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唐南適頓了下,回頭看過去,恰好那輛車的車窗也緩緩地降了下來,裡面露出一張明艷而英氣的面容。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南適哥,好巧,又在這裡看到你。」

顧明珠嘴角一彎,露出一抹熟稔的微笑。

唐南適微微的點頭,「你來看顧姨?你先進去吧,我要走了。」

「南適哥,那麼著急幹什麼?我又不是洪水猛獸,看在南楓的面子上,跟我說幾句話,不可以嗎?」顧明珠說著,不給唐南適拒絕的機會,打開車門從裡面走了下來。

她已經懷孕兩個月了,肚子沒有顯露出來。

此刻身上穿的有些單薄,像是風一吹來,就能把她颳走似的。

唐南適道:「你現在懷著身孕,還是多穿些衣服。」頓了下,又補充道:「哪怕不是為了孩子,也為自己的身體著想。」

「多謝南適哥關心,不過我不冷。」

顧明珠無所謂的說。

這個孩子……容子澈都不在乎,她又何必在乎呢?

本來就是不受歡迎的孩子……

她倒寧可,出一場意外,讓他沒了。

顧明珠眼裡閃過涼薄,抬眸望著唐南適道:「南適哥,我知道,你喜歡溫如意。你別那麼快放手,很快她就可以回到你身邊。」

「你打的什麼主意?」

唐南適面色一沉,冷聲問。

顧明珠見他這樣,眉頭一挑,露出瞭然的神情,果然像傳聞中那麼在意溫如意,只是說了句關於溫如意的話,就能變臉到這程度。

「南適哥,我可沒想過,對她怎麼樣。你若是不放心,盡可以讓人監視我。不過……無論你監視多久,大概都是白費功夫。」顧明珠抬了抬下巴,說:「我告訴南適哥剛才那番話,是不想你那麼快失望。畢竟,三十多年才愛上一個女人,實在是難得……」

唐南適臉色越發的難堪。

默了好一會兒。

他開口說:「不論你有沒有做對她不利的事情,我都有幾句話放在前面。沈綿綿是我的朋友,我不會讓別人欺負她,誰敢欺負她,就是和我唐南適為敵。欺負她的人,下場……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這句話帶著明顯的威脅。

顧明珠當然知道,唐南適的手段。唐家的人,別看表面上都樂呵呵的,可對付起人來,一點都不會心慈手軟。

當初唐南楓,對付劈腿的男友,自己沒親自出手,只是下了個套,就把對方搞的聲名狼藉,跪下求饒。

那般雷厲風行的手段,她記憶猶新。

唐南楓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在官場十年的唐南適。

惹到唐南適的人,下場絕不會好看到哪裡去。

可顧明珠不怕……

她沒打算惹怒唐南適,只要報復容子澈,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

說不定,到最後,唐南適還要反過來,感謝她。

「南適哥,我保證不會欺負溫如意,不過我不欺負,其他人就保不準了。你可要好好的看好溫如意,免得自己的寶貝,一不小心就被人給連累了。」

顧明珠輕笑著把話說完,邁步向監獄里走。 唐南適看著她單薄的身影,心裡忍不住的生出擔憂。

他了解顧明珠,不是那種輕易把話說出來的人,既然她敢這麼說,那一定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如意兩天後就要出獄,她跟他提起過,等離開監獄後會儘快和容子澈結婚,離開A市。

他們走了,一切都塵埃落定。

還有什麼事情,是他沒注意到的?

站在原地很久,唐南適拿出手機,給唐南楓撥打了一通電話。

唐南楓喝了不少的酒,準備睡覺,就接到唐南適的電話。

迷迷糊糊的問……

「四哥,有什麼事?」

「我剛才跟顧明珠碰面了,她手裡好像掌握了什麼東西,會讓沈綿綿的事情有變故。我沒辦法問她,你有時間去顧家一趟,套她的話,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又是沈綿綿的事情……」唐南楓捂著頭痛的腦袋說,「四哥,你是不是被她下了降頭?這麼關心她的事情。」

「我只要你去套顧明珠的話,你哪來的那麼多抱怨?」

唐南適打斷了她的話。

唐南楓哼了聲,「四哥,你這是求人辦事的態度嗎?對我這麼凶,小心我不幫你了。」

「你不幫我可以,日後顧明珠如果做的事情有逾矩的地方,我不會保她……」

「好啦,好啦……我答應你還不成嗎?真是,為了那個沈綿綿,連自己的妹妹都威脅,你可真是沒人性……」

唐南楓嘀嘀咕咕。

唐南適沒再聽下去,而是直接掛斷了電話。

晚上八點多,慕家燈火通明。

郭嫂做好飯,天佑和天寶走到桌子前,文清自動把兩個人抱到專用的椅子上。

「言先生,請過去用完餐。」

郭嫂走到言邑跟前,客客氣氣的說。

言邑沒動,灰色的眸子,折射著燈光,宛若絕美的琉璃:「葉姐姐什麼時候回來?她不回來吃晚餐嗎?」

「少奶奶在醫院裡,晚上會和少爺一起用餐,這幾天都不會回來了。」

郭嫂客氣的回答。

言邑有些坐不住了,雖然一早知道葉簡汐會去醫院做檢查,但他沒想到她晚上不回來住。

葉簡汐不回來,那他在慕家作甚?

「言先生,還是先用晚餐吧。」

郭嫂再次提醒。

言邑猛地從沙發站起來,說:「我不餓,不想吃,我想去見葉姐姐。她既然不在家裡住,那我就去醫院等著她。」

話說罷,他往外面走。

郭嫂沒料到他會有這樣的舉動,愣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阻攔言邑。

「言先生,過幾天少奶奶就回來了,你耐心在家裡等著她……」

言邑看著郭嫂,不言語。

可那雙漂亮的眸子里,滿是堅持。

兩人互不退讓,天佑和天寶注意到這邊的動靜,紛紛看了過來。

天佑嘴角一撇,不悅道:「郭嫂,怎麼了?」話是問的郭嫂,視線卻是看向言邑的。周文達同他說,這個哥哥是救了他媽媽的,所以他跟天寶都對他很好。

可他好像不喜歡他跟天寶。

他們跟他玩,他都不怎麼跟他們玩。

天佑不喜歡和除了天寶之外的人玩,和言邑玩,也是看在他救了媽媽的面子上。

但言邑不喜歡他們,那他也不會喜歡言邑。

只是……

再不喜歡,他也不能表現出來,因為媽媽會生氣。

「小少爺沒什麼事情,你先吃飯,我有幾句話,要同言先生說。」

郭嫂安慰了天佑,想著天佑不會繼續追問下去。

扭過頭想要同言邑繼續說話。

可下一刻……

天佑從椅子上滑了下來,小身板邁著短短的小腿,一板一眼的走向言邑。

天寶在吃東西,嘴裡塞滿了東西,腮幫子鼓鼓的,小嘴巴抹了油,看起來粉嫩的像是櫻桃似的:「佑佑,你去哪裡?」問著話,把飯勺一扔,也從椅子上滑下來,顛顛的跑著,跟上天佑的腳步。

兩個小豆丁,跑到了言邑跟前。

天佑仰著腦袋,對言邑說:「言哥哥,你為什麼要去找我媽媽?家裡不好嗎?」

「我只是想去找葉姐姐……」

言邑沒想到天佑會過來,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他。

天佑伸手,握住言邑的手說:「言哥哥,我跟天寶也想見媽媽,可是媽媽現在生了很重的病,需要休息。你去了會打擾到她的,能不能在家裡忍耐下?我們明天一起去醫院看媽媽,好不好?」

言邑張了張嘴,想說不好。

可對上天佑那雙黑溜溜的眼睛,就無法說出拒絕的話。

天寶晃過來,抱著言邑的腿,說:「漂亮哥哥,你就在家裡嘛,佑佑說,媽咪需要休息。你跟佑佑還有寶寶一起玩,我們不要煩媽咪。不然爹地要不開心了,爹地不開心,就會打屁屁。」

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的夾著言邑。

言邑再怎麼堅定,要走的話也說不出口了,心裡暗暗地嘆了聲氣,道:「好,那我們就明天過去,記住,明天要過去哦。」

「一言為定!」

天寶開心的勾勾手。

勾完手,拉著言邑去吃飯。

天佑慢了兩人半步,抬頭看了眼郭嫂說:「郭嫂,周文達不是說,爸爸一定要言邑留在家裡嗎?剛才他要出去,你為什麼沒找人攔著?」

郭嫂聽到天有的話,滯了下腳步。

這話從三歲多的孩子口中說出來,實在讓人太過訝異。

可天佑打小就聰明,也不愛看那些動畫之類的東西,都是跟著慕洛琛看財經頻道,慕洛琛也好不拘泥於年齡,教他那些經驗,所以他早慧,郭嫂很容易接受。

而且,現在看著天佑,總覺得對面站著的人是,年幼的慕洛琛。

那個時候的慕洛琛……

可跟現在的天佑一模一樣,小小年紀,就一本正經,像個大人一樣……

郭嫂明白自己剛才的作為,讓天佑不滿了,頷首乖乖的認錯:「小少爺,是我考慮不周,下次不會了。」

「你記住就好,別再犯錯了。」

天佑點點頭,面色嚴肅的說。

明明是粉嘟嘟的臉,卻端著一副成人的模樣,不免讓人覺得搞笑。

可郭嫂笑不出來。

因為她明白,天佑以後會一天天的長大,一天天的比現在出色。

他會成為慕家出色的繼承人。

看到他這樣,她只覺得欣慰。

用過晚餐,文清帶著天佑和天寶去樓上洗澡。

到了浴室,兩個小傢伙,等著文清把洗澡水放完了,就要文清出去。

文清像個木樁子似的,戳在門口:「我出去了,誰給兩位小少爺洗澡?」

「我們自己洗,文清,你難道沒聽過男女授受不親嗎?」

天寶紅著一張小臉說。

文清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小少爺,你才三歲,不算男人,我們可以授受相親。」說著,又要走上前。

可還沒走兩步呢,小腿那裡,忽然被擋住了。

文清低頭看到天佑伸出小胳膊,抵住自己的腿。

眨了眨眼睛問:「天佑,你不是也讓我出去吧?」

天佑認真的點了點頭。

天寶抱著自己的小衣服,蹬蹬的跑過來,「我跟佑佑一致同意,自己洗澡。文清你現在立刻出去,不然我們就告訴媽咪,你騷擾我們。」

文清額頭上刷的下流下一大滴冷汗。

騷擾……

都嚴重到騷擾這地步了,她不出去不成了。

可這兩個小傢伙,知不知道什麼是騷擾呀?

心裡覺得兩個小傢伙很搞笑也很烏龍,可看他們這麼堅持,文清只好退步。

「那好,我出去,就在門口等著。你們兩個在裡面洗澡,記得有什麼事情叫我。」

「好,你快出去。」

天佑迫不及待的趕走文清。

文清走出了浴室。

天寶緩緩地關上門,留下一道門縫的時候,指著文清說:「不許偷看哦……不然就打屁屁。」

文清豎起手指:「我保證不會偷看。」

兩個小屁孩,有什麼可偷看的?

她要偷看也是去偷看言邑啊!

呸呸!

幹嘛想到言邑,她誰都不會去偷看!

文清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安靜的守在門外。

浴室里……

天寶在確定門關上后,笑著對天佑說:「佑佑,看我把文清趕出去了!」說話的時候,他眼睛忽閃忽閃的,滿滿的傳達著自己的意思……我好棒!快誇我呀!

天佑冷著一張小臉說:「你做的很好。」

天寶得了誇獎,笑的更加開心,走到馬桶前面,認真的脫自己的衣服。

沒多會兒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得一乾二淨。

回過頭來,看到天佑還好好的站在那裡。

天寶疑惑的問:「佑佑,你不洗澡嗎?」

天佑環著小胳膊,認真的說,「寶寶,我不喜歡那個言邑,總覺得他不好。」

天寶歪著腦袋說,「那個漂亮哥哥,總是要找媽咪,我也不喜歡他。可他長得很漂亮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