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哪知道,葉雷站在那裡,他的雙眼目光,從始至終都沒有任何的恐懼,平靜無比。

2021 年 1 月 1 日

眼看著那個中年男子,一劍襲擊過來,就要刺在他的腹部之時,他只見到一道銀色的劍光,一閃而逝。

嗤啦!

他瞪大眼睛,手裡面的劍,就這樣懸浮在半空,他的腦袋低下來,看著胸膛那裡。

噗嗤!

他頓時一口鮮血噴出來,手裡面的長劍,也叮噹的一聲,掉落在地上,身體也隨著劍掉落之後,倒在地上。

他的雙眼之中,都是不甘心。

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死在一個少年手中。

風亥雙眼裡面都帶著驚訝,他陡然想起來,之前見到的那兩隻妖獸,那劍痕絕對是這個少年留下來的。

梅嚴雙眼也帶著驚訝,他看向不遠處的幾個中星幫的人,道:「趕緊出手殺死那個小子,讓他知道得罪我們中星幫的下場。」

中星幫剩下的幾個空閑的人,頓時朝著葉雷走過去。

葉雷雙眼掃過那幾個人,目光裡面帶著不屑。

「你們說,我是一劍斬殺你們,還是一個個的斬殺你們?」

葉雷的聲音響起,不帶任何的感情。

對面的幾個中星幫的馬賊,都是滿臉的狠戾之色,他們從來都是在刀尖上面行走的人,怎麼可能害怕葉雷。

「小子,大言不慚,你真以為自己可以無敵嗎?」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來。

「不錯,靈海境二重巔峰的修為,你以為你能夠斬殺我們。」

幾個中星幫的馬賊,雙眼看著葉雷,紛紛開口說道。

「很抱歉,我不希望和別人多說廢話,尤其是你們這樣的馬賊。」

雷龍劍從葉雷的手裡面翻飛出來,銀色的雷電彷彿一閃而逝。

「秋風襲殺。」

「風捲殘雲。」

……

秋風落葉劍法施展,一道道的劍芒,頃刻間洞穿出去,他的身體消失在原地。

微風輕輕吹起,那一劍的劍影,似乎撕破一切,硬生生的將對面的幾人,生生的斬殺。

砰砰砰……

一道接著一道的身體倒在地上,他的雙眼裡面都是不甘和憤怒,同時,目光之中帶著恐懼。

「這是玄級上品武技劍法,而且還修鍊到大成境界?」眼看著葉雷施展的劍法,發出驚呼聲。

「啊……救我……」

隨著葉雷斬殺中星幫的幾個人,另外那邊,那個青年可是遭殃了,他被對面的靈海境四重巔峰的中年男子,不斷的逼迫。

身體已經靠在一株大樹之上,他滿臉的煞白,身上已經有幾道劍痕,陡然發出求救的聲音。

葉雷掃了一眼那個青年,卻沒有任何的出手的打算。

那個靈海境四重巔峰的馬賊,他本來以為葉雷會出手。

沒想到,葉雷看一眼,就沒繼續關注。

「嘿嘿,看來人家不想要救你。」

那個馬賊發出譏笑的聲音,手裡面的劍,朝著青年猛然刺出去。

「少俠,求求你,救救他。」

不遠處的風亥,他眼看著青年要被殺死,對著葉雷哀求道。

葉雷雙眼目光一凝。

身體卻已經消失在原地。

那個馬賊的劍,已經快要斬到那個青年的身上,他的褲子裡面,一股濃郁的尿騷味瀰漫出來。

嗤啦!

葉雷的雷龍劍一閃而逝,那個馬賊雙眼帶著不甘,手裡面的劍哐當掉落在地上。

葉雷不屑的掃了一眼那個青年,不屑的道:「真是個廢物,這樣也能被嚇得尿褲子。」

「若是你持劍繼續堅持,他未必是你的對手。」

青年雙眼裡面都是羞憤,他內心帶著怨恨,心道:「小子,你存心羞辱我,我會讓你死的很慘。」

他似乎忘記,葉雷剛剛才救了他的性命。

「哪裡跑?」

梅嚴眼看著陡然出現的少年,斬殺他帶來的這麼多人,頓時想要朝著遠處逃竄出去。

哪知道,葉雷手裡面的雷龍劍,已經一劍刺出去。

劍法無比的快,他雙手揮舞著手裡面的長劍。

咔嚓!

長劍被葉雷的雷龍劍,竟然生生的斬斷。

劍芒狠狠的撞擊在他的身上,他重重的砸在地上。 第252章話癆風婷婷

嗤啦!

梅嚴整個人在地上面翻滾一拳,他的肩膀上面的地方,都是一道劇烈無比的劍痕。

鮮血從他的肩膀流淌出來,他滿臉的猙獰,雙眼憤怒的看向葉雷,他死死的咬著牙齒。

「小子,你敢管我們中星幫的事情,你會死的很慘。」

說完,還沒等葉雷繼續出手。

梅嚴的手裡面,那是一個二級銘文捲軸,他的身體頓時如同一陣風,朝著遠處的密林逃遁而去。

「哎,看來又要有麻煩了。」

葉雷很清楚,那個中星幫的副幫主梅嚴逃竄,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他搖搖頭,心道:「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的實力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風家的眾人,看著身邊同伴的屍體,以及那些中星幫馬賊的屍體,不少青年直接嚎啕大哭,甚至哇哇的嘔吐。

葉雷雙眼掃過這些人,他的臉色無比的平靜,他早已經對於屍體,沒有任何的感覺。

風亥雙眼帶著驚詫,他很清楚,面前的這個少年,恐怕他也不是對方的對手。

剛才葉雷施展出來的劍法,讓他都感到震驚,他朝著葉雷走過去,雙手拱手,道:「想不到少俠真是真人不露相,我們之前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少俠不要見怪。」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這個風亥之前也沒有欺負自己。

葉雷淡淡一笑,道:「若不是那個馬賊,想要欺負弱女子,我恐怕不會出手的。」

「我這個人,最看不慣,別人欺負老弱婦孺。」

風婷婷站在不遠處,她聞言頓時,有些氣憤。

她朝著葉雷走過來,挺了挺不算是很豐滿的胸膛,道:「不排除你剛才確實救了我,可是你的言語帶有對女性的歧視。」

「不可理喻。」

葉雷聞言,只是吐出四個字,他懶得理會這個風婷婷,之前風婷婷想要邀請他,他直接拒絕。

他覺得風婷婷心思倒是不壞,只是有些大小姐的刁蠻氣息,這種性格讓葉雷很不喜歡。

「你說誰不可理喻呢?」

風婷婷雙眼瞪著葉雷,她的年紀也就是十四五歲,被葉雷這樣老成持重的教訓,頓時有些不舒服。

「你覺得我說誰呢?」

葉雷目光冷靜的掃了一眼風婷婷,直接說道。

「你……」

風婷婷頓時跺了跺腳,她知道自己不是葉雷的對手,可被葉雷這樣欺負,她覺得很憤怒。

葉雷懶得理會風婷婷,他看向風亥,道:「中星幫的人,恐怕不會善罷甘休,我勸你們還是趕緊打道回府吧。」

「哼,我們就不要打道回府,我們出來的任務還沒有完成,當然不能夠現在回去。」

「我們可是風家的人,我就不信,那中星幫敢把我們怎麼樣?」風婷婷有些氣憤的說道。

「白痴。」

葉雷卻毫不猶豫的吐出兩個字,在風婷婷目瞪口呆的目光裡面,他邁開步子,就要離去。

風亥趕緊攔住葉雷的去路,他臉上帶著笑容,道:「這位少俠,我這些晚輩,他們都不懂事,我在這裡給你道歉。」

「我們這次出來,主要是去探查一個小鎮的情況,你若是願意前往,到時候我們流風城風家,必有重謝。」

風亥很清楚,憑他一個人,根本抵擋不住中星幫的幫主。

面前的少年的實力,比他還要強悍。

到時候中星幫的幫主真的來的話,也多一個幫手。

「我不想要這樣的報酬,我也沒時間。」

葉雷對著風亥,直接拒絕說道。

不遠處的那個青年,他的雙眼裡面都是陰冷的殺意,他一想到自己剛才尿褲子的事情,被整個風家的青年都知道,他內心就是羞辱。

「小姐,這個人好生自以為是,我們二長老都邀請他,他還不知好歹。」青年走到風婷婷的身邊。

哪知道,風婷婷皺了皺眉頭,捂著鼻子,聲音冷冷的道:「我勸你,還是趕緊找個地方換褲子吧。」

「啊!」

那個青年內心頓時帶著憤怒,他朝著不遠處的地方跑出去。

「少俠的劍法雖然很厲害,依我看來,卻也還差一點東西,不知道你可否知道劍意的存在。」

「而我們這次去那座小鎮的目的,就是讓我們風家的這些青年,能否感悟到劍意。」

「只要少俠願意隨我們一同前往,你就擁有領悟到劍意的機會。而且我保證,我們風家還會給你巨大的報酬,何樂而不為呢?」

風亥站在葉雷的身前,耐心的對著葉雷說道。

葉雷想了片刻,道:「你說的那個小鎮,距離這裡還有多遠的距離?」

「不遠,穿過這片叢林,左手邊就是了。」

風亥對著葉雷說道。

「其實,我們可以不走這森林,只是我想要鍛煉鍛煉他們,讓他們獵殺一些妖獸,增加戰鬥經驗。」

風亥很清楚,風家的這些青年,天賦其實也還算不錯。

只是,一個個都是溫室的花朵,根本無法承受死亡的威脅。

就好比剛才,若是風家的這些青年,一個個都有面前的葉雷鎮定,他們也不至於死了三分之一的人。

「好吧!」

就這樣,葉雷加入風亥等人的隊伍。

風亥也沒有遲疑,將那些風家死亡的人,利用火焰燃燒之後,就朝著他說的小鎮出發。

風亥也很清楚,現在招惹到中星幫,還是儘早離開的為好。

……

「葉雷,你來自什麼地方?」

「葉雷,你的劍法這麼快,你可以教我嗎?」

「葉雷,我們流風城很好玩的,到時候我請你吃飯。」

「葉雷……」

葉雷跟隨風家之後,他的耳朵每天最多的就是風婷婷的話語,這個小姑娘原來性格倒也不壞。

只是,一路之上,幾乎不斷的詢問葉雷,使得葉雷的耳朵都差點爆炸,他感覺到差點崩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