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周長老不再說話,而是悠悠地轉身離開。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賀振國這才走過來,站在葉修身邊,嚇得一臉蒼白,厲聲罵道:「葉修,你要是今天真的傷了周長老,你就是跟整個華夏國為敵,你覺得是黑屠集團還纏還是華夏國難纏?」

葉修沒有回答,只是在心裡想那個中年男人對華夏國竟然如此重要?

「不過……你竟然是『龍影』?剛聽到這個消息,我真的沒有相信,我不相信縱橫國際的『龍影』竟然是你,不過想想是你也有道理,這麼狂妄的年輕人,除了『龍影』還有誰?」

葉修只好朝賀振國笑笑,問道:「賀伯伯,你怎麼會在這裡?」

賀振國眼裡都閃著奇異的色彩,激動地說道:「走吧,我去帶你見幾個人,處於這個世界最高一個階層的存在,連我也無法深入的另一個層次。今天我們都很幸運!」

葉修點點頭,跟在賀振國身後到了瀑布邊,笑著問道:「讓你跳下去,敢嗎?」

葉修看賀振國這裡還在嘚瑟,他什麼話都沒有說,一閉眼跳下瀑布。

賀振國一張老臉頓時黑了,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猴子一眼,葉修就是那個看耍猴戲的人一樣。

頓時調整了一下情緒,也跟著跳了下去。

葉修一跳下去,就被一個吸力帶走,等他睜開眼睛,就到了一個山洞口,一扇門開著,門口站在那個周長老,似乎在等他,「走吧!」

跟著周長老往裡走,不到一分鐘,賀振國也跟著下來了,跟葉修和周長老比較,賀振國已經快五十歲的男人似乎葉修都比不過。

葉修不敢相信九江國國家森林下面竟然有華夏國的一個秘密基地,這要是被九江國王知道了,恐怕還沒有出兵剷平,就要先被氣死了。

一共穿過十三道門,每一道門都有一個口令,等他們到了最後一個莊嚴肅穆的大門時候,葉修的心開始噗通噗通猛跳。

周長老一隻手按在開門鈕上,回頭問葉修,道:「葉修,你準備好了解這個世界的另一面了嗎?」

「是的!」

門緩緩打開,周長老說道:「你進去吧!」

賀振國剛要抬起頭,就被周長老一個眼神制止了,周長老淡淡地開口道:「畢竟是在別國,我跟賀振國去守衛!」

葉修走進去,石門立刻關上。

一腳踏上台階,頓時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壓制住,那是比周長老還要高強百倍的力量,葉修咬牙撐著不倒下。

力量繼續增加,葉修咬緊牙關,目眥裂開,渾身青筋暴起,連呼吸都變得急促難忍。

一滴血滴到地上,兩滴血,三滴……

再看葉修,他七竅都在流血,整張臉憋得通紅,眼裡血絲深重。

一道深長幽怨的聲音,輕輕道:「好了,他當你重孫子都有可能,何必跟小孩子計較!」

突然所有力量卸去了,葉修渾身顫抖,雙腿不受控制,往地上倒下,一抹身影嗖一下過來撐住葉修,一股清香靠近他。

葉修抬起頭,看到一個頭髮長到腳踝的女孩,她看著他,面無表情地說道:「師尊讓我扶你上去,如果不想要你一身修為了,你可以自己運功修復。」

一聽這話,葉修立刻放鬆身體,既然都這樣說了,他乾脆把整個人的力量都靠在女孩身上,這種地方還有女人,真奇怪。

葉修被拖著上了台階,站在樓梯邊,他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一雙眼睛無法相信自己看到一幕。

他看到四個頭髮花白的老頭子圍一桌打麻將,還有一個老頭子正在玩電腦,而這五個老頭就是賀振國說的更高一層的存在?

葉修一臉黑線,如果不是剛才被一股壓倒性的力量傷到,他到現在可能就覺得賀振國是跟黑屠集團合作耍他了。

「就是你要藉助華夏國的力量滅掉黑屠集團?」那個正在上網的老頭龐展聲音醇厚柔和,就是他剛才出聲救了葉修。

女孩已經鬆開他回去坐在那四個打麻將的男人身邊,葉修只好自己撐著不要倒了,拱手行禮,回答道:「參見前輩,不算藉助,各取所需而已。」

龐展像一個慈祥的老人一樣,問道:「小朋友,你今年多大了?」

「20歲!」

龐展關掉電腦,盤腿坐在榻上,一雙眼睛充滿著智慧的光芒,他慈祥地道:「20歲啊,還是很年輕,你知道這些國家,和你說的黑屠集團一類的組織存在了多久嗎?」

葉修還沒有回答,龐展繼續說道:「每個國家身後都有一股勢力,用來平衡國家之間的力量,不會讓一個國家因為突然的弱小就被滅掉,也不會讓一個國家壟斷整個世界。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葉修回答道:「因為要發展!」

「對,就是要發展。九江國也是,華夏國也是,黑屠集團仍然是。你要滅掉黑屠集團,你知道你要面對的是什麼嗎?是世界將近一半國家,你這是要拉動世界大戰。」

正在打牌的一火爆男人鍾識頓時把手裡的一張廢牌打出去,厲聲道:「為什麼不能打?黑屠集團已經超過國際約定了,那群人也步步緊逼,小子!」

鍾師回頭看向葉修,一雙眼裡有壓倒性的氣魄。

「如果這些人不答應,我會適時地幫你,如果你真能攪得動這淌渾水的話。」

葉修自信地勾起一抹笑。

「一定不會辜負前輩的期待。」

鍾師一接牌,頓時興奮地站起來,道:「自摸,給錢!」又回頭道:「小子,你好好乾!黑屠集團算個屁,老子以前照樣不是闖進他們老巢!」

千邊坐在鍾師對面,一臉淡漠地給了錢,起身離開走到龐展身邊坐下,也跟著道:「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要見你嗎?」

「晚輩不知。」

「因為你的提議大膽而且沒有腦子,但是這些老頭子需要一個代言人,他們不能輕易動手,卻早就看黑屠集團不順眼了,知道嗎,小朋友?」鍾師走到葉修身邊,一伸手按在葉修背後用內力幫他療傷。

一道陰沉的聲音帶著不予反駁的氣勢,道:「鍾師,你說我們是老頭子,那你呢?我記得你比我的生日還要大一個月!」

一瞬間葉修就能分辨出來,就是這個人給他的強大壓力,幾乎要把他壓死在台階下。

曲英,華夏國上層勢力中的領導人,一向以霸道和狠辣著稱,近一百年來華夏國一直保持全球強國之列跟曲英的努力脫不開關係。

一旦上層界里處於弱勢,那麼就算你這個國家再怎麼強悍,都躲不了被其他國家聯合圍打的局面。

曲英陰沉地看著葉修,問道:「小子,一旦你踏入了我們這個世界,那麼你就算被和我同等實力的人捏死,都不會有人說我們欺負弱小,你確定還要聽下去嗎?」

「技不如人,不需要其他理由!」

鍾師欣賞地拍拍他的肩膀,笑著問道:「好,我喜歡你,小子,有沒有娶妻,我把我孫女介紹給你!」

葉修被鍾師拍得一口血吐出來,連忙躲開他一米,剛剛被鍾師治好的傷又被他拍傷了。

星際之全能進化 曲英一個眼神,鍾師立刻走回去坐在,五個老人坐在一排,明明各個都是近百的年紀,可是在一起發出來的強大氣場卻讓葉修都忍不住彎下膝蓋,最後硬是被自己強撐起來。

龐展嚴肅地開口道:「每個國家之後有自己的上層勢力,而這些國家的上層勢力會在某些程度上合作建立一個新的組織來行走於世界。所以你要滅掉黑屠集團,就等於跟數個國家為敵。而你是華夏國的人,你的行為在某種程度上會變成我們的授權,一旦被人如此認為,我們的合作方就會有所行動,每個國家後面都有自己的網系,一旦這個局面失控,這個世界就亂了,沒有一個國家願意發生這種事情!」

葉修冷笑一聲,道:「天下大局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這本就是常理,今日是我先想到,未必明日別人想不到。先下手為強,這是我的生存之道,我是特種雇傭兵,我是世界頂級的殺手,這就是我的身份,我要做的事情,迫使我前行的,勇氣而已!如果各位之間的協議還存在,那麼黑屠集團會發展成現在這副模樣嗎?世界因為你們的平衡,結果就是現在這樣子,我不覺得這就是最好的局面!」

向凡一直沒有說話,作為五人中最為年長的老者,他對這件事一直以來都持反對意見,道:「是嗎?你能得到的幫手,只要我們一句話,全部都會停手,你覺得你還有什麼力量能夠去跟黑屠集團幾千人對抗?」

「你覺得我不行嗎?」葉修勾起一抹邪佞的笑,「這世界沒有不行,你們也控制不了全世界,否則,黑屠集團為什麼不在你們的控制下?有利益,就有合作的條件,各位可以繼續過著如此悠閑的生活,看著我是如何毀掉黑屠集團!」

「……」

所有人都是一陣沉默。

許久之後,「你的信息跟這個相符嗎?」鍾師把一份資料扔過去,葉修伸手接住,打開一看,竟然是黑屠集團的分析圖。

甚至連他們的老巢地址都有。

葉修驚訝地抬起頭看向五人!

曲英冷聲道:「這是我們給你的資料,除此之外,我們都不會出手,除了這裡,除非上層勢力參與。我們不認識你,如果你泄露了我們的事情,

我會殺了你,如果你失敗了我會殺了你,如果你僥倖成功了,你會再次看見我們。莫邪,你跟著他,幫他!」

莫邪就是剛才府葉修的女孩,恭恭敬敬地走到葉修身邊。

「葉修,好自為之!」

葉修點點頭

等葉修被送出來,看著遠處的瀑布,他回頭看了一眼莫邪,笑著問道:「你叫莫邪?」

莫邪一板一眼地回道:「是!」

明明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卻是個面癱臉,眼睛毫無生機,就像一個瓷娃娃一樣站在他身邊。

葉修摸摸下巴,說道:「姜還是老的辣,什麼力都不想處,最後有了好處他們就來享受成果了,你說這些人是不是很奸詐?」

一掌劃過去,一顆足有成年男人腰那麼粗的樹榦攔腰被割斷,莫邪帶著一股殺氣,厲聲道:「不可侮辱師尊!」

葉修回頭,詫異地看著女孩,竟然有如此身手,看著那棵樹,葉修思量自己是不是能夠一招砍刀,結果是不行!震斷還行,這樣像被鋸子鋸出來的光滑,他卻是真的做不到。

葉修問道:「莫邪你跟著你師尊多久了?」

莫邪不回答,依舊低著頭。

突然,感覺到附近有隱藏的氣息,葉修眯起眼睛正要出手,突然想到身邊的高手,頓時放鬆了,說道:「你師尊讓你幫我,現在你去把隱藏起來的傢伙給我抓過來!」

葉修打算試試莫邪的身手,絕頂高手絕對頂得上一個軍隊,要知道他們對付的就是高手,再多的軍隊只是人肉種子而已。

莫邪出聲道:「出來!」

嗖嗖幾聲,四個跟莫邪一模一樣的女孩全部站在葉修面前。

同樣的衣服,同樣的身材,同樣的長發,最重要的是同樣的臉!

天吶!葉修伸手碰了一下其中一個的臉頰,是真的。

詫異地回頭看向莫邪,問道:「你們是五胞胎?」

莫邪點頭應道:「是!」

葉修吞了一口口水,五個一模一樣的美人站在他面前,這種視覺衝擊讓他有那麼一瞬間滿腦子都是動作片的思想。

一臉邪笑,葉修問道:「她們叫什麼名字?」

「莫邪!」

「……」

過了一會,葉修伸手摟住兩個莫邪,側過頭聞了一下,淡淡的青草香味,悠悠地問道:「所以說你們師尊說讓莫邪幫我,就是給了我五個高手?你們五個都要聽我的命令了。」

五人齊聲回答道:「是!」

爽!

莫邪一號又加了一句,道:「一旦你失敗,我們五人必須殺死你!」

額……這就不可愛了!

「那就一個跟著我,其他四人全部隱藏起來,你們長得一模一樣,那就一天換一個跟在我身邊可以休息一下。我們走吧!」

葉修一說完,四個人就瞬間消失,看這速度,一點不比葉修慢!

一下子多了五個心靈相通的高手,這對葉修來說,絕對是如虎添翼!

回到城裡,跟莫邪剛要回去找秀女王,他想問下秀女王知不知道這些上層的事情。

一個人快步走過來,狠狠撞上葉修的肩膀,很強勁的力量,竟然讓他後退了一步,這幾天光碰上一群高手了,呵呵!

一回頭,就看到一個劍眉星目,臉龐如同刀削的一般稜角分明,一雙閃耀的眼睛讓葉修想到了森林裡的狼。

這世上能讓人一眼就想到狼的雇傭兵,只有狼群傭兵團的狼忍,從葉修出道,拿來第一個跟他對比的人就是狼忍,一個十四歲創建傭兵團,二十歲帶領一眾團員成為世界第三的傭兵團,不接受任何招攬,永遠神出鬼沒。

兩個同樣的世界級霸主,卻從來沒有交過手,葉修還沒有退出之前一直想著要跟狼忍來一戰的。

狼忍看了他一眼,轉身離開,那眼裡的意思非常明確,有種你跟過來!

有沒有種,這種事情很重要,怎麼能不證明呢!

葉修伸手摸了摸莫邪的小臉蛋,心裡竊喜,真是滑不溜手。以後一天調戲一個,那滋味,就一個字,爽!

莫邪冷漠地無視他的舉動,葉修和莫邪跟著狼忍走到明湖畔。

葉修笑著道:「莫邪觀察四周,我不希望有宵小來打擾我和狼忍大人。」

莫邪一眨眼就不見了。

狼忍回頭看著葉修,眼裡也是打量的以為,里那個人被對比了這麼多年,如今才是第一次見面,怎麼能不好奇?

狼忍一開口就醋味十足,道:「晨晨說你是她的終極夢想,如果不是早點跟我結了婚,她一定要纏著嫁給你!」

「哈哈哈!龍家大小姐?那麼漂亮的小丫頭結婚了啦,竟然看不出來,真讓人懷——」

狼忍一拳已經過來,葉修伸手擋住,兩人眼裡都是熱血沸騰的渴望,當了對方這麼多年的假想敵,不打一架怎麼能罷休? 重生之妻不如偷 「古紇,你不要太過分!」

這是一個暗巷,一邊是個死胡同,另一邊的出口風玫正站在那裡。

而她對面,在靠近死胡同的一邊正有著一個青年對她怒吼著,神色猙獰,眸中卻滿是忌憚。

風玫一臉無辜,她剛來,什麼都還沒做,對著她吼什麼?

還有……

察覺到身後熟悉的氣息,她將視線從男人身上收回來,直接轉身往身後看去。

她後面幾步開外的地方,一個身形纖細修長的少年正靠牆屈膝站著,他微低著頭,看不清容貌,身上穿著乾淨的白襯衫,一眼看去,就有一股清爽的氣息迎面撲來。

風玫嘴角微彎了幾分,沒想到這一次這麼快就見面了。

似乎察覺到風玫的視線,少年抬起頭,目光分毫不差地對上風玫的視線。

風玫頓時一個激靈。

好冷。

少年的目光冰冷的不含一絲溫度,一雙墨黑的眸子黝黑深邃,宛若一潭死水,根本不像活人的目光。

他有著綺麗的容貌,卻帶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風玫目光微微下移,落在他染了血絲的唇角上。

那艷紅的色澤,襯著略顯蒼白的臉龐,竟生出一種詭異的妖冶來。

身後響起破空聲。

風玫回頭看去,有些傻眼——

後面那個剛剛還對著她吼的男人,飛、飛走了?

這是個什麼世界?

第一時間被男色吸引的風玫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還沒有接收記憶。

「你放走了他。」懶人聽書

少年如山澗流水,悅耳卻帶著寒涼之氣的聲音響起。

風玫偏頭看他,這還是熟人?

「不是,他是逃走的。」不是她放的!

她只顧著看他去了,又不知道眼下是個什麼情況,更沒料到這個世界的人還會飛。

少年心中劃過一抹疑惑,臉上的表情依舊是冷淡的。

他似也並不真的在意這個問題,抬手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錶,道:「老師,上課時間快到了。」

風玫一陣發懵,老、老師?

他是寄體的學生?

風玫立即擺出作為老師的威嚴來,一本正經的道:「嗯,你先回去上課,我隨後就到。」

辣妹媽咪太囂張 少年心中疑惑更甚,看著風玫的目光深邃了幾分,微抿了一下唇角,只道了一聲:「好。」

一字落,少年便轉身往暗巷出口處走去。

風玫看著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巷子里,風玫才收回視線,如少年之前一般的姿態靠牆站著。

「二傻子,接收記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