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否則的話,方天南對於自己身體的控制,就沒有辦法進行了。

2021 年 1 月 11 日

以方天南目前的實力境界,想要讓自己的心神意識,徹底的離開自己的身體,顯然是做不到的。

是以,在識海內感覺不到靈兒的意識形態之後,方天南也準備,讓自己的心神,先暫時的離開識海。

一來,方天南不知道,自己需要在識海內等待上多少時間;二來,方天南也怕,隨著天色的放亮,即便是自己坐在居住的房子里,也有可能受到其餘修鍊者的打攪。

若真的如此的話,對於方天南的影響,還是非常之巨大的。

不說走火入魔之類的,心神受到損傷,卻是可能的。

但是,就在方天南準備把自己的意識,撤離出識海的時候,忽然的,一陣猛烈的波動,在方天南的識海里,翻湧起來。

.。)

ps:感謝sun1221的月票。 方天南陡然間就感覺到,自己的識海中,那無窮無盡的火焰,似乎是陷入到了狂亂之中,緊接著,方天南這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整片識海的火焰上空,突兀的出現了一絲意識上的波動。方天南抬眼看去,正是靈兒的意識靈體。

讓方天南有些意外的是,隨著靈兒的意識形態逐漸的清晰起來,整個識海中的能量波動,也隨之逐漸的平息下來。

而靈兒這會兒給方天南的感覺,卻是異常的虛弱!

「我想,本大人在短時間內,恐怕是又要陷入到昏睡之中了。」靈兒沖著方天南,有些疲憊的說道,「你疑惑的地方,我已經明白了緣由。待會兒,我就會利用自己最後的能量,把這份解釋,直接的釋放在你的識海中,……」

說著,靈兒的聲音,似乎是更加的疲憊起來,連傳遞給方天南的信息上,都變得有些不清晰起來,「若是你還有什麼需要問的,趕緊的吧,……」


「呃,……」方天南琢磨著,靈兒之前所說的,想要查看外界的情況的代價,遠要比自己所提供的星力上的消耗,更加的嚴重,看來,這會兒,靈兒的忽然間變得虛弱起來,就是如此了,「其餘的,好像也沒什麼好問的了。……如果,你可以幫忙解決,我星力上的增加的束縛,在短時間內,我應該也不至於碰到什麼棘手的問題吧?」

要知道,方天南一路上,**著過來,幾乎都是憑藉著自己的運氣以及努力的。

而且,哪怕是方天南遇到了不懂的問題,這會兒,方天南可是在星殿之中,不還是有著自己的導師三殿主唐嫣嗎?

相比起方天南在青雲宗的時候,又或者是更早的時候,還只是青雲宗的普通**居住在青雲鎮上的三年而言,已經好了很多很多了。

方天南倒是不覺得,沒有了識海中的靈兒的提點,自己的實力成長,就會停滯下來。


誰知,靈兒卻是在這個時候,莫名的笑了笑,說道:「你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也不知道,你能夠擁有這樣的特殊的星力,是幸運呢,還是不幸呢,……總而言之,你接下來的時間,是沒辦法走捷徑,迅速的提高自己的星力了。……」

「不是吧?」方天南有些奇怪的,瞪大了眼睛,看向了靈兒所在的位置,長大著嘴巴,問道,「如果在星力上,沒辦法迅速提升的話,那麼,我接下來實力境界上的提升,還真的是有些麻煩啊,……」

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的實力提升上,即將面對的,就是宗師境,又或者是聖人境,方天南不由得心下一動,急促地問道,「對了,你之前提到過的聖人境,需要如何的去努力**,才能夠晉階呢?」

儘管,方天南之前詢問過,聖人境和宗師境的區別,靈兒並不清楚。但是,對於一名**者,如何的去晉階成為聖人境,方天南琢磨著,靈兒肯定是知曉的。

如此,哪怕是方天南沒有辦法去探悉,聖人境和宗師境之間的區別,卻也足以讓方天南在今後的**道路上,走得更加的有側重姓了。

說到底,方天南還是琢磨著,自己沖著聖人境的境界而去,總要比直接的晉階成為宗師境,來得強一些。

。。。。。。

「聖人境?」靈兒的聲音中,略微的出現了片刻的停頓,「你現在**的方式,就是朝著聖人境去的啊。……」

「嗯?」方天南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你注意到,在你的識海中,有什麼不同沒有?」靈兒問道。

「最大的不同,就是你的存在吧?」方天南沒好氣的嘀咕了一句。

「我是說,除了我之外呢?」靈兒繼續著問道,「難道就沒點特別的東西存在了?」

「除了你之外?」方天南一愣,「好像,就沒什麼不同了吧?……」不過,說著說著,方天南忽然的,沖著自己的意識的後方「看」了一眼,就在行宮的大門上,可是還有著一團清晰的鳳凰的圖騰呢。

「該不會是說,這個鳳凰的圖騰,就是識海中的特殊存在吧?」方天南不禁開口詢問道。

「是的。」靈兒似乎是點了點頭,「此時,你的識海中,還只有一個法相的圖騰,是以,你還需要繼續的努力,把你另外的一個法相的圖騰,也融入到識海之中,到時候,你自己就知道,該如何的去晉階成為聖人境了。……」

「另外的法相,說的就是蛟龍法相了。……」方天南不由得暗暗的嘀咕了一句。

如果說,靈兒的話語中,並沒有帶有著欺騙姓的話,那麼,方天南倒是可以理解,蛟龍法相和青鸞法相的本源之力,都是妖獸,而且,還是一起進入到方天南的身體之中的。如此,方天南才覺醒了兩種法相的能力。

而現在,鳳凰法相已經把自己的圖騰印刻在方天南的識海之中了,如是繼續的要求,方天南把蛟龍法相的圖騰,也印刻在自己的識海中,並不是什麼讓人意外的事情。

不過,方天南所需要考慮的是,一旦他真的這麼做了,按照三殿主之間的說法,可就是徹底的斷了晉階成為宗師境**者的希望了啊!

要知道,宗師境**者的神通,就是以法相的能力為基礎,而感悟出來的。

若是方天南的兩種法相的能量,都和自己的神識融合在了一起,那麼,再想要感悟出純粹的神通來,就非常的困難了。

一時間,方天南的內心中,不禁出現了幾分猶豫的思緒來。

。。。。。。

而正在和方天南對峙著的靈兒,許是真的感覺到了疲憊,又或者是之前的能量消耗得實在是太過巨大了,隨著方天南陷入到沉思之中,靈兒的意識形態靈體,在方天南的識海中,逐漸的消散!

正如靈兒自己所說的一樣,在接下來不短的時間內,靈兒的意識將會重新的陷入到沉睡之中。

當然了,方天南心下里也清楚,靈兒這一次的陷入到沉睡,和之前的時候,在傳承洞天內的沉睡,完全是不同的。

這會兒的靈兒,無非是能量上的消耗太過巨大,而選擇了暫時的進入到沉睡之中。一旦方天南對於星力上的**,有所提高,能夠為靈兒提供更多的星力,說不得,靈兒就會立即的蘇醒過來。

這不,就在靈兒的意識靈體一點點的消失在識海之中后,方天南還特意的把自己的心神,沉浸到了中丹田內的界牌中,仔細的觀察了一下。

黑色的石頭,並沒有重新的出現。

而界牌中的煉丹爐,甚至於是整個界牌,似乎都沒有傳出什麼動靜來。

就好似靈兒的意識,完全的都是沉浸到了方天南的識海之中一樣。方天南可以隱約的感受到靈兒的存在。畢竟,識海還是屬於方天南的。

但是,方天南卻又沒有辦法聯繫到靈兒,至於說話、交流,甚至是找靈兒解惑之類的,那就想也不要想了。

若非是靈兒的意識靈體,徹底消散的瞬間,從靈兒原先存在著的火海上空,突然的爆裂出一團閃亮的光芒來,融入到方天南的識海之中,方天南都會懷疑起,靈兒的出現,是不是自己的一種幻覺了。

。。。。。。

識海中的光,就代表著信息!

不管是方天南的意識形態,還是靈兒之前的意識形態,從本質上來說,都是由光組成的。此外,識海內的無窮無盡的火海,所閃耀出來的每一道光,都是方天南經歷過的景象,余留下來的信息。

是以,方天南才能在自己的識海中,不斷的「翻閱」著自己曾經所發生過的事情的點點滴滴。

而每一個**者的識海,都是這名**者,最為神秘的地方。

若是識海被其餘的**者入侵了,那麼就等同於這名**者的所有秘密,都暴露在另外的**者的面前。

不管兩人個之間互相的了解有多麼的深刻,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有多麼的親密,相比起識海上的交流,甚至於是入侵而言,都是小巫見大巫的。

靈兒自從蘇醒過來之後,就直接的出現在方天南的識海之中,一來,是因為靈兒的本體,就是和方天南的識海融為一體的「煉丹真經」;二來,也是因為靈兒之前有吸收過方天南部分的意識能量。兩人之間隱隱間的聯繫,本身就要遠超方天南和其餘的人。

此外,靈兒即便是出現在方天南的識海中后,也沒有主動的去了解方天南的識海中的意識!

說白了,靈兒就好像是寄居在方天南的識海中的一個靈體一樣,沒有讓方天南感覺到自己的秘密,完全的暴露在靈兒的眼前。

靈兒本身,也沒有做出什麼過分的舉動來。

否則的話,方天南恐怕很難靜下心來,和靈兒進行交流吧?

但是,這會兒,隨著靈兒的意識形態的逐漸消散,最後所爆發出來的強烈的光芒,正是靈兒希望方天南了解的,關於他**星力遇到的問題的關鍵信息。

。(未完待續。) 武麟等人終於重見天日,看天際都被換上了藍色的優雅。在密道中度過至少一下午的時間。跟隨攸星空回到警部,說是要登記一下手續。

“攸警官,這是?”武麟看着手中的一張磁卡。

“是你以後出入E市各大警部的證明,憑藉這張不起眼的卡片,你能夠參與E市警方的現場調查,辦案之類的。很方便吧。”攸星空笑着說道。

“確實不錯,但爲什麼要給我。”

“直覺!”

“就是第六感?”

“通常說女人的第六感很準,不過我有一種預感,這件案子你是必不可少的人物。”

“那從今天起我就是警察了?”

“當然不是。E市唯一的一個高中生偵探兼特工。”攸星空輕鬆的笑着。


“你只不過是個小隊長罷了,有那麼大權力?”武麟覺得不可思議,攸星空似乎在耍什麼把戲。

“你知道中國的女神偵探‘優’嗎?”

武麟想起來了“就是在電視上經常出現的那個。”

“我是她親弟弟。”


“不會吧!”武麟仔細觀察,攸星空和優確實有些相像,一開始沒發現。“那你名字是假的嗎?”

“嗯,我的真名叫優星空。”

武麟汗顏,這有區別嗎?

“你相信我就是了,現在還差最後一步。”攸星空指着武麟手中的小卡。“只要把你的資料登記上去就OK了。”

“要用真實信息嗎?”武麟有點擔心,其他人看到就算了,要是被家人發現就會很麻煩,尤其是老姐。

“看我的吧。”攸星空把磁卡放入一臺機器中。手指快速的敲擊鍵盤。不一會兒,完成:

姓名:工藤新一

年齡:17歲

職業:高中生偵探

地址:中國E市二號警部。

推薦人:優伊雪。

武麟看着無語,原來這也行。從來沒想到警方的人員登記如此的方便。看了看手錶,8點整,武麟想到夏娜他們在外面等了不少時間,告別攸星空離開了。

在武麟一行人走之後不久,攸星空的手機響起。


“喂~~”

“優星空!你到底搞什麼鬼!”手機裏傳出因爲生氣而放大數倍的聲音。

“老老老姐……”

“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亂七八糟的寫了些啥?工藤新一!你開什麼玩笑,在推薦人上居然還寫了我的名字,上頭都打電話來詢問了。”

“老姐,我沒開玩笑。”攸星空委屈的說道。

“那你就是名偵探柯南看多了病入膏肓,要麼你現在就給我說清楚或者把那個叫工藤新一的傢伙給我帶來。”

“這都是誤會~~”

“誤會?”手機中傳來疑惑的聲音,“你先解釋下工藤新一是怎麼回事。”

“他是我找來的高中生偵探。”

“噗~~”手機對面的優伊雪正喝在嘴裏的茶噴了出來。“小空啊,看來你還是不打算說實話,那份登記表我已經幫你敷衍過去了,只是你要知道相應的後果,萬一查下來沒這個人,你自己看着辦吧。”

……一下省略十萬字。

“最後聲明,近端時間我還是比較閒,會過來E市一趟。”

“等等!”還沒等攸星空反應電話就被掛斷了。

…………

第二天,武麟按照昨天衆人離開前的約定,上課時間在聖月集合。

“這張卡真的有那麼牛X嗎?”武麟手上把玩着寫有工藤新一的磁卡,頭像竟然還是柯南……

不知不覺就來到了聖月的後草亭,慕容秋水、夏娜他們依舊坐在石凳上在談論着什麼。

“等一下,夏娜?她怎麼沒在?”武麟仔細一看原來是李夢絮,原來夏娜坐的位置上是阿成,夏娜怎麼沒來?明明還有很多重要事情要問她。

“夏娜今天沒有來嗎?”武麟走上前問道。

幾人都搖了搖頭,據說是在昨天分開後就沒有聯繫了,她的住址武麟一行人中沒人知道。

她是生病了嗎?武麟有不好的預感。

慕容秋水略有深意的看了武麟一眼“夏娜沒來的原因,我大概清楚。”

武麟猜測慕容秋水應該又是通過社會渠道。

“她似乎被綁架了。”

此言一出,衆人皆爲詫異,反應最大的就是武麟。

“你憑什麼說是綁架?”

慕容秋水似乎回憶起不好的事情“我,看到了。”

“什麼!”

“那天晚上我們分開後我跟蹤了她。”

“理由。”武麟並沒有想象中的發脾氣,而是沉下聲問了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