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周邊山峰無數修士,盡皆色變,眼底流露敬畏惶恐。

2021 年 1 月 2 日

劍意橫秋,血花綻放。

少頃,消散。

百丈魔軀,傷痕縱橫交錯,血肉蠕動急速癒合,卻又被那傷口遺留劍意再度撕裂。

李叱天重創,即便如此,其目光依舊縱橫睥睨,腰背挺直,充斥狂傲不羈。

「文道子,你融合劍珠,依舊不是本宗敵手。」

「眼下本宗雖重創,卻猶有三分實力,而你已然無力繼續出手。」

「這一戰,我萬魔宗勝。」

聲浪滾滾,遠播開來。

文道子被宗門長老攙扶,此刻聞言,蒼白面色極為平靜,淡淡道:「叱天道友所言不錯,這一戰,卻是我紫宵宗落敗。」

言到此處,他微微一頓,嘴角翹起,流露譏誚,「但道友如今剩下實力,可能堅持第二戰依舊出手。」

「若是不能,不知第二戰,萬魔宗欲要派遣何人出戰?」

語態頗有冷然之意。

李叱天身上魔光閃爍,化為常人大小,背負雙手,自有風範氣度。此刻聞言眉頭微皺,心中生出淡淡不安之意,但隨即被其壓下。

「本宗雖然自負,但此刻實力剩餘十之二三,自保有餘,卻無法再戰。」

「但今日賭約,我萬魔宗必勝。」

「第三戰,將由我萬魔宗盟友,極魔殿主寂寞道人出戰。」

語落,眾人震驚。

極魔殿乃西州邊緣勢力,與極魔殿毗鄰,同為魔宗,關係向來親密。此次紫宵宗圍困萬魔宗山門,極魔殿雖未直接出手干預,卻也曾暗中施壓,參與調解,這才免去兩宗修士廝殺,血流成河慘況發生。

李叱天此刻開口,卻是表明一個事實,極魔殿已然與萬魔宗聯手,共同對抗紫宵宗。

「原來其中竟有此隱秘,無怪萬魔宗如此自信,應下賭約。」

「魔極殿插手,今日局面定然更加火爆,此次紫宵宗怕是要敗了。」

「極魔殿寂寞道人修為深不可測,與萬魔宗主、紫宵宗主也在伯仲間,此刻文道子重創無力再戰,紫宵宗又有何人可擋寂寞道人。」

「若紫宵宗不能尋到對策,恐怕今日之戰,便要出結果了。」

蕭晨面色平靜,此刻微微搖頭,終於知曉這紫宵宗隱藏手段。

恐怕現在李叱天等萬魔宗修士還不知曉,極魔殿已然暗中與紫宵宗聯手,場中局面對萬魔宗不利到了極點。看著李小藝等魔極殿年輕一輩弟子流露興奮之意,蕭晨心中搖頭,恐怕等下,你們就笑不出來了。

李叱天宣布這般消息,萬魔宗弟子振奮,諸方修士議論紛紛,場中局面混亂。至於紫宵宗弟子,此刻則是面色發白,難掩驚慌。

但李叱天及身側紫宵宗長老,面色依舊沉穩,眼眸轉動間,隱有譏諷。

「魔極殿,寂寞道人?」

文道子輕笑開口,微微搖頭,任由眾人議論紛紛。

少頃,修士逐漸安靜,發現其中不妥處。

眼下距離李叱天開口已然過去片刻,卻不見任何極魔殿修士現身,場中氣氛,瞬間變得極為詭異。

李小藝等萬魔宗弟子流露不解,面面相覷,盡皆看出彼此心中不安。

李叱天面色陰鬱,眼眸深處寒芒閃爍,此刻局勢變故,出乎他預料之外。

「寂寞道友,還請速速現身,為我萬魔宗贏下此戰,本宗感激不盡。」

沉聲開口,語落,無人應。

即便是那心思愚笨之輩也能猜到,事情出現變故,當下個個目光閃爍,游移不定起來。

文道子面色平靜,此刻淡淡開口:「若是叱天道友暫且未能找到第二戰出戰修士,那我紫宵宗便先行開始。」

「寂寞道友,此刻仍不現身,更待何時?」

法力加持下,聲音瞬間擴散,方圓百里皆能聽聞。

語落,十一道道氣息突兀升騰,插入雲霄,凝聚滾滾魔雲。

遠處天際,十一修士腳踏虛空而來,盡皆寬大黑袍,胸前綉有極魔二字,正是極魔殿修士。

寂寞道人為首,十一元嬰長老尾隨,靜默前行,卻是在眾人心中砸落巨石,激起驚濤駭浪。

極魔殿竟選擇與紫宵宗合作,圍剿萬魔宗!

這般形勢逆轉,使得無數修士紛紛色變,眼眸內盡皆冒出震驚之意。 「文道子道友,在下與諸位長老依約而來,定然幫助道友,奪得最終勝利。」

寂寞道人樣貌看去極為俊美,但一雙眼眸歷經滄桑,充斥智慧,此刻淡淡開口,頗有一宗之主風範。

文道子輕笑拱手,「第二戰,便有勞道友出手,本宗先行謝過。」

「份內之事,道友不必客氣。」寂寞道人言罷,轉身看向李叱天,略微遲疑,拱手道:「叱天道友,今日之事情情非得已,還請道友勿怪。」

「若道友聽我一言,不如馬上認輸,在下或許可向文道子道友為你萬魔宗求情一二,保你萬魔宗根基不滅。」

李叱天面沉如水,眼眸深處充斥怒火,卻終歸沒有流露。此刻局面,憤怒並不能解決問題。

「寂寞道友何必多言,今日局面只怨我李叱天識人不明,怨不得他人。」

「只是我很好奇,你我相交兩百餘年關係莫逆,我萬魔宗與你極魔殿同屬魔門,彼此親近,道友今日為何會出爾反爾,甚至於幫助紫宵宗出手。」

「不知寂寞道友,可能為我解惑?」

寂寞道人聞言緘默,繼而拱手,「事已至此,在下不願多言,若叱天道友認輸則萬事猶有商量餘地,否則等下交手,本宗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此事,叱天道友三思。」

言罷拂袖,體內氣息晦澀,隱有森寒氣息流露。

李叱天冷笑,「認輸?寂寞道友何必這般開口,當真以為在下是那稚童不成?」

「若本宗當真認輸,保我萬魔宗基業,你兩宗不怕日後老夫尋機報復,將你等宗門連根拔起。」

「是以今日之戰,我萬魔宗即便戰至最後一人,也絕對不會認輸,你等休要多言。」

寂寞道人聞言面色微變,繼而陰沉下去,冷哼道:「既然如此,叱天道友休怪在下不顧以往情誼,出手無情。」

「我極魔殿與紫宵宗結為聯盟,這第二戰便由本宗出手,不知叱天道友欲要派遣何人與我交戰?」

寂寞道人冷笑,語態森然。

李叱天緘默,寂寞道人修為高深,他心中清楚,即便與他相比,也在伯仲間。

萬魔宗雖強,元嬰後期修士除他外,尚有一名長老勉強達到,但此人絕對不是寂寞道人對手,貿然出手,只是送死罷了。

「這第二戰,依舊由本宗出戰。」

李叱天眼底厲芒閃爍,雖然眼下實力大損,但萬魔宗內,唯有他方能與寂寞道人僵持片刻,但最終結果,卻依舊逃不脫一個輸字。

即便拚死反抗,放手一搏,勝出希望依舊渺渺。

但即便如此,李叱天也不會認輸!、

魔者狂霸無羈,雖死,亦不束手待斃。

局勢逆轉,萬魔宗修士心中暗怒,繼而生出淡淡惶恐不安。

若宗門落敗,他們下場定然極為悲慘。

李小藝俏臉蒼白,美眸流露驚慌擔憂之色,她早已知曉萬魔宗與極魔殿聯手之事,是以才會這般自信,今日局面無法對萬魔宗造成威脅。但此刻,她芳心卻是按耐不住擔憂起來。

李叱天已然重創,勉強出戰,定然極為兇險。

李小藝自出世以來,便是萬魔宗大小姐,眾人呵護,從不知擔憂為何物。

因為父親在,任何危險都不會降臨在她身上。

但此刻,李叱天帶傷出戰,極有可能隕落當場,這般變故,讓李小藝心亂如麻。

但就在此刻,自那萬魔山內,一道驚天氣息轟然爆發,直插天際,攪動風雲色變,引得無數修士紛紛轉首,目光透露無盡駭然。

一名老者身影出現虛空,此人看去約莫五十餘歲,體格高大,面色紅潤,一頭銀絲隨風而動。

一步邁出,身影突兀不見,再此出現,已然在那李叱天面前。

瞬移。

無數修士瞠目,看向這老者眼神,瞬間變得無比敬畏。

此人,竟是一名不墜境界存在!

「太上長老。」看到來者,李叱天面色微驚,繼而恭謹施禮。

「糊塗,以你眼下傷勢,若是再與這極魔殿修士交手,難道當真不要性命了么?」

「須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這性子狂傲無羈,雖是修魔的好料子,但也要知曉變通,一味強硬終歸是要吃虧的。」

老者開口,毫不遮掩責備之意。

李叱天點頭,恭謹稱是。

老者轉身,目光落在那寂寞道人身上,眉頭微皺,淡淡道:「老夫水墨子,當年與你極魔殿先祖魔極道人乃是過命之交。」

「你我兩宗向來和睦,今日卻會出現這般局面,著實出乎老夫意料。」

語氣淡漠,隱有冷然之意。

寂寞道人衣衫瞬間被冷汗浸透,在這水墨子目光注視下,此人心神承受重壓,幾欲崩潰。

「水墨子道友還請自重,若是道友插手此事,老夫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聲音未落,一名黑袍修士身影突兀出現場中,晦澀氣息自其體內散發,袍袖一揮,將那水墨子威壓盡數擋下。

輕描淡寫一式手段,足以表明來人身份——不墜修士!

此人,正是那紫宵宗穆前輩。

傳說中的盾戰在異世 水墨子皺眉,眼中閃過忌憚,「穆道友,我萬魔宗不願受人驅使,還請都有見諒。」

「今日之事,不知可否這般揭過,老夫心中感激不盡。」

黑袍修士聞言「嚯嚯」低笑,「萬魔宗不願之事,其他宗門卻是爭搶著想要。」

「今日之事已成定局,既然不歸順,那便只能剪除,扶持聽話勢力。」

「當然,若是水墨子道友改變主意,事情也並非沒有轉機。」

水墨子緘默,眉頭緊皺,氣氛一時極為僵固。

「太上長老,我萬魔宗豈能成為他人腳下走狗,今日即便李叱天戰死,也絕對不會允許此事發生,否則我等日後有何顏面去見列位祖師。」

李叱天開口,斬釘截鐵,全無半點迴轉餘地。

黑袍修士豁然轉身,兩道冷然目光落在此人身上,「好!好!」

「果然極有風骨,既然如此,老夫也不再浪費口舌!」

「寂寞道人,第二戰你全力出手,無需有半點顧忌,有老夫在此無人膽敢對你如何!」

言到此處略微停頓,寒聲道:「水墨子道友,今日之戰,你我曾達成協議,盡皆不可出手。」

「若道友插手,切莫怪老夫撕毀協議,出手將你萬魔宗覆滅!」

水墨子聞言面色變得極為難看,眼神徹底陰鬱下去。

寂寞道人恭謹施禮,起身,冷聲道:「既然如此,第二戰還請萬魔宗派遣修士,與本宗一戰!」

水墨子不可出手,萬魔宗無人是其對手!

這寂寞道人,信心十足!

李叱天緘默,除他之外,萬魔宗沒有修士可與寂寞道人匹敵。

「難道,今日當真要認輸不成?」

萬魔宗修士,盡皆沉默,心中生出不甘,卻也無可奈何。

紅樓多嬌 李小藝紅了眼眸,縴手絞在一起,今日萬魔宗落敗,恐怕日後終究難免被絞殺結局。想到此處,小丫頭心中更為慌亂。

蕭晨看在眼中,微微搖頭,輕笑道:「李小藝,你我相識幾年?」

李小藝抬起眸子,不明所以,卻依舊下意識答道:「七年。」

蕭晨點頭,「可還記得,當初你被莫言、莫老兩人前輩帶走時,曾給蕭晨一枚身份玉簡,並未因為自身身份,而不將我放在眼中。」

「從那一日起,蕭晨心中便將你當做了朋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