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哪有煉氣境修士能做到以劍劈天?

2021 年 2 月 3 日

能做到的估計不是人,而是妖孽!

“柳家主,非親眼所見不能信,煉氣境修士是不可能以劍開天的!據我所知,李沃劍道之所以厲害,是因爲他有兩柄厲害的劍!”天狼宗少宗主懷裏抱着一頭小白狼,一臉陰柔地道。

柳傲天擺了擺手,賠笑道:“今天是小女大喜日子,一切恩怨暫時拋到腦後。各位能夠捧場,萬分感謝。時辰也差不多了,該拜堂了!”

話音剛落,只見兩個侍女挽着新娘從後房走了出來,而新娘的旁邊正是郭風!

此時此刻,郭風一臉頹廢,面色蒼白,心裏叫苦連連。

他實在沒有想到李沃敢殺自己的父親,更沒想到對方在今日成爲了青一長老的關門弟子,這讓原本計劃好的一切都被打亂了。

“父親,李沃成了柳傲天的師弟,柳傲天就算想替我報仇雪恨也難了。俗話說,不孝有三,無後爲大。報仇一事,只能等以後我成爲了強大修士,才能再找李沃算賬!”

“時辰到,夫妻對拜!”一旁的司儀大聲高喊。

一時間,大堂內,寂靜無聲。

郭風與柳冰心面對面。

可只有郭風一人彎腰行禮,柳冰心昂首挺胸,竟將蓋在頭上的紅布給扯了下來,露出一張佈滿了黑色麻子的肥臉。


郭風直接呆在了原地。

天啊!這是柳家的大小姐?

怎麼這麼醜?!

除了他對柳冰心的醜陋外貌感到意外,在場其他依舊面色平靜,只是疑惑新娘子這是要幹什麼?

“父親,女兒不想嫁了。我喜歡的男人,必定英武無雙,可不是貪生怕死之輩。而且,我只喜歡能夠接受我醜陋外表的男人!”

此話一出,全場皆爲震驚。

十年未出閨閣一步的柳冰心竟然還有擇夫標準!

而且這個標準還不是一般的高!

天啊!她也不照照鏡子自己長什麼樣,竟然還挑男人,真是大家族的女子天生自信啊。

就是……這個郭風有些讓人心疼啊。

此時此刻,郭風捏緊了拳頭,極力隱忍。

自己好歹也是郭家的少主,何時受過如此奇恥大辱?!

一個醜八怪竟然還嫌棄自己了,她有什麼資格?

可爲了能夠成爲柳家女婿,得到柳家的庇護,他不得不露出一副諂媚的笑容,“心兒,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肥胖的柳冰心看都不看郭風一眼,來到柳傲天身側,挽起對方的手臂,非常堅定道:“父親,婚姻是人生大事,我想自己做主。”

柳傲天聞言,忽然感覺自己的寶貝女兒長大了。

曾今那個對自己言聽計從的女兒不僅有了自己的主見,並且於此時此刻當衆悔婚,雖然做法有些不妥,但是他能夠接受。

而就在他開口答應柳冰心時,一個下人連滾帶爬地從大堂外闖了進來,口裏大聲喊着:“家主大人,青一長老來了!”

此話一出,大堂之內,所有人露出興奮之色。

特別是天狼宗少宗主神情更是期待了起來,他一直想進大宗修行,如果能被青一長老看上,未來必將前途無量。

“快請師尊!”

柳傲天聽說青一來了,一臉激動喊道。

下人正要退下,卻聽到一道蒼老的聲音驟然響徹整個大堂。

“不必了!”青一帶着李燁和方家兩姐妹一併來到了大堂。

當他們一同走進大堂後,在場的賓客以及柳傲天父女紛紛將視線投了過去。

而一旁的郭風在見到李沃後,身子猛地一頓,“雙劍挎腰?!他應該便就是我的殺父仇人李沃了!可惡,柳家主似乎已經答應那個醜八怪不讓我入贅柳家了,我若繼續待下去,對我不利啊。”

思緒翻滾間,郭風悄悄往大堂外溜走。

只要走出了大堂,配合郭龍的救援,有一線生機離開柳家!

“傲天!這是李沃小友,還不過來拜見!”

青一長老面無表情地喝道。

小友?

在場的貴賓和柳傲天聞言,微微一怔,堂堂六陽宗結丹境的長老竟然稱呼李沃爲小友!

這是他們幻聽了嗎?!

“傻愣在那裏幹嘛?!”青一長老眉頭猛地一皺。

別人不知道李沃的可怕,可他知道,那少年可是能夠一劍開天的妖孽!

而且,就連聖人周聖元都對他以禮相待,不敢得罪他。

萬一哪個不開眼的東西不小心得罪了李沃,估計柳家今日將與青陽鎮郭家一樣直接被劍斬滅。

柳傲天見青一長老即將要發飆的樣子,不敢怠慢,趕緊上前一步,有些不甘心地躬身道:“傲天見過李公子。”

賓客們見狀,不由一陣唏噓。

柳家主真是太難了!

他爲了不讓自己的師尊動怒只能放下身段向比自己修爲低一個大境界的少年行禮!

柳家主真是一個尊師重道的人啊!


此刻,李沃可沒空搭理柳傲天,直接無視了他,目光陡然看向剛要溜出大堂的郭風,“新郎郭風,你想去哪裏啊?”

郭風聞言,雙腿猛地一軟,心裏大喊,“該死!被發現了!不管了,逃了再說。”

爲了活命,他已經丟棄了身爲郭家少主的尊嚴,像一條喪家之犬一樣猛地向柳府外逃去。

他無比後悔,後悔聽了郭鎮的話來當柳家的上門女婿。

“父親,您真是坑死了我啊!”

郭風發了瘋的逃跑,大堂外的賓客像是看猴子一樣望着郭風遠去的背影。

真是一個可悲的新郎官啊!

不過柳家小姐這麼醜,郭風逃婚也是情有可原的。

就在衆人感嘆之際,天空風雲變幻,一道人影沖天而起,他雙手持劍,如修羅下凡,瞳孔中散發着的紅色光芒彰顯嗜血味道,一股滔天殺伐之氣震懾天地,就連虛空的雲層都被他的氣息給衝散了。

“他便是那來自青陽鎮的妖孽李沃嗎?這令人無比壓抑恐怖的氣息真的是出自一個煉氣境修士身上,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一個宗主額頭冒着虛汗,釋放丹田靈氣抵抗李沃的殺伐之氣。

而一旁,一個修爲比較低的年輕人直接狂吐一口鮮血,面色頓時蒼白了起來。

青一長老帶着大堂裏的所有人走了出來,看到眼前這一幕後,神色大變。

“傲天,你現在知道我爲何要你放下身段拜見他了吧?!”

柳傲天望着虛空中的李沃,顫抖着嘴脣,一臉難以置信道:“他的劍道天賦竟如此妖孽,這是萬年也難出一人的絕世天才啊!”


回想起之前他大言不慚的要幫郭風討回公道,不禁心有餘悸。

“還好女兒拒絕了郭風,不然要是他倆成親,恐怕我柳家必定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啊。”

柳冰心擡着頭,看着虛空那道身影,眸光閃動,呢喃道:“我要嫁,便要嫁他這樣頂天立地的男人!”

天狼宗少宗主看着懷裏瑟瑟發抖的小狼,忍不住感嘆,“我自詡是天明城年輕一輩的天縱驕子,可與那位少年相比真是不堪一擊。不知以後有多少自詡爲天才的大人物會在他的面前黯然失色。”

一時間,無數賓客相繼感嘆,被李沃的劍道天賦深深折服,無不敬畏。

李沃懸浮天空之上。

可以說,這是他第一次御劍飛行!


所需靈氣皆從天地中獲取!

放眼望去,郭風已經快離開柳府了。

他手持雙神劍,身子一動,瞬間消失在原地,當他再次出現時,卻已經來到了郭風的面前。

郭風感知到面前傳來的滔天殺氣,直接嚇得不敢動了,睜大着眼睛,一臉畏懼地看向李沃。

“郭龍助我!”

他拼勁全力大喊一聲。

許久,郭龍未現身,郭風暗罵郭龍貪生怕死,丟下他一個人逃命去了。

“郭龍?他不會出現了。”李沃目光冰冷,淡淡道:“他已經被我一道劍氣抹斷了脖子,此刻正躺在房屋頂上呼喚你。”

“你……你什麼時候殺了他?”郭風得知自己錯怪了郭龍後,一臉驚恐地問道。

“當然是踏入柳府的那一剎那,我殺了他。”

李沃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森冷的笑容。

“本來我只是讓你父親廢了你和郭龍的丹田,我們的恩怨也就一筆勾銷了。可你父親不守信用,不僅派人來偷我的劍,還想利用柳家來對付我,所作所爲當真是讓我感到生氣。”

“殺你,你可服?”

郭風聞言,如墜冰窟,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面前的少年已不是曾今那個唯唯諾諾的乞丐了,他變得殺伐果斷,霸氣絕倫,一身劍道修爲足以泯滅蒼生。

反抗還有什麼用呢?

不服又有什麼用呢?


他必死無疑了!

“李沃!我郭風認栽,給我個痛快!” 砰!

李沃直接一腳踹在了郭風的丹田處。

“啊!”

郭風的丹田瞬間破碎,慘叫一聲後像死狗一樣趴在地上無法動彈。

“我爲何要殺你?我喜歡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李沃面色冰冷,將雙劍插回劍鞘中。

剎那間,來自李沃身上的恐怖的威壓瞬間消失,令在場所有賓客不由鬆了一口氣。

而就在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驟然響起。

“李公子,神偷白無淨來請你去飛雲莊做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