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哥舒雲道:「看來,我已不得不在這裡等他了。」

2021 年 1 月 7 日

「不!」中年男子道:「在玄琴沒有現身前,您絕不可以與赫連文軒對戰。」

「為何?」

中年男子忽然陰笑:「赫連文軒這種人,絕不可以讓他死得太快。」

「你有什麼法子?」

「您盡可登臨鎖妖塔第九層,我自有法子拖住他,到時候,讓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哥舒雲點了點頭,「我相信你,你一直沒有讓我失望過。」

玄琴卻失望了,鎖妖塔第四層竟然也沒有活著的生靈,只有還未凝固的血跡,以及遍地的屍體。

到了第五層,他又探出了神念,這次他卻沒有再失望。

這裡不但有人,而且還有幾縷極為強大的氣息,其中有股妖氣極其強盛,顯得很是特別似乎駕臨另外幾道氣息上。



那幾股氣息讓他質疑,其中應該不乏人族修者,他們的氣息顯得有些凌亂。

作為人族修者,玄琴沒有理由置之不理,打定主意后,幾人身形一閃沖向了天外。

呼呼…!

陰冷的風呼嘯而過,吹來了一陣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蒼茫大地似已被妖雲所遮掩,朦朦朧朧,映入眼帘的只不過灰色的輪廓。

那似乎是一個古戰場,場內流光亂串殺聲震天,強大的妖獸橫穿整個古戰場,橫掃一方人族修士,恐怖的箭矢如飛雨般掃向強大的妖族修士。

殺戮似已完全一邊倒,倒地的普遍為人族修者,而妖族卻寥寥無幾。

戰場邊緣,一尊無比高大的妖王傲然俯視整個人族修士,戲謔的表情似乎充滿了不屑,像是看待螻蟻,毫無悲憫之心。

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死了多少人,就在這時,劍意席捲了整個古戰場。

一個人影衝天而起,無敵的劍芒宛如長河,瞬間擊殺數頭強大的妖獸。

這一劍來的太快,這人冷酷的手段為這古戰場帶來一份神秘色彩,人族一方修士也得以緩解恐怖威懾。

風神如玉,劍眉入鬢,這是一個年輕人,一個看起來非常年輕的年輕人。

他看著自己的劍,用一塊白布輕輕的拭擦著劍上的血,動作輕柔而嫻熟,就好像對待著自己的愛人。

這動作,恐怕不少男人對自己女人都做不到這一切。

看著被自己擊殺的妖獸他並無表情,像是對待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沒有一絲值得他動容與驕傲。


妖王笑了,笑的很冷:「有意思!想不到當中還有一個強大的人族修者。」

就在妖王自語時,那年輕人眼眸閃過一道精光,彷彿一道冷電。

冷酷的殺意從他身軀中瀰漫出來,將他覆蓋了一層冰冷的寒霜,回眸向著妖王催發出一道冰冷劍芒。

嗖…

絕世劍芒劈開空間,於戰場中央一劍殺向妖王,宛若一道破滅之光。

「小子找死!」妖王大吼一聲,探出一隻大手橫拍向那泯滅的而來劍芒。

他的速度太快,大手夾著無可匹敵的偉力轟擊那絕世劍芒,恐怖的氣勢猶如洪流般衝擊在古戰場。

妖王一擊,震撼了古戰場內所有人,恐怖威懾讓人族修士壓抑之極。

就連那年輕男子臉上也是一陣蒼白,妖王的霸道遠遠超出他想象,原本那高昂戰意已有些菲迷不振。

他受傷了,妖王隨意一擊就讓他受傷了,妖王的可怕,豈非不可揣度?

長劍著地,他用劍撐住有些消瘦的身軀,英俊的臉上已布滿了蒼白色,像是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而顯得有些頹廢。

「雲陽你怎樣了?」一個瘦小的男子跑到那年輕人面前急道,「你這樣冒然出手對抗妖王也不是個辦法!」

雲陽冷冷道:「我知道,但有他在那些妖獸會變得更加瘋狂,我若不出手對付他,你們將變得舉步艱難。」

那瘦小男子低頭頓了頓,本想說什麼,卻發現雲陽已經快步向妖王行去,他見到自己勸說無果便向妖獸飛去。

「小子!竟敢以化神後期的修為挑戰我的權威,簡直是愚蠢的可愛!」妖王狂笑,彷彿巨人般俯視著雲陽。

雲陽冷冷道:「你的廢話有點多,快點出手吧!」

「就憑你?」妖王冷笑,「你還不夠資格!」


「那我呢?我夠不夠資格?」冰冷的聲音像是從天外雪山之巔上傳來。

「你是誰?」妖王怒目圓睜,如星河般的眸子掃向長空。

就在這時,天際燃燒著金色火焰,像一輪烈陽照亮整個大地。

一道璀璨劍光橫穿無盡虛空,於風雪中殺向不可一世的妖王,宛若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

虛空隨著那蓋世一劍而明滅不定,竟然開始產生無數道裂痕,片刻間,逐漸崩潰坍塌於所有人面前。

… 激戰妖王

妖王嘶吼:「該死!是誰偷襲我!是誰!是誰!」

他已察覺到內心不安,身軀也開始在這一刻逐漸變高大,不到片刻間化身為一頭立身百丈的巨獸。

他的本體竟然是頭妖龍,龍首人身,他用後肢尖銳的五爪撐地,如鋼鐵般的巨尾已掃向那蓋世一劍。

轟隆!

虛空火星四濺,恐怖的妖氣激射長空,威壓高天,如天雷般轟鳴九霄。

無比壓抑的氣息,逼的一干人等放下彼此的對手,艱難目視虛空耀眼的毀滅光暈。

「好可怕的一劍,難道是大乘後期修士么?」

雲陽盯著那蓋世一劍滿臉震撼,能讓大乘期妖王如此重視,他無法想象那人強悍的什麼程度。

吼…吼…!

妖王嘶吼,深黑色的巨大眸子來回掃向蒼穹:「是誰!是誰偷襲我?」

妖王再度低吼,眸子里似已蘊含了一絲畏懼,生怕那蓋世一劍再度力斬而下。

劍芒沒有再滅殺而下,破碎的虛空再度凝結,而恐怖的妖氣卻已消失殆盡。

天地又恢復了朗朗晴空,白雲朵朵,白雲之上卻已站著五人。

他們就像是一陣風,也彷彿是一陣風吹來的,他們耀眼的也像一輪太陽。

身上的散發的強光,簡直比太陽還要刺眼。

玄琴他們已開始走動,像是不憐凡人的神靈,目光里似已只有那尊妖王,以及所有的妖族修者。

雲陽火熱的眸子已牢牢鎖定玄琴,臉上露出極為古怪的神色,像是對這一切有些難以置信。

「居然是個比我還要小的少年,這怎麼可能?」

不只是他,妖王的臉上也極為難看,他沒有想到對方如此年輕,年輕的讓他害怕。

這般年輕,竟然已擁有這等可怕戰力,他不相信,也不敢相信。

靜,一切都安靜了下來,天空明朗,微風拂動,落葉飄零,又似殘秋。

「小子!你知不知你這樣做的後果?」妖王臉色低沉,率先打破了這沉悶的氣氛,恐怖的音波如滾滾怒雷震撼在所有人心間。

「我知道!所以我更要出手!」玄琴傲然道:「你若想要阻我,大可放馬過來,擊殺你們應該不在話下。」

旁邊,蕭月推了玄琴,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師弟這麼多妖獸,能不能給我物色個角色。」

玄琴不語,眸子神光湛湛,直接跨空一拳轟向妖王龐大的妖軀。

霎那間神火滔天,整個古戰場處於一片毫無節奏波動中,恐怖的氣息壓的蒼穹悶悶作響,幾欲爆裂開來。

妖王大吼,他已經很久沒有面臨這樣危機,頓時手中黃金戰刀高舉,宛如開天般狂斬而下。

霸道絕倫的一刀讓虛空往兩邊翻滾不已,狂暴的氣息如潮海般橫跨古戰場,不少人族修士觸之身亡,可謂生猛恐怖之極。

戰刀未停,戰刀逆轉,再度橫穿長空,滔天刀芒衝擊著長空,宛若雪亮閃電。

玄琴在退,飛身而起,強如他亦只能避其鋒芒,絲毫不敢正面與之對決。

這一刀的可怕,可想而知。

恐怖的一刀讓斑駁大地湧現可怕傷痕,像是天塹般橫斷了大地,摧殘了內部有限的生機,且肆無忌憚擴張著,絲毫沒有就此止步的意願。

虛空中玄琴依舊不語,如那寒冰般雙目射出兩道恐怖神光,破開了眼前濃郁的妖氣,直射在妖王龐大的身軀上。

冰冷已將他襯托的更加詭異神秘,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靈,其身姿也越發可怕。

他又動了,那染血的神罰之劍在他手中釋放出萬道仙霞之輝,宛若初生的太陽。

一陣輕顫的長鳴,神罰之劍如脫韁的野馬化身為一束可怕神光,橫跨整個古戰場怒戰而下。

玄琴長發飄飄,長袍獵獵作響,眼眸中更是掃滅出兩束精光,像是神火般洞穿了虛空。

他不肯不甘就此罷手,身影一動,掀起滔天氣lang俯衝而下,隨著那束神光齊戰百丈妖王。

轟隆…轟隆…!

大地轟動,妖王踏著沉重的步子,身高百丈的他每一步都讓這天地動搖。

他像一尊擎天妖龍,揮手間有著難以想象滔天氣勢,如鋼鐵澆鑄尾部閃耀著漆黑的可怕烏光,潛伏著隨時都可以帶給敵人霸道一擊。

巨尾掃動,宛若遮天的藤蔓,活靈活現,又似吞天的龍蛇。

霎那間,無盡虛空閃來耀眼強光,可怕的氣息如同狂lang怒摧毀著一方時空。

毀天滅地的混亂氣息更是以通天之勢激射九天,橫掃九天十地,已將這片戰場完全吞沒。

玄琴倒飛,妖王的巨尾讓他防不設防,根本無處可防備。

巨尾就像是長著一雙眼般,竟然總能撲捉到玄琴身影,無論他躲到哪裡。

這尊妖王比他想象的可怕,也比他想象的來的生猛,似已無所顧忌。

吼!

妖王仰天低吼,鋼鐵般的巨尾猛然躥進雲端,已絞殺向沖入雲端的玄琴。

可怕的妖氣令天地沉淪,原本朗朗晴空已不復存在,已化成一片妖氣所凝聚的牢獄。

就在這時,金色的神光自雲端飆射,一道像是斬碎金屬的聲音,從那強光處魚貫而出。

妖王那無比龐大的身軀頓時橫飛十數里,像極一座移動巨山怒砸在荒涼的古戰場。

不少強者被妖王無敵的魔軀壓的血肉橫飛,一些修者為躲避那倒飛的軀體更是直接躍上虛空。

玄琴的蓋世一劍,頓時帶給人族一方修士無法想象的震撼感。

「好強!這個少年簡直強的變︶態了!」

「這般修為!我等難以企及,這少年當真逆天了!只是如此年輕卻生出兩鬢白髮,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啊!」那瘦小男子與雲陽望向虛空中無敵的玄琴驚道。

雲陽打量著從容玄琴,神情中有著難掩激動之色,這人不過化神中期修為,卻有著可戰大乘期的資格,並且能以力壓之,實屬當世年輕一輩中絕頂人物。

玄琴降臨讓人族修士一方鬥志高昂,但一些妖族一方強大的妖獸卻是摩拳擦掌,嘶吼連連。

若不是玄琴刻意釋放的強大的氣息,那些智力低下的妖獸定然會衝上天空撕碎玄琴,它們不是妖王,也並沒有具備妖王應有的智慧。

另一邊,蕭月見玄琴的無敵身姿后,不甘落後於玄琴,手中方天血戟發出動人心魄的可怕血光。

身形不斷閃滅,來回於穿梭於整個古戰場,血光迸進,一頭龐大的妖獸頓時倒在他腳下,一聲冷笑后再度轉戰其他獸群。

於此同時,金翅大鵬雙翼一展,可怕的旋風宛如無數鋼刀般,殺向數百妖修者。

大戰,前所未有的混亂大戰已開啟。

吼!

妖獸化形,一個高大的男子化為十丈的高大的擎天巨妖,一雙巨爪不停拍打著大地。

恐怖的眸子像是火炬般,已牢牢鎖定近乎於冷血無情的蕭月。

大地在劇烈顫抖,虛空中無盡的妖氣瘋狂而來,像是末日悲歌,遮天蓋地覆滅一切生機。

那高達近十丈的巨獸再度仰天咆哮,速度可謂駭人聽聞,如同風雷般望塵莫及,那強有力的尖爪如同切豆腐般在古戰場留下可怕的足跡。

… 最後一擊

蕭月仰天長嘯,滿頭髮絲狂舞,渾身上下散發著驚世的殺意,彷彿已席捲十世紅塵。

血光迸進,他的腳下赫然倒下一頭妖獸,但是他的眸子已經只能容下那瘋狂咆哮而來的妖獸。

這些細微的事情他不會在意,對於他來說那不過隨手可以解決的事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