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和這樣誘人的面容和身體,朝夕相處上五天,也絕對不會厭倦。

2022 年 2 月 8 日

如果她不是採取這種粗暴的方式,可能千臨涯現在不僅不會反感,還會喜歡上她的吧。

「如果你換種方式邀請我,我也不見得不會答應。」

「我沒有那個三顧茅廬的時間,」醍醐琉璃子嚴肅地說,「我必須把你牢牢綁在我的戰車上,如果你不能接受,就強迫你接受,這是我一開始就想好了的。」

千臨涯心中憋悶,他感覺自己的感情根本沒有被她放在心上。

是強迫來的也好,綁架來的也好,她都不管,只要他能為她所用,無論什麼手段都行。

「你有把別人當人看待嗎?」

「不當人看待,還能當什麼看待?」醍醐琉璃子冷笑起來,但看上去格外嫵媚,「就是把你當人看,才給你足夠多的錢,穿上性感的衣服誘惑你,這都是人類才會有的慾望,不是嗎?能夠被我這樣滿足慾望,你的待遇已經超過這世界上99.99%的人,就算立刻化為飛灰也值了。」

「你是不是有點過於自戀了?」

要說滿足慾望,他現在更希望把醍醐琉璃子吊起來打,優先滿足他復仇的慾望。

她撩起頭髮,不屑於回答這個問題。她的自戀是不可動搖的。

「好吧,為了讓你再減少一些後顧之憂,我許諾,如果你成功舉辦了茶會,我就保證立刻安排你晉陞宗匠的考試。」

千臨涯皺起了眉頭。

菊池杏奈的聲音再次出現在耳邊:

「……要麼熬5年,要麼有兩家以上的五攝家或九清華提名……」

在茶人圈裏有話語權的,只有五攝家和九清華,這些世家是千臨涯的底氣。

菊池家也很富有,都插不進茶人圈,他不信醍醐能量大到可以無視百多年來的規矩。

「要安排宗匠考試,需要在五攝家、九清華家中有關係,你難道認識五攝家、九清華的人?」千臨涯開口問道。

「我就是五攝家、九清華的人。」醍醐琉璃子伸手打了個呵欠。

千臨涯瞪大了眼睛。

醍醐眼神嫌棄地看着他:「不會吧?你不會現在才知道吧?用谷歌查一下就知道的事,用的著這麼吃驚么?你是原始人嗎?」

千臨涯低頭,迅速掏出手機,雙手手指連動,在谷歌搜索欄里輸入「九清華」。

搜索。

屏幕上很快顯示出了答案:

久我、三條、西園寺、德大寺、花山院、大炊御門、今出川、廣幡,然後……醍醐。

「……」

……之前他還真不知道。

不過現在他知道了。

為什麼谷歌一下就能知道的事情,他居然會沒想到呢?

默默收起了手機,就當無事發生。

「現在放心了么?是不是肯為我出死力了?」醍醐琉璃子打着呵欠站起來,「還不肯出力,就說明你是喂不飽的狼,我也就對你不報希望了。」

「最後再問你一個問題,」千臨涯嚴肅道,「菊池麻理也是你的人嗎?是你讓她騙我過來的嗎?」

「確實是我讓她叫你來的,但她不是誰的人,」醍醐琉璃子漫不經心地說,「麻理同學那麼單純,隨便糊弄一下,就全都相信我了。」

千臨涯稍微鬆了一口氣。

如果菊池那樣的人居然也會背刺他,那他就真的不再相信人類了。

不過……

他望向醍醐琉璃子。

壞女人!

「你是怎麼騙她的?」

「商業機密。這怎麼能告訴你?」

「……唔。」

醍醐琉璃子站起身,經過了他:「讓女僕帶你去看自己的房間,跟他們取一下生活用品,這5天做好受苦的心理準備,你會很累的。我去洗澡了。」

千臨涯默默看着她離開。

傳說中「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就是他現在的狀態了。

一大筆足以瀟灑半輩子的錢,足以幫助他度過難關的宗匠提名,甚至連安排給他的女僕身材都賞心悅目。

除了沒有照顧他的尊嚴,什麼都照顧到了。

如果現在是在荒原上,只有他和這個壞女人,他會教教她怎麼去尊重別人。他會將自己遭受的屈辱、恐懼、無奈、無力,百倍地奉還給她。

不過……既然現在整個島都是別人的人,他還是虛與委蛇一下比較好。

這個仇,他記下了。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等他以後飛黃騰達,一定要報此仇!

他要讓醍醐琉璃子戴上脖環,牽上鏈子,舔他的腳,只要一叫她的名字,就必須馬上跑過來,把肚皮露給他看……

想到這裏,千臨涯臉上露出了殘忍的微笑。

身旁的女僕渾然不覺他的邪惡想法,一口一個「千老師」叫着,帶他把整個別墅都轉了一遍,在哪裏睡覺,在哪裏洗澡,都介紹了一遍。

醍醐家還蠻大的。

整座別墅裏面,除了年事已高的管家,其餘都是女僕。

之前在機場見到過的男人,好像只在機場和碼頭那邊工作,而且平時並不住在島上。

也就是說,拋去管家不算,他就是這個島上唯一的男人了。

這些女僕和管家的戰鬥力尚不清楚,也不知道別墅里有沒有藏着武器。

明天要繼續偵查。

如果確定自己就是島上的最高武力,千臨涯會不惜嘗試一下,想辦法干他娘的一炮,挫一挫壞女人的囂張氣焰。

到自己房間后,關上房門,鎖好。

關掉所有電燈,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模式,他將整個房間掃了一邊,確認沒有隱藏攝像頭。

最後,他趴在床上,在頭上蓋上了杯子,打開了手機的「茶道app」。

赫然出現在眼前的是:

【你有30條未讀消息】。 宴會很快就這麼過去了。

大家算是其樂融融。當然之後俞菲鴻和林東峻兩人的肖像也被學校掛在了專門陳列北電之光的會議室內,榮譽牆上當然也少不了他們兩。

林東峻也算是還沒畢業就在這兩個北電畢業生嚮往的地方留下了自己的印記。

之後和姜維老師聊天的時候,不出意外地再次被姜維催稿了,林東峻只能表示已經寫好了大綱,正在查找相關細節資料……

今天倒是收到了不少小紙條,可惜都被大美媛給收拾走了,讓林東峻有點泄氣。

晚上,林東峻的住所,菲姐和大美媛罕見地在這裡共處一室。嗯,之前最多在菲姐那裡擔任共處一室。

「哎,菲姐你那別墅什麼時候裝修好啊?」林東峻問了聲。

「怎麼,這麼著急趕我走啊?」菲姐揚了揚眉毛,問道。

「哪裡啊,我巴不得你天天住我這裡呢!」林東峻趕緊舉了舉雙手,「我的意思是裝修完到時先請專業的空氣檢測公司查下甲醛什麼的,別到時住進去有什麼毛病……」

「嗯,這倒是。」

「當然,裝修好了我這個男主人當然也得去看看不是?」

「想得美~~」

說起來菲姐從歐洲回來就沒怎麼在自己原來的地方住了,朋友家住了兩天,酒店住幾天,偶爾也來林東峻這裡,主要還是為了躲狗仔。

「媛媛今天怎麼不說話啊?」林東峻看到大美媛今天悶悶不樂地,問了一聲。

「哼,大騙子!」

「哎,我怎麼騙你了?」林東峻有點奇怪,「今天沒點名讓你提問,這沒必要生氣吧?再說了又不是我點名的……」

「哼,誰說的是這事了?」大美媛撇了撇嘴。

「嗯?讓我想想我家媛媛究竟是為什麼事生氣?」林東峻說著就把大美媛拉到自己懷裡。大美媛掙扎了下,眼看沒法掙脫,也只好悶悶地待在林東峻懷裡。

林東峻摩挲這大美媛新剪的短髮,「那就是因為電影的問題嘍?」

看到大美媛不出聲,林東峻也知道就是這事了,「也就是晚兩個月的事情,為什麼這麼著急呢?」

「還不是媛媛覺得王曉帥的這部電影沒什麼發揮的餘地嘛!」菲姐在一旁笑嘻嘻道,「你答應媛媛的,現在又往後推,要我也生氣啊!」

林東峻頓時有點哭笑不得,這還要說起前不久大美媛問起林東峻王曉帥有部電影要找她演,問他要不要接,林東峻聽了故事才知道就是那部《十七歲的單車》。

這部電影也算是王曉帥的重要作品了,明年柏林電影節拿了評委會大獎,算是王曉帥的巔峰了,之後的《青紅》只拿了個戛納評委會獎。

另一個時空中,這兩部片子大美媛都是女主角,也為她前期在電影圈子裡帶來了不小的名氣,真正讓大美媛成為國民女神的還得是《搜索》和《我們結婚吧》。

所以,為了讓大美媛鍛煉鍛煉演技,林東峻順口說了讓她接下來。誰知道大美媛現在又不想演了。

「好了,別生氣了,這點小事有什麼生氣的。」林東峻摸了摸大美媛的臉蛋,「這不是和之前讓你演的那部電影一樣,想讓你多和優秀的導演合作下嘛,這對你的演藝事業是很有幫助的!」

「是不是因為頭髮被剪了不高興了?」林東峻笑道,之前聽到林東峻喜歡長發姑娘,大美媛就留起了長發,然後因為這部電影頭髮剪短了不少,「兩個月之後肯又有一頭漂亮的長發嘛……」

「都怪你這人,說話不算數……」大美媛聽到林東峻的安慰氣也消了不少,實際上也沒生多大氣,主要是想讓林東峻多關心關心自己嘛。看到校園裡這麼多女生看到林東峻雙眼放光,她可是壓力不小。

大美媛經過一年多的專業訓練,聲形台表各方面比起另一個時空可是好了不少,而且廣告也拍的少了很多,對自己的演藝事業也有了一些追求,所以現在選劇本也有些挑剔了。

「好好好,都是我的錯,今晚我好好給你賠罪……」林東峻拍了拍大美媛的小屁屁,意味深長道。

「哎,你這人啊……」大美媛頓時滿臉羞紅,看了一看菲姐,不說話了。

「嘿嘿,而且你知道嗎,我這次換劇本也是為了你著想,這次這個劇本可是很不錯,對你來說也是非常合適,一定讓你大紅大紫……」

林東峻說的這個劇本就是內地版的《我的野蠻女友》。

這個故事很好,浪漫愛情喜劇,只要找到合適的演員,大火還是很有可能的,特別是女主角。

去年了解到已經出來了,林東峻讓人聯繫了一次作者購買版權,不過沒有拿到,這次得獎之後林東峻讓人再次聯繫了作者,然後就拿到了內地的改編權。

林東峻也放下了之前已經寫好劇本想要拍攝的那部《戀愛五十次》,準備先拍攝這部《我的野蠻女友》,因為高麗版的不出意外現在也在籌備中了,上映估計是明年的事情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