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算是打破了,怪異的沉寂,李辰鬆了口氣,心道自己平日不是很會說話的么?「是的,再有幾日便要前去。」

2021 年 1 月 8 日

「從這裡出發,到天荒大陸,一個在東,一個在西北,光路程起碼要上十萬里之遙。且聽娘說,沿途還有許多的密地、古戰場、上古遺迹以及一些古老的部落。」

「哦,秋水外公只給了地圖和行徑線路,貌似姨娘很是清楚?」

「我母親年輕時就走過的,她說這樣的遊走是一次很好的歷練,對我們這麼大的人是一次成長和考驗。」

「那我明天可得好好問問姨娘,要不你也和我們一道歷練一番?」

李辰問出此話后,方覺的有些唐突,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的乾咳了一下。

「我倒是很想出去走走,長了這麼大,都沒有出過這片海域。不過和你們一起,我擔心本公主會被你們欺負,才不和你一起。」

清塵邊玩著裙角,邊笑嘻嘻的看著李辰。

李辰撓了撓頭呵呵一笑道:「這樣吧,允許你一路欺負我,公主大人你看可好?」

!! 張老四可不會只捕一網魚就收工,開玩笑,這是開始好嗎!河裡都是銀子,就看他張老四怎麼弄上來。

張老四也領悟到一個事情,現在重要的不是擔心抓不到魚,而是擔心怎麼把魚運回到張家村,一輛牛車最多能拉五百斤魚,再多就拉不動了,牛力別指望一次能拉多少。

雇傭一輛牛車三十文錢,張老四讓拉牛車的百姓回去,再找三十輛牛車過來,需要的工錢更加多,這樣計算,單單雇傭牛車花費的銅錢有上千個。

所以張老四要趁著時間,多捕撈大魚上來,不然一天的工錢就夠他苦惱了。

張六子心裡忐忑不安,手裡拿著一塊木炭,鼓起勇氣來到張府大門,有兩個義勇軍在站崗。

張六子在大門外鬼鬼祟祟了一段時間,探頭探腦的往張府內看著,其中一個義勇軍對張六子做了個過來的手勢。

張六子硬著頭皮上前,要不是為了心中的疑惑,他也不會主動過來張府的。

張六子上前,低著頭望腳尖,諾諾的問「軍爺,你找小子有什麼事。」

嘿,你小子倒是會倒打一耙,在這裡看了這麼久,還問我什麼事,義勇軍的紀律初步形成,也不著惱什麼,問道「你小子在這裡觀察很久了吧,有什麼事情就說,不然把你抓到軍營里去。」後面順便嚇唬一下這個小子,只是嚇唬一下而已,看著小子的樣子,也是窮人出身。

張六子依然低著頭,小心的回答,「軍,軍爺,小的有些學問要問,問一下首長老爺,軍爺能不能讓小子進,進去。」

兩個義勇軍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對看一眼,接著哈哈大笑起來,兩個即將成為學問「炮灰」的義勇軍笑的差點倒下,實在太可笑了,這個小鬼不到十歲的樣子,居然說有學問要找首長。

張六子聽了羞愧看著腳指頭,都不敢抬頭看義勇軍了。

張六子的行為放在後世,就是一個小學畢業的人,跑去中科院去說,想問人家一點事情,這不是不可以,就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這個小鬼會認字了嗎,居然說有學問要問首長,這不是搞笑么。

張六子之前聽了子堅一節課,學習的事數學,然後他根據數學的規矩,在這兩天內自行演變但五位數,就是學過兩位數加減的小子,自己推算出「萬」以上的加減計算,

但張六子不知道自己推演的數學是不是正確的,聽說首長老爺回來后,心中對於知識的渴望,戰勝了心裡的怯弱,把牛趕到一邊讓它自己吃草,張六子跑開張府前,探頭探腦的看看,想找到那位首長老爺。

兩個義勇軍大笑了一會,看到張六子這副模樣,反正也沒有其他事情。

「小鬼,你叫什麼!」

張六子依然低著頭,雙手糾結到一起,「軍爺,小子叫張六子。」

義勇軍「那你想問首長什麼學問,想找首長也不是不可以,但要先過我們這一關!」兩個「炮灰」義勇軍依然小看著張六子,小鬼頭不到十歲的樣子,能有什麼學識的。

張六子說道「小子問的是數學,前兩天小子聽了首長老爺教的數字,自己也學了一下,不知道對不對?」

哈哈,原來是這樣,兩個義勇軍對視一眼,問的是數學還不好辦,他們兩個都跟著學過,還怕教不了這麼小鬼頭么,要是問他們認字問題,兩個義勇軍都歇菜,他們目前就會寫兩個字「首長」。

因為首長說了,那個義勇軍不會寫「首長」兩個字的,罰一兩銀子,所以這兩天義勇軍有空,就死命的先把「首長」兩個字學會,不然被抓出來不會寫,到時候被罰一兩銀子,保證心痛死。

所以舊的義勇軍你找他,問他會不會寫「首長」,那絕對沒有問題,所謂爹親娘親不如銀子親,義勇軍是死記了「首長」兩個字,但在數學上就沒有那麼積極了。

個位數的加減他們當然沒有問題,因為這就算不會算,數手指都能得出答案,但兩位數的加減,眼前的兩個義勇軍就不是很精通,當然給時間他們也能算出來,但輪到速度他們就呵呵了。



不過嘛,這個小鬼頭還能高深到什麼地步,會算個位數就不錯了,這樣的問題哪裡需要去找首長,他們兩個就能解決。

因為這是學問上的求解,義勇軍不好把張六子趕走,既然是學問,那就用學問的辦法來搞定,怎麼說大家都是學問人嘛,義勇軍甲很無恥的給自己,按上一個學問人的頭銜,就他學過一節數學課的傢伙,自認學問人,說出去肯定被那些舊讀書人笑話。

義勇軍甲「小六子啊,想見首長不是不可以,但要經過我們這一關,要是我們這一關都過不了,你找首長不是挨罵嗎!」

反正也沒事,有個小鬼頭正好逗逗他。

聽到軍爺要考自己,張六子抬起頭,眼睛里露出智慧的眼神,差點亮瞎兩個義勇軍的「狗眼」,原本唯唯諾諾的小鬼頭,瞬間要變身的感覺,這一瞬間,兩個義勇軍懷疑是不是看錯了。

不過嘛,張六子的眼神,特別的明亮倒是真的,給義勇軍的感覺很清澈,與其他的普通孩子有種不同的感覺。至於什麼感覺,義勇軍就說不了了。

張六子「軍爺請說,小子回答不了你的問題,那小子就離開。」

雖然被這小子剛才的情況嚇了一跳,既然這樣,義勇軍甲說「好,首長那晚你課你說你學過了,先把那十個數字寫出來吧!」

這最簡單的問題了,要是小鬼頭連十個小寫數字都寫不出,那後面的問題都是白費勁,考考他,當然從最簡單的開始。

張六子那些木炭,這是他發現木炭可以用來寫字的,「軍爺,小子在這地板上寫字行不行。」

說完攤開手給義勇軍看他的木炭,要是在地板上寫字,肯定把乾淨的地板弄髒,要問一下人家行不行。

義勇軍乙「寫吧,沒問題,待會我弄乾凈就沒事了。嘿嘿,小鬼頭,要是你寫不了,要打屁股的哦!」最後還不忘嚇唬一下張六子。

張六子想見子堅,當然沒有那麼容易,起碼要把他的蝦兵蟹將給干倒,然後才能見到子堅,當然這是學問上干倒,真的打打殺殺,十個張六子也不夠一個義勇軍挑的。

張六子拿著木炭,在地板上很快就寫出了1,2,3……9,0。然後抬頭看義勇軍。

義勇軍甲假裝咳嗽,「嗯,還不錯,小子有悟性,記得不要自滿。」

名門極致寵妻:老公輕輕罰 「謝謝軍爺的教誨,小子記得。」

義勇軍乙「那好,我問你,八減去三多少?」

張六子不假思索回答「五!」

「六加八?」

「十四!」

張六子回答的非常快速,幾乎是義勇軍問出來,張六子就能馬上給出答案,兩個義勇軍對視著,從對方眼中看出驚奇,這小子不錯嘛,能這麼快給出答案,這是一個不到十歲的小子而已。

其實張六子能這麼快給出答案,與他的勤奮有關,這兩天張六子有空就琢磨數字,熟悉其中的道理,而且還不停的用樹枝在泥地計算。

普通人要是張六子這麼練習,肯定覺得厭煩,別說小孩子,就是大人也會甩手不幹了,但張六子認識數字,知道加減后,卻入迷了,他非常想知道這些數字間的關連,然後從子堅那裡,聽到的極少知識,不停的推演。

張六子推演到了五位數后,但他不知道這樣的方法是否正確,他需要一個解答的老師。

張六子為了推演數字,連一起玩耍的夥伴都不管了,一個人沉迷著,所以張六子對於兩個義勇軍問的問題,能瞬間給出答案。

除了天賦,更多的是努力。 第五十二章給姨娘送禮

李辰不由得尷尬,摸著下巴道:「我們都是好人,誰敢欺負你,我就打扁他。再說了我們老李家的人,會做那樣的事嗎?」

「呵呵,相信你才怪,不過嘛我倒是可以考慮,會和囡囡、蔫然在一起。」

說完衣袖一甩,扭著魔鬼化身般的嬌軀飄然而去。

李辰望著伊人背影緩緩消失,傻傻的愣在原地,這麼說她是答應了?一時間反應過來后,在原地激動的搓手跺腳。

第二天一大早,李辰拉著囡囡便在樓外等待。不一會清塵出來,幾人便向著大殿處,一座優雅的別院走去。

見到若蘭,李辰便婉轉的告知來意。

「此番前往必是伯父和秋水安排無疑,沿途有著無數的兇險,但要想成長這是必然。孩子,我相信你。帶著清塵一併去吧,是龍必要翱翔於九天。」

若蘭溫和的看著三人,兩手在清塵和囡囡的頭上輕撫,一臉慈祥和藹的母親形象。

「答應我照顧好她們,你他日必要踏足仙界,尋找到清塵父親及你們的父母。男人要有擔當,你也不小了,且戰力非凡,照顧好她們是你的責任。」

說完嚴肅的看著李辰,有著希望、寄託、欣賞、愛憐的目光。

李辰見得如此,豈有不答應之理。人家都把女兒交給自己照顧,這時對自己最大的信任,且這人是自己第一次喜歡的女人。


「李辰答應姨娘,一定會不讓她們受的委屈。他日如果飛升仙界,當會全力找到父母、叔叔。」

言詞懇切,態度莊重。

心想將來要是告訴清塵母親,他有著可以載人的仙戒,可以帶著她一起飛升仙界,和她老公相見,不知道這丈母娘會開心成什麼樣?

「嗯,你如此年紀已經能做到這樣,很不錯了。清塵沒有出過門,不知道江湖的險惡。你要多擔待,凡事且多商議。」

「李辰會待清塵如囡囡般照料,請姨娘放心。」

「清塵以後有事,要多和辰兒商量,切不可率性而為。往往一個小的疏忽,就會讓爾等魂飛魄散。」

「明白了娘,我可不要他照顧,我會照顧囡囡的,就他那樣是會照顧人的主嘛?」

「誰說我不會照顧了?這二十人,我不都是一路從秘境照顧出來,到現在么?」

囡囡拉著若蘭姨娘的手,坐到一邊兩人開始吃果子喝茶。笑看著這兩個,在那裡鬥嘴。

「你還好意思說?聽說小翠跟著你,你三年都沒給人家沒衣服?要不是蔫然、囡囡她們給買,衣服小的都穿不上了。」

「額,這個的確是疏忽,但是我照顧他們一路,大家缺什麼都是我給靈石,丹藥,武器,你以為當家容易嗎?」

「有什麼不容易的?你就是馬大哈,給本公主先拿一千萬極品靈石,給你當個家,管大家吃喝穿用,我還就不相信我會安排不好大家。哼!。」

「好,給你一億,包一年時間。到時候沒了,自己解決。」

「成交!我就不信,二十個人一年能花多少?就給一千萬足夠了。」

「咣。。。。。」一大堆極品靈石就擺在清塵面前。

「一億你先拿著,花不完的歸你。」

「吆喝,還真是言出必行之人。好,一看你就是大手大腳花錢得主,我先管著不夠了給大家貼補。」

囡囡和姨娘一會看看這個,一會看看那個。

李辰過來,拿出不少的地元果、天元果、金耀果,又拿出兩瓶仙戒內以前的藏品丹藥,交給若蘭姨娘。若蘭一看就是驚詫萬分,這麼極品的丹藥她都沒有見過,怕是整個大陸都是難尋。


「姨娘,此次前來,沒有什東西帶給您老人家,這些就算是晚輩的見面禮吧」

說完毫不在意的坐在一傍喝茶,像是隨手送出的是小玩意一般。

「啊。。。。。。你竟然還有這麼多的靈果?這一顆都得上萬極品靈石吧,這丹藥嘖嘖,沒見過。」

清塵像個小財迷一樣,兩眼放光。看到姨娘和清塵一臉的詫異,便解釋道:「不小心有點收穫,切記不可告訴別人。」

若蘭緩緩的收起丹藥和靈果,心道這孩子可是實誠,這丹藥一顆就低萬金。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機緣,這孩子也是大運之人吧。

清塵眼巴巴的看著娘將所有的果子都收了起來,看向李辰。李辰裝作沒看到,只顧喝茶。

囡囡隨手拿出兩個果子,悄悄道:「這是我以前攢下的,姐姐快收起來。」

清塵輕輕推了回去,來到李辰身邊坐下。不說話,沉著精緻如雕刻般小臉喝茶。李辰心道壞了,趕緊拿出四顆果子奉上。

見清塵偷笑著收起,這才暗暗鬆了口氣。若蘭看到倆個孩子如此,也是緩緩點頭暗笑。

「唉呀!姨娘人家肚子餓啦,有什好吃的快點讓我吃啊。」

囡囡捂著肚子,故作餓壞樣子。

氣氛一時間熱鬧起來起來,各樣的好吃好喝,在侍女不斷的進進出出下端了上來。席間若蘭告訴了這一行路線上需要注意的事項。

原來,按照李辰的途徑路線,沿途有冰猿群島域、冰海戰魂域、上古戰場遊魂域等眾多種族領域。

告訴李辰和囡囡、清塵沿途卻要小心行事,冰原群島,有著猛獁水猿,雪地猿、土猿三種,生性到也溫和,但惹怒了會群攻。


冰海戰魂,據傳說是上古時期的戰士,每一位都有著日落境的修為,且防禦極高,有著藍冰、灰冰戰士兩種,一種不會主動攻擊,另一種會主動攻擊。

上古戰場遊魂域,那裡是一處古地,各色的武者遊魂由靈力凝聚而成。不死不滅,很多家族將弟子,送到那裡磨礪。

「你們要是沿途經過這些地域,能夠衝出重重障礙,那麼整個下界,結神境以下便不足為懼,也算是武道境界小成。」

若蘭為三個孩子,詳細的描述著比較大的一些地域。她早都看出,心想這些人都以李辰馬首是瞻,且各個都是不凡,看得出秋水寒是把血脈提升和經脈武技,都傳授給了這些孩子。

這次前來,又把龍族的化龍池給洗劫了一番。就目前來看,這些孩子在身體防禦,武技攻擊等方面,都可謂最強。老李家的孫子做女婿,也算是因果吧。待我飛升之前,一定要把孩子的事給安排好了。

本來還想著要給孩子給些見面禮,但這小子拿出的東西我都拿不出來。

這時婉兒走了進來,與大家一一見過後坐在清塵旁邊,看著若蘭眼神急切。

「婉兒是清塵的發小,也是她的跟隨。你就帶上吧,她可是翼龍中的火龍。速度不但很快,而且其攻擊能夠泯滅一切的魂魄。是不可多得的主力哦。」

「聽姨娘安排便是。」

李辰看著清塵和婉兒微笑點頭,心道這是好事,這樣的主力多來幾個更好啊。

「清塵她爺爺也有可能有安排,你的赤炎天龍朋友,既然答應了要給出三滴精血,你們今日下午便去拜訪一下。」

!! 聽到義勇軍的誇張,張六子露出羞澀的表情,這是第一次有人誇張他。

豪門密丑,總裁的代嫁新娘 ,哈哈大笑,這小子有點意思,接著繼續出問題。

「這次難度要高了,不懂也沒有關係。」

想想看,張六子這樣的年齡,能認識這些就不錯了,他只是學了一節課而已,義勇軍甲覺得出兩位數的問題有點難度,因為他自己也不太懂,要很長時間才能算出來,而且不能保證正確。

「這樣吧,三十五加十一,怎麼樣,能不能,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