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周楓漸漸回憶起所有的事,急道:「我中槍后發生了什麼?」

2021 年 1 月 19 日

宣天佑得意洋洋地道:「你都昏迷了,當然一切還得靠我老宣。我找了個手機,給陳總司令打了個電話,提醒他半路伏擊的事,救了他一命。」

周楓鬆了口氣。

陳靖國這種老江湖,自然一聽「半路伏擊」,就知道是怎麼回事,進而安排適當的反擊。既然陳雨萌之前在這守著自己,那當然是也被成功解救了。

旋即愕然道:「你怎麼……怎麼有他的電話?」

宣天佑哂道:「我跟陳總司令本來就有點交情,對於我這樣的名醫國手,他巴結還來不及呢!別說個手機號,他更秘密的事我都知道,當然不能告訴你。」

周楓一想也對,再怎麼有權有勢,都難以抵擋傷病,能結識宣天佑這樣的名醫當然好。

宣天佑忽然低聲道:「記著,我跟陳總司令說的你讓我報的信,他要謝你時別給我說漏了嘴!」

周楓一愣,道:「為什麼?」這消息確實是他探出來的,但他並沒有讓宣天佑報過信,這老頭按說也沒必要把功勞送給他。

宣天佑嘆了口氣,無奈地道:「誰叫你小子竟然救了我一命!當時要不是你推開我,估計中槍的就我了。再說當時本來就是你告訴我情況的,我只是轉述而已,無功不受祿。唉,這下完了,你救了我,以後我還怎麼好意思逼問你的秘密?」

周楓越來越覺得這老頭相當有趣,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麼非要知道我的秘密不可?」

宣天佑翻了翻白眼:「我這輩子什麼都能忍,就是不能忍受有人能在醫術上勝過我。」

周楓錯愕道:「勝過了怎麼辦?」

宣天佑露出少許無奈之色,攤手道:「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離開燕京,到處流浪?還不就是避開他們!唉,這年頭什麼好醫生都朝燕京跑,我只好躲開了。」

周楓差點沒笑出聲來,他對這老頭了解越多,確實越覺得有趣。

「行了,現在你只管好好休養。」宣天佑恢復了嚴肅神情,「在我這個主治醫生沒許可之前,你不準離開這張床半步,連撒尿都不許!」

周楓失聲道:「那要憋不住了怎麼辦?」

宣天佑若無其事地道:「尿床上好了。」

周楓一臉黑線地看著他。


這老頭有時候是有趣,有時候就純粹是惹人厭了。

推門聲響起。

兩人同時看去,只見陳雨萌走了進來。

宣天佑輕咳一聲,道:「有事按鈴找我。」離開了病房。

周楓見陳雨萌看他時臉色不豫,又見宣天佑神色不對,心裡大感奇怪。

這倆按說該是世交關係才對,怎麼搞得跟仇人似的?

陳雨萌走近床邊,喜道:「你醒啦!」

周楓見她眼眶腫腫的,知道這美女為他哭了不少,心裡大感歉疚,卻又一陣異樣。

她現在似乎對他越來越多真心,而不是當初的好玩和好奇。

但問題是,他根本不可能接受她。

就在這時,他腦中靈光一閃,如受雷擊,臉上瞬間沒了血色。


陳雨萌嚇了一跳,慌道:「你怎麼啦?」

周楓回過神來,搖搖頭,道:「沒什麼,傷口有點疼。」心裡卻難受之極。

因為他突然記起了之前聽到的那「人死不能復生」到底來自哪裡。

那確實是他的幻覺。

只是那幻覺來自當年的記憶,他一度以為都把當年的細節忘卻,現在才知道那只是自己的錯覺,所有細節,現在都還記在他心裡。

陳雨萌並不細心,被他騙了過去,鬆了口氣道:「你嚇死我啦。」

周楓怕她再問,岔開話題道:「你和宣醫生好像有點不對勁。」

一說到這個,陳雨萌頓時玉容一沉,哼道:「哼,那個老色︶狼,以後不要再在我面前說他!」

周楓一呆,旋即失聲道:「色︶狼?難道他對你……」

陳雨萌氣道:「對我?他敢!他居然當著我面,對著洛冰雅那個臭女人桃花眼!」

周楓張大了嘴,為這意外的答案合不上了。

洛冰雅?她來過這?

陳雨萌越說越氣:「早知道我就該讓警衛把她趕出去,不讓她進來的!那臭老頭一直盯著她瞧,我就不明白了,洛冰雅漂亮么?有我漂亮么!」

周楓終於回過神,不由笑了起來:「你吃醋了。」

陳雨萌表情一僵。

不片刻,她整張玉容全紅了個透,叫道:「我哪……哪有!」

周楓也不想再讓她難堪,轉移話題道:「她現在在哪?」

陳雨萌板著臉道:「被我趕回家去了,這裡是軍區醫院,我不許她來看你,她就不能來!」

周楓總算明白了怎麼回事,見她神情疲倦,知道她肯定這兩天一直在照顧自己,忍不住道:「你累了吧?不如回去休息休息,我現在很好,不用照顧也行。」

陳雨萌答得不假思索:「那怎麼行?你是我認定的男朋友,當然要由我來照顧。」

周楓心內暗嘆,念頭轉來轉去,終下定決心,道:「陳雨萌,忘了我說過的話吧,以後你不用再逼著自己做我的女朋友了。」

陳雨萌一呆:「啊?」

周楓認真地道:「你想要知道我的秘密,我現在就告訴你,只要你向我保證不告訴其它任何人。以後你再不用委屈自己。」

他是打定了主意,再這樣下去,陳雨萌越陷越深,搞不好哪天真假戲真做,那既對不起她,也對不起另一個人。與其如此,還不如把這事徹底解決掉。

當然,他不可能告訴她所有真相,但她如此單純,他只要編點東西出來,保證可以讓她滿意而歸,再不糾纏。

哪知道陳雨萌玉容大變,退了兩步,像受了巨大打擊般道:「你再說一遍?」

周楓肅容道:「我說我要把我的秘密告訴你,你也不用再假裝喜歡我。」

陳雨萌雙眸瞬間啜滿淚水,驀地大叫:「周楓我恨死你啦!」一個轉身,竟然頭也不回地奔出了病房!

周楓完全呆了。

大哭的聲音從外面走廊內傳進來。

這是怎麼回事?

……

隨後的兩天,周楓一直在軍區醫院休養。

這兩天陳雨萌再沒去找他,一直是宣天佑親自照顧他。

在宣天佑的「協助」下,周楓恢復得相當迅速。

宣天佑堪稱最好的「情之慾念控制者」,以氣功和醫術結合,能比較精準地控制周楓體內的情之慾念的變化,為後者維持在既不會傷身,又能持續興奮的程度,提高恢復的速度。

同時,周楓也從他那知道了不少那晚的情況。

伏擊失敗,除了墨鏡男之外,對方被槍斃了十六人,抓了四人,但其中並沒有那個棕發碧眼的異國女槍手在。


那個「華寧牧革基地」,是屬於市裡一家已經破產的皮革公司,本來就沒幾個人還留在那裡,被墨鏡男悄悄霸佔做臨時基地。牧廠里的工作人員全被捆好關了起來,後來被軍區的人救出。

至於對那四人的審訊結果,就非宣天佑所能探聽到了。

兩天後的傍晚,在檢查了周楓的身體后,宣天佑不能置信地道:「這絕不可能!」

周楓身上手術的創口,竟然在短短几天內癒合,這超出「正常人」的恢復速度,就算是宣天佑這神醫也沒見過。

周楓靠坐在床頭,嘆道:「你要再不准我去看我爺爺,我會瘋掉的。」

宣天佑回過神來,皺眉道:「急什麼?等我再給你做完血液抽樣檢查,明天早上你就可以出院。」

周楓愕然道:「我還以為你仍然沒法接受我的恢復速度。」

宣天佑眼睛漸漸亮了起來:「這世界充滿了奇迹,也不在乎多你一個。而且我剛剛已經決定,以後要和你保持良好的友誼,以便隨時從你那刺探你小腦袋裡保守的秘密。」

周楓早知道這老頭肯定不會死心,沉吟片刻,忽然道:「我考慮了兩天,決定把我的秘密告訴你。」

宣天佑一震道:「真的?」

周楓肅容道:「越和你接觸,我越覺得你這個人值得交往。說出我的秘密,就當作我和你交朋友的見面禮。但你要向我保證,不能告訴任何其它人。」

宣天佑斷然道:「我絕對不會說出去!」

周楓點點頭:「那就好。」

宣天佑心癢難耐地道:「快說啊!」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 第69章殺機

周楓深吸一口氣,驀地嚴肅的臉變成了個鬼臉:「想得美!哈!我才不會告訴你!」

宣天佑看著他對自己擠眉弄眼地扮鬼臉,氣道:「你!」

周楓收起鬼臉,笑呵呵地道:「但說不定哪天我心情好了,真會說出來,在那之前你就好好等著吧!」

敲門聲響起。

宣天佑正心裡火大,沒好氣地道:「門沒鎖!」

房門推開,兩人走了進來,前面那人奇道:「宣神醫你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樣子?」

周、宣兩人看去,才發覺進來的赫然是陳靖國和崔天虎。

宣天佑皺眉道:「陳總司令你現在最好不是找我,我心情很不好,不想和人說話。」

陳靖國修養甚佳,微微一笑:「還好,我是找小周。」

宣天佑哼了一聲,直接從兩人身邊走了出去,順手關上了門。

房間內只剩下三人時,陳靖國走到床邊,二話不說,竟直接朝著床上的周楓深深一躬。

周楓大吃一驚,想避也避不開,只得等他起身後才道:「總司令你……」

陳靖國肅容道:「我來這裡,首先是向你道謝,謝謝你多次奮不顧身地救了萌萌和我。其次是向你道歉,過去我一直對你有成見,所以不能接受你和萌萌在一起,請原諒我這個父親的自私。」

周楓從沒想過竟然會聽到這個,一時呆了。

陳靖國神情緩和下來,說道:「這次我來探望你,萌萌並不清楚。有件事我想跟你說清楚,那就是以後我不會再干涉你和萌萌之間的自由戀愛,作為一個父親,我衷心希望萌萌能得到真愛,而且據我目前的觀察,你能為了萌萌多次奮不顧身,已經證明你對她的感情了。」

周楓徹底傻眼了。

他救陳雨萌,除了任務的因素,就是因為有點交情,不忍她出事,加上自己力所能及,自然而然就救了,沒想到這竟然成了「證據」!

推門聲響起,一個女聲同時傳進來:「換藥了。」

陳靖國和崔天虎都是背對房門,聞聲還以為真是護士來換藥,毫不戒備地轉頭看去,哪知道剛一轉頭,竟看到一個穿著護士服的年輕異國女子倏然抬手,玉手中一把裝好消音器的銀色手槍赫然在握,指著陳靖國!

嗤!

槍聲倏起!

幸好周楓是一直對著房門,比兩人都要早一拍看到,一眼就認識出這女護士竟是那晚在牧廠的那個女槍手,心知不妙,立刻一把把陳靖國推開,那槍命中旁邊的氧氣機!

一槍失手,那假女護士立時手腕一偏,就要再開第二槍。

旁邊崔天虎不愧是警衛長,已然反應過來,一記閃電般的長踢,正中對方手腕,登時手槍脫手。

那假女護士大驚,毫不猶豫地一個轉身,朝外逃去。

崔天虎喝道:「站住!」一個箭步追出。

病房內,周楓和驚魂甫定的陳靖國對視一眼。

要知道這是軍區醫院的軍方專用區,外面就有兵力保護,因此並沒有對每個病房進行單獨的防護,沒想到對方竟然能混進這裡。

就在這時,周楓心中湧起強烈的不妥當感。

逃走的有墨鏡男和那女槍手,為什麼現在只有一個人?

這念頭還沒閃過,蓬地一聲,房門被人猛踹開,一人閃電般撲了進來,朝著陳靖國抬手就是一槍。

嗤!

一聲悶哼響起,中槍的卻不是陳靖國,而是及時從床上撲下、擋在陳靖國面前的周楓!

進來的那人穿著白大褂,沒戴眼鏡,但周楓一眼就認出正是那個墨鏡男!

這一槍近在三米距離之內,直接打得周楓一個側翻,把陳靖國也砸翻在地。

假醫生一愣之後,眼中凶色再現,再次瞄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