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吳群生臉色一沉:「丫頭,是那樣嗎?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沒禮貌?」

2021 年 1 月 6 日

吳怡一臉委屈,狠狠一瞪葉無天,早知這樣,她就不來找爺爺,至少不用被訓一頓。

「爺爺,你知不知道他害我有多慘?故意找著各種借口為難我,害我還被機長訓了一頓。」

「什麼?有人敢訓你?他在哪?帶我去找他,看老子不收拾他。」

吳怡大驚,不過臉色卻好看幾分,不管葉無天最終目的是什麼,至少他想幫她出頭。

「你別亂來,還想害我嗎?」

「呵呵,葉小哥,小怡的事情你就不要理了,好好休息,準備戰鬥吧。」吳群生笑道。

葉無天說道:「老頭,你別對我指望太高,爬得越高,摔得越慘,你沒聽說嗎?」

「我對你有信心。」

一翻白眼的葉無天也懶得說什麼,讓吳群生帶他去休息,至於吳怡,無天同學也不想再招惹,這女人雖漂亮,但脾氣不小。

吳老頭雖一直都說要將他孫女介紹給他,可葉無天一直不敢將此事過於當真,現在,吳怡的外貌倒是合格,可惜是顆小辣椒,讓人無從下手。

「葉小哥,我孫女怎樣?」車上,吳群生偷偷問道。

葉無天倒也答得直接乾脆,「沒興趣。」

吳群生懵了,「還不夠漂亮?」

「樣子倒不差。」葉無天道:「可惜脾氣不好,不是我理想中的對象。」

吳群生苦笑,他沒覺得孫女脾氣有多壞,除了偶爾會耍點小性子之外,其它真沒什麼不好,現在倒好,這小子還看不上眼?

「呵呵,不管怎樣,葉小哥,你跟小怡挺有緣份的,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哦。」

「老頭,你是不是非常希望我能做你孫女婿?」

吳群生老臉一紅,無法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只能苦笑回之。

「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剛才你也看到,你那寶貝孫女對我相當不滿,恨不得吃了我。」葉無天說道。

「只是一點小誤會造成,沒什麼太不了。」吳群生不以為意道。

回到酒店后,吳群生帶著葉無天介紹給團里的其他成員認識,不過很多成員都對葉無天的來到表示不屑,並不看好葉無天。

韋君智也是眾多成員中的一個,看到葉無天後,他心情頗為複雜,絲毫不敢懷疑葉無天的能力,幾次在對方手中吃虧,知葉無天很邪門。

葉無天發現自己並不怎麼受歡迎,於是也懶得再跟這自以為是的傢伙呆在一起,扭頭對吳群生道:「我想休息一會。」

吳群生苦笑,連忙帶著葉無天離開,將葉無天安置好後方才離開。

離開前,吳群生遞過一疊資料給葉無天,讓他抽空看看。

安頓好葉無天後,吳群生敲開孫女的房門,「丫頭,你與小葉沒發生什麼大誤會吧?」

吳怡剛剛洗了澡,正用乾淨毛巾抹著秀髮,見爺爺如此問,她頓時停下來,問道:「爺爺,你怎麼了?為什麼那麼關心他?」

「呵呵,爺爺的確是關心他,因為那小子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

吳怡嗤之以鼻道:「他是不是奇才我不知道,可我知那混蛋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色狼。」

吳怡將在飛機上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人,可現在想起,她還是憤怒不已。

吳群生聽得搖頭苦笑,他也不知該說什麼好,相當無語,若真如孫女所說那樣,這個誤會可不是一般的深。

「丫頭,不瞞你說,爺爺本想安排你們相識,那小子的確是個天才,爺爺活了一把年紀,都還是第一次遇見如此厲害的人。」

吳怡大驚,連連搖頭:「少來,爺爺,你可別亂點鴛鴦譜,我是絕對不會喜歡那種人。」

吳群生也不急,說道:「你用不著急著去拒絕,先自行了解一段時間再說吧,爺爺不會強迫你,更不會害你。」

「總之我是不會喜歡上那種人。」

吳群生見狀沒再說什麼,這種事情急不來,不過他倒是很有信心,上天既然安排兩人如此相遇,肯定後續還會有更精彩的故事。

「那色狼也是你們團里的成員?」吳怡想起爺爺對葉無天的好討好,不由問道。

「我們這一次的成敗估計就靠他了。」

吳怡大驚:「連你也比不過他?」

吳群生老臉通紅,「那小子的醫術出神入化,而且還會整容,簡直無所不能。」

直到現在,吳群生也弄不明白葉無天那身出神入化的醫術到底是怎樣學來的?年紀輕輕,醫術就如此了得,著實讓人難於置信。

「他真那麼厲害?」吳怡可是深知爺爺的為人,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如此推崇一個人,更別說對方還是一個比他年輕之人。

吳群生說道:「只有等你見識到他那出神入化的醫術后,你才會相信。」

另一個房間,毫無睡意的葉無天先是練了會軒轅氣術,感覺氣術又進步一些。

隨手拿起吳老頭所給那份資料看了起來,資料里全是h國方面的對手,無天同學也只是走馬觀花的看了眼,這種東西其實並沒多大作用,臨場發揮才是最重要的。

沒多久,葉無天便將那些資料隨意扔到一邊,眼睛看向窗外,自己要不要出去外面走走呢?聽說這個國家的人造美女特別多,既然來了,總得要出去外面走走吧?

想出去,無天同學卻發現自己竟找不到一個導遊,讓他一個人出去,又沒什麼意思。

打開電話,沒有一個台的語言是他所能聽懂,乾脆將電視一關,決心出去走走,哪怕沒有導遊也好。

剛打開門,葉無天發現吳怡也從對面房間走出來,二人相對望,四目相視。

吳怡冷哼一聲以示她的不滿。

葉無天也不想自討沒趣,只是朝對方微笑了笑后便打算離開,他這樣做,反令到吳怡很不適應,本以為葉無天會調戲她幾句,沒想到這色狼卻連話都懶得說。

巨大的落差讓吳怡極度不爽,她有那麼差么?他連話都不想說?

吳怡正思索著該說點什麼好時,忽然,走廊盡頭卻響起一陣爭吵聲,令到她與葉無天都紛紛被那爭吵聲給吸引過去。

「你們一定會輸,而且,我會讓你們輸得很慘。」一個h國棒子大聲道,說話聲音無比囂張,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

韋君智握緊雙拳頭,向對方怒目相瞪,「是輸是贏得明天才知道。」

只見那名h國棒子對韋君智鄙視道:「如果我沒記錯,你應該姓韋吧?去年你就是我手下敗將,今年你認為你能贏嗎?」

韋君智快要氣瘋,偏又技不如人,這一刻,他都後悔自己隨團過來,早知這樣,還不如留在國內,至少不用這看這些傢伙的臉色。

葉無天開始明白吳群生為何如此在乎這次的醫學交流賽,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如今看來,小棒子的確夠囂張。

「走吧,我們去看看熱鬧。」葉無天扭頭對吳怡說了句后便先行走上前去,由始至終,這廝的臉上都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十分邪惡! 「韋先生,上次還敗得不夠徹底?這次又想成為我的手下敗將?」囂張聲音繼續響起。

韋君智的臉色難看到極點,這會他連干架的心都有,對方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金在中先生,比賽沒開始,誰輸誰也都還未定,你又何必自取其辱?」韋君智反駁道。

「哈哈……」金在中幾人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你認為你能贏得了我?韋先生,不是我看不起你,你不是我的對手,更沒資格成為我的對手。」

此時,葉無天已經去到事發現場,看見幾名棒子的囂張姿態,他想一拳打過去,他媽什麼玩意。

由於幾名棒子的狂笑引得眾多人的注意,並且一個個都是義憤填膺。

吳群生與周懷昌二人也從房間走出來,了解到事情的大概經過後,二人同樣臉色不好。

「韋先生,既然你們如引有信心能贏,不如我們打個賭,怎樣?」金在中冷笑道。

韋君智臉色一連數變,自然知道對方所提出的賭注絕對不會簡單,因此一時間他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答應難!不答應也難!

「吳老頭,你怎麼看?」葉無天小聲問道。

吳群生臉色不善道:「簡直胡鬧。」

周懷昌更是憤怒,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可是代表著政.府,如今眼看團員被h國方面的人出言污辱,他心裡不好受。

「怎麼?不敢嗎?你們就如此膽小嗎?」見韋君智猶豫,金在中更是得意起來。

韋君智臉如兒豬肝色,進退兩難。「你想怎樣賭?」

「很簡單,如果你輸了,跪下來向我認錯,並且承認你們中醫不如我們韓醫,你們的醫術是由我們韓醫所傳承過去的。」

韋君智為難了,如此大的賭注,他不敢隨意作主,只希望有人能替他解圍。

「如果你們輸了呢?」葉無天的聲音響起,他實在看不下去,就算不喜歡韋君智,這會也是忍無可忍,「棒子,問你話呢,如果你們輸了,又怎樣?」

棒子?

所有人都因為葉無天這句話而倒抽一口涼氣,私下裡,誰都喊h國人為棒子,可從來沒人敢像葉無天如此膽大。

金在中幾人臉色一連數變,剛才還得意洋洋的他們卻因為這一句棒子而讓他們大好心情瞬間消失不見。

「你是誰?」金在中冷著張臉問道。

葉無天不屑道:「就憑你?你夠資格知我是誰嗎?」

「你……好,很好,你夠狂,不過,我希望你能有狂的資本。」

「若是你們輸了,你們會怎樣?」葉無天再次問道。

金在中道:「我們輸了,向你們道歉!」

葉無天皺眉,「這麼簡單?我看我們不如將賭注加大一點,玩起來才剌激。」

韋君智沒想到出言替他解圍的竟會是葉無天,此時此刻,他突然感覺葉無天無比的帥氣,前所未有的帥氣。

「你想怎樣玩?」金在中問道。

「我一直都對你們國家的情.色電影拍攝手法很感興趣,這也是你們國家中唯一能吸引我的地方,所以,如果你輸了,我要你親自上演男一號,來一場現場直播給我看看。」葉無天淡淡說道。

眾人再度石化,像看怪物般看著葉無天,滿是不可思議,這小子,也太操.蛋了。

站在旁邊的吳怡則是聽得臉紅耳赤,暗啐一聲流氓,思想真夠髒的,什麼餿主意都能想出來。

吳群生扭頭對周懷昌道:「老看,看到沒?那小子的惹事能力絕對一流。」

周懷昌也是哭笑不得,不過,葉無天的話卻是相當解氣,

「你污辱我?」金在中嘴角不住抽搐著,「你知我是誰嗎?」

「一個跳樑小丑。」

「你……很好,如果你輸了呢?」

葉無天伸手阻止道:「等等,別那麼心急著想要認輸,我話還未說完,若是你輸了,除了要現場直播電影之外,你還要從我這裡鑽過去,並且大罵十聲自己是豬。」葉無天手指著自己褲叉下對金在中說道。

輸了要鑽褲叉?

已經被雷得麻木的眾人這會除了苦笑還是苦笑,先不管最終結果如何,葉無天這手玩得相當漂亮,至少在氣勢上完全將對方死死壓住。

「好。」金在中咬牙猶豫一會後說道:「你要是死了,就自斷雙手。」

葉無天愕然,麻痹的,對方比他還要狠,這***年紀輕輕就如此狠毒。

「好,一言為定,現在,你們可以滾了。」葉無天說道。

金在中突然上前一步,大聲吼道:「這裡是我的國家,你有什麼資格讓我滾?」

葉無天也上前一步,「小棒子,能不能問你一個私人問題?」

「什麼?」

「你媽媽或者你姐姐妹妹有沒有拍那種片子?要是有能否割愛賣幾盤給我,我出重金收購。」

「噗哧。」

吳怡是想忍也忍不住發出一聲嬌笑,這色狼,出言總是傷人,不過活該對方倒霉,囂張無比,就需要葉無天這種人去收拾。

吳群生與周懷昌再度苦笑,今天算是玩大了,到了無法收拾的場面,這事一旦傳出去,勢必會引起軒然大波。

「混蛋,我要殺了你。」金在中咆哮如雷,怒火滿腔的他想衝上去跟葉無天拚命。

本想過來污辱這個華夏醫生團一番,誰知結果卻並不是如他所想一樣,非但沒污辱到別人,反被別人給污辱了。

跟隨著金在中而來的幾人見狀連忙拉住金在中,不讓他動手,一旦動手,這事肯定又會上升到另外一個高度。

「想打架?」葉無天鄙視的看了對方一眼:「不是我小看你,論打架,你不是我的對手,要不咱們試試?生死都自己負責,敢來嗎?」

什麼叫氣死人不償命?金在中差點沒被氣得吐血,若是此時他手上有把槍,怒火之下的他一定會毫不猶豫一槍將葉無天幹掉。

「別用你那牛眼看著我,想靠嚇呢?打不打?不打就滾,別在這裡鬼叫鬼叫的影響我們心情。」

「你是誰?」金在中怒火滿腔道。

葉無天冷冷一笑:「你聽好了,大爺我姓葉,叫葉無天。」

「咱們明天見。」金在中不敢跟葉無天打架,至少現在不敢,所以也只能想著明天能在學術比賽中狠挫葉無天。

「好說,不送了。」

金在中幾人離去,而華夏團這邊卻鼓起掌,先不管接下來的比賽會怎樣,至少現在解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