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喬亦不知道是故意表現的這樣,還是本身就是如此,他對於兩人的這一套很是受用。

2021 年 2 月 2 日

不僅讓兩人坐下了,還專門爲二人都倒了一杯水。

這讓二人都有些費解,雖然平時他也很受用這套,但倒水還真的是頭一回,看來今天的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啊。

將水壺放在桌子上,喬亦又回到了座位上,再一次將目光對向了兩人。

“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也就沒有必要跟你們說那些沒用的廢話了,那我就直接開門見山了。”

“喬總,您就直接說就行,您要是把我們當外人,我們這心裏還不好受呢。”

周冉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心裏也是有些納悶。

平常的喬亦都是有什麼說什麼,從不解釋什麼,也根本不會說廢話。


可今天的喬亦,先是給二人端茶倒水,又是給二人寒暄客套,還說了都是一家人這樣的話,這更加印證了今天的事情不尋常了。

周冉側臉看了一眼嚴霜,見她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你們不必表現的這麼緊張,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

“就是我最近可能要外出一段時間,不知道二位誰願意跟我一同前往啊,還是二位準備一起陪我前去呢?”

“不知道喬總您要去什麼地方,想什麼時間走了?”

“這次要去趟國外,你們也瞭解,之所以我要找你們,就是爲了我的安全,前段時間我才遭受過一次襲擊,所以還是很有必要早做準備的。”

“哦,原來如此,如果是出國的話,我感覺我們兩個可能根本不夠看了,雖說我們二人都還有些本事,但國外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了,我可沒那個把握。”

嚴霜也是趕忙點了點頭,她纔不想陪着喬亦出國呢。

她現在想的是,只要喬亦一走,自己就算自由了,還可以趁着這段時間去哪蹦個極什麼的。

而周冉之所以不答應,他是覺得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自己可以去那間房子好好查看一番了。

不過周冉也明白,如果不說出什麼應對的措施來,今天的事情兩人是很難過關的。

報告三少夫人又闖禍了 我認識一位朋友,身手非常好,最重要的事辦事沉穩牢靠,如果喬總您信的過的話,我覺得可以讓他陪您去。”

見喬亦有些猶豫,周冉又趁熱打鐵的說道。

“您可以先見面檢驗一下他的身手,不過因爲他性格比較古怪,所以我一直都沒敢給您推薦,這次也是萬不得已纔想到了他。”

“那照你這麼說,這還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高手了,那就勞煩你明天把他帶來讓我見見,你放心,價格當年都好說,只要能保證我的安全,一切都不是問題。”

“勞煩談不上,這是我應該做的,那我現在就去聯繫我的那位朋友了,爭取在明天能讓您檢驗一下他的身手。”

喬亦點了點頭,嚴霜便與周冉退出了喬亦的房間。

這種當孫子的感覺,讓周冉與嚴霜都是有口難言啊。

原本以爲這會是一件比較輕鬆的差事,現在看來,還是殺人比較簡單。

好在這是嚴霜與周冉一起來的,如果是‘蒼蠅’與嚴霜一同前來的話,恐怕這會喬亦已經成了地下亡魂了。

周冉所說的那位朋友,嚴霜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徒遠,徒遠本身身手不凡,而且長年混跡在各個組織,對於這樣的事情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了。

事實上證明嚴霜的判斷也是正確的,周冉果然找的是徒遠。

之所以找徒遠,除了這些,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徒遠精通易容術,這對於他後續的任務都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徒遠再接到周冉的電話之後,也是十分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拋開其他因素在外, 全職醫聖 ,徒遠也沒有理由拒絕。

不過,經過這件事情,倒是讓‘蒼蠅’有些不開心了。

現在整個小組,就剩下他這麼一個閒人了。

但是在得知嚴霜要帶他去蹦極之後,也就沒有一點意見了,反而還十分贊同周冉的安排。

現在這件事基本上算是已經解決了,周冉終於有機會可以與八隻眼組織更近一步了。 第二天一大早,已經易容過的徒遠如期而至。

喬亦也很重視這件事情,親自挑選了自己的兩個手下來試探徒遠的身手。

按理說這兩位手下,也算是喬亦最看重的兩名手下了,甚至比周冉與嚴霜的身手還要好。

而且周冉與嚴霜對其中的一人也算是熟識,就是當初負責挑選保鏢的王虎。

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瞭解,也聽說了王虎的一些事情。

他是以前特種兵部隊退下來的人,也是喬亦花高價錢請回來的。

至於爲什麼保護喬亦的任務,爲什麼沒有落到他的身上,這就是周冉與嚴霜不得而知的地方了。

王虎身邊的人,周冉與嚴霜就不認識了,不過看樣子,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可是誰也沒有料想到,就是這麼兩個身手不凡的傢伙,竟然在徒遠的手上沒走過五招便全部落敗了。

碾壓,沒有一點懸念的碾壓。

在場震驚的不僅僅是喬亦等人,就連周冉也是一臉不可思議。

雖然早就知道徒遠身手比較強悍,但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強到這個地步。

現在周冉對於姚佳麗的眼光,越來越佩服了,這樣的人物,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最終,徒遠毫無懸念的成爲了喬亦此次去國外的保鏢。

在喬亦與徒遠飛往國外之後,周冉與嚴霜便開始密謀去查看那間神往已久的屋子了。

與徒遠比試的兩人,在周冉與嚴霜的調查之後,發現他們好像是專門負責對那間房子的監控的,保證那間房子不會被別人靠近。

所以現在兩人只要能夠解決掉這個問題,便可以去房子裏一探究竟了。

至於說房子裏面有什麼電子設備,周冉卻是一點也不擔心。

有嚴霜這麼一個電腦天才在這,這根本就不能算作是問題了。

在兩人天天找尋機會的時候,王虎二人還真就給了一個機會。

因爲喬亦已經去了快有一個星期了,而且這間房子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過問題,所以二人難免有些放鬆警惕。

加上兩人都是特種兵出身,對於自己的身手和洞察力都有極大的自信,兩人便在這天晚上決定,等過了兩點之後,去找個地方喝會酒,然後再回來繼續堅守。

這段對話機緣巧合的被嚴霜給聽到了,嚴霜便趕緊將此事說給了周冉。

“看來,今晚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了,也許我們可以離八隻眼組織更近一步了。”

“總算讓我們找到機會了,我本以爲喬亦走之後,我還能出去好好玩幾天呢,卻沒想到每天都被這麼一間破房子鬧的頭疼。”

“等過了今晚,你就有時間了,也不算晚。”

“已經這樣了,我還能說些什麼呢。”


“對了,我在進入之後,你一定要及時給我彙報周圍的情況,我們一定不能被別人給發現。”

“放心吧,這我還能不知道嗎,你就趕緊準備去吧,今晚拿到資料纔是關鍵。”

周冉尷尬的點了點頭,可能自己對於今晚的事情太過於重視了,都有些忽略嚴霜的感受了,雖說平時嚴霜都是一副輕鬆的樣子,但對於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她比誰都用心。

周冉最終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回到房間準備自己今晚的行動了。

夜色悄然而至,轉眼間便已經到了晚上,周冉看了看手錶,八點,還有四個小時自己就可以行動了。

原本想要睡一會的他,卻根本沒有一點睏意,索性就躺在牀上呆呆的躺着。

不知不覺間,他竟然有了要睡着的感覺。

再一看手錶,竟然已經兩點十分了。

他趕緊收拾好裝備,向嚴霜確認了一下王虎兩人的行蹤。

再得知確實已經離開之後,周冉便開始了行動。

原本以爲房子的門是鎖着的周冉,卻輕輕一推就打開了房門。

而且,他在裏面看到了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在翻看着什麼,對於突然闖進來的周冉,那個身影也是一時間有些失神,在原地愣了好半天。

反應過來的二人,都默契的沒有說話,而是拳腳相向,對打了起來。

特別是周冉,此時的情緒已經近乎於失控的狀態,完全不理會自己隨時會暴露的危險,下手一招比一招兇狠,讓對面的人一時間都有些招架不住。

能讓周冉如此失控的人,除了他的父親周明之外,恐怕不會再有其他人了。

周冉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情,這個從自己二十歲生日之後就杳無音訊的男人,此時又一次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但周冉現在的想法,是期盼周明真的死了該有多好。

兩人打鬥了差不多十五分鐘左右,雖然周冉佔據了一點上峯,但也沒有太過於明顯的表現,算是勉強打成了一個平手。

兩人都是全力以赴的打鬥,所以對於身體的消耗都是非常大的,此時都是氣喘吁吁的模樣。

“想不到你現在竟然是這麼一個模樣,看來我當初拋下你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決定了。”

周明大口喘着粗氣,慢慢的開口說道。

“你有什麼權利評價我,你看看你現在又是個什麼模樣?”

“你知道我現在最想聽到的消息是什麼嗎?”

“就是你死了!”


“怎麼?”

“嫌我這個父親給你丟臉了?”

“呸~你也配做我的父親嗎?”

“我告訴你周明,我的父親在我的內心裏已經早就死了,你現在不過是我查證的犯人,總有一天,我會將你親手送進監獄。”

“大義滅親嗎?”

“聽起來的確夠偉大。”

“可是你現在看看你自己的樣子,就因爲我的出現讓你已經近乎於失控了,你憑什麼去執行任務?”

“還有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現在是爲誰做事,上次你調查我,是我大人有大量,沒有拆穿你,你也別不識好歹。”

“不管怎麼說,你也算是我兒子,所以我奉勸你一句,趕緊找個普通的工作好好上班去吧,這樣的工作不適合你,你也根本做不好!” 設想過千萬種父子相見的場景,怎麼也沒有想到真的見面會是以這種方式,雖然他現在情緒比較激動,但對於他父親還有有一些感情的。

可是這些感情在周明那些尖酸刻薄的話說出來之後,已經蕩然無存了,現在他的心裏,周明也就只是周明而已了。

“好,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咱們就走着瞧, 尚璞 ,但是我告訴你,我早晚有一天會把你送近監獄。”

“到時候就讓你看一看,在你眼中如此不堪的人,一樣可以讓你生不如死。”

周明眯了眯眼睛,不知道此時心裏在想什麼。

“我期待那一天的到來,不過在我看來,恐怕這一天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