息一下,你好好適應一下自己的身體和鬥氣,不要著急出去。」說完,安格勒就變成灰沙飛進到雄暴的護腕。

雄暴看著護腕,不由得說道:「謝謝你,老師。」

雄暴閉上眼,感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不可思議的睜開眼睛,他突破了,成為九級的戰王了,《大烈日決》更是突破到了第四層中期,雄暴感覺自己此時有比以前多兩倍多的鬥氣,相當於以前一個半的明火穴鬥氣。

雄暴睜開眼,甩了一下手臂,右手臂就燃燒了起來,手臂遍布紅色痕迹,一股暴烈強大的能量蘊含在其中,雄暴又甩了下左臂,左臂也慢慢的出現大量痕迹,然後通紅的燃燒起來,雄暴握住雙手,感受到那強大的力量,滿意的笑了起來,手臂就恢復到了原狀。

雄暴對著虛空,喃喃的說道:「戰王,戰王,戰鬥之王,以戰為王,以亡狂戰。」

雄暴眼神逐漸明亮了起來,伸展了下身體,看著周圍大量的碎鱗甲,在納戒中拿出一個布袋,細心的把所有鱗片收了進去,看著半布袋的碎鱗片,雄暴搖了搖頭,收進納戒里。

看已經逐漸暗下來的夜色,雄暴認準一個方向,慢慢的走了開來,摸著身上堅韌至極的皮膚,雄暴才發現自己身上哪裡還有傷痕,就連細小的疤痕都沒有。

雄暴並不反感傷疤,因為他認為傷疤越多,越男人,更有殺氣,更有霸氣,但看著自己完好的皮膚肌肉,雄暴嘆了口氣,隨手一揮手掌打在一個樹上,往前沒走兩步,雄暴就聽見大樹倒地的聲音,轉過頭,只見大樹連根倒在地上,雄暴疑惑的看著自己的手,他知道,他變強了很多,變得最多的,就是體制,但沒想到,已經到了這種地步,自己剛才只是無意的揮手而已,根本就沒有用力,雄暴擰了擰自己的鼻子,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的體制到底有多強,但他知道,自己此時很強,很強。

或許,此時的自己,可以碾壓那個怕死的強者尼度亞斯,雄暴笑了下,就在森林中走了起來…… 雄暴躺在樹下,天已經黑了,雄暴看著夜空,愣愣的出神,夜空好美,一道宛如星河的光輝,橫布在天上,那無數的繁星點綴在周圍,天上有一個很大的月亮,很圓很亮,森林不時響起各種的蟲蟬聲,雄暴感覺到了一種別樣的安逸,沒有紛爭,沒有廝殺,沒有陰謀,沒有爾虞我詐,彷彿一切都是那麼安和,平靜。

雄暴低下頭,手放在心臟處,然後張開手,一個綠色猶如水滴的液體,浮現在手心上,充滿著勃勃的生機,散發著淡綠的光芒,還散發著清新芬芳的味道,雄暴感覺這個東西很不平凡,這麼強大的生機,可以用來做很多事情。


雄暴能感覺到這是那液體的精華,從他的心臟中噴了出來,雄暴走著走著嚇一跳,但感覺這個東西沒有壞處,就存放在心臟周圍。

這時,安格勒的聲音傳來,還是那麼嘹亮雄厚的聲音:「這,應該是生命之源,不,應該是類似的物質。」聽見安格勒的聲音,雄暴就笑著出了一口氣,說道:「老師,什麼是生命之源。」

安格勒接著說道:「精靈族有生命之樹,據說每年會產非常少的生命之水,這生命之水可以延長壽命,增強體質,是精靈族的獨有的寶物,而每一百年,生命之樹會增長一個年輪,從而大量的產生生命之水,而在經過提煉的生命之水,就是生命之源。」

雄暴疑惑的說道:「我怎麼會有,難道那流進我體內的綠色液體就是生命之水,不像啊。」

安格勒哼了一聲,說道:「當然不是,但卻有一絲共性,那個怕死的安格勒,另闢蹊徑的產生了一種類似的生命之水,延長他的生命,但有缺陷,需要吸食一個年輕有力量的生命,來引導這種生命之水,估計是這個樣子。」

雄暴點了點頭,從尼度亞斯的行為與語言中,他感覺到一種深深的惡意,所以他也是這麼認為的,雄暴這時候才想起他弄到了尼度亞斯的戒指,為什麼不看看那!

雄暴收起綠色液體,拿出戒指,精神探了進去,尼度亞斯的戒指還沒有他的珍珠大,珍珠有差不多一個正常大廳的面積,而尼度亞斯的血戒,也就只有一個卧室大,而且東西非常少,一副看起來不知道多久之前的戰甲,看起來非常的老式。

還有一把匕首,雄暴拿了出來,看起來很精美,黑色的皮質,一拔,少見的黑色刀刃,雄暴試著對著腳下的石頭一揮,石頭無聲的劃成了兩半,雄暴有點驚異的看著匕首,這種鋒利真是遠超他想象,雄暴合上匕首,看著背面,只見有兩行字刻在上面:至血精靈強者尼度亞斯.費血,第二十七任綠蔭精靈王送。雄暴並不會精靈語,這是安格勒老師翻譯的。

安格勒淡淡的說道:「亨利王,希望自己手下的強者比較博學一點,所以我曾經簡單的學過一點。」雄暴聽后,感覺真是奇怪,這個亨利王管得還真是多啊,但雄暴沒有多說什麼,就不由得哈哈的笑了笑。

這兩行字中間有一個划著看不出來的地方,安格勒老師說,這應該是精靈王的名字,只不過被划,看不來是誰,但雄暴也能猜出來,估計就是當時推翻他這個大長老的那個精靈王,雄暴笑了笑,就插進自己的腰間。

接著雄暴拿出來一個箱子,這是個木質箱子,很重,只有一立方米的箱子,竟然七八百斤沉重,而且箱子上,還長著一些野草,此時纏繞在箱子上。

雄暴單手拿住,然後打開盒子,一股清淡的芬香撲來,白色乾淨至極的液體在輕微的晃動,清澈透明,還有芬香,雄暴不由得說道:「生命之水。」雄暴有點可惜的蓋上箱子,生命之水只有五分之一的樣子。

這時候,安格勒說道:「生命之水,固然珍貴,但更珍貴的其實是這個箱子。」

雄暴不解看著這個木質箱子,沒感覺有什麼特殊的用處。

安格勒接著說道:「放了一千多年的生命之水,沒有變質,你不感覺奇怪嗎。」

雄暴恍然的說道:「是啊,這什麼之水還能不能用啊!不會,浪費了吧!」

安格勒怒道:「白痴,怎麼可能,這是木元之箱。」雄暴感覺耳朵有一種嗡嗡的聲音,搖了搖頭,到:「木元之箱,什麼東西。」

安格勒哼了一聲,說道:「精靈族本質是愛好和平的種族,他們的生命之樹,更是代表一切萬物的生命,而用生命之樹做成的木元之箱,更是存放東西最好的東西,而且放的越長,越好,有一種陳釀洗鍊的作用,所以這木元之箱才是好東西,普通的果酒放進去一段時間,拿出來就很像陳釀多年的美酒,是個不可多得的寶物,大陸上總會流傳一些生命之水,但木元之箱卻少之又少,畢竟你要砍生命之樹,精靈族不把你當生死大敵才怪。」

雄暴不由好奇的說道:「那這個是怎麼來的,他們自己砍生命之樹。」

安格勒有點抓狂的控制護腕,使雄暴的手臂擊打在頭上,說道:「怎麼可能,這些都是生命之樹,自熱脫落的樹枝,加上生命之樹的肯授,賜福,生命之水的浸泡加工,以及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才能做得。」

雄暴揉了揉腦袋,說道:「老師,你怎麼這麼清楚啊。」

安格勒嘆了口氣說道:「當年,我和亨利王去過一次精靈族的祖地,有生命故鄉之稱的,瑟拉蒂亞聖之樹城,亨利王想討要一件木元之箱,但卻被拒絕了,雖然婉轉的以諸多理由回絕,但亨利王還是很生氣,沒事就壓迫一下綠蔭森林的精靈,雖然如此,但不得不說,瑟拉蒂亞是一個美麗的城市,有時間,你可以去看看。」

雄暴點點頭,就拿出最後的兩個東西,只見雄暴手中出現一個血色的杯子,以及一本書,雄暴掃了幾眼杯子,就收進納戒,翻起書來,還好有個博學多聞的老師,所以雄暴只翻一翻手,安格勒就理解翻譯的給雄暴講解,雄暴發現,就算自己看,也不一定能有見多識廣的安格勒老師看得更懂。

這是一本修鍊鮮血鬥氣的法門,尼度亞斯在書上留下了很多註解,雄暴對血鬥氣沒什麼鬥氣,威力還可以,但是,每戰鬥一次,就要消耗自己的血,如果遇到激烈的戰鬥,自己被耗死都有可能,很有一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感覺,而且,最主要的,修鍊這種鬥氣,一般都活不長,當然尼度亞斯是個例外,想象每次戰鬥,都要耗損自己的精血,想活得長,也難。

但隨著安格勒老師的講解,雄暴發現有幾個鮮血秘法還是很有用處的,雄暴認真的一點點的問清楚,安格勒也很通俗的跟雄暴講解了一下,雄暴認真聽著,終於,翻到了最後幾頁。

安格勒道:「疑,想不到,他竟然用了這種方法,有意思。」

雄暴一頭霧水的說道:「什麼,老師,快講講。」

安格勒總接著說道:「這個尼度亞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真的是費盡心機,他異想天開的想自己製造生命之水,就用史萊姆那不死且又強大生命力的特性,他開始各種瘋狂的實驗,他的親信都為之害怕。

最後他想了一個辦法,讓史萊姆分娩,就是那些章魚怪,尼度亞斯弄來了數量豐富的蛇群,來當章魚怪的食物,而他又製造了章魚怪的天敵,吸血鱉,大群的吸血鱉可以捕殺章魚怪,吸光章魚怪的血,而蛇群又可以捕殺吸血鱉,使三者得到某種平衡。

章魚怪又會在一定的時間,回到史萊姆身邊,提供營養,供其吞噬,在史萊姆體內經過各種反覆提煉,然後形成類似的生命之水。

但尼度亞斯發現,還是有所缺陷,雖然能提供生命力,也能快速的治癒各種傷病,但卻不能提供生命活性,這是『生命』之水,也又不是『生命』之水,所以尼度亞斯又想了個辦法,掠奪活性,他成功了,把自己親信的生命力吸走灌注在自己體內,但每過一段時間他都要做一次,起初是兩百年,然後是一百年,因為最開始,準備不當,他直接吸了自己的族人,以後的八百年都是族人引外來者供其續命,哪怕如此,他大多數時間也都是在史萊姆身體里沉睡,因為一到外界,他的生命就會變短,所以,他幾乎不出去,除了沉睡,就是偶爾做實驗,以期望可以長久的活下去。」

雄暴聽到這,不禁說道:「雖然我猜到了幾分,但還是沒想到,尼度亞斯會這麼瘋狂,為了能多活一段時間,他真是不擇手段啊。」

安格勒哼了一聲,接著說道:「他不僅如此,幾乎每到續命的時候,他都會留下一名血精靈少女,使其永遠沉睡在史萊姆體內,為保持自己的身體活性,隨時吸血,還有的,就是他的實驗。」

雄暴聽此,怒哼的說道:「哼,這種人,該死,當時我就應該再砍個幾百刀。」

雄暴已經把書翻到了最後一頁,準備收起書的時候,安格勒驚異的說道:「疑,尼度亞斯真是不死心啊,他竟然妄想以他的古堡為坐邊,牽引妖精世界的力量,抓捕迷失的妖精,以吞噬活性精靈,來增加自己的壽命,真是異想天開。但,他竟然把夢魘生物招來了,這說明以他古堡為坐標,牽引了一部分夢魘世界的力量,他怎麼做到了,書中好像並沒有提。」

雄暴聽此,無所謂的說道:「算了,老師,管他夢魘不夢魘的,我又不去夢魘世界,夢魘世界與我又有何關。」

安格勒聽此,哼了一聲,說道:「你小子,算了,那個綠色液體匯聚著很強的生命力,是很多青色液體的精髓,蘊含著很強的生命力,以及再生力量,估計就連尼度亞斯也沒想到,可以提純到這種地步,好了,取個名字吧!」

雄暴想了想說道:「既然蘊含著強大的再生力量,那麼就叫它再生之源吧。」

「恩,很好,不要著急回去,好好的適應自己的力量,我休息了。」說完,安格勒就沉寂了下去。

雄暴笑了一下,兩手放在腦後,看著天空,不由得想著,不知道米娜此時在做什麼,盧斯曼他們應該也回學院了,不知道父親大人,母親大人好不好,冷姐此時在做什麼,還有我那未婚妻,不知道他們都怎麼樣了,帶著淡淡的思緒,雄暴睡了下去。 翌日清晨,雄暴甩了甩頭髮,走在森林中,神清氣爽,感覺好不自在。

一隻不開眼的魔狼撲向雄暴,雄暴隨意的一彈手指,魔狼就飛了出去,在巨大的實力差距面前,魔狼脆弱的就彷彿是一隻的小動物,還帶有攻擊性的小動物。

雄暴笑了笑,想起小時候,被魔狼追的四處跑,爺爺雄烈一天到晚的遛狗一般,牽著魔狼追著雄暴到處跑,想起那段暗無天日的日子,雄暴就好笑的揉了揉鼻子。

但又想了想,那時候,還真是挺怕魔狼的,生怕它不小心就把自己吃了,畢竟看起來雄壯的惡狼,在當時雄暴的眼裡,是那麼的不可敵,只能被追著跑,但現在,多少只魔狼都不夠自己殺。

雄暴深吸了一口氣,在森林中瘋狂的奔跑起來,要想測試自己到底有多強,那麼進行一場大戰,自然就能清楚。

雄暴足足瘋跑了兩個時辰,終於停了下來,四處靜悄悄的,這證明這裡有隻高等級魔獸,隨著靠近,雄暴竟然聽到一種強烈的打鼾聲,雄暴笑了起來,對著鼾聲所在處,大吼一聲,只見一隻魔熊騰地站了起來,足有十五六米高的樣子,站起來,甚至比一些大樹還要高,此時在看著四周,咆哮了起來。

雄暴看著這頭熊,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大,很強壯,看起來很兇猛,棕色結實的熊皮,鋒利的牙齒,正是一隻少見的大地之熊。

這時,這隻熊,終於看到了雄暴,生氣的呲了呲那鋒利雪白的牙齒,兩隻強壯的熊爪相互握了握,然後就一步步的向雄暴走來,大地彷彿都在顫抖,響起「蹬,蹬,蹬。」的聲音,在離雄暴幾十米的遠的地方,直接向雄暴撲去,雄暴後退了幾步,躲過巨熊的撲擊,右手對著熊的腦袋就是一拳,這是沉重的一拳,巨熊的腦袋被打得不由向左側一甩,雄暴清晰的看見熊的牙齒被他打落了一顆。


巨熊爆怒了,它沒想到一個小小的人類竟然可以有這樣的力量,憤怒的巨熊,張開大嘴,就像雄暴咬來,雄暴興奮的看著熊的大嘴,不躲不避的站在原地,大喝一聲,兩手張開撐住巨熊的大嘴,而劇烈的衝擊使雄暴不由得被沖退了十幾米,雄暴面色興奮的腳一蹬地,直接定在原地,然後大吼一聲,一拳打在巨熊的鼻子上,巨熊吃痛的想甩開雄暴,但雄暴直接往前一個突進,來到巨熊的脖子前,兩手張開抓住熊的脖子,全身所有的肌肉都繃緊了起來,接著大吼一聲,全身一用力,就把巨熊扔了出去,巨熊在空中蹬腿的撞倒幾顆大樹,搖晃了兩下腦袋就站了起來。

雄暴興奮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心臟在砰砰的跳動,自己怎麼可能這麼強,他感覺到,他還沒有到極限,握緊拳頭,雄暴接著看向巨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