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和他訂婚這麼久,林瑚的朋友圈子他可是摸的透透的,其實也沒什麼好摸的,這人除了東方青和花然,就是和風澤謙熟一些,別的還真沒幾個朋友,真是一點都不像世家子弟。

2021 年 1 月 17 日

如果他是帥的沒有朋友,那林瑚就是話少的沒有朋友,蒙曉陽摸下巴想著。

「你剛才說的是真的。」林瑚曲起食指在透明的玻璃桌上輕輕敲著。

東方青的秀眉挑了挑,有多久沒看到他的這個動作了,只有從小和他一起長大,時常在一起的他和花然知道,林瑚只要做出這個動作,就表示他及其的震怒,震怒到已經壓抑不住了。

上回看到還是十年前,有個雌性故意引小瑾去到歡場,並且差點被獸人帶走,林瑚就是做的這個動作,然後那個雌性的家族,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

「當然是真的,這是在其中一個寄身族人那裡得到的消息。」東方青挺直著背,端坐在椅子上,認真地說。

「恩。」林瑚輕應了聲,收起敲擊著桌面的手,然後抬眼望著東方青,「謝了。」東方青現在是軍人,透露出這個消息給他,回到軍中應該會被懲罰。

嗤笑一聲,東方青端起酒杯一口飲盡,「怕什麼,大不了離開軍隊,還能殺了我不成。」


林瑚眼底閃過一抹笑意,這個已經吃穿無不講究的世家公子哥,如今豪氣萬丈,改變還真不是一般的大,不過,他喜歡。

「還是謝了。」說完,就起身離開。

東方家主能在帝*隊坐穩將軍職位,可見是驍勇善戰的,而東方青,只要努力,不出意外日後地位都不會太低,但是他卻將軍中隱瞞的消息告訴他,萬一被查出來,可不是鬧著玩的。

就算如東方青說的這樣,大不了離開軍隊,可是這份情終歸不一樣,林瑚不是矯情的人,說不來別的話,只有將這份感激埋在心中。

「宿主,我終於知道寄身族人為什麼要大規模進軍了。」9717開心的說。

這些寄身族人太硬骨頭了,只要被抓住就立馬自殺,就算有凍住的,也會在解凍那刻自行了斷,根本讓人素手無策。

「是嗎?什麼理由?」蒙曉陽趕緊追問, 嬌寵小甜妻:壞壞老公是匹狼 ,所以並沒有太多的發現。

「咳!他們會這樣,都是因為一個人。」9717頓了一下,才接著說道:「那個人就是你。」

我?蒙曉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為什麼?」卧槽!老子每日宅在家裡當黃臉夫,為什麼他成了目標。

9717再次咳了幾聲,許久才回答,「因為你能生。」╭(╯^╰)╮

蒙曉陽:泥煤!這什麼破理由,什麼叫因為老子能生。

蒙曉陽差點蹦起來,好在還有點理智,這才按捺住,然後跑進廁所進入到系統空間,一進去就衝過去揪起9717的衣領,「別斷斷續續,給老子好好說清楚。」這行徑,怎麼看怎麼像十惡不赦的強盜。

將衣領從蒙曉陽的手中奪回,9717一閃身,離他遠遠的,「你這麼激動幹嘛?我這不就給你說么。」9717委屈的嘟囔。

再離蒙曉陽遠一下,9717蹲在牆角,「那個寄身族人的王,不是可以變身為獸人嗎?那什麼,他想要派手下寄身在你身上,然後慢慢吞噬再控制你去到他的身邊,給他生寶寶。」而且一個接一個生。

蒙曉陽:我靠!不就是生蛋嗎?想要用老子的身體,然後一窩一窩生蛋,太特么可惡了,真是嬸嬸能忍叔叔也不能忍了!

「9717,你能查出那個寄身獸人是哪個嗎?老子不讓人草哭他,我就不姓蒙。」想要我變母雞,老子先把你便成鴨。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紫光、sdf和靈魂的同桌,愛你們,么么噠╭(╯3╰)╮小蛋蛋給你們抱抱。

想要在八十章完結,所以接下來大概能寫肥一點就寫肥一點了,orz

謝謝所有支持椰子才,么么噠╭(╯3╰)╮

話說,我這邊下雪了,好冷啊!

噗,最近在看古言和修仙,寫文不自覺的咬文嚼字,改的我好辛苦。 知道了寄身族人的目的,蒙曉陽反倒沒有前幾日心緒不寧的感覺。

不過這幾天他的心情稱不上好,那個寄身族人的王,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連9717都探測不到。

不說他,林瑚最近的臉色也不算好,簡直快成移動冰塊了,偏蒙曉陽問他,他又不說,嘴賊緊。

「我沒事。」拉住已經第四次過來幫他添茶的蒙曉陽,「這幾天別出去,去花園就帶上圓筒。」他已經將圓筒送去添加了感應寄身族人的功能。

林瑚,你這樣一次又一次送圓筒去進修,真的好嗎?

眨了眨眼,好一會蒙曉陽才回過神,應道:「好。」心裡嘀咕著,林瑚該不是也知道寄身族人的目標是他吧?

是了?東方青前幾天找林瑚,後來他出去一趟,回來就一直忙著寄身族人的事,東方青是軍人,9717又說這事軍方是最先知道的,所以東方青知道后將這件事告訴林瑚也不是沒可能。

蒙曉陽偷偷觀察了林瑚兩天,得出的結論是他果然已經知道了。

嘆氣!其實他知道也好,這樣他感覺安全一點,蒙曉陽奇迹的放鬆下來,(喂!你那是什麼心態?)

不能出門,林瑾那裡自然也去不了,好在現在有光腦,完全可以在裡面見面,不必擔心被寄身族人寄身,還能好好透透氣。

「大嫂~」林瑾貓腰走近蒙曉陽,然後大叫一聲,想要嚇唬他。

早被光腦系統提醒有人靠近的蒙曉陽翻了個白眼,「都做母父了,居然還這麼調皮。」蒙曉陽拉他進自己的音樂屋,然後將錄製好的歌放出來。

輕快溫暖的歌聲頓時圍繞在兩人身邊。

蒙曉陽:嘖嘖!哥不當明星,真的廣大人民的損失,就我這歌聲,一放出去,絕逼歌神!

一首歌結束,蒙曉陽得瑟的問旁邊的林瑾,「如何?」歌詞歌曲啥的都是其次,關鍵是老子唱的如何?

「好聽?歌詞很美,曲子也溫暖。」林瑾讓音樂屋再放一次歌曲。

蒙曉陽:喂喂!怎麼都說歌詞和曲子,關鍵是我的歌聲好嗎?

「大嫂,這不會就是你寫給我的歌吧?」林瑾仔細想了想,之前還真沒聽過這首歌,這絕對是一首新歌,更加確定是給他的。

半個身子趴倒蒙曉陽身上,「大嫂,對不起。」林瑾將頭埋在他肩頸處,嗡嗡道。

這轉變太快了,蒙曉陽一下子跟不上節奏,激動不是應該再次追問?感激不是應該說謝謝?怎麼說起對不起來了?

林瑾抬起頭,眼眶已經微微泛紅,「我上回不是故意的。」他回家想了很久,一直想要對大嫂好好說聲對不起,卻一直拖到現在。

林瑾的話聽得蒙曉陽莫名奇妙,「什麼不是故意的?就是給你寫首歌,至於激動成語無倫次嗎?」

吸了吸鼻子,林瑾說道:「就是在學習宿舍那回,我沒有想要抱怨大嫂的。澤玉說我身為你的小姑子,如果不早點生寶寶,趙仁會有看法。所以……」林瑾吶吶的不知道怎麼解釋,有些忐忑不安的看著蒙曉陽。

主要鳳澤玉不止說了一次,是每回和林瑾聯繫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的提到,次數多了,這些話自然就在林瑾心中紮根。

他本來就不是一個沉得住氣的,當蒙曉陽笑著說不急的時候,先前扎在他心裡的根就開始萌芽,頓時破土而出,這才會說出那些話來。

鳳澤玉?蒙曉陽倒是沒想到,這裡頭還有鳳澤玉的事,不過他為什麼要故意說這些誤導林瑾的話,他到底想做什麼?

不管怎麼樣,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蒙曉陽笑了笑,「那事都過去多久了,我不是當時就說沒關係了嗎,好了,你去唱一下這首歌。」

林瑾點點頭,先重新聽了一遍,然後才開始錄歌,同樣的歌詞,同樣的曲調,到了林瑾嘴裡,唱出了完全不同的感覺。


也是,蒙曉陽只是按著前世的曲子唱的,屬於像KTV那種,而林瑾會運用技巧,並且加入感情,完完全全投入的唱,當然不一樣。

其實蒙曉陽這具身體的聲音挺不錯的,尤其低音的時候,有種淡淡的性感,如果能系統培養一番,說不定還真如他自己說的那樣,成為歌神級別的。

可惜現在沒有經過培訓,完全是野路子,所以他自認為很好的歌,在林瑾這樣的專業人士聽來,破綻百出。

蒙曉陽:好吧,我還是去寫我的小說那才是我的本職。

將音樂屋留給在那反覆錄歌的林瑾,自己來到了小說界面,話說,他又三天沒有更新了,不知道讀者會不會想要劈死他。

頂著鍋蓋爬到評論區,奇迹的沒有罵聲,那些讀者居然在他文下愉快的交朋友,真是太讓人……大開眼界了。

1樓:「B,你最近有去哪裡玩嗎?」

2樓:「沒出去,最近在家研究生孩子呢!」

3樓:「生孩子?好啊好啊!你有研究出什麼,一定要分享分享。」

4樓:「我能研究出什麼,和我家獸人試過所有帝國發布最後可能懷孕的姿勢了,可惜還是沒有,要是蒙神能寫個生子筆記或是姿勢筆記就好了。」

5樓:「就是啊!同盼望。」

蒙曉陽:卧槽!居然還有姿勢大全,在我文下聊這個,還讓不讓人愉快的寫文了。

艱難的爬出評論區,蒙曉陽回到自己的光腦小屋,腦中不自覺的想起林瑾剛才說的話。

鳳澤玉會說那些話誤導林瑾,真的只是因為當初情敵原因嗎?蒙曉陽仔細回想著鳳澤玉的行為處事,他是那種會做小動作的,但是林瑾都已經出嫁了,挑撥了他們的關係有什麼意義。

「不想了。」想的頭都快大了,這種費腦力的事,就交給9717來吧。恩,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去看過林瑾,見他還在那錄歌,蒙曉陽留了言就退出光腦轉而進到系統空間,反正他都躺著,林瑚知道他上光腦和林瑾玩,也不會奇怪他怎麼還沒起來。

「9717,你說這事和寄身族王有沒有關聯?」蒙曉陽吧啦吧啦將剛才林瑾說的話敘述一遍,然後說出自己的猜測。

9717:「這不就是情敵眼紅你過得幸福,所以想要破壞你的生活之類的嗎?」拜託,這狗血小說都寫爛了不寫了好嗎?

擺手,「不是,我總覺得,這事不是那麼簡單。」蒙曉陽頓了一下,咬了咬下唇,「9717,我是想,咱們要不要換個思維方式?」

「你想啊!我們之前認為寄身族人不能寄身在世家子弟中,可是你想,最近不就查出世家有人中招了,所以之前,為什麼就不能有世家的人中招,甚至十大世家的。」蒙曉陽眯了眯眼,越說越覺得有道理。

不過鳳澤玉是雌性,氣息騙不了人,目前還真沒有什麼能掩蓋雌性氣息的,那會不會?

「鳳澤謙(鳳澤謙)?」蒙曉陽和9717同時出聲。

「應該,不會吧?」蒙曉陽雖然脫口而出鳳澤謙的名字,但是根據原身之前的記憶,鳳澤謙應該不是寄身族王才對啊!


「我先去查一下再做定論。」9717說完就消息不見,他之前還真的忽略了和蒙曉陽認識的幾人,真是大意了。

蒙曉陽出了系統空間,心中還有些為自己的想法驚疑不定,如果真的是鳳澤謙,那這個世界真是太危險了,他好想大叫一聲,『媽媽,我想回家。』

「怎麼了?」林瑚進門就見蒙曉陽面色詭異,「你出門了?」

「啊?」好一會才回過神的蒙曉陽,愣愣的回答:「沒有,我才從光腦出來。」原來的蒙曉陽和鳳澤謙幾乎一塊長大的,他現在反而問林瑚鳳澤謙是什麼樣的人,一定會很不好吧?

偷偷瞄下林瑚,見他的面色緩和過來,才湊近他,「你最近很怪啊!這麼怕我出去幹嘛?偷獸人嗎?」

蒙曉陽:為什麼這句話這麼怪?

林瑚手痒痒的想要敲敲面前這人的腦袋,「懶蛋找你。」

撇嘴,蒙曉陽湊到林瑚的臉上吧唧了一下,才蹦到孩子們的玩耍區,陽台。

摸摸臉頰上的口水,林瑚嘴角揚了揚,然後垂下眼帘,遮住了眼底閃爍著的點點寒光,想要動曉陽,也要看有沒有這個命。

蒙曉陽坐在一旁看著孩子們玩,心裡想著要不要將自己懷疑鳳澤謙的事告訴林瑚,該怎麼說才好。

最終,他只是將鳳澤玉攛掇林瑾的事告訴林瑚,至於其他的,他就不再多言,畢竟他還不想將系統暴露出來,至少現在是。

倒不是蒙曉陽不信任林瑚,而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反正先拖著,說不說看以後吧。

果然,林瑚也有些懷疑鳳澤玉的目的,轉而懷疑鳳澤謙,到底是世家中人,不像普通人那樣,所有的資料說看就看,私下讓人說查就查。

就算有所懷疑,林瑚也沒有顯露出來,只是私下讓人小心的查探,只等查出一點蛛絲馬跡,就將這事告訴父親和長老們。

只有動用他們手上的力量,才能徹底查清楚。


9717:「宿主,時間太短,我只查到一點點眉目,不過不確定,我再去查查。」他居然查到了花然也有牽扯,還是先不要和宿主說了。

當天晚上,蒙曉陽就去追問9717結果,不是因為心急,而是就在今天下午,居然又有一個寄身族人潛進林府,想要寄身在蛋殼身上,這已經觸碰到蒙曉陽的逆鱗,光是他自己沒事,現在居然將注意打到他的孩子身上來。

要不是孩子們掛著香囊,這次怕就真的成功了,他還一無所覺,因為寄身族人一旦寄身成功,將會藏在人體最隱秘的地方,饒是9717,不特意去掃描的話,都不會知道。

一時間,林家族老們大怒,這一次兩次的被寄身族人侵入家中,這絕對出了家賊,不然以林家如今的防護,寄身族人不可能進來。

「好,9717你辛苦一下。」敢動他的孩子,絕對不會就那麼算了。

第二天,蒙曉陽再追問的時候,9717已經無力說話了,他能說他又查出東方青也與這事有掛鉤嗎?


9717:卧槽!這世界真恐怖,要不要帶宿主回地球!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小莫親的地雷,么么噠╭(╯3╰)╮

更晚了,對不起。 9717想了很久,還是將查到的消息都告訴蒙曉陽,具體要怎麼決斷,就看蒙曉陽的了。

「你能不能將這些信息,不露痕迹透給林瑚的人嗎?」蒙曉陽想了想,問道。

「你是說將這次查到的線索全都告訴林瑚?」9717有些疑惑,這花然還有東方青都是林瑚最好的哥們,這樣告訴他真的好嗎?

像是知道9717在想什麼,蒙曉陽輕笑一聲,「正是因為他們最熟,所以有些事他比較好查,不然像你這樣通過光腦查,要到什麼時候。」

9717聞言不再多說,他也只是疑惑,反正在不危害宿主的情況下,宿主叫他怎麼做他就怎做。

當天晚上,林瑚就從手下那得到最新消息,自然就是9717透露出來的,看著花然還有東方青兩人的名字,一時間頗有些五味雜陳。

事情到了這一步,林瑚也不想自己逞強,帶著這些資料去找林家主,不論如何,家族的力量才能最快查到誰是寄身族人王。

不管是誰,將主意打到他正君和孩子身上都絕對不行,何況他相信花然和東方青絕對不是寄身族人的王。

有了這些線索,搜索的範圍一下子縮小了無數倍。

林家主並不是像蒙曉陽那樣,將目光鎖定在個人身上,他是將這三家整個家族的人全部上了搜索名單。

林家出馬果然不是林瑚和蒙曉陽能比的,不出三天的時間,諸多資料就擺在了林家主的書桌上,首先排除的就是花家,只是花然這個從偏遠星接到花家嫡支的獸人並沒有從嫌疑名單中劃去。

其次就是東方家,東方家主和東方青從最開始就不是嫌疑之人,因為他們在軍隊中就已經查過,東方家的人口簡單,除了他們父子二人,其餘的人沒兩天就弄明白了,其中被標上可疑人物的就是東方夫人還有慕雲兒,連帶著幕家都上了可疑名單中。

最後也是最開始懷疑的風家,經過多番查證,風澤謙並不是寄身族人,風澤玉卻被檢驗出有寄身族人血脈。

「不可能,風澤玉是雌性,這點騙不了人,這種檢測是否含有寄身族人血脈的儀器才剛發明,會不會不準確?」洗脫嫌疑的東方青也參與進來,代表軍方發表著意見。

「為什麼就認為寄身族人會在我們這一輩?」一直沒吭聲的林瑚突然出聲,「得到的消息,不是說寄身族人寄身雌性生下了寄身族王嗎?」

是啊!這寄身族王怎麼就不能是年紀大的?

所有人好像都被最開始寄身族王想要蒙曉陽的消息給誤導了,為什麼就不能是老獸人,他可能就是為他的兒子選的呢?

這麼一來,擁有寄身族人血脈的風澤玉,風家的嫌疑更加重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