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喚娘突然道出一句令人驚悚的語句。

2021 年 1 月 4 日

金夕定睛向前方觀看,的確是很美,在前方黑暗的半空中,悠悠蕩蕩飄浮著點點光亮,彷彿是黑空的小星星游來游去,竟能夠淺淺地照亮通道。

那不是生命,只是一小滴滴的閃亮,令人無比神往。

「不好,那是金磷鼠的毒氣,大家快熄滅火把!」

冰婉兒高聲喊道。

金磷鼠是西北一帶的毒鼠,渾身雪白,又稱白鱗鼠,冰歷族起源於西北,冰婉兒自然懂得。金磷鼠身體、呼吸均散發齣劇毒,毒氣呈磷狀,濃度達到一定程度遇火立即燃燒,毒氣更濃;磷毒屬金,進入體內立即毒染肝系全脈暴崩而亡。

火把立即悉數熄滅,這時眾人才發現身外也有星星點點光亮。

「別呼吸,快逃!」

冰婉兒呼完,拉起金夕和喚娘便向前衝去。

人們頓時陷入慌亂,後方已經傳來漸漸微弱的嘶吼聲,那是中毒之後內臟浸染衰竭發出的哀哭。

至死不渝 隨著奔跑,腳下的機關被再次觸動,兩側牆壁上的石子啪啪掉落,很快透出細微的小孔,就在那細孔之中,噗噗飄出無數的磷毒。

金夕聽見牆壁里悉悉索索的翻動聲,一定藏匿了無數的金磷鼠,透過密孔散發毒氣!

能夠進入墓穴的人都懂得屏息之法,可是誰也不知道通道有多長,在奔跑的情況下能夠堅持多久。

整條廊道內牆壁的密孔都已被開啟,一團團閃光的毒物飄浮出來,前面越來越濃,越來越亮……

通道里的人越來越少,一些修為的低的人體內真氣耗盡,支撐不住窒息狀態本能地開口吸上一口,頓時哀嚎著撲到下去,很快抽搐而亡。 奔跑中,一個個人倒下去。

這不同於靜修中的屏息,可以開啟體膚毛孔吸納外界氣息,以極小的消耗保證體脈的正常;現在不但在跑動中需要大量滋養,而且不能吸納體外空氣,只能依靠體內真氣,耗費的真氣成倍增長。

一里,三里,五里……

漸漸地,金夕剛剛生出不久的五行草芽中真氣告急,開始調用丹氣,緊接著丹氣也漸漸消耗殆盡。

前方出現了封閉的石門!

可是,金夕的汗珠啪啪掉落,他已經接近極限。

「我來!」

冰婉兒竟然發出聲音!

金夕不敢開口,驚恐地瞪向冰婉兒,說話意味著在呼吸,可是冰婉兒一如往常,絲毫沒有中毒跡象。

冰婉兒一把摟住金夕,不由分手將雙唇抵在金夕的嘴上;金夕剛要掙扎,忽覺地一股真氣沖涌而入,進不去五行草,卻瀰漫在外脈之中形成脈氣,成為他屏息堅持生命的源泉,他突然明白,懷中的女人不怕嚴寒,不怕玄熱,也不怕毒氣。

本是毒氣的鮮亮美景中,一對璧人吻在一起……

只是所有人無心賞看,也無法再賞看,他們要集中最後的氣力擊開石門,如果這道石門與沉石密道中一模一樣,這些人只能應了金夕的話:

等死!

轟!

石門劇烈震動。

轟轟!

石門開始破碎!

轟轟轟!

隨著石體破碎,石門應聲破出一個大洞,看來匠師們沒有把所有人斬盡殺絕的意圖。

前面的人立即瘋衝出去,金夕與冰婉兒、喚娘也奔將出去,劉冷緊隨其後!

水姬剛要邁步,突然伸過來一支手將她扯住,毫無防備之際,眼前多出猙獰的天陰派鄒一皂,他陰險一笑猛地一掌擊打在水姬腹部。

嘭!

水姬驟然失去控制,「啊」一聲向後飛去,隨著受傷和呼吸,磷毒瞬間飄進入她的口中。

鄒一皂要先將水姬置於死地!

「水姬呢?」劉冷突然發現水姬沒有現身,暴吼一聲就要返回石洞。

冰婉兒一把拉住他,示意金夕將他看好,自己衝進石洞,半晌之後她抱出了奄奄一息的水姬!

水姬臉上毫無血色,眉宇間逐漸泛起黑色,她竭盡氣力艱難抬手,憤怒地指向了鄒一皂。

鄒一皂卻是毫不退縮,鄙夷地哼一聲。

大家立即明白水姬中了鄒一皂的暗算,他的意圖很明顯,在最後一刻廢掉劉冷身邊一人,即使劉冷與癸呔聯手,也鬥不過涼山府和天陰派。

至此,四方尊就算是落入涼山府內。

金夕這次沒有當即沖鄒一皂發怒,氣急敗壞地對準冰婉兒吼道:

「有無破解之法?」

冰婉兒絕望地搖搖頭,「金磷鼠之毒無解。」她哭出聲來。

「什麼?!」劉冷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金夕,守護一刻!」他剛說完,抱起水姬飛離了石門外……

金夕剛要起步追,立即被冰婉兒拉住,兩行淚水從她的眼眶中滾落;喚娘發不出聲音,捂住胸口跌坐下去。

癸呔等人也是欲行又止,搖晃著腦袋環視四周,這裡絕沒有出口,即使他們死了,御龍令也會在劉冷身上。

金夕的雙手緊緊捏在一起,他知道此刻發難定會敗給鄒一皂,從剛才的屏息之中就可以看出,現在只要活著的,內氣都比他強大。

破陋的石門外,將近四百人的探墓隊伍只餘下了各門首領!

劉冷一行五人,癸呔一族四人,涼山府鄒一皂四人,天陰派霍畢四人,十七人!

許久,劉冷和水姬返了回來。

金夕吃驚地審視,此刻的水姬大汗淋漓,臉色雖然蒼白但恢復了神色,極度仇恨、痛苦中卻帶著半分愧疚和羞澀,再看劉冷,金夕騰地躥起身!

劉冷儼然變成另外一個人,身體僵硬,面色獃滯,眉頭處開始漾起青黑。

絕世萌妹修真記 金夕奔跑過去,起手搭脈探視,他的內氣逐漸在消弱而且混亂不堪,一定是吸取了水姬體內的毒氣!馬上制住他的任督二脈,向他體內輸入火系真氣,鎮壓住金毒繼續擴散,可是絕無辦法清除。

一直到後來,金夕無數次逼問劉冷究竟用什麼方法汲取了水姬體內的毒氣,不是被訓斥一頓就是閉口不答,不過每一次水姬都是羞羞答答無法言表。

勝利立即偏離!

劉冷不能參戰,金夕一方無論針對哪一方,都是敗北。

繞過這片空場,眼前終於呈現出光明,裡面是十幾丈高的洞穴,就在洞頂,一個手腕粗細的圓孔中射進一束太陽的光澤。

瞧不清那洞孔的長度,可無論是誰絕不可能攀爬過去,也不可能由那裡脫身而出。

癸呔等人一片讚歎,將近五個月不見天日,終於瞧見了陽光。

金夕這邊卻是陷入更加黑暗的境地,劉冷儼然成了一個廢人,時間長久下去,毒氣就會浸染體內全部內臟不治而亡。

驀地,金夕想起了五行術,心中生出主意。

「快,婉兒,看前面有什麼玄機!」他首先焦急起來。

大家注目一看,山洞牆壁上鑲嵌著一道石門,上面刻畫著「董甫之墓」四個大字,石門上方的石壁上鑿出無數個洞孔,每個洞孔內都有一根硬石鑄造的把手,石壁兩側有陡峭的台階,應該是留給後人攀爬使用。

墓門左側,有一處小小的青湖,只是不知道裡面有沒有毒氣;門前的地上整齊地疊放著一堆麻繩,似是刻意準備。

這就是深宮,董父墓穴的終點!

上面近百個洞孔便是開啟深宮墓門的機關,墓門裡面一定躺卧著董父空棺,而四方尊就存放在那裡。

癸呔仰天大笑,笑聲震得周圍碎石紛紛落下。

鄒一皂和霍畢也是驚喜連連,一同大搖大擺奔向墓門。

隨後,十多人一同轉身盯向冰婉兒!

「你還愣著幹什麼,到底怎麼進入墓門?」金夕越發的焦急起來。

冰婉兒見金夕催促,喃喃說道:

「既然這裡設置開門機關,就不可能允許硬行破門而入,否則的話,可能會觸發滅頂之災……」

「是什麼!」霍畢瞪大眼睛。

「自然是整個墓穴坍塌,所有人被埋葬在裡面……」

幾個撫住墓門的人慌愣地抽回手,抬起頭看向無數的把守。

「你可知道如何開啟墓門?」癸呔急聲問。

冰婉兒緩緩搖頭,繼續說道:「地下放置了繩索,就說明同時扳動的開關不只一個,那是為了防止只有一兩個人進入時無法啟動墓門;不過,這也說明董父之墓定是允許有人將四方尊取走……」

留下繩索,待後人啟尊。同時也告訴後人,絕非全部扳動,否則一道扳手就足矣。

「哼!哈哈,」金夕凄慘笑出來,「有沒有人敢去扳動一下試試?我敢斷言,超不過三次,這座墓穴就會崩陷,一切不復存在!」

說完,他徑直走向石階。

「等等!」

一干人將他攔住,瞧這小子的神態,定然是上去胡亂撥弄一番,引來同歸於盡。

「百餘機關,你們又不知道應該選幾個,即使知道數量,也不知道選哪處的機關,不是等死是什麼?」金夕鄙夷地瞅著眼前一群人,「眼下我們已經無力取得四方尊,焉能瞧著你們得逞?」

這一席話令一群人驚凜不止,無論是誰都有機會上去毀滅董墓,而最有可能自暴自棄的就是最無可能得到四方尊的人。

「我癸呔發誓,只要取得四方尊,絕不傷害你等!」癸呔再度露出貪婪表情。

「你們放心,我們也是!」

鄒一皂信誓旦旦。

啪嚓!一個大嘴巴抽在他臉上,這是金夕的看家本領,總能在旁人不備之際得逞,他暗中令水姬中毒,如今使劉冷被迫退出奪得四方尊的隊伍,卻在這裡振振有詞。

「我殺了你!」

鄒一皂突然揚掌,憤怒之下要對付金夕。

「住手!」癸呔吼道。

殺了金夕,冰婉兒死也不會再說話,說不定即刻隨著去了,那就相當於自己殺了自己;進來的路已被逐一封死,不但開啟深宮墓門需要金夕等人,如何走出墓穴也少不得冰婉兒。

劉冷在水姬的攙扶下低聲說道:

「既有四方尊,又允人來取,自有天之意,婉兒,你若能洞察玄機,便讓四方尊現於世上吧,否則不知道還要引來多少殺戮。」

「等等!」

金夕又是喊出一嗓子。

他幾乎靠近每個人的臉冷厲地掃視一遭,一字一句說道:

「四方尊現世,究竟歸於你們誰手?」

一干人面面相覷,誰都想擁有四方尊號令天下,可是誰也不能說出口。

霍畢小眼睛眨眨,突然說道:「劉冷是御龍一族後裔,癸呔也是御龍族高徒,不如就由你們兩人裁定吧。」

「哈哈,」金夕大聲嘲笑,「那好,我們自願放棄四方尊,就由癸呔保管四方尊吧!」

癸呔分別瞧瞧鄒一皂和霍畢手下的人,又看一眼劉冷,三角眼一挑陰凄凄說道,「我只是保管到出得墓穴,最終歸於誰,還是見到墓前眾人再做決斷吧!」他立即轉向冰婉兒,「婉兒姑娘,你可窺破啟墓的玄機?」

冰婉兒用眼睛詢問金夕。

「說給他們聽!」金夕高聲喝道。 冰婉兒拉過喚娘的手,緩緩道來:

「御龍四令聚,四方神尊出,進入這墓穴便是以五行布機關,其中暗藏御龍之術,所以這即是墓穴,也是龍穴,我與喚娘均是藏龍女,自然知道藏龍訣是什麼,這上面的百孔機關,正是藏龍訣中的安龍。」

喚娘這才知道冰婉兒的來歷,詫異地問道:「婉兒,是誰傳授你藏龍訣的?」

金夕剛要厲聲吆喝,突然想起眼前處境罷口不言。

「喚娘,以後我會告訴你。」冰婉兒輕輕答道。

安龍曰:十六開穴數雙盤,尾穴四……龍首依存共六穴,角二赫赫頭頂天,雙睛探處出清水,須納祥風口吞源;四爪深深守龍體,上吸下呼腹雙關……

若是屏壁中暗示藏龍,則有十六道正確的開關,先是兩道龍角位置,隨後是眼睛位置兩道,龍鬚位置兩道,龍腹兩道,龍爪四道,尾部四道。

「如何尋找真正的開關?」癸呔急促地問道。

左邊的幸福 冰婉兒瞧一眼墓門左側的青湖,暗暗點頭,那是龍頭的方向,因為擺龍有言龍頭順水落,龍尾偏風行。

「我要上去瞧瞧!」

說著,她點燃一束火把,拉著喚娘一同登上左側台階,突然發現每一道開關的空穴中都有一條裹著動物油漬的松枝,歷經五百年雖有些風化,能夠感覺到一點即燃。

雖然機關石柱有百孔,可是細瞧之下卻有分別,每一道開關上面都鑿刻著紋路,條數不一,由一道紋路至六道不等。

兩人相視會意,正是藏龍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