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哈哈,好!”

2021 年 2 月 3 日

林老大笑,暢快無已。臉上的皺紋都化開了,而且眼角還有些溼潤。

“你不會是哭了吧?”

王澤轉過頭來,看到林老這一番模樣,神色一愣,愕然道。

“去你的,天上風沙太大,進老夫眼裏了!”


林老揮手,不着痕跡到的抹了一把眼角。林家落魄了這麼多年,終於是想看到了希望,讓他老懷甚慰,一時間竟然沒有控制住自已的情緒。

王澤笑了笑,並未多說什麼,以林老樂觀的性格,竟然能表出這麼一幕,心中卻是更加堅定了,不能辜負他的厚望。

遠遠望着這一幕,皇室老者眼中有些殺機在流轉,但礙於林老的實力,他最終不是忍了下來,而後袖袍一揮,快速離開了這裏。



皇室之內,雕樑畫棟,金碧輝煌,在一處毫華的宮殿之內。皇室老者,從外趕回,臉色陰沉的可怕,一股浩瀚的威壓,向四周鋪天蓋地的蔓延而去,讓得一些長相秀麗的宮女,頓時戰戰戰兢兢。

“可惡,你們絕翻不了身!”

皇室老祖臉色陰沉,一巴掌將桌子拍碎,木屑四濺,連由金鋼石鑄成的地面,都是在這一刻,龜裂而開。

“什麼事情,竟然讓祖爺爺生起那麼大的怒火?”

就在此時,一聲猶如鳳凰輕鳴的聲音響起,一名身穿黃色裙袍的女子蓮步款款走來。她三千青絲,如瀑布傾瀉,上插金釵,一步一顫,珠玉纏金流光,蘇墜長墜盪漾,如鳳凰一般,高貴之極。

看到來人,皇室老祖,臉色有些緩合了下來,臉上浮現一抹寵溺之色,嘆了口氣道:“林老頭這次走了狗運,不知道從哪找出一個小子,天賦驚人。若是這小子真能進入武堂,那麼林家可就真是鹹魚翻身了。”

說到最後,皇室老祖臉色有些陰沉,皇家與林家一直是對立關係,原本後者已經是日落西山,絕對翻不起來大浪,沒想到最後竟然發生這般變故。

林家可是他們皇家的一根眼中釘,對方功高震主,掌控着數百萬大軍,權勢滔天。讓他一直忌憚不以,這些大軍,足已動搖他皇家的根甚!

聞聽此言,面容高貴的女子,也是輕蹙柳眉,自然知道其中的嚴重性,而後紅辰微啓,問道:

“此人實力如何?”

“剛剛踏入翻雲境!”

皇室老祖咬牙道:“雖說境界不高,但戰力卻是很驚人,在渡天火劫之時竟然引發了非常罕見的雷劫化形之異象。”

此話一出,女子俏臉也是一滯,有些驚異,雷劫化形傳說只有真正的天縱奇才纔會出現的景色,沒想到林家竟然能找到出此天賦驚人之輩。

“嵐兒,還小子就算天賦再妖孽,也不可能是你的對手,這次林家絕對不可以有人進入武堂,武堂選拔賽之際,你將這小子收拾了。”


皇室老祖看着眼前的女子,心中才緩緩的放下心來,整個離國除了天玄宗的楚雲和天冥宗的小冥王能夠和她相提並論之外,其它人都要相差許多。而且憑藉着女子那奇異的瞳孔,潛力更是恐怖無比,就算是以後楚雲和小冥王,都要拍馬莫及。

聞言,女子眸子之中閃過一過紅芒,如赤火在燃燒,高貴的容顏,配上一幅嬌異的眸子,更顯一種另類的風情。

此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武嵐,同樣也是大名鼎鼎的皇室大公主,一個傳奇般的年輕一輩。

聽說太爺爺略帶殺機的話來,武嵐點了點頭,自然明白其言下之意,絕美的容顏之上一臉平淡之色,紅脣微啓道:“放心,此人叫什麼名字。”

說到最後,武嵐俏臉之上也是浮現出一抹冷意,林家幫手就是他們皇家潛在的敵人。

皇室老祖咬牙,道:“這小子叫王澤!”

“什麼?王澤?!”

此話一出,武嵐頓時如遭晴天霹靂,嬌軀一顫,腳步踉蹌。雙目失神,俏臉之上盡是一抹木然,萬萬沒想到對方竟然站在了她的對立面,幫助她們一直視爲仇敵的林家。

而後,銀牙一咬,俏臉之上浮現一抹憤色:“我看這小子是欠揍了!”

….

夜,明月高懸,天空之上,繁星點點,將柔和的月光,傾灑而下。王澤靜靜的坐在後院之中,這裏松濤陣陣,小橋流水,夜色靜寧,他在體會這得難的寧靜。

還有三天就是種子級別的選拔,他並未着急修練,他要在這三天之內,將自已狀態調整到最佳。

雖說種子級別的選拔,四大家族、最厲害的年輕並不會參加,但他也不能絲毫大意,畢竟,這些勢力,隱藏的太深,誰也摸不透,萬一跳出一匹黑馬,也夠讓他喝上一壺的。

對於這些勢力真正的實力,他真是兩眼一抹黑,今天渡劫之事,他的戰力已經快速的在建安城傳遞而開,雖說讓他的名聲一時間大燥,但如果有選擇的話,他寧願低調一些。

今夜不設防 ,而一些對手在暗處,這種感覺讓他很不喜。

林家後院,格外的幽靜,垂柳如煙,百花齊放,奼紫嫣紅,芬芳撲鼻,一條小流嘩啦啦而流,帶着了不少生機。

在這處亭臺的四周,更有不少的雪楓樹,這是一種異種,非常的珍貴,每一珠都價值不菲,是一些大勢力最爲喜受裝點景色的植物。

雪楓樹,葉片晶瑩,如粉玉雕刻而成,異常的美麗,輕風吹來,簌簌作響,一朵朵葉片散落,紛紛揚揚,隨風飄逝,如同美麗的佳人,在盈盈起舞一般,讓人心神搖曳。

此情此景,如畫卷之中的世界,朦朧的月色傾灑而下,充滿了詩情畫意,給人一種不真種的感覺。

“逝水遠去,浪花淘盡英雄,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王澤輕飲了一口香銘,低語道。香氣瀰漫,嫋嫋升空,如煙如絲,悠遠芬芳..

“那玩意有啥喝的,男兒當飲烈酒。”

一聲爽朗的大笑傳來,林老雙手各提一譚老酒,邁步走進廳臺,於王澤對立而坐,砸了砸嘴巴道:“小子,你有口福了,這可是老夫珍藏多年的佳釀,平日裏我自已都不捨得喝。” 譚口打開,精純的酒香之味,瀰漫而開,聞之讓人精神一震,毛也舒張,如受洗禮。

王澤眉頭一挑,有些詫異。這酒竟然有一種藥香之味瀰漫。

“哈哈,這是老夫親手配製而成,以各種老藥共同釀製,不但有酒的香味,而且還有藥材的藥力蘊含在其中,可以溫養身體,而且還可以鞏固境界哦。”

林老笑道,說到最後,眼中劃過一抹奇光。

此話一出,王澤雙眼霍的一眼。修練要循序漸進,慢慢積累,纔是正途,他的境界提升一向,進步太快。仔細算來,他從當初脫俗境,到如今的翻雲境,連跨兩個大境界,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時間。雖然這些都是他一次次出生入死換來的,但是這速度仍舊是太恐怖了。

別人幾年才能達到的成果,被他短短不過一年的時間就達到了,總會存在一些隱患。

以前並未發現什麼,可現在突破到翻雲境,他隱隱的感覺到體內勁元有些懸浮,正是境界不穩的表現,雖說並不明顯,對於他的戰力沒有太多的防礙。

但是如果不謹慎對待,對於以後衝擊,更高的境界,這可是一種致命的隱患。

“不錯,你能意識到這些,很好。”

曉機子笑着點了點頭道,王澤體內的狀況,他早就知曉,原本打算等他進入武堂之後再告訴他,然後想辦法讓他慢慢調理,沒想到沒等他開口,對方便自已就已經察覺到了。

見師傅也發現了異常,王澤雙眼火熱,對林老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他自然知道林老是有意爲之,看來對方也看來他的體內的問題。而後抱起酒譚開始痛飲了起來。

酒香入口甘烈,如同火燒一般,但進入腹中卻是如同一股清股汩汩而股,溫養四肢百骼,最後竟然讓他的勁元,有一種壓縮的現象發生。

發現這一幕,不禁讓得王澤喜形於色,這明顯是在固本培元。

“喂,你小子慢點,這樣喝會醉的。”

林老吹鬍子,提醒道。

但是此刻如獲至寶的王澤,哪裏還會擔心喝醉?簡直就是如同牛飲一般,咕嚕咕嚕向肚子裏面灌去。不多時,便將整整一譚酒,全完飲完,而後,大林老瞪眼的目光之下,另一譚酒也是毫不遲疑的將之飲了下去。

“你小子還喝?”

林老傻眼,要知道這可是整整兩大譚酒,可不是兩碗,就這算被王澤全部都倒肚裏去了。讓也懷疑對方看平坦的小腹,怎麼這麼能裝?

同時,也有些倖存樂禍,這種酒可是後勁十足,連牛都能悶倒,他相信王澤要在牀上軀兩天了。

然而,讓他詫異的是,王澤喝完這一譚,除了清秀的臉龐有些泛紅之外,竟然絲毫沒事,並且囔囔着還有沒有了?

“這種酒喝多了沒用,體會會產生一種抗性。”

林老搖頭,有些心疼,這可是他珍藏幾十年的東西,現在一下子被對方喝光了,他連一口都沒喝到。

不過他說倒是實情,王澤也發現了,只有喝第一譚的時候,那種固本培元的效果才最明顯,至於第兩譚那簡直就是微乎至微了。

“唉,看來還是不夠。”

王澤搖了搖頭,這種效果,無疑是杯水車薪。

林老瞪眼,而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狡黠的笑了笑道:

“嘿嘿,如果你想解決掉,體內的隱患,老夫倒是知道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王澤眉頭一挑。

“很簡單,這次武堂選拔賽大會的冠軍獎勵正是“固元丹”這種珍貴的丹藥。”

林老嘿嘿笑道:“有了這種丹藥,莫說是翻雲境,就算是神動境,甚至更高的境界,都有奇效。”

“這還叫簡單?”

王澤被這個消息差點嚇了一跳,原本能爭取到那幾個有限的名額都是非常困難了。

要是爭第一,那簡直就更是難上加難,就是他如今已經突破到翻雲境,也沒有絲毫把握。

就在此時,曉機子略微沉吟了一下,而後建議道。

“如果冠軍的獎勵真是固元丹的話,那麼這個第一,你一定盡力爭上一爭了。”

雖說他也有辦法,將王澤體內的隱患去除,但太於繁鎖與麻煩,這固元丹的確在這方面的奇效。

聞言,王澤神色一怔,即將他都這麼說,想必這所謂的固元丹,看來有很大的作用。而後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雖然知道拿下冠軍非常艱難,但心中卻不由的升起一股毫氣。

於林老告別,王澤走進房間準備休息,但腿步剛一踏進去,就一陣頭昏目眩。

“看來酒勁上來了。”

王澤揉了揉腦袋,而後腿卻踉蹌走在牀塌之上,手中印結,想要將那股酒勁,全部練化。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寒光,撕破空氣,向王澤急速射來。

“誰?!”

王澤斷喝,而後皺了皺眉,身形一動,如一道狂風一般,那寒芒射來的方向,急速閃掠而去。

夜光如水,兩道身影在屋檐之上,健步如飛,速度奇快無比。

爲首的是一名身穿黑衣的人,雖然一身黑衣看不清容顏,但卻可以感覺到對方那曼妙的身姿,曲線畢露,凹凸有致,明顯是一名女子。


“閣下到底是何人?”

當兩人出現在一外空地之時,王澤喝道。此時正值深夜,街道之上清涼無比,並沒有一人蹤影。

“嗡!”

虛空顫鳴,黑衣女子渾身爆發赤紅色光華,如同一輪熾熱的太陽一般,一掌拍出,向王澤轟擊而去。

看着對方竟然說動手就動手,王澤不由的得神色一愣,在他印像之中似乎並沒有得罪哪名女子,而且竟然深夜潛入林家,難道就是會了將他引起來大戰?

心中閃過那些念頭,那對方的攻擊卻是已經來到了近前,王澤一拳轟出,轟隆一聲,將對方的攻擊化解而開。

“你把我引起來到底所謂何事?”

王澤眸子之盯着黑衣人曼妙的身姿,總感覺這種氣息些熟悉,但又把握不住,對方似是有些隱藏,讓他察覺不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