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商定好,我和老牛又把雲月和韓穎還有白小小從‘玉’佩中給叫了出來。

2020 年 10 月 27 日

然後出了旅店。朝着羅布泊開去。

一路上沒有任何停頓,因爲剛下完雨的緣故,天氣也不算太熱,把空調關上,衆人打開了車窗,吹着風,看着沿途雨後的風景。

這一路上,那三個‘女’孩說說笑笑,一點兒都不像是來探險,倒像是出來旅遊。

車子上路,走了不到兩個小時,就到了塔里木河,放眼望去,塔里木河兩岸的胡楊林似一道綠‘色’的長城。

“這裏好美啊!沒想到在羅布泊的附近還有這麼一片美麗的胡楊林羣。”韓穎看着車窗外的風景感嘆道。

老牛這時煞風景的開口說道:

“再美早晚都得變成沙漠,這塔克拉瑪干沙漠哪一年沒闊張?”

他這句話,頓時得到了三個‘女’孩的圍攻……

之後我們開車沿着塔里木河向西走出100多公里後,綠‘色’長城便突然從我們眼中消失,塔里木河兩岸的胡楊林與兩邊的沙地成了一個顏‘色’。

由於缺水,長達數百公里的綠‘色’長城在乾渴中崩塌,羅布泊的胡楊林號稱千年不死的胡楊林,在忍受了20餘年的乾渴後終於變成了乾枯的“木乃伊”。

那奇形怪狀的枯枝,那死後不願倒下的身軀,似在表明胡楊在生命最後時刻的掙扎與痛苦,又像是向誰伸出求救之手!

再開車向前,我們終於在天黑之前到了羅布泊的邊緣,找了一個空曠的位置,我把車子停好。

衆人也都在車子裏坐夠了,一停下,馬上都從車子裏下來。

我站在羅布泊邊緣,看着遠方,突然感到荒漠是大地‘裸’‘露’的‘胸’膛,站在羅布泊邊緣,你能看清那一道道肋骨的排列走向,看到滄海桑田的痕跡,你會感到這‘胸’膛裏面深藏的痛苦與無奈。

羅布泊還能重現往日的生機嗎?我問自己。

我知道這一切早已有了答案,但是我卻還抱有一絲幻想。

此時此刻,雲月和韓穎還有白小小也看着這一片望不到盡頭的隔壁沙漠停止了說笑。

我知道,那一片巨大的黃‘色’沙地也深深地刺痛着他們的心,使我們個個心情沉重。30年在歷史的長河中只是一瞬。30年前那片胡楊茂密、清水盈盈的湖面就在這瞬間從我們的眼中消失了。

這出悲劇的製造者又是人!

悲劇並沒有止住。同樣的悲劇仍在其他一些地方上演。

看着這一片好似沒有盡頭黃沙,我此刻真想對着天空大喊一聲:

“救救所有因人介入而即將成爲荒漠的地方!!”

就在這時,雲月走了過來,拉了我胳膊一下說道:

“張野,別出神了,天快黑了,我們找些柴火點火做飯吧?” ?

我也贊同韓穎這個建議,趕了一條路,衆人也都身乏心累,吃飽肚子纔是主要。。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

就這樣,我們分兵兩路,我和老牛則是尋找可以點燃的幹木材。

而韓穎還有白小小和雲月則是準備晚飯,因爲這次有了‘玉’佩空間,這吃的喝的簡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所以我們也無需節省,想吃多少吃多少,想喝多少喝多少。

我們也算是唯一一隊在羅布泊還能如此放肆大吃大喝的人了。

因爲氣候乾燥,而且附近樹木稀少,我和老牛找了好一會兒,才一人找了半抱木材,用來生活做飯是沒問題,但是要是這些木材點燃維持一晚上那是絕對不夠用。

好在我們只需要它做飯,晚上休息爲了保險期間,衆人一致決定睡在‘玉’佩空間裏。

因爲上次我們和明哥來的時候,在羅布泊邊緣紮營,遇到的那些死人頭蟲讓我們心驚膽寒,到現在依舊記憶深刻。

點起篝火之後,衆人總算是吃了頓熱乎飯,吃過飯,衆人坐在篝火前聊着天,想起上一次來這羅布泊恍如隔日,感概萬千。

有些時候,這時光真的過的很快,快到讓你感覺很久之前的事情,就如果昨日一般。

我看着天空繁星點點,心裏不在平靜了,過去了這麼久,我依舊沒有查出來羣生物‘亂’生的原因,那飛僵又在哪?五行邪教教主他復活在誰的身上,又躲藏在哪裏?雲月究竟需要做多少善事才能復活重生?

這一切的一切無時無刻不在困擾着我,有時候我在想,這些事情真的如夢一般,自從答應韓穎進入西雙版納熱帶雨林探險開始,似乎這一切早已冥冥中註定。

任誰也無法改變,人始終是人,怎能逆天?

“喂,你在想什麼呢?那麼入神?是不是在想哪個美‘女’?”坐在我一旁的雲月輕輕地推了我一下問道。

我還沒說話,老牛倒先開口了:

“雲嫂。不是老牛我吹,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比雲嫂還好看的‘女’人了,老野除了想你,他還能想誰?”

雲月聽了老牛的話,一笑:

“牛剛你什麼時候能有個正形?”

“我怎麼不正形了?說我的都是實話。”老牛說着拿出了一瓶飲料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我們這一路準備的十分充足,啥都帶齊了。啥也不缺,老牛喝完之後。對我說道:

“老野,把‘玉’佩給我,俺不看你們秀恩愛了,俺睡覺去。”

我笑着把‘玉’佩遞給了老牛,老牛御氣轉眼就進入了‘玉’佩空間。

這時白小小也拉着韓穎說是休息,一起在老牛之後,進入了‘玉’佩空間。

此刻外面的篝火旁就剩下我和雲月兩個了。

“雲月,你說這緣分怪不怪?要是我和老牛不去那雲南探險,咱一輩子都碰不上。要不是那頭髮瘋的黑熊一直追我到樹上,咱倆也不可能認識。”我看着一旁的雲月伸出胳膊摟着她說道。

此刻她的身體雖然沒有一絲溫度,但是我的心卻是熱的。

其實每個人都是這樣,只有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即使天再冷也感覺溫暖,若是心冷的時候,哪怕是夏天。也會打個冷顫!

雲月聽了我的話,頭一歪順勢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看着天空中的繁星對我說道:

“張野,其實這就是我們兩個的緣分,我相信,即使你去雲月。我們也一定會在一起,也一定會相愛,因爲老天爺在幫我們。”

“你相信有老天爺?”我問道。

雲月點頭:

“我一直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老天爺,我一直在天空之上看着我們每一個人,只是有時候他在笑,有時候卻會發怒。甚至流淚。”

我笑着說道:

“老天爺也會流淚?”

“要麼怎麼會下雨呢?”雲月一臉天真的看着我說道。

我笑了,把雲月摟的更緊了。

就這樣,我們兩個彼此依靠着,誰也沒有說話,聽着四周的蟲鳴聲,靜靜地感受對方的存在。

人生最美好的事情,莫過於能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了。

許久,雲月才從我身上坐起來,看着我問道:

“張野,我們這次來,你有多大的把握打贏那樓蘭古墓裏的千年‘女’鬼?”雲月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語氣中明顯帶着擔憂和顧慮。

我搖頭: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現在感覺龍紋劍的封印已經打開了一半,而且我體內的罡氣也比上一次多的多,最後咱還有‘玉’佩空間裏的那條蛟龍當底牌,放心吧,沒事。”我安穩雲月道,其實同時我也在安穩我自己。

因爲這千年‘女’鬼到底有多強悍我真的不瞭解,我和老牛還有龍大爺是不是人家的對手還是未知數,但是我必須去,對男人來說,有些仇必須要報,有人帳,一定要算!

“張野,我跟你說時候,不知道怎麼回事,我這次來羅布泊,一路上老是有種不好的預感……”

“沒事的,別多想……”我同時也在心裏勸自己別多想。

“張野,你困嗎?”雲月看着我問道。

“有一點兒。”這一路下來,的確讓我有些疲憊。

“那你趕緊去休息吧。”雲月看着我說道。

“那你呢?”我問道。

“我陪你啊。”雲月說着,身子一動,當先鑽進了‘玉’佩空間裏。

我忙御氣握住‘玉’佩,進入到了‘玉’佩空間裏。

裏面的帳篷韓穎和白小小還有云月共用一個,老牛自己待着一個,我也懶得進去聞老牛那臭鹹魚腳丫子了。

索‘性’躺在這‘玉’佩空間的草地上睡,好在這空間裏四季如‘春’,不能不熱,在外面睡,也是另外一種享受。

身心疲憊,我剛一躺下,就昏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我再次在夢中夢到了那個多次出現的老太太。

依舊是模糊地看不清她的面孔,只能看到她那佝僂的身軀,而在她的身旁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身影,我仔細看去,好像……好像是雲月的!

我見此忙追了上去,依舊和以前一樣,任憑我怎麼追,都追不上,只剩下那老太太在我身旁。

“雲月!雲月!”看着雲月慢慢遠去的身影,我喊了出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我身旁的那個老太太擡頭朝着我這邊看了過來,我馬上與她對視,終於看清了她的真面目!

當我看到那老太太的真面目的時候,脊背發涼,心跳好似停止了一般,大腦一片空白,因爲那老太太竟然長着一張和雲月一模一樣的臉!!! ?

當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差點嚇得沒叫出聲來!只感覺臉上突然一疼,之前的畫面便被老牛那一張模模糊糊的大臉給替代。

“老野,你睡覺就睡覺,喊個什麼勁?!”老牛看着我問道。

“臥槽!原來是做夢!”我從草地上坐起來,打眼四處一瞧,還是在這‘玉’佩空間裏。

“什麼做夢?老野,你剛纔夢到什麼?”老牛在一旁看着我問道。

我活動了一下有些發麻的四肢,從草地上站起來看着老牛說道:

“沒啥,對了,雲月她們呢?”

老牛拿出一根菸遞給我說道:

“一早就起來出去做早飯了,她們怕你太累,就沒有叫醒你,讓我留着這裏看着你,你這從來都不說夢話的剛纔那一嗓子差點嚇着我。”老牛說着點上了一根菸。

“行了,咱趕緊出去吧,吃完飯還得趕路,這才羅布泊呢。”說完之後,我好老牛相繼從‘玉’佩空間裏出來,

我倆剛出來,便聞到了一陣烤‘肉’的香味兒,因爲昨天晚上我一路開車實在是累的夠嗆,也沒吃好,此時我都餓的前‘胸’貼後背了,那還能客氣。

就這樣我和老牛直接坐了下來,一人抓起一個烤熟的‘雞’‘腿’就啃。

老牛一邊啃着手裏的‘雞’‘腿’,一邊看着手對我問道:

“我說老野,你看看新聞,那肯德基裏的‘雞’‘腿’有爆出有人就吃出蛆來了,咱國家的產品衛生啥時候能高度重視?”

我看了老牛一眼說道:

“咱中國人早就百毒不侵了,對了,你手機現在在這裏還有網絡信號?”我看着老牛有些好奇的問道,因爲現在我們已經在羅布泊邊緣了,一般到了這種位置手機和網絡信號都會接收不到,若要聯繫外界,就只能用衛星電話。

“有啊,這信號就一格,時斷時不斷的。”老牛啃把手裏啃完的‘雞’骨頭扔進了一旁的篝火裏。發出了霹靂巴拉的聲響。

一起吃過早飯,衆人收拾一番,做好了準備,計劃好先前往羅布泊的深處,找到那清水寺,把那四種百年靈‘藥’‘交’給青竹道長,讓他先幫韓穎解開身上的‘陰’毒。之後再去那樓蘭古墓。

計劃定好之後,我們也不多猶豫。直接朝着羅布泊趕去,前面的道路十分難走,一個上午4個小時汽車僅僅走了12公里,平均時速僅3公里,急得老牛在車裏抓耳撓腮。

一個勁的抱怨:

“難怪這樣的地方,只能用來放原子彈。”

我回頭看了老牛一眼說道:

“我說老牛,你這又不是第一次來了,抱怨個什麼勁?沒事你趕緊睡覺,別在車子裏瞎叫喚。”

“臥槽。這車子裏特麼的都快成烤爐了,牛爺我能睡得着嗎?”

這時一直沒說話的韓穎‘插’了一句:

“心靜自然涼。”

老牛有些喪氣的說道:

“心靜涼不涼我不知道,心不跳那可就真涼了……”

其實也不怨老牛抱怨,這一路車外陣陣熱風不斷刮進車裏,加上汽車自身的熱度更使每個人都象在被蒸烤,車頂烈日,讓人頓生‘毛’發‘欲’焦之感。

目極所在。一望無際翻翹着的鹽殼和沙土,呈現出令人心悸的灰褐‘色’。天不見飛鳥,地不長寸草,時時處處暗藏着危機,這就是羅布泊。再開車前行了沒多久,這越野車便無法繼續往前走了。沙子太鬆,車輪每次都會陷進去。

只好下車,把車子送進‘玉’佩空間,我們一行人在雙‘腿’上綁上防沙布,徒步朝着羅布泊深處趕去。

一路一邊辨認方向,一邊趕路,趕路很簡單。但是到了沙漠裏即便是這樣簡單的事情也變得複雜起來。

有的人不瞭解沙漠和戈壁其中的兇險,便貿然進入,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教訓!

簡單點兒說,在沙漠中徒步要想走得舒服,就得準備一雙合適的鞋子,鞋底太軟,在沙漠中行走很不舒服,時間長了腳會很難受。防沙套(雪套)是不可缺少的,一旦鞋子裏進了沙子,不一會兒腳就會被磨破。

而且翻沙丘怎麼走也是很有學問的。由於風力的作用,沙漠內的沙丘有虛、實之分,如果分辨不出來,不但找不到翻越沙丘的最佳路徑,反而會白白消耗體能。一般情況下,沙丘的背風坡是虛沙,迎風坡是實沙。因此,翻沙丘時不能直直走,更不能走背風坡,要挑迎風坡走。當地人翻沙丘時,一般是順着沙灣走。

這一走,就是一個多小時,我和老牛還有白小小云月倒是能頂得住,但是韓穎被烈日曬的實在受不了,我們停下來,只好原地休息,打算等傍晚太陽沒那麼毒了只好再趕路,我先是讓雲月和白小小先帶着韓穎進入到休息。

我看着地面的一切都靜止不動的黃沙,如同月球一般死寂,又象遠古一樣荒涼,心中不免一陣唏噓,這個地方,成爲死亡之海,近些年來,不知有多少探險家命喪於此地。

就在我看着這片黃沙的時候,老牛的聲音突然在我身後響起:

“老野,你趕緊過來看看,這他孃的沙子下面怎麼埋着一隻鞋?是不是有個死人?!”

我聽到老牛的話之後,馬上湊了過去,走到老牛身旁,低頭一看,果然,沙土之下鼓鼓的埋着什麼東西,而一旁則漏出了一隻破爛不堪的登山鞋。

“先動手挖下去看看。”我從‘玉’佩空間裏拿出鐵鏟遞給了老牛。

我倆一起開挖,沒多久,兩具穿着防沙服的乾枯屍體便被我和老牛給從黃沙底下挖了出來。

從外觀判定,這兩具屍體是一男一‘女’,看到這一幕,我不免嘆息,又有兩條鮮活的生命葬送在這“死亡之海”了。

秉着尊重死者的原則,正當我好老牛準備用沙土把這兩具屍體掩埋起來的時候,其中一具屍體的手臂突然一動!

把我和老牛同時給嚇了一跳!

“老野,那死人怎麼動了?這大白天的還能鬧鬼?”老牛說着用手裏的鐵杴慢慢地朝着剛纔那具屍體碰了過去…… ?

“老牛!別動!!”我感覺這兩具屍體太過詭異,剛想聚氣看看,卻發現老牛要動手,忙想開口叫住他。。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

可是我話剛說出口,老牛手裏鐵杴就碰到了那具屍體的大‘腿’上。

被老牛這一碰,那兩具屍體裏傳出來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在這兩具屍體裏,而且數量還不少!

我和老牛見此,都心照不宣地快速往後撤退,這樣的反應能力,是在我們很多次生死中磨練出來的。

退後數步,我和老牛各自拿出武器,一人手握一把鐵鏟,靜靜地看着那兩具屍體。

不過我卻能判斷,這絕對不是什麼屍變活,因爲之前在退後的同時,御氣觀瞧,這兩具屍體並沒有什麼‘陰’煞之氣,估計是有什麼東西在這兩具屍體裏。

想到這裏,我不免多了一絲低防,在沙漠能活下去的東西,生命力都極爲頑強,絕對不是什麼好惹的主。

現在在這羅布泊的深處,人跡罕至,覆蓋着大面積的黃土沙石,各種神祕離奇的傳說也最多。

不由不讓我心中多出一絲謹慎。

老牛看着那兩具不停晃動的屍體對我問道:

“我說老野,是說是不是咱戳到了一個沙蛇窩裏了,這屍體下面蓋着一大窩蛇?”

我搖頭,示意他先不要說話,因爲我從那兩具屍體中發出的聲音中猜測,那裏面的東西好像是一堆堆的,而且數量還不少!

據聞這羅布泊中最能要人‘性’命的是妖‘精’鬼怪,都是些活了百年的老蛇‘精’,千年的蠍子。

這些傳說雖然近乎荒誕,但也確實有很多罕見罕聞的東西,曾聽一些當年參加過剿匪戰鬥的老人們說過,那時解放軍追土匪追到羅布泊的時候,只見沙漠中枯死的老樹猙獰的枝幹橫空斜出,乾枯的草叢中那一座座古老的石人、石獸、墓碑。還有不知是人是獸的森森白骨都在其間若隱若現,雖是光天化日,走到沙漠裏也會覺得不寒而慄。

而且這沙漠裏最致命的便是毒蠍子,有不少解放軍戰士中毒犧牲,後來通過當地採‘藥’人的指點,部隊才掌握了毒蠍子的習‘性’,有效避免了傷亡。

我來之前。上網又仔細查看了一下所以關於羅布泊的傳說,據說以前羅布泊邊緣的一條商路上有塊光滑平整的大青石。而這塊兒石頭正好在一出庇廕處,所以趕路的人路過此地,都樂得坐在上面歇腳,圖個涼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