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同時,大軍的中心處,三個身穿黑甲的中年人和一群年輕人正站在一起,看著那座大玄城。

2021 年 1 月 3 日

「那裡就是大玄城?果然好小。」一個中年人搖頭道,「小子,你真確定這裡就是我們以後的駐地了?」

「呵呵,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這句話,用在城池上也是一樣的,錢叔可別被表面迷惑了。」一個少年笑了聲,正是方恆。

那天他帶著二十多個同門出去后,就直接和三個先鋒將軍匯合,率領大軍,一路從中央城衝到了這裡。

「好吧。」錢寧點了點頭,「那接下來怎麼辦,是乾脆的把這城拿下,還是溫和一些?」

「溫和一些吧。」方恆說了句,這裡畢竟是他呆過的地方,他不想搞的那麼僵。

錢寧點頭,手掌一揮,立刻,一個騎兵就策馬沖了出去,來到大玄城下,大吼道,「上面的人聽著,我們是北方大陸玉上天宗所成立的定安大軍!此次我定安大軍副統領獲封抗魔王者之名!可以挑選一城統治,大玄城就是我軍副統所挑!所以擺在你們面前的路只有一天,放下武器,開門投降!」

冷冷的喝聲傳遍天地,很快,大玄城內的民眾也都聽到了。

這讓這些民眾都鬆了口氣,還好,這些人不是來攻城的,只是來了一個大人物來統治他們的。

至於什麼玉上天宗,他們根本就沒聽說過,只知道來的人是個大人物。

城牆上的那中年人臉色狂變,別人不知道玉上天宗,他是知道的,他也沒想到來的是這麼一位恐怖人物。

「你!快點去給我通知慕容家和方家這條消息,其餘的兩家也都通知!看看他們是什麼意思。」

那年輕人身體一抖,卻也知道此刻不是浪費時間的時候,起身就向著遠處跑去。

「外面的將軍請稍等,容我們準備一番!」

那中年人站起身子喝了聲,下面的軍士冷冷道,「你們只有半個時辰!」

話語說完,這軍士就回到了大軍之內。

同一時間,大玄城內的慕容家中,正在舉行一場酒宴。

宴會的上首處,坐著三個人,分別是慕容尊,慕容勝,以及那位被慕容勝稱呼為謝兄的青年。

「謝虎,這次你能親自代表謝家來到這裡,我很高興,這代表了中央城謝家的誠意。」慕容尊這時舉杯笑道,「來,我們共飲此杯。」

那謝虎立刻舉杯,「我謝家之所以有誠意,也是慕容兄的誠意打動了我們,所以,咱們是互相幫助。」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好。$頂$點$&()」慕容尊大笑一聲,一群人同時舉杯,共飲杯中之酒。

放下酒杯,慕容尊臉上笑容不變,目中卻劃過精光,「謝家願意和我慕容家聯手,這是我慕容家的榮幸,只是……那方家怎麼辦? 離婚影后要爆紅 據我所知,方家的方玄可是已經和神龍會的會長見過面了,咱們兩家的聯合,會不會被方家壓下去?」

「呵呵,慕容叔叔不必擔心。」謝虎笑了一聲,「神龍會的會長是何等人物?他,又豈會允許這種事?」

「哦?詳細說說。」慕容尊認真問道。

「神龍會對屬下都是有規矩的,互相競爭可以,但是互相殺戮卻不可以。」謝虎道,「能殺戮會中之人的,除了會長之外,在無他人。」

「原來如此,謝兄的意思是,方家就算強橫也沒什麼,他們終究是不能對我們下殺手。」慕容勝淡淡道,「只要他們不能對我們下殺手,那憑藉著我們兩家的聯合,定然能夠不停進步。」

「對,方家再強,也是神龍會之下的力量,所以他們永遠都不會動你們,既然如此,你們就不想方家會如何,只想著你們和我們之間,怎麼獲得最大的利益就好。」謝虎笑著點頭,「話到這裡,我不得不說,慕容家選擇和我們謝家合作真是太正確了,我謝家在中央城並不是很強橫,你們慕容家在四方真武門也處處受到排擠,聯合在一起,我們能夠幫助你們在四方真武門內獲得更多資源,你們也可以借著四方真武門的身份和我謝家結盟,到時候神龍會自然會注意我們,只要能得到神龍會的認可,咱們兩家的榮華富貴,享用不盡。」

「哈哈,好!」慕容尊高興的笑道,「看來日後的我們,前景廣闊……」

砰!

話語還沒說完,一道悶響就直接傳出,只見房間的大門,竟被一個身穿盔甲的年輕人撞開了。

「張峰,你怎麼來了!」

慕容尊放下酒杯,眼神凝重起來,這張峰是他慕容家買通的城中護衛之一,要不是很危險的情況,張峰絕不會這麼魯莽的就衝過來。

「外…外面來了一夥自稱是中央城來的大軍,說要接管大玄城,我們不知道怎麼辦。」

張峰喘著粗氣說道,頓時,眾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中央城的大軍?是不是定安軍?」慕容勝眉毛一挑,認真發問。

「好像是。」

「那就沒什麼了。」慕容勝神色放鬆下來,「定安大軍統領黃子炎已經被王亂天抓住,這時候恐怕早就處斬了吧,那些所謂的定安大軍,不過是沒有編製的散兵游勇而已,算不得什麼。」

「我看也是如此。」謝虎冷笑一聲,「你去,告訴他們我中央城謝家的人在這裡,讓他們趕緊滾,別找死!」

張峰臉色一白,顫抖著道,「可…可是他們軍容壯盛……」

「定安大軍以前征戰無數,軍容壯盛是肯定的,不過他們現在已經是解散了的武者,在威武的軍容,又豈能比的過我中央城謝家的威風!」謝虎傲然道,「不要怕,儘管說就是。」

「這…是。」張峰有心還想說些什麼,只是謝虎話語太自信,他一個小兵哪敢爭辯,只能跑回去。

很快,張峰就回到了之前的城牆上,見到了那個中年人。

「慕容家的人告訴我,讓他們滾開,中央城謝家的人在城中。」

張峰快速地把聽到的話說了一遍,當場讓那中年人臉色白了起來。

讓他們滾?

這不是找死嗎!

「你就告訴了慕容家?其他幾家你沒去告訴?」中年人問道。

「時間有限,我哪裡敢耽誤。」張峰迴答,「勞煩隊長把這話告訴……」

「我不說!」那中年人當即搖頭,「這話要說你說,是你過去問的,自然由你回答。」

張峰臉色煞白,讓他說?這不是要讓他死嗎?

「我有個辦法。」張峰道,「寫封信交給他們,也別署名。」

「好辦法。」中年人目光一亮,當場跑去自己的住處,快速取了筆墨,寫下了謝虎的原話,扔了下去。

大軍之中,方恆幾人正在閑聊,很快就收到了將士來的信。

楊定三個將軍先是讀了一遍,個個臉色陰沉,方恆看了之後,也是露出冷笑。

「嘿嘿,謝家?一個中央城的二流家族,就敢對我張牙舞爪了,既如此,傳我命令,一萬大軍,八千留下,包圍大玄城,剩餘兩千,隨我進城,有攔者殺!」

聽到了方恆的話語,楊定三人頓時點頭,道道命令傳遞下去,大軍開始動作,兩千人跟著方恆就向著大玄城走去。

城牆上的那些士兵看著方恆率人過來了,個個面如土色,卻也不敢關閉城門,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連話都不敢說。

城中的人也都不敢說話,只是看著這兩千個身披黑色鎧甲的騎軍,緩緩向著一處方向前進。

轟隆隆……

地面震動,牆壁破裂,兩千人的軍隊化作洪流,撕碎了一切擋路的東西,不管是牆壁,還是建築,好在都把人趕出去了。

一直到了一處豪華的府邸旁邊。

府邸上面的牌子,寫著兩個大字。

慕容!

「把這牌子砸了,把這牆也給我推了。」

方恆淡淡的說了句,兩千大軍頓時拔出腰間長劍,同時舉起,滾滾真力開始融合,下一刻,便猛然落下。

轟隆,喀拉拉!

劇烈的爆炸聲響伴隨著無數的碎屑出現,只見原本豪華的慕容府,轉瞬間就變成了廢墟,只還剩幾個房間佇立在那。

中央房間的門突然打開,下一刻,一群人都走了出來。

慕容尊,慕容勝,還有謝虎。

此刻他們三個,全都臉色陰沉,他們正商量著大事呢,哪裡能想到突然間就出現了這麼大的變故。

「嗯?看來慕容家的兩位心情不錯啊。」

淡淡的話語從方恆嘴裡吐出,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慕容尊和慕容勝的臉色全變了,目光同時盯向了方恆。

「方…方恆!你沒死!」

慕容勝愣愣的說道,最終點頭,「好,你沒死,這證明著我又有一個對手了。」

「呵呵,對手?」方恆笑了一聲,「現在的你,在我眼裡只是螞蟻。」

話語傳出,慕容勝眼神一變,仔細的看了一眼方恆,最終,眼神平靜下來。

「原來如此,沒想到你的進步這麼大,已經達到了先天巔峰,力量更是濃厚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足以和虛武比擬了吧,看來我在你手裡的確是螞蟻。」

慕容尊的臉色凝重起來,他沒想到他的兒子對方恆的評價這麼高,這讓他開始警惕,目光,看向了謝虎。

不知道這位從中央城來的人,能不能收拾方恆?

「你就是方恆?」

果然,在察覺到慕容尊的目光后,謝虎就冷冷的說話了,「果然厲害,竟然能夠從魔族疆活著回來,而且你還當上了統領?看來王亂天的計劃,徹底失敗了啊。」

「呵呵,你就是謝虎?中央城的謝家之人?」方恆笑了一聲發問。

「不錯,我就是!」謝虎傲然道,「我大哥謝狂,可是神武門第三天才!現在,我命令你撤軍,這樣我還可以原諒你,不讓我哥把你如何,要是不撤,那我哥肯定會好好懲罰你的。」

「哈哈,看來你是真不知道中央城的事。」方恆大笑。「罷了,和你說再多也沒用,方雪,直接動手,廢了他修為。」

「好的。」

嗖!

清脆的話語傳出,下一刻,便是一個美麗的少女突然出新在了謝虎身前,謝虎一驚,出手就想打,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了。

他全身幾個重要的關節,都已經被寒冰凍住了。

「這怎麼可能!」

砰!

謝虎的身體突地高高飛起,最後跌落在地上,恢復了自由,臉色,卻在剎那間白了。

他知道,自己的修為真的被廢了!

慕容尊,慕容勝父子看到這一幕也是神色驚駭,他們沒想到方恆有膽子這麼干,剛沒想到方恆隨便下個命令,出手的就這麼強!

他們能感到,就算自己面臨依娜朵,也不一定會贏。

「你知道我是謝家之人?」謝虎突地抬頭髮問。

「知道啊,中央城謝家。」方恆冷笑,「不過前段時間你個哥剛被我踩斷一條腿,怕是以後走路都不利索了。」

「什麼!」

謝虎一驚,手掌探入懷中,拿出了一張被折的極小的紙張。

這是鴿子攜帶的信紙。

這封信是昨天才到了他的手裡,只是他一直很忙,沒來得及看,直到現在他才明白,方恆能活動現在的原因,以及大哥對他的濃濃警告。

要是方恆回到中央城,他一定要畢恭畢敬,千萬不能招惹。

現在,而他卻已經招惹了。

把這封信再次交給了慕容勝和慕容尊父子,很快,他們的眼神也變得難看起來。

誰都沒想到,現在的方恆,竟已經得到了這個地位身份,還有那恐怖的實力。

看著幾人神情的變化,方恆眉毛一挑,手掌突地抓出,直接把那張紙給攝了過來。

看了一遍后,方恆一笑,「看來這謝狂倒是心細如髮,知道這大玄城是我的家鄉,所以推斷我會來到這裡,並且還告訴你不要招惹我。」

「沒錯,我有眼無珠,得罪了你,我的修為,已經被你廢了,能不能放我一條生路?」

聽到方恆的話,謝虎直接說道,讓慕容父子的臉上都露出了厭惡之色。

剛才還一副中央城謝家很厲害的樣子,現在看來,也很普通。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看在我和你哥也算是同門的份上,不殺你,你可以滾了。」方恆淡淡說了句。

「好。」謝虎當即點頭,對著慕容勝留了個無奈的眼神,變直接離開。

他是明白的,連大哥這麼天才,這麼狠辣的人物都要特地交代他不惹方恆,那方恆絕對就是他惹不起的。

廢了修為?這算什麼,只要能活著,修為總會回來的。

場中沒了其他的人,只剩下慕容尊父子。

「方恆,你這次來,是想幹什麼?」

「殺了你們,為我門主報仇。」方恆淡淡的說道,「不過你們放心,不知是你們,其他三家,凡是在這裡的,都得死。」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方恆,你沒必要做的這麼絕吧!」慕容尊的臉色變了,「你別忘了,當初你在我大玄城比武的時候,是誰幫你逃出去的。>>.om」

「別說的那麼好聽。」方恆手掌一擺,「當初你能幫我逃出去,還是我拿了你兒子的緣故,要不然你早就殺我了。」

慕容尊一下無言,當時的情況的確是那樣。

「方恆,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熱愛武學的人,卻沒想到你會這樣。」慕容勝搖了搖頭,「這讓我很失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