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吳天毫不猶豫的道,「與其死在這老傢伙手裡,還不如直接拼一下!只要從這老傢伙手裡逃脫,再給我足夠的時間療傷恢復,哪怕是在赤炎大陸,我也不信我吳天就闖不下一番天地!!」

2021 年 1 月 10 日

「再說了,我還要回去,這裡終歸不是久留之地!」

「那好,等小爺我恢復一會兒!」

葉提留下這樣的話后便不再言語,吳天也瞬間將注意力放在了外面……

他與葉提的對話,都是通過心靈傳輸,雖然看似說了這麼多,但過去的時間不過片刻而已,根本沒有引起那竇正的絲毫懷疑。

「小子,現在老夫就帶你們回去,等到了空雲門,老夫便親手在我那兩個徒兒靈位之前殺了你,以你的鮮血祭奠我那兩個徒兒的在天之靈!」

竇正如是說著,伸手就朝吳天與姜岑蘭抓來,兩人此時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眼看著竇正身上的白光越發濃郁,就在這一剎那間,葉提忽然在吳天心底道,「小和尚,抓住那小女娃!!」

ps:第二更到!今天戀風算有點時間,然後就多加一更吧,算是完成了對之前幾天『愛人無限』兄弟說的話!另外戀風有些無奈,最近這段時間訂閱掉得恐怖,從三千多掉到四五百的訂閱,簡直傷心死了,連碼字的動力都沒了!跪求兄弟們多多訂閱一下吧,另外順便求一下月票!唔……第三更在四點過吧。拜謝了,各位兄弟,相信後面的情節絕對精彩,不會讓兄弟們失望的! 「小和尚,抓住那小女娃!!」

隨著葉提的聲音驟然響起,吳天明白葉提準備自主催動浮屠塔了,當即毫不猶豫的伸手抓住了姜岑蘭的白皙柔荑……

果然,就在那竇正身上白光大盛,周圍空間漣漪迅速蔓延的剎那,吳天身上突兀的散發出一陣強烈的五彩光芒,竟是硬生生的將竇正身上蔓延過來的白光直接逼開,也在瞬間強勢震開了竇正緊抓住吳天與姜岑蘭的雙手……

「什麼?這怎麼回事?」

竇正瞬間面色大變,立時再次朝吳天與姜岑蘭伸手抓去,可是那五彩光芒卻如同堅實的屏障一般,讓他的雙手根本無法穿破,更別說繼續抓住吳天他們了。

為了不泄露浮屠塔的存在,葉提並未讓浮屠塔顯出本體,而是就在吳天的丹田部位,散發出這般強大的五彩光芒,並且隨著五彩光芒的大盛,那周圍空間更是泛出無數空間漣漪,越發強烈的吸引力瞬間瀰漫開來……

「竇正,空雲門,小爺我記住你們了!今後小爺必有厚報,哈哈……再見吧……」

吳天朗聲大笑著,令得那竇正的面色陰沉如水,屢次三番的想要出手將吳天與姜岑蘭抓住,可卻每每沒有起到任何效果,他甚至就連五彩光芒的阻隔都穿不透。

「竇正,小爺走了!」

隨著吳天的話語落下,那五彩光芒在瞬間變得無比刺眼,而周圍強大的空間力量也立時將吳天與姜岑蘭完全包裹,僅在眨眼之間便融入空間徹底消失不見。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看著兩人在眼前消失,竇正簡直不敢相信這發生的一切。

「在我的空靈佩中,那小子怎麼可能還有施展如此空間絕技的機會?這怎麼可能?」

「難道周圍有其他人幫忙?不,這不可能!這裡是在雲淵澗,怎麼可能有其他人敢來囂張?」

……接連的疑惑不斷地腦海中浮現,讓竇正百思不得其解,但唯一可以確認的事實就是,他失敗了!


堂堂尊階巔峰,竟然在面對兩個宗階晚輩的時候,失敗了……

雖然將吳天帶到了赤炎大陸,可早知如此,還不如當時就將其滅殺,何必拖延到現在?

「對了,這裡是赤炎大陸!」

竇正很快的平靜下來,「只要你還在赤炎大陸上,老夫就可以將你找出來!還有那姜岑蘭,也不能放過!否則等她一旦回去姜家,那恐怕就不妙了!」

「我現在還是快點回去,舉空雲門全門之力,務必要儘快將他們兩人找到!!」

深吸一口氣,竇正面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但他還是身上散發出白色光芒,很快的進入到了這雲淵澗內,朝空雲門急速而去。

…………

赤炎大陸,一處無邊無際的山脈內,經常可以看到各種魔獸在空中飛掠不已,時不時的傳出陣陣叫聲,宛如一片飛行魔獸的天下,並未看到任何人的蹤跡……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間,突兀的一道五彩光芒從平穩的空中四散而開,引得原本空中飛行的好些魔獸受到了極大的驚嚇,竟是紛紛朝四周尖叫著逃離。

嘭……嘭……

隨即,兩道身形從空中墜落而下,重重的摔倒在地,引得地面一陣顫動,甚至其中一個青年男子更是一大口鮮血直接噴洒了出來,表情無比蒼白……

「吳天,你怎麼樣?沒事吧?」另一個女生顯得有些關心。

這二人,正是被浮屠塔強行瞬移帶到此處的吳天與姜岑蘭,不管如何,總算是逃脫了那竇正的魔掌。

「我……我沒事!」

吳天搖搖頭,但心裡卻是暗罵不已,「小葉子,你是想摔死小爺我啊?你不知道,小爺我現在已經身受重傷,體內還有竇正那老傢伙留下的真元,差點沒要了我的小命!」

「嘿嘿……」

葉提在吳天心底壞笑不已,「這不是還沒摔死么?不過小和尚,我倒是有兩點要和你說一下!」

「哦?」聽到後面葉提語氣有些慎重,吳天不禁稍微表情肅然了一些。

「第一是關於你的,你現在體內殘留的那老小子的真元,如果不儘早除去的話,說不準那老小子會藉此找到你!」

「第二,小爺我要沉睡了!之前為了突破那種封鎖已經消耗的太多,又加上強行帶著你們瞬移來到此處,我必須要沉睡來進行恢復!」

「在此之前,再讓小爺我助你一臂之力!」

聲音落下,不待吳天有任何反應,便立時從丹田浮屠塔內散發出一股強勁的能量,赫然讓經脈內那竇正的部分真元逼出體外,吳天也因此內腑再次震蕩的鮮血從嘴裡『噗』的一聲噴洒出來。

「好了,小和尚,我要沉睡了,你小子自己當心一點吧,這裡也不是安全之地!」

葉提留下最後一句話,便陷入了沉睡,吳天無奈至極,但不得不說,經過方才葉提沉睡之前的舉動,讓他好像整個人都恢復了不少……

「吳天,你怎麼樣?」

姜岑蘭被竇正封印住了修為,此刻的她除了身體強度略好之外,與普通人幾乎沒有什麼區別。

不過,她那關心的眼神,卻做不得假,也讓吳天多少感覺到了一絲溫馨。

其實,從現在看來,這姜岑蘭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女孩……

只可惜,其性方面卻是讓吳天有些無奈,這麼一個女人,怎麼就偏偏會喜歡女人呢?

「我沒事!」

吳天搖搖頭,在姜岑蘭的攙扶下站了起身,環視周圍問道,「姜小姐,你也應該是來自赤炎大陸的吧?」

「嗯!赤炎大陸姜家!」

「那你可知這裡是何地方?」吳天又問道。

「你帶我來的,你不知道么?」

姜岑蘭愣了一下,「對了,我還沒來得及問你,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竟然可以使用瞬移?」

「呵呵,沒什麼……」

吳天笑著搖搖頭,並不准備回答,浮屠塔的存在,是他最大的倚仗,別說姜岑蘭了,就算是徐珊都不知道呢。

「不說就算了,哼哼……有什麼了不起的!」

一時間,姜岑蘭的傲嬌心性又上來了,翻了一個白眼嗔道,「若不是受你拖累,姑奶奶我怎麼會落入現在這種境地?哼哼,吳天,你要向我道歉,最好是……」

「最好是拿血精朱果作為歉禮賠償,對吧?」


吳天立時介面,可就在這瞬間,他卻又淡淡的道,「抱歉!這不可能!」

「你,你……」

玉手指著吳天,姜岑蘭簡直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最終氣呼呼的別過了頭去,彷彿連看都不想繼續看吳天一眼。

傲嬌之餘,卻是又有幾分小孩子心性……

「死吳天,詛咒你不得好死!」

「壞蛋,臭人,你就知道欺負我,哼哼!」

「姑奶奶我受了你的連累,你竟然連一點賠償都不給我!」

……接二連三的話語從姜岑蘭口中說出,越說越狠,彷彿將吳天說成了那種十惡不赦的邪惡之徒似的,讓吳天在旁邊聽得不禁滿頭黑線,苦笑不已,不知如何回應。

「我說姜大小姐,你說夠了么?」

吳天苦笑著道,「拜託你先看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該怎麼找到一個稍微安全的地方讓我恢復,不然的話被那竇正追了上來,到時候我們倆又要悲慘了!」

「哼!」

撅嘴冷哼一聲,姜岑蘭環視周圍,先是疑惑,而後面色一沉,最終表情顯得無比難看,仿似看到了什麼恐怖似的,不由得沉聲道,「臭傢伙,不好了,我們恐怕要死了!」

「你才要死呢!」

吳天沒好氣的道,「你胡說什麼,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這……這裡是棲鳳山脈!」

「棲鳳山脈?」吳天有些疑惑。


「是,是的!」

姜岑蘭面色難看的點著腦袋,深吸一口氣后勉強將紊亂的心神平靜下來后,繼續說道,「赤炎大陸有三大禁地,分別為北方千里沼澤,東方無盡幻海,以及我們現在所在的南方棲鳳山脈!」

「千里沼澤,無盡幻海,棲鳳山脈?」

吳天重複了一遍,微微皺眉道,「這裡就是棲鳳山脈?我卻沒發現有什麼可怕的啊?」

「那是因為我們還沒遭遇到罷了!」

姜岑蘭俏臉蒼白,弱弱的道,「據說,棲鳳山脈深處有一隻鳳凰存在,乃是神獸!時不時的會出來巡視她的領地,若是與其遭遇斷然沒有任何活命的可能!」

「哪有那麼巧?你至於這麼害怕么?」吳天繼續皺眉道。

「哼,那是你白痴!」

姜岑蘭撇嘴哼哼道,「你可不知道,如果是棲鳳山脈外圍還好,基本上不會有多少危險,也可以獵殺一些魔獸,但是如果我所看不錯的話,我們現在就處在這棲鳳山脈深處,喏……那邊的樹名為涅槃樹,便是棲鳳山脈深處獨有的!」

「涅槃樹,這名字倒是挺古怪的!」

吳天嘀咕著朝那涅槃樹望去,不禁驚愕不已,「那不是梧桐樹么?」

「什麼梧桐不梧桐的?那是涅槃樹!」

姜岑蘭嬌哼道,「據說涅槃樹乃是鳳凰的最愛,每次都必須要在一顆涅槃樹上休息,不過因為鳳凰身上的溫度太高,這涅槃樹在她休息一次之後便會被焚毀,不過過不了多久又會重現,因此才有『涅槃』之名!」

ps:第三更到!第四更估計要晚點吧,戀風去休息一會兒!唔……兄弟們,求訂閱,求月票,求所有求!看在戀風這麼努力,從未斷更,每天將近萬字更新的份兒上,多多支持吧!只要訂閱能夠重新恢復以前的樣子,加更也不是不可能的!希望兄弟們能夠給戀風更強更大的動力,拜謝了! 青蒼大陸,黑雲鎮,那個一直居住的無名酒館院落中……

徐珊,夢兒,青璃,水冰漣以及趙倩兒五女,面色無比著急……


十日的時間已然過去,可是她們五女卻始終不見吳天歸來,在這期間她們也曾試圖深入魔獸山脈尋找吳天的蹤跡,可卻一直毫無所獲,甚至包括徐珊與夢兒在內,竟然連紫若琳她們這五大聖階巔峰魔獸的面都沒見到……

在《青囊丹經》殘卷的事件過去之後,魔獸山脈中再次被各種魔獸所充斥,別說她們是宗階了,就算是尊階恐怕都不可能進入到魔獸山脈深處……

「幾位姐姐,我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

夢兒苦著一張臉,「哥哥都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而鎮上的人們也都已經離開了,咱們難道就一直在這裡等著嗎?」

「是啊,依我說,不如我們再進去魔獸山脈找找吧?」趙倩兒也是無比沉重的道,「我不相信吳天會出什麼事情,他那麼聰明!」

徐珊,青璃以及水冰漣三女沉默不語,說真的,該想的辦法,她們都已經做過了,可卻依舊沒有吳天的消息,甚至就連徐珊施展出天機術數之道,也不能察覺到吳天現在的狀況,這讓徐珊的心底更加不妙!

但是,現在的她們,還能做什麼?

沉默了一會兒,徐珊緩緩道,「各位稍安勿躁,酒鬼前輩不是說了去打探消息的嗎?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回來了!我們等酒鬼前輩回來后,再來商議下面的吧!」

「嗯!也只能如此了!」四女無奈的對望一眼,紛紛苦笑不已,神色就是有些哀傷。

「我回來了!」

沒等多久,腰間懸挂著一個酒葫蘆的老酒鬼從院落門口走了進來,霎時間,五女的五雙目光齊刷刷的朝他望了過去,幾乎同時站起身來問道,「酒鬼前輩,怎麼樣了?有沒有消息?」

「沒有,好像就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老酒鬼此刻也沒有喝酒了,神色頹然的搖著腦袋,嘆聲道,「老酒鬼我已經將該去的地方都去了一個遍,除了發現一些殘餘的戰鬥痕迹之外,吳天那小子的氣息就像是忽然消失了似的。」

「怎麼會這樣?」

幾女聞言紛紛失望不已,而徐珊卻是眼眸一亮的道,「前輩,您剛才說殘餘的戰鬥氣息?這是怎麼回事?」

「哦,是這樣!」

老酒鬼說道,「在剛剛離開魔獸山脈的一處地方,老酒鬼我發現了一個特殊的地方,曾經被空間力量所封鎖,裡面很明顯經過了一番戰鬥,而且有吳天那小子的氣息,但是又好像忽然消失,就像是瞬移或者空間傳送似的!」

「老酒鬼我以那個戰鬥地點為中心搜尋了周圍方圓差不多三四百里,都沒有發現其他任何一點蹤跡!」

聽到老酒鬼如是說著,五女毫不猶豫的同時起身,留下一句『前輩,我們也去看看』的話語后,便已然直接騰空而起,朝著那老酒鬼所說的地點而去。

不過,最終的結果依舊讓她們極為失望,吳天就像是真的直接消失似的。

可這怎麼可能?

…………

「什麼?天兒失蹤了?而且一點線索都查不到?」

星劍宗內,已經徹底掌控星劍宗的吳正浩,看著從黑雲鎮上趕過來的五女,老臉上充滿著驚詫之色。

「是的,爺爺!」

徐珊苦惱的點點頭,將最近她們大家包括老酒鬼在內,一同搜索的結果說了出來,讓吳正浩的面色越發沉凝,見到五女那連日來休息不好的樣子,吳正浩頗為感動的擺擺手道,「小珊,這樣吧,你們先去休息休息,尋找天兒的事情就交給爺爺我了,我保證還給你們一個健健康康的人,怎麼樣?」


「可是爺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