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同時也是姜龍感應最深的地方,如果他的神智現在是清醒的,恐怕會欣喜不已。

2021 年 1 月 9 日

因為其中不是別的寶物,而是他最為渴求的武魂珠,並且是武魂珠中的極品,寒魂珠。

如果能夠得到此物,並且在他神智清醒的時候使用,他的神魂完整度將會翻倍成長,達到百分之四十。

「我就說,現在他就是一個廢人,認定了的事情絕對不會改變,一頭畜生根本攔不住他!」


「嘿嘿,等會他進去了,絕對讓他生不如死。」

林葉一直冷目看著這一切,在姜龍擺脫夢魘之後,他臉上的笑容達到了極致,讓人有種遍體生寒的感覺。

而面對著無法阻擋的姜龍,夢魘無奈之下,只能選擇跟隨。

就算明知道眼前的這些人要對姜龍不利,它也無可奈何。

它認姜龍為主,那麼就是生死相隨。

這些人想要害死姜龍,就必須從它的屍體上跨過去,否則絕對不可能!

「姜龍啊姜龍,你恐怕做夢都想不到,你會死在我的手裡吧。」

「去你媽的心劫,不是心劫難度嗎?死了不就過去了嗎?哈哈哈!」

看著姜龍一步步的走入傳送門,林葉猙獰的大笑起來。

在進入傳送門前,姜龍是一個煞星,但是一旦進入了傳送門內,姜龍就是任人宰割的對象,沒有避陰符,哪怕是神武境的長老也得死在此地,何況是天武境。

畢竟天武境大圓滿,也只是天武境,而不是神武境。

進入傳送門后,陰冷的魂力透體而來,這次出現的武魂是冰魄色,它們的魂力凝聚程度極高。

在外面姜龍能夠通行無阻,但是現在,他是寸步難行。

就連夢魘與尋龍獸也開始遭受到寒意的侵襲,這些寒武魂雖然沒有直接攻擊兩獸,但是卻也用附帶著,讓兩獸出現了心悸感。

死亡如影隨心,正如林葉所言,沒有避陰符,就算是神武境高手也會死在這裡面。

姜龍根本支撐不住,僅僅一炷香的時間,姜龍的經脈大部分就被寒氣封印了。

罡氣的運轉程度已經大大的凝滯了下來。

如果他神智清醒,他可以動用真氣來驅逐寒意,可惜他的神魂沉寂,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思維。

導致其已經接近了臨死之威。


不出一炷香的時間,姜龍恐怕就會以死亡為結局。

「哈哈哈,現在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是我的了!」

「我們馬上就能得到他的一切了,馬上。」

此時,林葉與三名真傳弟子也沖了進來,他們在看到這一幕後,仰頭狂笑。

姜龍已經徹底中計,現在就是大羅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

現在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掩飾。

就算姜龍反應過來了,又能如何?照樣擺脫不了死亡的宿命。

「吼!」

不過就在四人準備動手時,夢魘擋在了姜龍的身前。

它死死的擋著姜龍,頭上的尖角開始冒出紅芒,這一刻它要誓死守護。

絕對不讓這些人傷到姜龍一分一毫。

「一個畜生也想擋路,當真是不知死活!」

現在姜龍已經被封住了經脈,再也沒有什麼是能夠讓林葉等人忌憚的了。

四人齊齊拔出了長劍,望向姜龍,滿含殺機。

「砰!」

夢魘的攻擊手段太單一了,空有一聲修為可是卻也無濟於事。

直接就被林葉按倒在地動彈不得。

「吱吱!」

而尋龍獸也在瞬間便被其他人給掀飛了出去,它沒有修為,更不要說有什麼反抗之力了。

而且因為他們不認識尋龍獸,對待它可不像夢魘那般溫柔。

出手就是全力,他們不在乎尋龍獸的生死,如果不是它的防禦力非常強,恐怕現在就已經死了。


「你們這些畜生,該死!」

然而就在四人得意忘形時,一道聲音傳來,有些狼狽的天鋒羽沖了進來。

他來時太匆忙,沒有取避陰符。

他感應到了林葉等人的舉動,一時間怒急攻心的沖了進來,卻很快就中招了。

寒魂侵襲之下,他比姜龍好不到哪兒去。


「是天鋒羽,快走!」

這些人一瞬間就慌了神,天鋒羽在靈鷹宮頗有威信,所有人都對他有些忌憚。

「你們怕什麼,沒看他沒帶避陰符嗎?」

「他進來只是多了一個送死的。」

「這些年宮主可沒少給他好東西,這一次就讓我們一併取走,也省的挂念!」

與其他人的反應不同,林葉在看到天鋒羽衝進來的瞬間,便看到他沒有帶避陰符。

沒有避陰符,闖入如此嚴寒之地,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在找死!

林葉的心胸非常狹隘,這些年天鋒羽所獲得的資源,他都看在眼裡。

現在天鋒羽也被困住了,他的那個暴虐之心開始瘋狂燃燒起來。

他要毀掉天鋒羽,毀掉姜龍,把他們的東西全部據為己有!

「該死的林葉,你會遭天打雷劈的!」

看到林葉的嘴臉之後,天鋒羽也得知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他很可能會與姜龍一樣,死在這兒。

此時面容之上有些驚懼。

雖然經過了三年歲月的沉澱,但是他的年齡畢竟還是太小了。

無法承受太多的危難。

「天打雷劈?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因果報應,我林葉恐怕早就死了,還會留到現在。」

「所謂的因果,都是用來忽悠小朋友的,我不是你,我不會去相信所謂的善者成道!」

「真正的成道者,那一個不是滿手血腥,那一個是良善之輩?」

「現在你就給我去死吧!」

另外三名真傳弟子有些不敢動手,但是林葉敢,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不解決掉天鋒羽,誰都別想好過。

手中長劍瞬間擊出,直接洞穿了擋在姜龍身前的天鋒羽。

「咳咳,林葉,你不得好死!」

此刻天鋒羽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甚至於嘴角湧出的血跡都是冰魄色的。

「嘿嘿,我不得好死?現在不得好死的是你吧!」

「給我去死,給我死!」

林葉貼近天鋒羽,在他猙獰的面容下,他的長刀抽出,隨後在天鋒羽身上砍了數十刀。

頃刻間天鋒羽便生死當場,無法動用靈力的天鋒羽,根本就抵擋不了林葉天武大圓滿的攻擊。

冰魄色的血液灑向四周。

天鋒羽倒在了地上,在抽搐中,將最後的目光聚集在了姜龍的身上。

「咳咳,姜龍,姜龍,你的心該變了,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是你需要守護的。」

用盡最後的力量說出這番話后,天鋒羽歪頭倒向了一邊,徹底身死!

「心該變了,這個世界還有許多人需要我的守護。」

「天鋒羽,你本來擁有無限前程,為何要為我死?」

「我是真的該醒來了嗎?」

「我為哀傷而沉寂,卻要讓你的死亡喚醒!」

奇古風雲 哈哈哈哈哈!」

姜龍僵硬的看著這一幕,隨著他的雙目中,一絲清淚湧出。

他僵硬的面容還是恢復,一股龐大的氣勢重新回到了他的體內。

「心變結束,仇恨意境大成!」

極端的威勢席捲四周,真氣之源開始瘋狂涌動,身上的冰封瞬間便被破除。 這一切說來話長,可是卻只是在一瞬間。

姜龍一瞬間便被喚醒,一瞬間完成了心變過程,並且引動了真氣之源,打通了全身經脈。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快到林葉還沒反應過來。

他還沉寂在虐殺天鋒羽的快感中無法自拔。

「你們都將會為他陪葬!」

片刻后,姜龍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手中天隕劍懸浮在半空中,寒芒閃爍。

「什麼!」

「林葉師兄,姜龍他!」

直到現在,他們才將目光看向姜龍,一瞬間他們滿臉驚疑。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姜龍竟然絲毫無礙,這也太過不可思議了。

「什麼,你!」

在另外三人的驚呼聲中,林葉也將目光看了過來,整個人瞬間凝滯了下來。

此刻他的驚恐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們因為姜龍沒有神智才敢對其動手,可是現在他竟然恢復了,那豈不是代表他們做的一切都被他獲知了。

「天鋒羽你不該死的,不該死的。」

姜龍身軀一動,一隻手掌抓住林葉的頭顱,天隕劍架在林葉的脖子上緩緩划動。

「心劫以過,以此血來緬懷。」

切割血肉的聲音響起,讓所有人不寒而慄。

在姜龍的手下,林葉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天隕劍緩緩劃過,他的喉管被切開,在恐懼中倒在了地上。

姜龍用罡氣封住了他的傷口,使得他自身無法治癒。

只能在痛苦中緩緩走向死亡,在無聲的哀嚎中,承受著那份極端的痛苦。

「快跑,快跑!」

「姜龍恢復了,我們都得死!」

在林葉被殘殺之後,另外三人在恐懼中開始快步後退。

可惜他們再快就能如何?對於姜龍來說也是螻蟻而已。

「意境沖,封此域!」

殺掉林葉后,姜龍陰冷一笑,手掌憑空伸出,意境之力蔓延開來,三名逃脫之人撞在了傳送門上被反震了回來。

「你們不是喜歡用陰武魂來折磨他人嗎?」

「不知如果是你們自己承受,又會怎樣?」

在陰森的笑容中,姜龍一步步的走來,手掌揮動間,他們額頭上的避陰府被瞬間抹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