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唐小芯知道他內心還是放不下,爺爺就是因為杜美華而害死的。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所以,這些年他們都極少會回到魚山村,探望杜美華和席國強。

現在每個月給一大筆的養老費給他們,已經是當兒子兒媳婦的本分了。

「行吧!你都這麼說了,我當然會支持你。」

她是永遠無條件站在他那邊。

而且還有一個就是杜美華就算現在老了,還是跟以前一樣,特別能折騰人。

她看見杜美華,心裡也是堵得很。

席錦琛終於不再板著臉,握著她的手,輕輕地拍了拍。

回到家后。

唐小芯、席錦琛、席東俊三人先進去。

楊臨嘉送席薇檸回來,車子還在後面。

走到華麗的大廳時,唐小芯突然問席東俊:「貝貝回國那天,你要跟我一起去接機嗎?」

快穿之配角逆襲之戰 席東俊的步伐一頓,眼中掠過複雜的光澤。

唐小芯心底湧現了笑意,臉上一本正經地說:「你沒回答我,就是不去了,行了,你去忙的事吧!」

求月票…… 黃嘯事件,成為了大家津津樂道的話題,而許多中國人都想不明白,一個對中國文化這麼了解這麼有內涵的年輕人,為什麼是一個黑社會老大的。黃嘯的形象在人們心中開始有了改變,年輕人更加崇拜,老人們則是嘆息,東山人民的心裡更是複雜無比……

「我是混黑社會的,我承認我是壞人,也我沒有說過自己是好人,但是我覺得我比某些偽君子要強的多,最起碼我沒有欺騙過大家,而我們龍幫在東山所作所為我想東山人民很清楚,我這裡就不多說了,現在我讓大家看一些資料吧!這些都是我們好不容易才搜集到的,我就讓大家看一看那些自以為是的高官,大家認為是好人的人,所作的事情吧!」黃然認真的說,然後拿出一疊檔案,開始慢慢的讀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東山的那些高層徹底的亂了起來,黃然公布的資料,正是他們的陰暗面,貪污、賣官、包二奶……黃然的資料很詳細,不停的有視頻作證,還有一些文件,而電視機前面的民眾則徹底的憤怒了。

「根據我們的通緝,我們大家辛辛苦苦勞動所得的收入,百分之八十進入了那些官員的腰包,大家可以看看你們的生活,再和他們對比一下,難道這些人就是好人了嗎?偽君子、吸血鬼、他們把我們的民眾當什麼了。奴隸還是工具……」黃然對於蠱惑人心可是有一套,再加上這些資料都是真實可靠的,這一下子可熱鬧了。

陳扁扁看著電視,猛的一下坐在地上,東山三分之二的官員都被黃然給捅了出來,自己做的什麼事情,他們可是很清楚,本來想那黃嘯作為政治資本,這下子完了……

「我是壞人,那我就用壞人的方法來懲罰這些人,懲罰這些吸我們血、吃我們肉的資本家……」黃然在電視屏幕人,認真的說,對著大家笑了笑,最後就消失了……

而黃然的電視講話沒有結束多久,龍幫就有了動靜,他們以懲罰那些高官威名,開始了反抗,龍幫的小弟也開始遊行示威,而這個時候軍隊突然有二分之一站在了龍幫這邊,而剩下的二分之一也沒有了主意,那些高官徹底的慌了,整個東山陷入了政變的危局,而陳扁扁和那些官員發布講話,聲稱黃嘯是誣陷,但是越來越多的證據擺在世人的面前,陳扁扁的子女的腐敗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那些豪華別墅、那些高檔跑車,還有那名牌服裝,哪一樣不需要錢啊,這些錢那裡來的,人們已經很清楚了。而其他的官員也有同樣的情況……

遊行的人群越來越多,而龍幫的黑衣衛直接搖身一變變成了正義的審判者,那些軍隊的人也不敢進攻他們,只有死死的保護好那些官員。而那些官員則集中在幾棟大樓裡面,不敢出去……

東山人民這個時候忘了黃嘯是黑社會老大的事情,那些官員做的事情,讓他們徹底的憤怒了,想想自己活了這麼多年,還是過著貧困的生活,受了這麼多委屈,而那些官員卻那些本該屬於自己的錢揮霍,人們就抓狂。

在龍幫的蓄謀組織下,一些小的官員被一個個搜捕了出來,黑衣衛押解著那些官員,而那些搜出來的資產和證據擺在大家的面前,他們這些小的官員,根本就不可能得到那些軍隊的保護……

東山政局,就好像一個炸藥桶,已經快到了爆炸的邊緣了。而冷鋒也幾個黑龍衛趕回東山……

「老大,我們是不是有任務啊……」冷鋒興奮的問到。

「給你們一個艱巨的任務,來當一回好人……」黃然看著冷鋒,笑著說,然後把一疊資料扔給冷鋒。冷鋒好奇的拿著資料,開始認真的看了起來……

「隊長,你給我這些人的資料幹嘛啊……」冷鋒看完資料以後,好奇的問。黃然給的資料都是東山高層官員,裡面有幾十個人,包括東山總統陳扁扁在內。

「殺了他們……」黃然看著冷鋒,說了四個字。

「什麼……」冷鋒聽到黃然的話,吸了一口涼氣,然後又拿起資料,殺了他們,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這些人裡面的一個人,都是大人物,別說全殺死,即使死一個也是一件轟動的事情。

總裁大人,我養你 「怎麼,不敢……」黃然看了冷鋒,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敢……」冷鋒看了看黃然,說了一句話。他這個時候才想起自己的老大是誰,那可是連白宮都敢炸的人,區區一個東山政府的高官,殺了又能何妨呢!

「好,你們去準備,資料在那裡……」黃然指了指桌子上的資料,冷鋒點點頭,拿著資料走了出去。黃然看著冷鋒的背影,笑了笑。然後走了出去……

東山,龍幫在黃然的指導下,對那些官員展開了清洗,警察現在根本就不敢管,而軍隊有二分之一站在黃然的這邊,而那些官員又是人們心裡憤恨的人員,人的怒火一爆發,就會扯得的失去理智,特別是很多人聚集在一切,有朱雀堂的人員在中間挑撥,人們對於龍幫的印象大變……

而在台南的一所監獄,越來越多的官員被押解到裡面,這是龍幫控制的一所監獄,更為好玩的事情,龍幫直接組織了一個法庭,在廣場上直接宣判這些官員,黑社會宣判政府官員,而且當著成千上萬人的面,真是可笑之極,但是這件事情卻真實的發生了,現在整個東山除了台北意外,基本上都被龍幫的人員給控制了,黃然的手段高明的很,錢有的事,一手大棒一手鈔票,誰感不服氣,原來越多的官員投靠龍幫,他們現在不求什麼,只求在這場風暴中平平安安……

而那些空缺的位置,龍幫直接進行選舉,縣長有本縣的公民選舉、市長有本市的市民選舉,公正無私,龍幫最起碼錶面上如此……

而陳扁扁他們宣布龍幫的人為反政府武裝,要求軍隊清剿這些龍幫分子,但是卻沒有任何人動,那些軍官不是傻子,他們不會拿著自己的前程開玩笑,他們現在守護著陳扁扁他們,只不過是為了得到更大的利益,他們中間的人也不幹凈,黃然沒有把他們的事情抖摟出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大家好,我是壞人,那麼我就用壞人的做法來讓那些高官付出應有的懲罰……」黃然的那副笑臉又出現在大家的面前,而在總統府的官員們看到黃然的這張臉,氣氛的差點把電視機給砸了。他們活的真窩囊,竟然被一個黑社會*迫的這個地步,他們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是一個人物,而現在才發現,自己卻緊緊是一直可笑的小丑而已……

「我代表我們壞人,來審判你們,我現在宣布你們死刑,你們應該得到你們應有的懲罰……」黃然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當黃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電視機前的人們一下子激動了起來。刺激,真是刺激,很久沒有見過這麼狂妄的人了。人們不由的想起另一個狂妄的人,有的人甚至猜想,兩個人不會是兄弟吧!

而其他國家的政府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東山的局勢已經很明顯了,估計很快東山就會改朝換代,這個時候出來蹦躂,這不是找刺激嗎?就連中國政府都沒有發布聲明,大家都選擇了最正確的方式,等待……

而那些年輕人這個時候看著黃然的笑臉,眼睛裡面滿是崇拜,恨不得現在就飛到東山去當龍幫的小弟。而那些東山的青年,更是一個個爭先恐後的加入到龍幫的行列中,而龍幫這個時候也不是什麼人都要,凡是龍幫的正式小弟,都必須是精英,不管你是哪方面的。這一下子龍幫的勢力大了,社會各界的精英,很多都是龍幫的小弟,他們表面是普通的人員,真是的情況確實龍幫的人,他們為龍幫服務,而龍幫也為他們敞開道路,解決一些困難,讓他們一步步向上走……

而冷鋒和幾個黑龍衛這個時候出發了,他們是黑龍衛中最優秀的人員,他們這次負責執行死刑,而那些官員現在已經徹底的沒有注意了。雖然外面有這麼多軍隊保護,但是一想起黃然那張笑臉,這些官員總感覺自己渾身哆嗦……

而所有的人都期待著龍幫的行動,民眾們也安靜了下來,默默的等待著,等待著黃然給他們答案,而這個時候,在東山總統府卻出現了一群人,這些人的出現,讓陳扁扁他們懸著的心放了下來,臉上也露出輕鬆的神態,還有人不時的咬著牙,好像在想什麼事情似地……

黑夜,東山總統府的燈火通明,那些特種部隊小心的警戒著,龍幫已經發出聲明,要對那些官員執行死刑,如果被他們成功了,對於這群特種戰士來說,就是莫大的恥辱,作為一名軍人,他們不關心政治,在他們眼中,只有戰鬥,雖然這樣的軍人越來越多,但是他們恰恰就是這麼一群人……

(一更了,笑笑恢復三更,呵呵,欠大家兩章,笑笑會補回來的。看了一下留言,大家的意見笑笑會認真的考慮,輕輕的、淡淡的、慢慢的這些詞,一直是笑笑的煩惱,習慣了,努力改正吧!呵呵……。本書純屬YY,大家不要那事實來說笑笑啊!要是和現實相比,第一章主角都被雷劈死了,哈哈) 見他還是站在自己面前,唐小芯故作不解的表情,問他:「怎麼啦?還有其他的事嗎?」

「我……」席東俊臉上略顯猶豫,欲言又止。

唐小芯一言不發,好整以暇地看著他。

倒是席錦琛就已經不耐煩,嫌棄的語氣,懟他:「你一個大男人的事,說句話也吞吞吐吐,公司交給你打理,我都懷疑沒倒閉,全都算是你媽媽的功勞。」

聞言,唐小芯忍不住抿嘴一笑,瞥了席錦琛一眼,像是在問他:你這是在誇我嗎?

席錦琛沖她一笑,然後板著臉對席東俊說:「想去接機,就去唄,用得著考慮來考慮去的?怎麼?人家貝貝能把你吃了不成?」

「……」席東俊神情一囧。

他有點懷疑,如果當年不是他家老媽,跟他老爸是有娃娃親,像他老爸這樣的性格,能討好到老婆嗎?

聞言,唐小芯忍不住瞪著他,「你就算是知道,你用得著說出來嗎?你把兒子弄得,忒尷尬的。」

「哪有什麼尷尬的,我就是推他一把,讓他知道,男人要討老婆,就應該大膽一點,主動一點,不然人家貝貝就要被其他男人追走了。」

唐小芯覺得他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對席東俊說:「你爸的話,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反正離接機還有幾天時間,你現在不用給我答覆。」

說完,她朝席錦琛使了個眼色,然後轉身就上樓。

席錦琛一秒也不停頓,就跟在唐小芯後面。

席東俊回頭看了一眼他們二人的背影,心裡也是羨慕,這麼多年了,他爸媽的感情,仍然還是這麼好。

就在他們走到樓梯中間,席東俊聽到了他爸跟他媽說:「我這麼聰明,怎麼會有一個這麼笨的兒子。」

唐小芯:「……」

席東俊:他爸到底是有多嫌棄他啊!

席錦琛:「當初我就該對他嚴肅一點,說不定他還會再聰明一點。」

唐小芯仍然不出聲,任由他一個人在說話。

席東俊神情又囧了一下,他爸什麼時候對他不嚴肅了?要是再嚴肅,恐怕他就要趴下了。

「我就是看在你疼他,老是護著他,我才放鬆對他的要求,現在好了,追個女孩子,也是慢半拍,到時讓你看中了的兒媳婦跑了,那可怎麼辦啊?」

唐小芯終於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目光滿滿都是嫌棄。

「在公司你就是一個嚴肅老總,在家裡,我怎麼發現你就是一個老媽子呢?叨叨絮絮的。」

「我……」席錦琛極其無辜地看著她,「我哪嘮叨了?哪像老媽子了?我這是為這個家操心,也好讓你少操一點心,我容易嘛?」

「行行行,知道你不容易,今天的洗澡水,我給你放了。」

聞言,席錦琛面色這才緩和了不少,勉強地應她一句:「行吧!」

「……」瞧把他嘚瑟的!

……

楊臨嘉的車子停在席家大門口。

依依不捨地送她下車,楊臨嘉撫了撫她柔順的髮絲,「我明天會很忙,可能見不得你。」語氣中略顯不舍。

席薇檸微微一笑:「沒關係,後天我們就可以見面了。」

青蛙王子蛤蟆 她也知道,他是在盡量將工作安排在明天完成,後天才有時間,兩家人聚在一起,談他們訂婚的事宜。

「你要乖乖的。」

聞言,席薇檸神情一囧,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又不會到處亂跑。」

楊臨嘉雙手將她緊緊抱在懷裡,輕嘆了一聲,「真希望我們早點結婚,那樣的話,你每天都會在我身邊了。」

席薇檸靠在胸膛前,聽著他的話,心緒紊亂。

她對他,應該是談不上是愛,但卻可以很肯定,他是最適合她的那個。

她選擇訂婚,也是想給彼此一個機會。

現在聽到他談到了結婚。

說實在的,她還真沒想那麼多遠。

所以,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了。

楊臨嘉非常體貼,也不是執意要聽到她的回答。

他也知道,她主動訂婚,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他也不能把人逼得太急了。

輕輕地推了懷裡的席薇檸,兩個人有十公分的距離。

他一手仍挽著她的腰,一手撫上了她的面頰,叮囑她:「回去之後,好好休息,我到家之後,會給你發信息。」

「嗯!」席薇檸忍不住咬了咬唇,目光忍不住透著一縷的羞赧,只看了他一眼,又把頭低下,看著自己的腳尖。

「進去吧!」

「哦!」席薇檸走兩步,不自覺地想要回頭,望著仍站在原地的楊臨嘉,路燈之下,他黝黑的瞳孔,泛著星星點點,顯得異常溫柔。

她微抿了抿唇,「你回去時,開車要注意安全!」

「我會的,你進去吧!省得叔叔又會給你打電話。」

聞言,席薇檸忍不住低聲笑了。

以她爸的性格,肯定會跟他說的一樣。

就這時,手機的鈴聲顯得格外清晰。

席薇檸拿出一看,還真果然是她爸的來電。

她對楊臨嘉揮揮手,然後急忙進去。

等看不見她背影后,楊臨嘉再坐上車子離去。

席薇檸走到大廳,手機鈴聲又響起。

剛開始以為是她爸打的,然後沒接。

上樓時,手機鈴聲還響。

看來她要是不接電話,她爸就會一直打,乾脆接了跟她爸說一聲。

當她看到手機屏幕的顯示。

發現不是她爸的來電,而是殷億鑫打來的。

遲疑了幾秒,她按了接聽鍵,快步回到房間。

「喂……」

……

第二天,席薇檸下樓吃早餐。

唐小芯一看她穿著外出的衣服,就問她是不是要外出。

「嗯,昨晚億鑫打電話過來,說想給殷叔叔買東西,讓我去給點意見。」

「這件事你跟臨嘉提了沒?」

「我發消息說了。」

唐小芯又問:「臨嘉是怎麼說的?」

「他說都隨我。」

唐小芯:楊臨嘉的心,還真不是一般大啊!

「小檸檬,媽媽不是阻止你交朋友,你現在快要跟臨嘉訂婚,而你跟億鑫又是前任的關係,你不覺得應該要避諱一點嗎?我是信你不會跟殷億鑫複合,但是,你有沒有想過臨嘉他內心,真正的想法?」

「他不是說了……」

「他雖然是這麼說,但你也是顧及他,你們是有婚約關係的。」

感謝社北雨文aj大佬送出的5張月票,請問以後能抱大腿嗎?【比心】【比心】 席薇檸微微咬著唇,仔細一想,她也覺得她媽媽的話挺對的。

她跟楊臨嘉現在是有婚約的男女朋友關係,她應該站在楊臨嘉的角度,去為他著想。

而這一次,是她的不對,想的不夠多。

「那我要不就跟億鑫說,我不去見他了。」

唐小芯想了幾秒,「反正你也已經答應他了,正好我今天有空,我可以陪你一起去,不過在我們去見殷億鑫之前,我的建議是,我們先去一趟臨嘉的公司,也好讓他知道,你是跟我一起去見殷億鑫,這樣一來,他心裡會好受一點。」

席薇檸覺得她的話,很有道理,直點頭同意了。

見她這般,唐小芯忍不住笑了,「咱們還帶點吃的給他,表示你是關心他的。」

「好,我這就去讓阿姨準備。」

「還有啊,出發之前,你要記得給臨嘉發個信息。」

「嗯!」

當唐小芯母女出現在楊臨嘉面前時,他整個人非常驚愕,過了幾秒后才回神,咧嘴一笑,幽深蓄滿了溫柔的光澤,看向席薇檸。

而在與楊臨嘉的眼睛對視的一秒,席薇檸知道,今天聽從她家母上大人的話,是對的。

由於楊臨嘉今天工作比較忙,唐小芯和席薇檸待了十幾分鐘就走了。

上了車,席薇檸挽著唐小芯的手臂,撒嬌:「媽,今天謝謝你。」要不然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忽略楊臨嘉。

唐小芯嘴角噙著溫柔的淺笑,側目看向她,「你知道我和你爸能走到今天,有多不容易嗎?」

席薇檸不出聲,繼續聆聽她說話。

「首先就是你奶奶爺爺他們,鬧出太多不可理喻的事,但凡不是真愛,都會跟你爸已經離婚了。」

「……」

「兩個在一起,一旦結婚就是雙方家庭的事,兩個家庭,思想和生活習慣都不同,那就要互相將就,才能把日子過好。」

唐小芯視線又看著她,「你和臨嘉之間,我能看得出來,是臨嘉將就你多一點,也是臨嘉愛你多一點,你呢,倒跟小孩子一樣,大大咧咧,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從來不會顧及臨嘉的感受,這樣是不行的,不對等的關係太過於明顯了,以後會出大矛盾。」

「最嚴重就是臨嘉對你的愛,也會隨著時間一點一點流逝,就不會再將就你,兩個人就會鬧離婚。」

「所以啊,我們女人就要想辦法去維持,比如臨嘉對你好,你也要對人家好一分,像今天的事,你以後也要學著跟臨嘉商量,也要為了他著想。」

「我知道了。」席薇檸微微咬唇,暗下決心,以後要對楊臨嘉好一點。

「談戀愛和結婚不一樣,談戀愛可以隨意一點,婚姻不行,你自己的婚姻,大多數都是要靠你自己去摸索。」今天她也講了這麼多大道理,剩下就要靠小檸檬自己去領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