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謂是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2022 年 2 月 24 日

今天這個場合,這個時機,也是很罕見的。 啪!」

又是一個大嘴巴子,李山羊直接被抽掉了七八瓣大牙,口鼻血淋淋。

「不然呢?若是一些垃圾血參,以本公子身份,會出口嗎?」李翩然大吼,揚起的巴掌差不多又拍下。

卻見李山羊此時如同一個大馬猴般跳了起來,指著林凡,怒罵道:「我特么終日打雁卻在今日被雁啄眼。」

他狠毒而殺氣騰騰的叫罵着,最後大吼道:「不想死,將萬年人血參交出來,不然,此城就是你的最終葬地。」

太丟臉了。

他李山羊在整座城池中自詡眼裏超群,閱盡天下諸寶從未打眼,但今日卻是連一株萬年人血參都沒有察覺出來,讓其明珠暗投,混入最垃圾的血參中售賣。

且,自以為血賺,但其實上虧得他媽媽都不認識他了。

一株萬年人血參,價值至少兩萬極品元石,而兩萬極品元石,若是兌換下品元石,那可是兩百萬的天價!

原以為,這對面的小子,是迫於自己的淫威,才屈服,以天價購買,結果,這小子憋壞,也許一直在笑話他呢,想到這裏,他心中怒火難平,殺氣沖霄漢。

林凡冰冷的盯着李山羊,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做生意,哪裏有你這種做法?自己眼瞎就要收回售出的貨物?天下之間,有這種規矩?」

「規矩?」李翩然此時獰笑:「在這座城,本公子就是規矩,就是方圓,就是這座城的天!」

他點指林凡:「小雜碎,痛快交出,我可以給你一個好死。」

林凡都還未說話,夢魘就忍不住了,夢幻長鞭如夢似幻,似要將所有人帶入幻夢中:「夫君,說這些作甚?這類的人渣,統統宰了乾淨。」

青鸞也臉色寒冷下來:「索性都殺了。」

李翩然本來還沒注意到二女,但此時,聽聞聲音后,猛然回頭,簡直是驚為天人,想他李翩然,自命不凡,目空一切,御女上千但何曾見過如此絕色?

「啪!」

又是一大巴掌抽在正上躥下跳的李山羊臉頰上,李山羊直接被一巴掌拍坐在地上,欲哭無淚,那表情太無辜,結果李翩然大罵:「你特么眼睛真的瞎了,如此美人在前,竟然不向本公子提前稟告,讓本公子在佳人面前失來了風度,你該當何罪。」

李山羊顫了顫,他不是忘了這出,而是有李家大物明確給他說過,不許向李翩然通報美女的信息,沒想到,此時卻是遭殃。

但,很快,他臉上又初選獰笑。

合該這戲耍與讓自己丟盡顏面的小雜碎該死,身畔竟然跟隨如斯絕色,現在被李家大少盯上,不死也要死了,這是常態。

圍觀者也嘆息,都不忍再看,眼神憐憫的看着林凡,這人,看來真的是哪家勢力走出的公子哥,但那個勢力絕對不會大,不忍,身旁豈會沒有護衛?

也算是這少年命該有此劫吧,這種事,他們這些長居此城中的人,不知見過多少了。

卻見此時李翩然竟是在整理衣衫,他款款而來,帶着溫文爾雅的笑意,看着夢魘與青鸞:「不知兩位美女芳名?年方几何?」

他停了停,露出淫笑:「再下李翩然,時年二五,為李家大公子,第一順位繼承人,跟着這螻蟻作甚?跟我吧,我會讓你們很快活,快活似神仙……」

他賤笑,身後的幾個煉魂護衛也都哈哈大笑起來。

「哎……果然,每次都是一樣的開場白。」

「這開場白之後,就該是欲加之罪了。」

「呵呵,已經見怪不怪了,給這少年加上莫須有的罪狀,最終直接斬死,霸佔人家妻女……」

諸人都悲嘆,看太多,見過太過悲劇,此時林凡肯定也不能倖免了。

果然,李翩然說完那句話后,不等林凡等有何反駁,直接臉色一變怒吼道:「好狗膽,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偷盜我李家珍寶萬年人血參,如此罪責,十惡不赦,斬之!」

他開口,連給林凡安插的罪名都不想多思考,隨後揮手:「給本公子當場亂刀斬死。」

一群人衝殺上來了,七八個煉魂強者,多是煉魂中段的修者,氣勢很兇悍,都帶有獰笑。

林凡伸手,隨意一捏……

方圓十丈內的空間猛然凝縮成固體,諸人都看見,被凝固的空間在猛力擠壓,這些衝殺而來的煉魂修者,只是在瞬間,就全都被捏成血霧,身死道消。

李翩然神色大變,獰叫道:「好狗膽,竟敢傷我李家武士!」

他親自出手了,很強悍,是祖級巔峰修者,只差一步就可跨破鏡成虛法強者了。

這李翩然氣勢展露,那祖級的法身太恐怖,有一種大威勢,就這般朝着林凡一腳踏下,要活生生將林凡一腳踩死。

這讓圍觀者奔逃,都露出驚駭與震驚。

這李翩然惡跡斑斑,但的確是個妖孽,玉榜九十,在這附近萬裏海域,那也可是威名赫赫。

現在,修為又做突破,簡直強得不像話,這少年雖然展露了一手震撼諸人的修為,但根本點滴氣息都為顯露,定然是不如這李翩然的,這少年,慘了,會被一腳踏死,成為一塊肉餅,神魂揮散。

「小雜碎,能死在本公子手中,也算是你的福氣。」李翩然獰笑。

結果,林凡只是揚手,輕飄飄的壓落,眼中出現譏誚:「螻蟻而已。」

諸人搖頭,這少年,真的是不知者無畏,死到臨頭,還敢大放厥詞。

但、無人發現,李翩然的臉色變了,他感覺那看似輕飄飄的手掌,竟然比青天還沉重,就這般鎮壓向他的神渾身,要直接一掌將他的法身泯滅,要讓他的肉身跪地。

「吼!」

他咆哮,在掙扎,但沒用,林凡冰冷的掃了他一眼,喝道:「跪下!」

「咯嘣!」

法身碎,李翩然渾身上下飈射出無數血線,慘叫着,被一隻透明的手掌鎮壓在天靈蓋上,跪伏在林凡腳下。

「發生了什麼?是有絕頂強者從旁相助嗎?」

「為何如此?玉榜強者啊,竟然被一個少年單掌鎮壓了!我出現幻覺了嗎?」

諸人驚呼!

「不對,這少年不是祖級這個境界,他竟是虛法強者!」

「天吶,這是那方妖孽?竟然在這等年紀,就成為了虛法強者!」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子大吼:「簡直讓我輩感覺白活一生啊!」

他們都震撼,在吃驚,在大叫。 縣衙。

縣令鍾廣廈是個非常威儀的中年男子,只是一眼就能給人相當大的壓力。

鍾廣廈審視著孟夏,「你可知道血晶之事意味著什麼?」

孟夏拱手行禮,道,「譽滿天下同時謗滿天下,以及食人魔一族無休止的敵意!」

鍾廣廈毫不掩飾疑惑,「那你為何還要在這個時候拿出血晶?」

孟夏抬頭,直視著縣令的眼睛。

「縣尊大人是想聽真話,還是想聽假話?」

鍾廣廈捋了捋鬍鬚,饒有興緻的問道,「假話如何?真話又如何?」

孟夏:「假話就是,之所以要拿出血晶,是因為我對人族愛的深沉,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

鍾廣廈呵呵笑道,「雖是假話,但的確中聽。那真話又如何?」

孟夏有些不好意思道,「真話就是,我想拿出來了!」

鍾廣廈捋著鬍鬚的手不由一僵,旋即哈哈大笑起來,用無比讚賞的目光看著孟夏道,「好個狂妄少年,不過,這真話我更滿意!」

就在此時,門子卻急匆匆跑了進來。

門子看了孟夏一眼,簡單的行了一個禮,就快速說道,「老爺,武院韋山長、姜祭酒、藤教授、倪教授、賀教授都趕過來了!」

縣令嗖的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先安排他們到客房,我馬上就過去。」

不過,縣令剛剛說完,就直接改口。

「算了,還是我直接出去迎接吧,想必他們也等不及了。孟賢侄快快隨我出去迎接,這些都是武院大人物,你先在他們面前混個臉熟也好!」

孟夏行禮道,「謝縣尊大人提攜。」

禮多人不怪,跟隨夫子那麼多年,孟夏在這些細節上,已然無可指摘。

縣令點頭,大步流星就向外走去。

但剛剛走了幾步,姜祭酒、韋山長協同一眾教授卻是已經急匆匆奔了進來。

嚴格意義上來說,這種行為已經算是「擅闖縣衙」了,不僅失禮還藐視王法。

但此時,眾人卻都不在乎這些了。

韋山長年齡很大,肌膚鬆弛,皺紋繁密,但此時他的雙眼卻格外明亮。

縣令還未開口,韋山長卻是搶先開口了,「鍾縣令,老夫聽聞孟夏孟公子獲得了一枚食人魔的血晶,這可是真的?」

莫說是韋山長,其他教授也紛紛目光灼灼。

「確實是真。」

鍾廣廈語畢,向旁邊瞄了一眼,一個管事很有眼色就呈上一個寶匣。

在寶匣打開的剎那,韋山長、姜祭酒以及一眾教授頓時驚嘆起來。

「不僅有,還有雞卵大小!!!」

韋山長更是忍不住伸出宛如枯柴一樣的手,一指點向了血晶。

霎時。

血晶之上就浮現出一幅幅畫面,其中赫然正是鐵昆吃下心臟,然後體型急劇變大。

「是食人魔,真的是食人魔!」

這幅畫面一出,現場更是徹底沸騰。

這個發現意義太大了,對於人族研究食人魔近乎就是里程碑式的!

就在此時,血晶浮現出鐵昆身體畸變,出現大量的腫瘤,而鐵昆口中還一直重複著,「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

看到這幅畫面,眾多大佬齊齊不可思議望向孟夏。

這到底是做了什麼事,竟然引得食人魔如此忌憚?

孟夏也意外。

倒是沒想到,韋山長一指點去,竟能還原血晶原來的一些情境。

知至而道至,看來韋山長掌握了一些類似「返本還原法」之類的手段。

厲害了!

而就在此時,血晶映射出的畫面也戛然而止。

場中的諸位大佬,卻各個安靜到可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