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台下的人議論紛紛,對風鈴的節目表示期待。

2021 年 1 月 1 日

忽然,燈光一黯,一道窈窕的身影緩緩地從舞台中央升了上來。

「啊~~風鈴女神!!」

「我愛你!!」

「風鈴女神,你是最棒的。」

感受著學生們的熱情,風鈴自信地笑了笑,自從進入高三八班之後,她好久沒有感受到如此震撼的歡呼了。

緊接著,她拿起麥克風,低垂著首,醞釀著情緒。

下一刻,音樂響起,一陣旋風緩緩地卷了出來,不斷地撩撥風鈴的衣袂,讓她如同一個仙子一般,十分的吸引人的注意力。

這是她在用異能,給自己造勢!

風鈴心中暗凜,夜哥,即使你不願意看我,但你會聽到我的歌聲。

「這一首歌,是獻給我喜歡的一個男生。他的存在,就像是黑暗中的一點光明,照亮我的心間。」風鈴垂眸淺語,幽幽地說道:「我希望透過這首歌,他能夠感受到我的心意。」 一時間,眾人都炸開了鍋。

風鈴可是無限接近校花的人,有著不少的擁護者,現在聽到她有喜歡的人,一個個心碎了一地。

緊接著,他們又開始猜測,是誰這麼幸運,竟然能夠得到風鈴女神的青睞。

「一定是夜少!」

「對!在整個鈴蘭一中,也就夜少才配得上風鈴女神。」

「嘿,你們是將星殿給忽略了么?」

「不可能!星殿和風鈴女神有過矛盾,怎麼可能會是那個男的呢?」

「難道你沒聽說過,愛你有多深,恨你有多深。」

隨著眾人激烈的討論,一陣悠遠空靈的歌聲,緩緩地響了起來。

這一個空靈的歌聲,瞬間抓住了每個人的心,讓他們如同親身體會到其中的苦澀和心酸。

「關了燈眼前的模樣,諾大的房,寂寞的窗……」

是空谷幽蘭的《我好想你》!

透過這凄婉,深情的歌詞,眾人似乎能夠體會到,風鈴女神對這個男的眷戀,還有無奈。

哪怕是分開了,也依然想念著你。但是,為何你卻不看我一眼。

「我好想你,好想你,卻不漏痕迹,我還踮著腳思念,我還任記憶盤旋了……」

聲聲哀怨,還有對這份感情的執著,化作一個個美妙的音符,穿透著每個人的心,讓不少人都露出了黯然之色,代入到歌詞之中,感受著吟唱之人的哀思。

當一曲終焉,風鈴緩緩地睜開雙眸,眸中似乎有淚光閃爍,讓人看了憐惜不已。

「啊啊!!是誰讓我們風鈴女神這麼傷心啊!」

「不管你是不是喜歡風鈴女神,請給她一個交代。」

「我們堅決擁護風鈴女神。」

一個個迷弟情緒激動起來,紛紛為風鈴聲援。

看著這些人的表現,風鈴暗暗得意地勾了勾唇角,瞥了眼後台的夜鋒。

然而,她只看到一張淡漠的臉。

更嚴重的是,這張臉和剛才上台前一樣,眉心緊皺,似乎只在乎一件事情。

星舞為何還沒出現?

風鈴緊攥著拳頭,心中怨恨不已,她已經這麼動情地表達自己的心意,為何夜鋒還是一點都不為所動?

不過……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冽的微笑。

接下來的節目,乃是睡美人,但星舞至今還沒出現,根本就不可能出演。

這麼一來,夜哥哥就不用和星舞做對手戲了。

作為校花的風晴,沒有參與表演,而是作為一個觀眾,看著這一切。

她捕捉到風鈴臉上的異色,不由得嘆了口氣,小玲,夜少可不喜歡被別送逼著做一些事情啊!

你這麼做,只會讓他更加冷落你。

就在眾人期待睡美人話劇開始的時候,星舞則是在宿舍里,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發獃。

鏡子里的自己,換上了一身宮廷公主服,蓬鬆的蓬蓬裙包裹著她曼妙的身姿,讓那一條小蠻腰更具視覺衝擊力,就像是能一手握住。

貴族的盤發,讓星舞彰顯大氣,端莊,高貴,和曾經帥帥的,酷酷的她完全是兩個人。

最吸引人的,還是傲人的胸脯,在解放了裹胸布的束縛,讓她終於可以盡情展現自己的胸芒。

現在的星舞,就是一個絕美的公主,讓人驚嘆。 「星殿,你真的很美。」水心是知道星舞的身份,這次過來主要是為了給她化妝。

儘管水心平時不怎麼化妝,但是化妝技術一點都不含糊。

聽她說,嚴格來說,這是偽裝術,不是普通的化妝術。

「是啊,很美。」星舞嘆了口氣,看著腮紅,唇艷,星眸,膚白的自己,都感覺眼前的不是自己,而是一個從來不曾見過的美人。

如果不是那一股從容淡定,還有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傲氣,真不敢相信這就是昔日的星舞。

「就怕這個樣子出現,會被夜哥看出貓膩。」星舞嘆了口氣,擔心道,眼前的自己說是男孩子扮的,根本就沒有人敢相信。

實在太美,太女人了!

「星殿,你放心。到時候,你就說是我給你化的妝。」水心微笑說道,畢竟她是一個擅長偽裝術的人,能夠以假亂真,也沒什麼大的毛病。

「嗯。」星殿點了點頭,現在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更何況自己答應了林婉如,還有其他同學,自己是絕對不可能違約的。「走吧,估計也該到我上場了。」

……

……

「現在是什麼情況?星殿還沒出現嗎?」

「對啊!我們到目前為止,都聯繫不上星殿。」

「怎麼辦?外面的人都等得不耐煩了。」

參與睡美人話劇的人,都一臉焦灼,感覺壓力很大。

如果星舞再不出現的話,他們只能取消這個節目了。

「怎麼還沒開始啊?!」

「搞什麼鬼?我們要看星殿女裝!!」

「女裝,女裝,女裝!」

一個個學生叫囂起來,他們都是沖著星舞女裝而來,現在看不到,場面不禁一度混亂。

不得已,林婉如咬了咬牙,和其他成員率先走上了舞台。

「很抱歉,星殿由於被事情耽擱了,可能還要等待一會兒。」林婉如硬著頭皮說道,想盡量拖一會,是一會。

「都特么五分鐘了,難道就這麼乾等著?」

「對啊!難道我們後面的節目,都不表演了?」

一些人氣憤地說道,而這時,風鈴也是走了上來,插了一句話。

「我們再等一分鐘,如果星舞還沒出現的話,那麼睡美人的節目取消。」

此言一出,眾人都炸開了鍋。

「不行,我們必須等下去,只為看星殿女裝。」

「對!寧可看女裝,也不看其他的節目。」

「你們這些腦殘粉,難道我們付出許多心血排練的節目要報廢了么?」

一時間,雙方為了這一個節目吵了起來,一些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一些就是為了讓自己辛辛苦苦排練的節目能夠得到上演。

風鈴翹著手,一臉玩味地看著這一幕,也不開口干涉。

她就希望這一股節奏能夠帶起來,然後從而搞壞星舞的名聲。

「夠了!」忽然,一陣冷喝炸起,只見一個身穿王子服,步伐沉穩,渾身散發著冷氣的少年走上了舞台。

當他走上舞台的一刻,整個舞台的光線似乎都聚焦到他的身上一樣,特別的吸引人眼球。 「是夜少!?現在的他,簡直就是一個真正的王子,太帥了!」

「不僅帥,還散發著一股貴族氣息,哪怕真正的王子也不過如此吧?」

一個個迷妹,都被夜少的魅力所深深地吸引,漸漸地忘卻了剛才的爭執。

夜鋒冷冷地掃了一圈眾人,淡聲道:「如果一分鐘之後,星舞還沒出現,睡美人話劇取消。」

話語乾淨利落,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透出了一股不可悖逆的霸氣。

風鈴皺了皺眉,想不到夜鋒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還同意了自己的提議,難道夜哥哥也開始討厭星舞了?

對了,夜哥哥最討厭別人遲到了,他就是在作死啊!

想到這裡,風鈴的雙眸一亮,露出了一個驚喜之色。

哼哼,星舞,你就繼續作吧。

等夜哥哥對你完全反感,你就再也不會成為我和夜哥哥在一起的阻礙。

她到現在都堅信,夜鋒之所以抗拒自己,是星舞從中作梗,影響了夜鋒對自己的感覺。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眾人感覺在這一刻,簡直是度日如年。

十秒……

九秒……

八秒……

隨著一分鐘即將完畢,眾人都露出了難過之色。

他們翹首以盼這麼久,難道真的就看不到女裝的星殿了?如果是這樣,星殿就太傷粉絲的心了。

「時間到,現在我宣布,睡美人話劇……」風鈴迫不及待地拿起話筒,要取消睡美人話劇的演出。

「等等!」

一陣清冷的聲音傳來,眾人的心神一顫,隨即抬眸一看,只見天空中一道曼妙的身影緩緩地飄了下來。

這一道身影,如同落雨紛紛般的優雅,又如嬌艷的花兒,緩緩地綻放。

「這是……星殿?!」

此時此刻,眾人都傻眼了。

他們完全認不出眼前這個絕色美女是之前帥氣妖孽的星殿,只從這一身睡美人公主服來判斷,這極有可能是星舞。

該不會是替身吧?

「好美!!真的太美了!」

「我終於體會到,什麼叫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了。這就是啊!」

「嗚嗚嗚,我們的等待,總算是沒有白費。」

「天吶!星殿的女裝竟然這麼美,還讓不讓人活了啊?」

穿上女裝的星舞,多了一份優美,少了一份凌厲,瞬間讓一群迷弟沉淪。

「完了,彎了!!」

這是此時此刻,聽到最多的話語。

風鈴一臉怨毒地看著星舞,這個傢伙竟然在最後一秒趕來,還如此驚艷地亮相,將自己剛才營造的一個氛圍給徹底碾壓。

她就像是一個皮球,撞上了一個鐵球,瞬間爆炸。

林婉如這些參演者,都是一臉的震驚,雙眸閃爍著激動之色,星殿女裝的美,簡直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

他還是一個男孩子啊!

其中感受最深刻的,還是夜鋒。

他一臉獃滯,看著這個和昔日小星星完全不同樣的美女,心莫名地悸動起來。

哪怕星舞女裝的樣子,和原來的大相庭徑,但他還是一眼透過那一雙淡定從容的眸子中看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