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現在……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怎麼覺得自己的動作,有點勾引的意思?

葉簡汐正在胡思亂想著,一直沒有動作的慕洛琛忽然動了起來,一隻手按住了她的後腦勺,另一隻手攔住她的腰肢,將她牢牢地嵌在自己的結實的胸膛里,削薄的唇重重的吻住了她的唇瓣。

葉簡汐腦子裡頓時一團漿糊,沒有任何反應,任由他恣意妄為。

房間里安靜的連掉一根針的聲音都能聽到,偶爾聽到兩人唇瓣接觸時發出的聲音,葉簡汐的臉漸漸的變紅,也不知道是害羞的,還是憋得。

親了好一會兒,葉簡汐感覺自己的嘴巴快要親腫了,抬手輕輕的推了他一下,「別,別這樣,你的傷還沒好呢……」

慕洛琛停下來,說:「沒關係,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

葉簡汐剛想開口說話,身體忽然一陣天旋地轉,倒在了床上。

還沒等她起來,慕洛琛就再次吻了上來。

葉簡汐唔了一聲,想要說話,可慕洛琛根本沒給她這個機會。

葉簡汐看著慕洛琛,感覺到他的手,伸到她衣服里,臉色漲紅到了極點,拚命的抬手推拒著慕洛琛,因為就在剛才她被慕洛琛推倒在床上的剎那,好像看到了一個人影站在門口……

雖然沒看清楚是什麼人,但當著別人的面親熱,這尺度對她來說,也太大了!

葉簡汐涌了用自己最大的力氣去掙扎。

可她越推拒,慕洛琛親吻她的力道就越兇狠。

到了最後,葉簡汐都感覺,他恨不得從她嘴巴上啃掉一塊肉下來了。

沈清華站在門口,看著眼前快要上演限制級別的畫面,尷尬到了極點,雖然平日里他們三個人里,數他交過的女朋友最多,但這也不代表,他想看著自己好兄弟跟嫂子當著他的面進行這檔子事。

本來想退出去的,可他又想想,如今自己出來一趟也不容易。

只好留了下來。

沈清華咳嗽聲響起,慕洛琛的吻戛然而止,抱著葉簡汐,臉停在距離她幾寸的地方,急促的喘息著。

葉簡汐臉紅的像西紅柿似的,對上慕洛琛像是餓狼一樣的目光,輕輕的推了他一下。

慕洛琛看著她被扯得凌亂的衣服,臉色沉沉的幫她收拾好,然後起身。

葉簡汐坐起來,看到是沈清華,臉上的熱氣冒得更多。

沈清華被四雙眼睛盯著,尤其是慕洛琛殺人的目光像冰刀似的,嗖嗖的往他身上戳,頓時感覺壓力山大,「咳咳……阿琛,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說。」

慕洛琛緊抿著唇,不說話。

葉簡汐抬手捋了下頭髮,清了清嗓音,說:「既然你們有事情說,我就先出去了。」

說罷,她站起來,忙不迭的逃離病房。

看著葉簡汐出去,還『貼心』的關上了門。

沈清華瞬間擺出一張可憐兮兮的臉,「阿琛,我不是故意打斷你跟嫂子的好事的……」

現在才十點鐘,他以為他們沒那麼早休息的。 慕洛琛冷冷的睇了他一眼,「說吧,什麼事。」

沈清華聽他問起正事,忙正了神色,走到病床前,壓低聲音說了幾句話。

慕洛琛眉心一皺,「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海賊之挽救 沈清華見他不信,差點指天發誓了。

慕洛琛目光專註的看著前面,沉默著不說話,若是沈清華說的是真的,那麼他要提醒一下子澈了。

「明天我會告訴子澈,讓他小心一些。」

「那就好,我現在也不能跟你們多聯繫,害怕家裡和裴家那邊起疑心。」沈清華說道這,臉上露出苦哈哈的表情,他向來無拘無束慣了,可現在家裡攛掇著他和裴映雪的事情,都找人二十四小時盯著。

別說是去勾搭女人了,就是去上廁所,都要確認一番。

茹素了這幾天,他都感覺自己要升仙了。

今天能來見洛琛,也是費盡心思才逃脫的。

「我以後,會安排專人,負責我們的聯繫,你還是別露面了。」慕洛琛也覺得他特地跑來一趟比較麻煩。

而且,現在裴老爺子得知了鑰匙的線索,一定會加緊盯著這邊,讓他發現了端倪就不好了。

沈清華點了點頭,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開口說:「那到時候,你讓他聯繫我,我今天先走了。」

說罷,他轉身要走。

慕洛琛卻又說,「記得對映雪好一些,別欺負她。」

沈清華腳下一頓,過了兩秒,回過頭來看向慕洛琛說,「怎麼就沒見你,吩咐她對我好點,好歹我們還是兄弟啊!」

慕洛琛看也不看他。

沈清華摸了摸鼻子,識趣的說,「你放心吧,她好歹是跟我一起長大的妹妹,我再混蛋,也不會拿她怎麼樣的。」

這句話說完,走到門口,咔嗒一聲關了門。

房間里恢復了安靜,慕洛琛的眉頭卻是越皺越深。

……

葉簡汐決定了刺激裴老爺子,於是真的去裴家去做客,每次到了裴家,尋著小麻煩,把裴家上下折騰一番。

眼看著裴老爺子的臉越來越黑,看著她的目光也越發的淬毒,葉簡汐卻開心的不行。

她就是要裴家雞犬不寧,讓裴錦德過的不舒心。

這天早上,葉簡汐照例去裴家慰問了裴老爺子一番,心情愉悅的去看溫如意。

這段時間,溫如意情況已經有了一些好轉,她不再突然變得狂躁,也不會一直躺在床上,偶爾會起來走動一下。

只是她依然不願意和任何人說話,也不願意對其他人的動作,做出反應。

偶爾有一絲反應,也是和天佑的互動。

但這兩天天氣冷,天佑和天寶相繼得了感冒,害怕他們傳染給如意,也就沒讓他們陪著。

他們不來,葉簡汐便來的勤快一些,停留的時間也長一些。

葉簡汐熟門熟路的走到病房跟前,推開門就看到溫如意站在了窗戶口,玻璃窗戶打開,冷風呼嘯著灌涌而入,外面的防盜欄,將天空割裂成一塊一塊的,風吹著她單薄的身體,發出烈烈的聲音。

葉簡汐眼睛一酸,拿了件外套走上前,給她披在衣服上,邊關窗戶邊溫聲說:「你怎麼又開著窗戶站著,上次不是跟你說了嗎?這幾天寒流來了,天氣會變冷,你現在身體不好,隨便吹點風,都會生病的……」

絮叨了一會兒,溫如意一直定定的站著,沒有任何反應,像是整個世界都和她沒有半點關係。

葉簡汐不由得住了聲,望著臉色木然的如意,喉嚨哽的厲害。

如意,你到底什麼時候,才願意從自己的世界里走出來?

這樣絕望的等待,幾乎耗盡了所有人的心血。

葉簡汐看著溫如意好半晌,臉色又恢復了正常,繼續跟溫如意嘮叨。

醫生說了,溫如意這個病是自閉症和憂鬱症,她能聽到,也能感觸到外面的世界,所以要多跟她互動。

所以她每次來,都會跟溫如意彙報一下,所有人的情況,哪怕她沒有任何反應,她也會繼續說下去。

葉簡汐說的口乾舌燥,轉身準備倒一杯茶,準備喝的時候。

門口響起了敲門聲,她忙放下茶杯,站起來去開門。

門打開,外面站著護士。

「葉小姐,沈小姐要去檢查了。」

這個護士,葉簡汐認識,因為是容子澈專門安排的,負責如意的一切日常。

「好,請進。」

葉簡汐把護士請進了房間,兩人合力把溫如意抬上了輪椅,然後由護士推著去做檢查。

因為檢查需要單獨進行,所以葉簡汐呆在病房裡,等著護士送溫如意回來。

一個人走到沙發前坐下,葉簡汐拿起桌子上的ipad,無聊翻看上面的新聞,看了一會兒,手指無意識的滑動界面,打開了一篇專題報道,指尖一頓。

這篇報道是關於為了長順一起山體滑坡慈善籌募的專題報道。

新聞里,報道了當晚的慈善捐募,其中捐募最多的是,裴錦德……整整捐了兩百萬。

兩百萬,對很多富人來說,可能數字不算多,甚至只是一瓶酒的價格。

可對於官員來說,捐募出兩百萬,就是大數目了,所以報道里,把裴錦德大肆誇讚了一番,就差對他歌功頌德了。

葉簡汐冷笑,不知道這些記者,進了裴家,發現裴錦德書房裡,隨便一個古董都是以千萬計,還能不能說出這麼打臉的話?

葉簡汐手指一點,把新聞報道,狠狠地叉掉,再沒了看新聞報道的心情。

扔了ipad,葉簡汐看了下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如意的檢查應該差不多了,葉簡汐站起來,準備去接她。

但就在這時,門外忽然響起凌亂的腳步聲。

緊接著,門嘭的一聲從外面打開。

葉簡汐驚了一下,瞪著眼睛看向門口,張口想要問,發生什麼事,這麼莽莽撞撞的。

但還沒開口,護士焦急的說:「葉小姐,不好了,沈小姐不見了。」

葉簡汐聽到這句話,猛地上前,緊緊地抓住了護士的手,聲音不受控制的拔高:「她不是去做檢查了嗎?為什麼不見了!」 護士眼淚簌簌地掉下來,顫著聲音說,「我也不知道,剛才沈小姐做完檢查,我推著她回來,途中被一個小孩子碰了一下,把他扶起來,轉眼就看不到她了,怎麼辦?葉小姐,現在該怎麼辦?」

如果讓容少知道,她把沈小姐弄丟了,一定會殺了她的。

葉簡汐看著護士無措的臉,心頭又急又怒,但即便這樣,也知道怪責護士解決不了任何事。

能把人在眼皮子底下弄走,一定是有手段的人。

葉簡汐能想到的,只有裴錦德!

想到如意會再次落在裴錦德手上,葉簡汐身體一軟,差點癱坐在地上,因為她知道,這次如意再被折騰一次,一定會死的!

「快,打電話給容子澈,告訴他,如意丟了。」

葉簡汐邊吩咐護士,邊拿自己的手機,給慕洛琛電話,可手顫抖的厲害,幾次差點把手機抖掉在地上。

好不容易打通了,葉簡汐開口眼淚差點滾落:「阿琛,如意被綁架了,你快派人過來。」

電話那頭,慕洛琛臉色一冷,「你別著急,我立刻就派人過去。」

「嗯,你放心,我會冷靜的。」

沒找到如意之前,她會保持冷靜的。

葉簡汐掛斷了電話,走出病房門口,對守著的警衛說,「立刻把所有人手都派出去,務必找到沈綿綿。」

「是。」

警衛走之後,葉簡汐自己也在醫院裡,到處找。

可醫院裡人來人往,哪裡還有溫如意的身影?

葉簡汐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眼裡的血絲越來越多,最後眼睛脹的通紅一片,卻一滴眼淚也沒落下來。

半個小時后,整個醫院搜查完畢,沒有得到溫如意任何消息。

葉簡汐回到病房前,恰好容子澈趕過來,見到她的那一刻,渾身散發著黑色的煞氣。

護士上前,想要認錯。

可還沒還開,容子澈大步的走到葉簡汐跟前,雙手抓住她的肩膀,將她整個人提溜起來,「葉簡汐!為什麼你沒能看好她?我把如意交給你,你就是這麼對她的?她已經被你牽連了兩次,兩次死裡逃生!你是不是非要害死她,你才甘心!」

容子澈話音落,揚手一巴掌就要重重的打下來。

葉簡汐被他死死地卡住,連躲的地方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巴掌落下。

但就在巴掌快要落下的前一刻,一道暴喝響起。

「容子澈,放開她!」

容子澈聽到這道聲音,手頓了一下,但由於慣性,這一巴掌還是落在葉簡汐的臉上。

響亮的巴掌聲響起,葉簡汐感覺自己半張臉都麻了。

耳邊的聲音也變得模糊的,嗡嗡的聽不清楚。

慕洛琛看著容子澈的巴掌落下來,眉眼裡的戾氣瞬間爆發了出來,衝上前,抓住葉簡汐的胳膊,將她從容子澈的手裡撈出來,往自己的身後一塞,然後想也不想,抬手沖著容子澈的下巴,重重的砸了一拳。

「誰允許你打她的!」

慕洛琛的嘶吼聲在走廊里響起,站在一旁的人,沒一個人敢出聲的。

總裁的貓咪妻 慕洛琛打了一拳頭,又要再出手。

可在他碰到容子澈之前,葉簡汐伸手,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腰,「別打了!」

如意丟了,容子澈的心情有多糟糕,她知道。

這一巴掌,是她欠如意的!

慕洛琛的拳頭,停在距離容子澈幾厘米的地方。

容子澈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眼裡猩紅一片,盯著慕洛琛,面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扭曲了起來,「她又弄丟了如意!如意對她那麼好,可她怎麼回報如意的!哥,我要的不多,我只求她能好好的看著如意!」

容子澈最後一句話吼出來,聲音里充滿了困獸的掙扎。

這段時間,如意一直不好,已經讓他的神經緊繃到了極點,而這次如意莫名的失蹤,更是擊垮了他最後一絲理智。

別說打葉簡汐了,他就是殺了她的心都有了!

慕洛琛雙手緊緊地握住葉簡汐的手,聲音冰冷:「你怎麼知道是簡汐把她弄丟的?容子澈,這次事情沒調查清楚,你別往簡汐的身上扣大帽子!」

慕洛琛話音落,一旁嚇得瑟瑟發抖的護士,也站出來,哭著說:「容少,是我不小心把沈小姐看丟的,不關葉小姐的事情。」

容子澈瞬間看向那個護士,目光如刀,咬著牙一字一句的低吼:「為什麼你早說!」

護士被他盯了一會兒,擔心了那麼久的神經驀地緊繃到了最高,眼前一黑,身體驀地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容子澈心頭的怒氣正無處發泄,看著昏死的護士,對一旁的警衛說:「把她拖下去!」

這是要拿護士撒氣了。

葉簡汐連忙上前,阻止那個警衛,「這件事不是她的錯,是我沒讓人看護好如意,你別把氣都灑在她身上。」

她不勸還好,勸了,容子澈的火氣反倒蹭蹭的往上漲,非要把這個護士懲辦了!

容子澈不理會葉簡汐,而是繼續吩咐警衛,「怎麼了?耳朵龍了嗎?我讓你拖人,你當沒聽到是嗎?」

警衛一聽,哪裡還敢怠慢,立刻上前去拖護士。

葉簡汐知道,自己真的讓他把護士拖走了,這個護士的一輩子絕對會被毀了,死死地抓住護士不肯鬆手。

容子澈看著她,處處跟自己做對,上前一步,就要親自拉人。

「容子澈!」

慕洛琛見他要上前,跟簡汐爭執,也上前阻止他。

而就在三個人亂作一團時,周文達匆匆的跑過來說,「少爺,監控錄像已經調查出來了,溫小姐上的是這輛車,現在我們的人,已經追蹤到他們的行蹤了,只要跟上去,就能把溫小姐解救回來。」

周文達的話一出,葉簡汐、容子澈和慕洛琛齊刷刷的停下了動作,看向了周文達。

空氣凝滯了兩秒。

下一刻,容子澈一把甩開護士,衝到周文達的跟前,「那輛車的行蹤,在哪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