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吃人!

2022 年 1 月 15 日

這是白曦作為人類,絕對無法容忍的事情,是底線。

但她不清楚對方的實力,自己也只是個小菜鳥,根本幫不上忙,說不定還要將自己搭進去。

白曦選擇了……袖手旁觀。

年輕男人和三個女人一前一後,從她面前的街道跑了過去。

旁邊悶頭趕路的原住民們,瞪大了眼睛,驚恐地四散奔逃。

短髮女人目光落在了其中一個原住民身上,她脫離隊伍,速度極快地閃到那個原住民面前,極其邪惡放肆地看著他,還帶玩弄螻蟻的高高在上。

「你害怕了喔!」女人湊近聞了聞,有些嫌棄,「年紀有些大,沒有那個小哥哥好聞,不配被我食用。」

原住民鬆了一口氣,下一秒卻被女人尖利的指甲掏了心臟,那慶幸的表情還留在臉上。

她伸舌頭舔了舔血淋淋的心臟,貪婪地笑著,「可是你的心還不錯,我很喜歡。」

女人一口一口將心臟啃食乾淨,最後意猶未盡地將手上的血舔舐乾淨,轉身繼續跟上自己的同類。

待女人消失在昏暗中,白曦從陰影里走了出來,額頭青筋暴起,雙手緊握,指節泛白。

她憤怒到極致了。

既是對那三個女人,也是對遊戲漠視生命的冷酷態度。

這三個女人明顯不是人類。

原來一輪遊戲中,不只有其他世界的人類,還有這種類人智慧生物。

他們有著人類的外貌,但細節構造卻和人類有明顯的差別,比普通人類更強大。

這是遊戲故意的嗎?還是說在遊戲文明眼裡,他們就是一類生物?

可遊戲這麼高級的文明,不可能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一切都是有意的。

看著那具沒了生息的屍體,鮮血流了一地,濃濃的血腥味,伴著秋風瀰漫了整個街道。

但周圍門窗緊閉,沒人敢出來查看,也沒人為那個無辜的原住民,收斂屍體。

都是螻蟻啊!

這一刻白曦心生悲涼,想要變強大的念頭,從未有過的強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蹦蹦跳跳的法瑪斯緩緩來到了蒙德城的大橋邊,果酒湖面波光粼粼,遊盪著幾隻肥美的鴨子,它們無憂無慮的暢遊在湖裡,時不時幾條魚兒飛躍出水面。

然而橋邊的一個穿著鎧甲的騎士引起了法瑪斯的注意。

「西風騎士?還是北風騎士?」

法瑪斯躲在橋柱的後面,悄悄的看著全副武裝的騎士,現在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火史萊姆,要是這樣大搖大擺的進城,一定會被當作魔物,直接消滅掉吧。

「這次死了可就真的活不過來了。」

法瑪斯的身體晃了晃,苦惱的看著守護著蒙德城門的兩位騎士,如果不進城,又怎麼找到那自由之神巴巴托斯?

正在苦惱的法瑪斯,突然聽到了一陣奇怪的語言。

[email protected]|#%..」

法瑪斯緩緩轉頭,發現是幾隻岩史萊姆。

[email protected]#|%%..」

剛才奇怪的語言原來是史萊姆發出的,其中一隻走在前頭的史萊姆再度傳來嘰里呱啦的不可描述的言語。

且不說法瑪斯曾經是炎之魔神,即使現在身為史萊姆,聽懂同類的語言也是輕而易舉。

這隻岩史萊姆大致意思是:「老弟,怎麼?想進城?」

岩史萊姆一邊說,一邊還看著法瑪斯笑,褐色的臉上浮現出囂張的表情。

「老哥?你有法子?」

人在屋檐下,法瑪斯驚奇的看著這隻岩史萊姆,小心翼翼的詢問。

「當然!我已經找到了一大群兄弟姐妹,制定了完善的入侵蒙德城計劃!」

岩史萊後面的幾個小弟一般的角色蹦蹦跳跳,似乎在支持頭領的決定。

「這次計劃叫做『圓滾滾的大團騷亂!』」

如果有手掌,法瑪斯一定會狠狠的拍一下自己的腦袋,取個日常任務的名字,真的不覺得不吉利嗎?

「怎麼樣,兄弟,要不要加入我們,我還找了好幾個風史萊姆,你和他們打一波火元素擴散,咱們火燒蒙德城。」

法瑪斯無語的看著唧唧咋咋不斷解釋著自己計劃的岩史萊姆,勉強答應了他的請求,但很快就決定,趁著騷亂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單幹,悄悄進入蒙德城。

「好,有了你,我們的計劃就更順利了!這次一定比那些『丘丘人的一小步』更好……」

法瑪斯有一種不詳的感覺。

「老哥,你還制定過『丘丘人的一小步』這個日常……這個入侵任務?」

「當然!雖然失敗了,但是風起地的丘丘人祭祀可是很喜歡我的計劃呢,下次他會聯繫一隻岩鎧丘丘王,到時候一定可以……嘿嘿嘿。」

法瑪斯已經徹底無語了,在確定了入侵蒙德城的時間和地點后,他就跳到了果酒湖邊,想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

火焰蔓延到草地上,把清澈見底的湖面當鏡子,映照出來的是一隻深紅色的史萊姆模樣,兩隻橢圓可愛的大眼睛,看上去人畜無害,相當可愛。

「啊,摩拉克斯!我要報仇,報仇!」

法瑪斯稍稍蓄力,向果酒湖裡吐出了兩顆火元素球。

—————————————————

第二天晚上。

「老弟,一會兒我們就從側門入侵,這裡只有一個叫蓋伊的年輕的小騎士,到時候嚇一嚇他,然後我們就可以搶蒙德城後勤的物資了!」

法瑪斯向岩史萊姆的身後看去,深刻的理解到了史萊姆的思維邏輯。

在岩史萊姆身後,有三隻水史萊姆,兩隻風史萊姆,雷,冰史萊姆各兩隻,加上法瑪斯自己,一共12隻史萊姆。

「隨便來一個神之眼的擁有者,就是一波團滅啊。」

法瑪斯悄悄和幾隻史萊姆隔開,他可不想被人打出超導或者蒸發。

「兄弟們,沖啊!」

岩史萊姆帶頭沖在最前面,法瑪斯吊在末尾,可以依稀看見,那名守著側門的叫做蓋伊的小騎士,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向著城內大喊:「西風騎士團!警戒,有史萊姆入侵啦!」

瑪法斯曾經作為人類,可以聽懂蓋伊的話,但岩史萊姆不行,它看見蓋伊臉上驚恐的表情,頓時以為計劃成功,竊喜的對著蓋伊吐出了一塊岩石結晶。

結晶飛快的接近拿著無鋒劍的蓋伊,而小騎士只是拿著劍刃稍稍抵擋,就被強大的力量打倒在地,摔了一個大屁股蹲,劍也被扔在了一邊。

「哈哈哈,快搶啊!」

岩史萊姆大聲對後面尾隨入城的史萊姆叫到,然後沖向了堆放在城門內的物資。

「誒,主管後勤的赫塔小姐呢?」

一直跟在史萊姆大隊後面摸魚的法瑪斯也趁亂進入蒙德城,趁亂吃掉了幾瓶珍貴的烈火精油,看著在狂吃猛吞獸肉的史萊姆們,眼中閃過一絲無奈。

「吃對應屬性的精油啊,兄弟們。」

法瑪斯向前面的一個岩史萊姆提醒到。

「這個,磐石精油。」

被瑪法斯提醒的史萊姆一愣,然後灌下了一瓶磐石精油,伴隨著液體的注入,岩史萊姆的體型膨脹了一大圈。

看到效果的史萊姆們又開始轉頭開始吞噬裝有精油的瓶子。

就在法瑪斯準備趁亂離開史萊姆大隊,悄悄潛入蒙德城時,一道火紅頭髮,拿著大劍的身影和一個嬌小的,穿著鎧甲的女孩出現在了史萊姆大隊前。

「迪盧克老爺,請幫忙清理一下這些入侵的魔物吧。」

來人正是主管後勤的赫塔小姐和傳說中守護蒙德德暗夜英雄迪盧克。

當看到來人時,法瑪斯的心裡閃出了強烈的危機感。

「快跑!」

只來得及招呼一下還在奮力吞噬的史萊姆們,法瑪斯立刻向城門外跑去。

「在此……宣判!」

一道火鳥從迪盧克老爺的大劍中飛出,法瑪斯感到背後一陣火熱,電光,冰霜的元素氣息越發紊亂。 「師弟,要不要我來照顧你啊!」

「要……」,蕭炎反應很快啊,沒大意,舌頭強行扭個彎,「要小雪來照顧我啊!」

胡列娜咯咯地笑著,跟著比比東走了進來,打趣道,「師弟,嘴巴很快啊,是不是練過了。」

這話可不能回答,蕭炎偷偷朝旁邊看過去,發現千仞雪沒意識到,鬆了口氣,內心喊道,「師姐,你怎麼這麼大膽了,難道因為下任教皇的緣故,心結解了,人就放開啦?」

蕭炎轉過身,結果右手被拉著,只得背在後面,笑著說,「師傅、師姐,你們來了,我沒事,候破怎麼能傷到我。」

胡列娜板著個臉,假裝生氣,「怎麼會沒事,路都走不了,根本不值得跟候破較勁把自己弄傷,下次不行了。」

「是,聽師姐令。」

比比東看著兩個徒弟在那裡交流感情,又看著女兒背對著自己坐下,心下難受,臉上沒有異樣,「靈魂沒事就可以,候破還會教你們,不過以後態度會好一些,好好休息一段時間,訓練不著急。」

「候前輩是為了訓練我們,師傅放心,我很快會回到戰隊。」蕭炎說道。

聽著「候前輩」三個字,看著蕭炎認真的臉,比比東心裡過意不去,封號斗羅終究是封號斗羅,點點頭說道,「嗯,你們三人多交流,我還有事,先走了。」

待到比比東轉身,千仞雪也轉過身來,看著胡列娜打招呼道,「娜娜姐好。」

蕭炎頭痛,真的頭痛,特別是看到師傅的背影頓了一下,覺得自己應該要做些什麼,不明白兩人的關係這麼差的原因。

晚上,客房,蕭炎一個人坐在床上,進入了冥想。

旋轉起來的精神力被蕭炎慢慢平息了下來,精神力屏障在恢復,這一次比試,好處就是精神力多了個防禦方式,但攻擊方面還需要嘗試。

精神力實質化,就像候破發出的精神力箭矢一樣,不知怎樣才能做到,自己現在只能讓精神力旋轉起來。

蕭炎靈光一閃,一股精神力釋放出來,開始旋轉,並且在旋轉的過程中壓縮,方法很取巧,結果沒成功。

沒成功很正常,蕭炎也沒什麼失落的情緒,開始修鍊魂力。

三個月就過去了,靈魂和精神力屏障也就完全恢復了,蕭炎坐下天使神神像面前,要進行第三魂環紋路的勾勒。

在他後面,千道流、千逸冬、千仞雪三人都在,整個供奉殿都被金光籠罩,產生一道屏障,將可能出現的干擾給屏蔽。

蕭炎把精神力釋放出來,形成絲線,飛快進行到最後一個節點,這是兩個完全相反的螺旋,稍微停頓一下,平復一下心情,想起上次出現的狂風、烏雲、雷光。

天地不允許而已,我偏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