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吳天握緊了拳頭,再次面對如此危急,是時候拚命了!

2021 年 1 月 3 日

「終於說完了?」

天魔微笑著,道:「放心,我耐性很好,你們可以繼續說下去。我在這裡囚禁了無數的年月,已經有了足夠的耐心。如果你們願意陪我在這裡待下去,哪怕讓我放過你們也不是一件難事。」

「哦?」

吳天冷笑,道:「如果我們陪你老死在這裡,你能夠一生一世永遠不出去這塊秘地,不去禍害整個天下蒼生?」

「哈哈!」天魔饒有興趣的看著吳天,道:「難道你是一個以保護天下蒼生為己任的人?」

「我呸,天下蒼生關我個毛線!所以小爺不會在這裡陪你的,趕緊的,要幹嘛,要打要殺劃出道來,小爺時間有限!」

天魔不以為意,道:「規則嘛,很簡答。我看你們這便能夠繼續戰鬥的,也就是三個傢伙。一頭凶獸,一個凡人,一尊傀儡。」

天魔輕而易舉的說出了劍靈兒的操控傀儡的本質,讓吳天心中一沉。鱷頭鯨還好說,難道天魔已經發現了幻靈天的秘密?

如果實在不敵,幻靈天是眾人唯一的退路。可不要連幻靈天也無法抵擋這頭天魔,到時候事情可就真的到了絕境了。

「三對三,規則很簡單,各自為戰,一個打一個,不準插手其它人的戰鬥。贏了的,活下去,輸了的,去死,就這麼簡單!」

吳天立刻睜大了眼睛,道:「這不行!」

吳天這邊,吳天和鱷頭鯨是最大的戰力,劍靈兒明顯就是湊數的,她操控著傀儡,頂多憑藉不怕受傷,力大無窮的特性,算作一個頂尖的玄魂高手。

鱷頭鯨的強大有目共睹,哪怕三個玄庭強者化為了天魔,也能夠以一力戰三個,雖然繼續打下去必敗無疑。

如果三者一起作戰的話,還有勝利的可能性,可是現在這樣安排,吳天還有劍靈兒,就要單獨面對一個強大玄庭強者的威壓。

這簡直就是故意刁難!

「行與不行,不是你說了算的。」

天魔臉上露出了一絲快慰的笑容,道:「沒錯,我就是故意刁難你們,我想讓你們絕望掙扎著死去。當然,你如果不想答應這個條件也可以,那麼我們就戰吧,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擊敗我!」

吳天臉色陰沉的看著天魔,如果真的混戰的話,自己這方肯定更沒有絲毫的優勢。楚行空似乎有著最後的手段,可是,按照楚行空現在的狀態,這個最後的手段,絕對是不能被任何人打擾的。

可是,對面三個天魔化的玄庭強者,絕對不是空架子。看著他們現在完全聽從天魔號令的模樣,絕對是自己這一方最大的絆腳石。

「小天,相信我吧。我不會給你們拖後腿的。」

劍靈兒堅定的聲音傳來,讓吳天選擇的沉默。眼前的局勢很明顯,蒼明空要求三人,儘可能的擊殺這三個絆腳石,決戰不可避免。

「好!」

吳天點頭,小聲道:「儘可能的拖住。我會拼盡全力,解決面前的敵人,到時候鱷頭鯨如果也解決了了它的對手,哪怕拼著天魔暴怒,我么也要強行擊殺這三個傢伙。」

劍靈兒點頭表示同意,離開了吳天的身邊。吳天嘴上說的輕鬆,可是自己卻知道,想要擊殺三個玄庭,而其實完勝三個玄庭,單憑一頭玄庭凶獸,還是有他們兩個玄魂強者,完全是一件不靠譜的事情。

「吼!」

鱷頭鯨再也按捺不住,身先士卒的沖了出去,跑出幾步,看家本領已經用出,螺旋形的水柱宛如刀鋒,朝著對面四人絞殺了過去。

鱷頭鯨可不管什麼協定不協定,你們智慧生靈的條約跟一頭鱷頭鯨講,肯定沒有意義。

「哼,沒有腦子的畜生!」

面對飛來的水柱,天魔果然生出了一絲憤怒。不過他自然也不會跟一頭畜生真正較勁,道:「去宰了它!」

話音剛落,烈陽夫人已經衝天而起。只不過此時的烈陽夫人,完全不再是人形,反而變成了一個人軀鳥頭,還有鳥爪翅膀的怪物。

好像一頭烏黑大鳥,偏偏長出了人類的軀幹,還是豐滿有料的動人嬌軀,看得人冰火相映,心中全是古怪的滋味。

不過,雖然形態改變了,明顯她的力量沒有變化,反而更加的強大!

雙翼張開,烈陽夫人一飛衝天,身上那屬於她的金紅色金烏火焰,頓時噴涌而出。比起以前烈陽夫人強行利用化形功法駕馭這些火焰,現在烈陽夫人似乎本身已經變成了一頭金烏,古怪的金烏。

無數的金烏火徹底的臣服於她,在她的身旁環繞,聽后她的指揮,恐怖的溫度足夠焚毀一切,包括鱷頭鯨身上堅固的鎧甲!

吳天立刻醒悟,為什麼鱷頭鯨身上的鎧甲再也不能夠保護鱷頭鯨,原理都是烈陽夫人恐怖火焰的結果,怪不得鱷頭鯨身上有如此多的焦黑。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烈陽夫人的火焰雖然能夠重傷鱷頭鯨,不過對於一頭千丈巨獸而言,一丈高的烈陽夫人,甚至她的金烏火,便只能夠用蟻多咬死象一般的攻擊,來不停的消耗鱷頭鯨。

而這樣的攻擊,對於鱷頭鯨而言,是玩玩全全的挑釁,只能激怒鱷頭鯨,讓鱷頭鯨爆發出一頭凶獸最根本的野性。 「吼!」

鱷頭鯨第一次高高躍起,漫天的水霧竟然環繞著鱷頭鯨的身軀,讓鱷頭鯨如同一頭導彈,狠狠的撞上了烈陽夫人。

顯然這樣的攻擊,出乎了烈陽夫人的意料,哪怕烈陽夫人飛在空中,想要躲避,不過當一面幾千丈的巨大牆壁沖你砸來的時候,你又能夠朝著哪裡躲呢?

烈陽夫人一聲慘叫,還是被鱷頭鯨的身體掃中,宛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顯然鱷頭鯨恐怖的力量,對於天魔化的烈陽夫人,也是難以接受的。

「轟!」

不過剛剛驚險出招,高高躍起的鱷頭鯨,竟然後背著地,轟然砸在了地面上,鱷頭鯨自己也發出了一絲哀嚎。

顯然,這一招不是鱷頭鯨本身應該擁有的手段,它為了傷到烈陽夫人,高高跳起,也是完全不顧及後果。不知道重量幾何的鱷頭鯨自己墜地,恐怕給自己造成的傷害更大。

鱷頭鯨,拚命了。

「小天,我上了。相信我吧,我不是一個弱女子,儘管我成了這幅模樣,我也是雲靈神國一國公主,也有著包圍自己神國的責任,我不僅僅是一個女人,更是一個戰士。」

一抹淡淡的光暈,籠罩在了傀儡身上,這種光暈吳天異常熟悉,就是劍靈兒本身靈魂體的色調。

還沒等吳天出生,「轟」的一聲巨響,傀儡竟然突破了音爆,朝著敵人衝去。

吳天心中一沉,雖然不知道劍靈兒到底多了什麼,可是很明顯,劍靈兒使用自己的精神力加持了傀儡,讓傀儡戰力暴增。

雖然不知道傀儡經過這樣的加持,戰力能夠強大到什麼程度,可是這樣的方法,一定是消耗劍靈兒本源力量。

劍靈兒,可是一個靈魂體,沒有肉體的她,一旦消耗本源力量,根本沒有回復的手段!

這也是劍靈兒一直以來完全不出手,最多也就是調動傀儡戰鬥的原因。如果劍靈兒的本源力量繼續消耗下去,到時候能不能控制幻靈天如此強大的仙器,都是一個問題。

劍靈兒,也拚命了!

看著傀儡狂飆突進的身影,吳天深吸一口氣,沒有阻攔。

現在,他能過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儘可能的快速解決戰鬥,去幫助劍靈兒!

「採用了神秘手段加成的劍靈兒,速度非快,眨眼之間已經衝到了敵人面前。

天魔面前,又一道黑鷹拔地而起,沖著劍靈兒沖了過去。這個黑鷹同樣身高一丈,不過背後有著重重疊疊的痕迹,好像翅膀,又好像其它的東西。

現在三個玄庭強者大變樣,單憑他們自身的外觀,還真的難以區分,這個迎戰劍靈兒的傢伙,到底是楚皇,還是雲龍子。

不過下一秒,吳天便認出了他的身份。從黑鷹背後,忽然扔出一樣東西,東西迎風變大,頓時發散出金燦燦的光芒,變成了百丈大小。

金色的玉璽帶著百丈光芒,帶著千萬斤的巨力,砸向了劍靈兒,這樣一來,這個人的身份也不言而喻。

更令人吃驚的是,隨著楚皇的逼近,吳天也終於看清了他背後重疊的黑影,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是翅膀,也不是什麼突起的骨骼,竟然是一隻只的手臂,粗壯有力,黝黑野蠻,每一隻手臂上,還抓著許多奇怪的物件。

見狀,吳天心裡一沉,因為楚皇剛才扔出去的玉璽,就是他手中的物件之一。這意味著什麼?難道意味著,楚皇的手中那些物件,竟然全都是一件件的寶物么?

「轟!」

吳天來不及細想,便立刻被劍靈兒還有玉璽的碰撞吸引了目光。吳天的心一下揪了起來。玉璽一旦施展開來,可謂有著無窮的重力,這樣的力道,砸一下連鱷頭鯨都不好受。

而這樣恐怖的攻擊,劍靈兒還有傀儡,能夠承受的住么?

然而,讓吳天吃驚的一幕出現了,傀儡身上淡藍色的光暈爆閃,傀儡竟然彷彿天神附體一般,雙手托住了玉璽,不讓玉璽再前進一分一毫。

「吼!」

楚皇一聲怒吼,顯然自己的攻擊被擋住了,這讓他十分惱怒,飛身落在了自己的玉璽上原本剛被傀儡托住的玉璽,彷彿又沉重了十數倍一樣,把傀儡壓著向下。

吳天吃了一驚,不過劍靈兒似乎也要讓吳天相信自己一樣,傀儡身上藍光大放,形成了一個巨人虛影,巨人朝著傀儡連續揮拳,竟然把逐漸下落的玉璽又給頂了回去。

「相信她,或者,你變得更強,把屬於她的一份責任承擔下來。」

楚行空的話在吳天耳邊響起,讓吳天收回了目光。

「作為一個過來人,我只能給你這樣的建議。力量不夠,就會落到我這樣的下場,妻離子散,國破家亡,連現在到了生命的最後關頭,還要考後輩拚死求得一條生路。」

楚行空語音凄凄,顯然對於現在的自己,有著萬分的不滿,卻又無可奈何。

「放心吧,我不會的。」

吳天再也不停留,身子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小金龍,起床了。」

小金龍搖頭晃腦的醒來,道:「幹嘛?」

「殺人!」

「轟!」

全力爆發的吳天,同樣突破了音爆,整個人化為一縷白線直衝最後一個強者,雲龍子殺去。第一次,吳天的心中如此殺氣四溢。

偏偏,四溢的殺氣堂堂正正,絲毫沒有兇惡暴怒的跡象,反而向天地之威一般,帶著吳天的意志,要對面前這些禍害天地的傢伙啊,作出懲戒。

「好!」

這一次,小金龍沒有絲毫的反對,小鳳凰同樣高聲鳴叫,和小金龍一起,同時發揮出自己的力量。

龍鳳雙魂,第一次在吳天身上,同時施展!

金色的龍瞳金光爆射,七彩的髮絲隨風飄動,背後是巨大的風雷雲海,裹挾著妖異強大的琊風,身前是五行之力化為光輪徐徐轉動。

而吳天的手中,更是多了兩把雷霆劍,手腕上蕩漾著絲絲漆黑的光環。

一瞬間,吳天幾乎拿出了全力。

「哦?」

隨著吳天迫近,雲龍子現在的樣貌讓吳天著實吃了一驚,哪怕吳天對於天魔這種變化,心中一驚有了十足的準備。

雲龍子的變化,不在於自身,而在於從他的後背之上,竟然生長出了一條龍,純白的雲龍下半身連接著雲龍子,上半身纏繞著他,龍頭高高揚起,肆意的盯著吳天。

明明是一條龍,而且是潔白無瑕的龍,偏偏跟雲龍子如此連接到了一起,讓人感到了更加的詭異。

「沒想到,當日的小鬼,竟然會到達這樣的地步,著實出乎了我的意料。」

一道略帶笑意的聲音,出現在了吳天的耳中,讓吳天停下了腳步。

竟然是雲龍子!

別的天魔,哪怕是楚皇還有烈陽夫人,變成天魔之後,都徹底的成為了瘋子,無法理喻,連最基本的神智也徹底喪失。

可是雲龍子,竟然還有理智!

雲龍子的狀況,跟殘月老人也不一樣,殘月老人是自己主動吸收了天魔的力量,天魔化是一個逐漸演變的過程,到了最後他跟瘋魔也差不了多少。

可是雲龍子確是被天魔進行的徹頭徹尾的改造,單看他後背長出了一條龍,這就是讓人無法理解的變化,絕對是被天魔的力量改造了。

這一切,到底是因為什麼?

「哼!」

儘管心中百般疑問,吳天卻不打算跟他浪費時間,雙手一甩,兩把雷霆劍作為先鋒,紫色雷霆轟然爆炸。

惡總裁的代嫁新娘 「不錯,手段仍然洗禮,心性也足夠決斷。可惜,用雷霆來攻擊龍,你不覺得這種手段,實在是太過兒戲?」

「龍!」

紫色的雷霆朝著雲龍子蔓延,雲龍子身上的白龍一聲低吼,萬千雷霆竟然轟然破碎,消失了!

「這!」

吳天的雲霄精氣,紫色雷霆,這還是第一次出了披露,沒有想到,雲龍子竟然自稱為龍,這到底怎麼回事?

「放心,小子,我們之間的對話,是龍族秘術,那頭天魔只知道我們在對話而已,卻無法知道我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吳天眉頭緊皺,道:「你到底是什麼玩意!」

「小子,這個傢伙的確是龍,我感覺到了,他跟我是一樣的東西。」小金龍這個時候說話了,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吳天更加驚訝。

「你是龍魂!雲龍子的武魂,一條龍族武魂,現在,竟然是你在主持身體,雲龍子呢?」

吳天腦海中電光急閃,終於理清了一種可能性,儘管這種可能性是如此的讓人難以置信。

「哈哈,小子,心思不錯啊!沒錯,我就是雲龍子的武魂,至於雲龍子,已經瘋了,成為了一條瘋狗。既然他瘋了,要這具身體也沒有用,我乾脆藉助天魔之力,控制了他。」

龍魂,竟然真的是龍魂!

楚皇大楚拚命尋找龍魂,卻沒有找到雲龍子身上,看樣子是雲龍子隱瞞了這一切。

可是,武魂竟然能夠反過來佔據身體,這到底是一種是很么狀況,難道人類和武魂之間的關係,有著什麼秘密?

「看樣子,你已經清楚了一切。那麼,大敵當前,我們談一筆合作可好?哪怕作為武魂,我自然不想如此死去,我可以成為你們的助力……」

白龍武魂輕聲勸說,預言中似乎蘊含著某種魔力,吳天頓時感覺,這是一個如此正確的提議,多了他這樣強大的戰力,自己這邊瞬間就能夠壓制天魔,進而成功的活下去。

劍靈兒也可以不用拚命,一切都能夠輕鬆解決,簡直是一個不能再完美的提議。

「醒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