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呂布縱聲厲喝,畫戟碎空而去,直指在李存孝畢燕撾上,雙臂不斷發力,側目示意岳飛和冉閔趕緊離開。

2022 年 5 月 10 日

「大戰未完,誰也別想離開!」

「想走?」

「把性命留下!」

李存孝畢燕撾旋轉如飛,輕鬆將呂布畫戟掙脫,暴怒厲喝響起,兵戈橫斷虛空落下。 危機時刻,那龍少爺也顧不得許多,右手提起狼牙大棒沖著那怪物便敲了過去。

然而大怪物似乎早就防著這一手,這狼牙大棒敲到他身上,似乎像是給他撓痒痒一般,他身體一扭著棒子竟然腐蝕了。

「看來你我二人今天終究要死在這裡了!」

看著自己手中那烏金大棒,龍少爺苦澀的笑了一聲。

正當這危機時刻林贊大吼一聲。

「九天火焰!」

瞬間這火焰便燒向了那兩米多高的魚人,那火焰附著在他的皮膚上,將他的皮膚烤得乾裂。

那魚人吃痛,扔下了二人看,向了外面施展法書的林贊,大吼著沖了上去。

林贊見狀,立刻向後退去,根本沒有與這怪物纏鬥的打算。

龍少爺看到這一幕,從自己的腰間拔出佩劍,看著身邊的張少爺說道。

「還在這裡愣著幹什麼,抓緊時間幫忙啊!」

那張少也聽了這話,也點了點頭,沖了上去,林贊看著二人要向著那魚人衝鋒,一把攔住了二人說道。

「不管他這傢伙死定了!」

說完林贊便跳開了原地,那魚人的拳頭也砸了上來,二位少爺躲閃不及,瞬間被震飛了出去。

「不用管他,你們兩個實力太弱幫不上忙,我這火焰足夠燒死他了!」

「別被他打中就行!」

那二人聽了這話,不僅一陣陣的苦澀,畢竟以他們兩個的實力在這片大陸當中,也是同齡人當中的佼佼者。

一刻鐘后。

那魚人身體里的靈氣終於被這火焰燒乾了,林贊看到這幕不禁嘆了口氣。

「這傢伙還真的挺強,不過他身體里的靈氣可惜了!」

說完這話,林贊便想離開這裡。

二位少爺看著林贊想要離開,立刻攔住了他。

「少俠莫走,能不能告訴我們兩個你的名字?」

林贊聽了這話看下了,二人一臉淡然,似乎根本沒有把名字留下的打算。

「要我名字做什麼?我們似乎並不相識!」

「少俠莫誤會,這是我們宗門的獎勵,既然你把這魚人殺了,你理應獲得這份獎勵!」

聽了這話,龍少爺立刻解釋著。

「這獎勵就給你們吧,如果不是你們兩個拖住他的話,我也不會有機會使出這一招,沒有別的事我就走了!」

說完這話,林贊不顧二人的阻攔毅然離開了。

此刻的他異常的著急,因為他知道影刃的事情必然和面前的這個魚人有所關聯,因為他發現這個魚人身上的印記竟然和影刃身上的一模一樣。

「你們兩個先別急著修鍊,跟我走!」

林贊回到旅店,利用自己的精神力叫醒了二人,二人聽了這話睜開了眼睛。

「怎麼了大哥?出什麼事情了嗎?」

黑影第一時間就想到那怪物的事情,不禁立刻問道。

「那怪物被我殺了,咱們現在立刻啟程去魔界裂縫,只有去了那裡才知道你父親的事情!」

「我在那怪物的身上發現了很多與父親一樣的印記,魔界裂縫一定有關於你父親的事情!」

林贊聽了這話,激動的對著愛人說道。

二人聽了,立刻收拾了行囊,顧不得別的,三人便離開了旅館,直奔著邊境而去。

三天後。

「你們兩個果然年輕有為,沒想到你們師兄做不到的事情竟然讓你們做到了,這怪既然被你們殺了,那我履行我的諾言,從現在開始,你們兩個就是我的親傳弟子!」

聽了這話,龍少爺面色難堪,心中憋著真想讓他很不舒服。

「宗主,我們兩個都是有骨氣的修士,我不能貪功,這傢伙不是我殺的!」

龍少爺剛想說話,一旁的張超先憋不住了。

「難不成這傢伙是龍天你一個人幹掉的,要是這樣你真讓我刮目相看了!」

這話一出魅林露出了一副驚愕的表情,眼神之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回宗主,我早就想說了,殺著傢伙跟我們兩個其實沒多大的關係!」

龍天聽了也將自己心中所想釋放了出來。

「哦?既然這樣,說說怎麼回事?」

魅林聽了頓時來了興趣,他沒想到這北大陸竟有這樣的天才,他更沒想到的是這天才竟然沒有選擇進入楓亭宗。

這話一出,二位少爺七嘴八舌的將魚人之死描繪了出來。

「他真的沒有留下名字?見了他你們會認識他嗎?」

這話一出,魅林立刻升起了一種想要把這傢伙挖到自己宗門的念頭。

「宗主,我發誓,我若是見了他一定能夠認出來!他的招數我也知道,好像是西北大陸流火宗的不傳秘法!」

這話一出,李想拍著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

「好,追風,我命你帶著這兩個小傢伙,用你的秘法把這天才少年給我帶到楓亭宗!」

「宗主,我的尋覓之術,必須找到那人的功法殘留,這我無法做到!」

追風聽了,也不勉強,將自己的為難之處說了出來。

「哎!這不是有這魚人呢嗎?我不信這魚人的屍體上沒有功法殘留,給我找,宗門復興就靠你了!」

魅林聽了這話,鼓勵著拍了拍追風的肩膀,眼神中充滿了期盼。

「宗主放心,我定然將那人找回!」

追風說完便撫到了魚人身體旁,鼻子不自覺的嗅了起來,片刻后,追風忽然起身,嘴裡喊著。

「天地之間,尋!」

這口訣一出,追風的眉心之間瞬間張開了一道裂縫,一雙金色的眼睛凸了出來,似乎能看見天地萬物。

一個時辰后。

「奇怪…」

追風收了功法,竟然未探查到這氣息的源頭。

「怎麼了?連你也找不到嗎?」

看著追風這幅表情,魅林心頭一涼,這追風是他從小帶大,他的眉心之眼可以查天下生靈。

「宗主,我儘力了!」

追風思索了很久,忽然靈光一現,緊接著說道。

「宗主,我好像知道這人在哪裡了,不過我也不太確定,我可以帶人去找!」

看著追風一臉興奮自信的樣子,魅林心中的希望重新被點燃,興沖沖的問道。

「別急,跟我說說!」

「我可探查天地間,既然找不到這人,就只有兩種可能!」

說到這裡,追風頓了一下,似乎故意在吊三人的胃口。

。 話雖如此。

可白骨使者的臉上,卻無太多的擔心之色。

現在的她經歷當年花果山一戰,元氣大傷以致牽連了根本。不說有沒有能力救出孫凡,就是想不想救……嗯,這不用考慮!

肯定是不想救的!

她恨不得孫凡現在就『死』!

但這個時候。

白骨使者想的卻是想起臨行前,『夫人』在她耳邊的一句話。

「那一隻猴子,既然我都殺不死他。這天地間,除了天帝與如來,自然無人能殺得了他!」當時,夫人說這句話時顯得十分篤定。

而白骨使者,自然也無比堅信。

她將白骨夫人當成了自己的母親,自然相信她。

而孫悟空……

她畢竟,是聽著齊天大聖的故事長大的啊!

恨嗎?

自然是恨的。

就如一個被『武林盟主』『負心漢』拋棄的母女,雖然恨那個從未謀面的父親,但也相信,他選中的後人絕對不會如此輕易就死了。

畢竟誰都知道,這個世界上猴子的命——最硬!

「啊……」

孫凡一邊慘叫,一邊卻還在咒罵。

「酆都大帝,三界最蠢!千秋萬代,一桶馬尿!哈哈哈,哈哈哈哈……啊!」

他的身體忽然一陣抽搐。

竟是被酆都大帝一掌拍在耳廓上,耳朵里叮鈴噹啷一陣亂響。孫凡不禁雙眼一陣翻白,頭暈目眩,臉色抽搐。

連舌頭都吐了出來。

下一刻。

但只見另一邊耳朵,緩緩掉出一截鎏金的烏鐵棒……如擠什麼東西一般,一點點從耳朵里一寸寸出來。

「死猴子!你繼續蹦躂,看本尊如何收拾你!」酆都大帝冷笑看著一點點擠出的金箍棒,對孫凡耳朵又是一掌。

「嘔……狗酆都……我干你娘……」

孫凡一邊忍著噁心反胃,一邊怒哼道:「我在蹦躂,你又何嘗不是在蹦躂?你看看你跳的這麼歡……這三界有名有姓的仙神妖佛,哪個出來理你了?」

「呵呵呵,還叫囂要做三界至尊?我看你還是回去六道輪迴,做你的三界馬桶吧你!哈哈哈」

「潑猴!潑猴!!!」酆都大帝勃然大怒。

對著孫凡耳朵,轟轟轟就是三掌。

叮鈴噹啷的一連串聲響中,金箍棒一下掉了出來,往生鏡也掉了出來,赤潮火焰刀掉了出來……就連那觀音菩薩的楊柳枝,也在最後掉了出來。

酆都大帝雙眸一亮。

對其他東西看也不看,直接一把抓起往生鏡。

把玩了片刻,他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這鏡子承載他最後一絲元神善念,卻被後土特意丟入了輪迴,讓孫凡得到。

雖然他至今也不清楚後土為何如此。

但這很顯然,很可能是對方克制他的暗手。

如今物歸原處,再無一絲後顧之憂。

「我倒要看看你們,還拿什麼和我斗!」

酆都大帝志得意滿,得意非凡,望著孫凡冷笑連連。孫凡也看著他,依然不停冷笑。

若是一個心機深沉且無比強大的對手,自然令人無比忌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