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啪!”,隨着對方話音落下,一道響亮的巴掌聲響起,周圍不少人都是一臉愣神的看着他們兩人,一些人看着蘇逸,眼中滿是憐憫,而一些不知道中年人身份的人,則是抱着看笑話的態度。

2021 年 2 月 2 日

中年人被扇了一巴掌,有些呆滯,隨後便是怒火中燒:“人呢!都給我出來!”

一聲令下,周圍人羣中擠出三位年齡在三十歲左右的人,這些人一個個虎背熊腰,神采奕奕,明顯是對方的手下。

以他們身上所不斷涌出的殺氣來看,應該是在戰場呆過的。

“不知三位是何身份?”蘇逸笑眯眯地看着他們三人輕聲道。

“他們三個都是老牌傭兵,年輕人,這位中年人是天海市的龍頭老大,你還是老老實實認個錯,不然在這種地方失了性命,可是不值得。”周圍看戲的人羣中,一位老人柱着柺杖顫顫巍巍的走出來,可是其他人都不敢小覷。

蘇逸眉頭微微一挑,對那位老人道了聲謝,不過並沒有想要道歉的想法。

“看在你什麼都不知道的份上,如果你能跪下,扇自己一百掌,乖乖叫一聲爺爺,說不定我還能饒過你。” 中年人的身份被爆出來,頓時神色猙獰,拍賣會的工作人員看着他們這般胡鬧,並沒有說什麼,各忙各的。


難怪能夠這麼囂張,原來是這個地方的龍頭老大。

蘇逸咧着嘴,心中暗歎,真不知道他的運氣是該說好還是不好。

都到這個地步了,他又不是一個忍者神龜,如果再能忍下去,就有點懦弱了。

“難怪有那麼強大的底氣在我面前嚷嚷,原來是這片地區的地頭蛇啊。”蘇逸搖了搖頭:“不過,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一山更比一山高,對於你這井底之蛙而言,恐怕一輩子成就,也只有在這小城中做一個地頭蛇了。”

隨着中年人一聲令下,三人快速把他包圍起來,蘇逸面無表情地看着他們三人朝自己衝來,以常人無法想象的速度在他們三人之間遊走。

“不好意思,你們三個對我來說還是太弱了,再去練個幾十年,說不定還能成爲我的一合之衆。”隨着蘇逸話音落下,三人紛紛倒在地上,臉色蒼白,生死不知。

此時此刻,自然是沒人膽敢上去探他們鼻息的。

目光再次轉向中年人,此時中年人已經嚇得渾身哆嗦,不敢說話。

蘇逸心中還在想着這塊石頭的不凡之處,只是瞥了他一眼,轉身離去,這次並沒人敢阻攔。

直到他離開,中年人方纔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剛剛蘇逸那目光朝自己看來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就如同被魔鬼盯上,渾身一陣發寒。

那種恐懼,使他對這位青年產生了陰影。

隨便找了一個地方住下,蘇逸坐在沙發上,把玩着手中那塊石頭,至於那個盒子,則是被他扔到一旁。

“這是個什麼鬼東西?”蘇逸把玩了半天,甚至把力量注入進去過,但根本就沒什麼反應。

在此地呆了一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倒是那位中年人不知從什麼地方得到了蘇逸的休息之地,親自上門。

蘇逸聽到有人敲門,打開門之後發現,竟然是這個傢伙。蘇逸眸光微冷,這種自大之徒,可並不歡迎:“你來幹什麼?上次的教訓難道還不夠嗎?”

“不,不,不,我這次並不是來找事的,我是來道歉的,當時在拍賣場是我不對,我不應該態度那麼惡劣。”這位江海市的龍頭老大十分慌忙搖頭,就好像是在恐懼着什麼,也或許是他調查到了某些事情。

看着這位中年人的眼睛,蘇逸對他的態度改了一些,不過也僅僅是一些而已。

雖說只是眼中的光芒溫和了些許,不過這位中年人卻是心中大喜,能夠不得罪這樣一個恐怖人物自然是最好,其他的他都不奢望。

畢竟兩人可以說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對方趕忙道:“先生,這張卡是我的誠意,雖說只是一份薄禮,還請先生收下,事後,若先生有時間我還能爲先生……”


聽對方說到這裏,蘇逸擺了擺手,擡手揉了下額頭,此時頭腦有些發脹。蘇逸可不想在這被人纏着不放,無奈的扶了扶額,搖頭說道:“其他的還是算了吧,這個我就收下了,明日我就要啓程回去。”

聽說蘇逸要離開,中年人眼光有些黯淡,不過並不強求,對蘇逸點了點頭便轉身離去。 蘇逸確實是次日凌晨便起程,那石頭是唯一的行李,直接帶在身上,盒子早就不知道扔到哪去了。

回到天海市,蘇逸把石頭放在面前的桌面上,發了半天呆,隨後一拳砸在這顆石頭之上。

“嘶!”的一聲,疼痛感使蘇逸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石頭確實很硬。

已經到達先天境的蘇逸,這一拳下去,足以秒殺一頭牛。

可這塊石頭上卻連一點痕跡都沒有,這是什麼樣的硬度!

不知爲何,蘇逸的腦中突然冒出這樣一個無厘頭想法:“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硬的跟烏龜殼似得,不如用上真氣,看看能不能把他砸開。”

這樣的想蘇逸一手放在上面運轉功法,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這麼做,也許只是想要證明一下自己剛剛的猜想是否正確。

只是當蘇逸的被真氣包裹着的拳頭落在石頭上的時候,一陣暖流忽然從石頭裏涌出,緊接着這股暖流便順着他經脈遊走。


暖流所過之處無比的舒爽,就好似多年不曾澆水的枯苗遇上一場春雨一樣,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着。

實在是沒忍住心中的震驚,蘇逸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以此來表達心中的震撼:“我靠!”

看着手中這顆不起眼的石頭,半晌過後,蘇逸才有些不確定地開口道:“這玩意是……靈石?”

一直以來,對於靈石這種東西,蘇逸都以爲只存在於那些不着邊際的小說和影視作品之中,然而剛纔那一股涌入體內的暖流,卻讓自己不得不去相信這就是事實。

除了那隻存在於傳說中,甚至有可能是被人們所虛構出來的靈石,蘇逸實在想不到用另外一種已知的物品來稱呼這塊石頭。

將靈石握在手心之中,一股股暖流源源不斷地涌入體內,蘇逸渾身毛孔張開如飢似渴地吸收着那令人舒爽的能量,想來這就是人們所說的靈氣了!

作爲先天境界的古武者,已經能夠在體內形成真氣,用來對敵或者進行一切其他的妙用。

只是一直以來,真氣的修煉都極其艱難,即便是天資卓越的蘇逸,體內的真氣凝結也不過只有拳頭一般大小。

而這還是蘇逸每天辛辛苦苦修煉,日積月累才達到的成果。

但現在經過了這靈石的滋潤,蘇逸赫然發現自己丹田之中的真氣竟然有了一絲增長,雖然同樣不多,但卻比起先前增長的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嚐到了甜頭,蘇逸更加迫不及待的吸收起這塊靈石中所蘊含的靈氣,不知不覺間,竟然過去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的鬧鐘響起,蘇逸才終於從修煉之中醒轉,認真的閉目感受片刻後,蘇逸發現體內真氣的數量竟然比起之前足足多了十分之一。


而這僅僅是一個晚上的成果,若是長期這麼修煉下去,蘇逸甚至無法想象自己體內的真氣會濃郁到什麼程度!

就在蘇逸沉浸於興奮之中的時候,一陣邪異無比的桀桀笑聲忽然從身後響起:“想不到啊,你這裏居然也會有靈石這種好東西,但很可惜,從現在開始,它是我的了!”

“砰!”的一聲,對方話音響起的瞬間,蘇逸根本沒來得及多想,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瞬間便衝了出去,足足離開十幾米後,才轉身看了過去。

只見在自己原先所坐着的地方的陰影處,一個身着黑袍的人影漸漸顯露了出來。

看着這道人影,蘇逸渾身汗毛倒豎,如臨大敵一般盯着對方。

要知道這裏可是蘇逸自己的住所,且不說有多少天涯會的手下在暗中保護,甚至就連一向感覺敏銳的蘇逸都沒能提前發現他闖了進來,這份隱匿的功夫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死死盯着對方,丹田之中真氣翻涌,蘇逸面色陰沉開口道:“你是誰?擅自闖入我的房間,小心你有來無回!”

聽到蘇逸的話,黑袍人再度發出一陣怪異的笑聲,語氣陰邪地說道:“剛剛害死了我們一個忠誠的奴僕,這麼快就忘了我們的存在了麼?”

聞言,蘇逸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但很快,蘇逸便反應了過來,瞪大了雙眼盯着對方道:“你是……仙蠱教的人?”

雖然說前前後後死在蘇逸手上的人算不上少,但最近死的,只有蘇錦明一人!

再結合當日蘇錦明死前的話語,其實也不難猜出對方的身份,只是蘇逸沒想到仙蠱教的人,來的會這麼快!

從蘇錦明身死到現在,甚至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仙蠱教的人卻已經找上了門來。

冷笑一聲,黑袍人繼續開口道:“看來你還算不笨。但殺了我們的人總該付出些代價,告訴我,你手裏的那東西,是從哪裏得來的?”

微微一愣,蘇逸忽然有些摸不着頭腦。

按理說,自己逼得蘇錦明自殺,對方要想尋仇的話直接出手便是,現在卻忽然問起了自己手中靈石的來歷,着實讓人有些想不通。

但想不通歸想不通,雖然自己這塊石頭是通過拍賣會得來的,可是爲了避免仙蠱教的人順着自己提供的信息去尋人最終害了其他人,蘇逸想了想之後便開口說道:“你是說這玩意?我說是我從路邊隨手撿的,你信麼?”

聽到蘇逸的話,黑袍人忽然輕嘆一聲,搖了搖頭道:“不,我的小可愛告訴我,你沒有說實話。算了,反正殺了你我也能得到他,受死吧!”

話音剛落,黑袍人身形閃動,幾乎是瞬間便期身至蘇逸的面前,速度簡直快的不可思議。

蘇逸只覺得眼前一花,緊接着一股大力從胸膛出傳來,整個人頓時不受控制地倒飛了出去,一口鮮血頓時上涌,噗地一聲噴了出來。

還不等蘇逸從地上爬起,一陣刺耳的蝙蝠聲忽然傳來,緊接着足有數十隻血色的蝙蝠從四面八方襲來。

“呲吟!”,千鈞一髮之際,一道清脆的劍鳴聲驟然響起,緊接着蘇逸的眼前驟然出現一道雪白的身影,伴隨着冷冽的劍芒在前方跳動。

不過短短兩三個呼吸的時間,那數量衆多的蝙蝠竟然一隻不落全數死在這道白色身影的劍下。

來自仙蠱教的黑袍人眼神驚恐,忍不住怒罵一聲:“該死!你怎麼會在這裏!”

說完,黑袍人便迅速破窗而出,眨眼之間便不見了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黑袍人倉皇逃離,一道倩影從門外趕到蘇逸身邊,正是擔任着蘇逸保鏢一職的藍靈兒。

將一顆療傷藥送入蘇逸口中,藍靈兒皺眉道:“蘇逸,你沒事吧。”

蘇逸點了點頭示意沒事,面色一肅,看向那道白色身影道:“多謝前輩出手相救,晚輩蘇逸,感激不盡。”

雖然直到現在看到的都還只是背影,但蘇逸依舊能夠感受到那股強大氣勢如泰山壓頂一般,給人極大的心理壓力。

似乎是察覺到蘇逸的目光,人影緩緩轉過身來皺眉看向蘇逸道:“你就是蘇逸?蘇家的那位大少爺?”

看到正面,蘇逸這才發現這強大的存在竟然是一位尼姑,一隻手立於胸前另一隻手則是緩緩地撥動着手裏的一串黑色念珠。

蘇逸微微一愣,看了看藍靈兒又看了看眼前這位強大的存在,不確定道:“您是……藍靈兒的師父?”

聽到蘇逸的話,對方搖了搖頭,輕笑道:“非也,妙真已不問世事多年,我是靈兒的師叔,妙音。”

聞言,蘇逸臉上閃過一抹尷尬,對方實力如此強悍,又是尼姑。

再加上和藍靈兒一起出現,的確容易讓人誤會是藍靈兒的那位厲害的師尊。

此時,藍靈兒也笑着說道:“這次師叔下山,其實是另有其事,不過蘇逸,你怎麼會招惹上仙蠱教的人?”

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蘇錦明死前的那番話蘇逸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藍靈兒。衆人只知道在經過一番算計以及七龍團的出手相助後,蘇錦明才終於死在了蘇逸的手中。

知道如果不說出實情的話,這妮子恐怕會將自己的皮都給剝了。

蘇逸尷尬的乾笑了兩聲,開口說道:“咳咳,之前蘇錦明不是死在了郊外的化工廠麼,其實在臨死前他還說過一番話,大抵就是這事沒完之類的狠話。

只是我沒想到對方來的居然這麼快,這纔過去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找了上來,要不是妙音前輩及時趕到,恐怕我今日是凶多吉少了。”

聽完蘇逸的話,藍靈兒臉色變得不太好看,死死的盯着蘇逸,直看的蘇逸心裏發毛。

冷哼一聲,藍靈兒面色不善地看着蘇逸道:“你還記不記得之前答應過我什麼?如果再對我有所隱瞞,我就馬上辭職回去。怎麼,當我的話是耳旁風不成?”

知道把這些細節瞞着藍靈兒不對,蘇逸此刻也是訕笑着連連道歉,這一幕倒是把旁邊的妙音師太看的一愣一愣的。

這兩主僕之間的關係,怎麼就和其他人不一樣呢?難不成這就是現在年輕人的行事風格?

好不容易纔將藍靈兒的怒火平息下來,蘇逸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看向妙音師太道:“妙音前輩,之前聽那刺客所說,你與仙蠱教也有淵源?”

雖然這番話十分唐突,畢竟對方剛來,還幫你趕走了刺客轉身就開始懷疑起來,着實有些不敬。

但是蘇逸卻不得不再小心一些,霍老曾經說過最危險的人恰恰就是身邊最親近的存在。


再加上剛纔那黑袍人的話實在很難讓人不去多想,蘇逸此刻也只能硬着頭皮去問一問,哪怕被誤會了,也比放個**在身邊要好。

聽到蘇逸的話,藍靈兒剛想發火,妙音師太卻是搖了搖頭制止了藍靈兒,隨後看向蘇逸笑道:“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祕密。在出家之前,我也是仙蠱教的弟子,輩分上,應該算是剛纔那傢伙的師叔祖。”

師叔祖?

聽到這個輩分,蘇逸心頭頓時一震,剛纔那傢伙少說也修煉了有三四十年,否則絕對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實力能夠讓蘇逸如此狼狽。

可眼前這個看起來只有四十歲出頭,皮膚依舊是細膩光滑的女人,居然是那傢伙的師叔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