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楚浩的推衍能力太強大了,早在程裴雲手肘移動的時候,他就可以判斷出對方這一拳是從哪裡轟過來,又會打向何處。

2021 年 1 月 17 日

他一拳轟出,奇准無比地迎向程裴雲的拳頭。

嘭!

一聲悶響,程裴雲光溜溜的右臂好像被風吹皺的水面,皮膚上竟是形成了一道道波動,血管如同在跳舞似的!當這股波動達到他的肩膀上時,啪啪啪,他身上的衣物立刻開始了暴裂!


——他吃到的力量太強,身體無法完全化解!

好像大變魔術似的,就那麼一瞬間,他身上的衣物全部化成了火蝴蝶,漫天舞動。而程裴雲也完全變成了剛剛生出的小嬰兒,不著絲縷。

可憐的是,因為承受的力量太強,他還在不斷地倒退,啪啪啪,一腳接著一腳,退出了圈子,根本停不下來。

連退了二十七歲之後,程裴雲才終於站定,猛地臉色一白復又一紅,「哇」地暴吐鮮血,可還沒有哇停當,他便發現自己現在的情況實在堪憂,連忙一聲怒吼,一手遮在檔前,一手護在屁股後面,撒腿就跑。

可他之前連退了那麼多步,還有誰沒有看清的?全場頓時響起了一片轟笑聲,看天院曾經的第一高手裸奔,這多麼稀罕!

不少女生卻是雙眼光,死死地盯著程裴雲的下身——有些人天賦異稟,而這個程裴雲便有過人之「長」!

「楚浩勝!」裁判宣佈道。

真得贏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一個曾經的傻子,不但摘掉了傻名,現在儼然有直逼傅雪、遲重的趨勢,爭奪學院第一高手的資格!

世間的事情真是難以預料!

楚浩盤膝坐下,誰想挑戰儘管來吧!

可誰敢呢?

連程裴雲都被一拳轟敗,裸奔而逃,誰想重蹈復輒!

唐心更是臉皮抽搐,之前楚浩還慫恿兩人切磋一下,幸虧他沒有答應,否則說不定他也要裸奔一回了!這個損友,太陰險了!

楚浩無人挑戰、趙方也暫時無人敢挑戰,現在就只剩下最後一個位置了!

當莫孤雲休息滿半個小時之後,立刻有人上前挑戰。

莫孤雲還是挺厲害的,但撐了四場之後還是被轟敗,然後城頭變幻大王旗,不斷地更換著擂主,直到下午三點之後,唐心登擂,這才沒讓擂主易位過。

六點,夕陽落下,這場篩選戰也宣告結束。

「此次與飄風學院的五名代表已經全部選出,分別是傅雪、遲重、楚浩、趙方和唐心!你們好好休息三天,三天之後,要為學院的榮耀爭光!」范開三說道。

人群紛紛散開,趙方卻是走了過來,向楚浩道:「真沒想到竟然是楚師弟脫穎而出!我很期待與楚師弟並肩作戰!」

楚浩微微一笑,對方是特意過來釋放友好的信號,他不見得非要和趙方交為好友,但這份情卻要領。他點點頭,道:「我也很期待與趙師兄聯手一戰!」

趙方打過招呼之後,便笑著離去。

「臭小子,你這回可是真得出名了!」唐心走了過來,在楚浩的胸口擂了一下,「你這傢伙的修為怎麼會進步得那麼快?」

「在外歷練的時候,獲得了一些際遇!」楚浩說道,這話確實不虛,無論是星石還是乾屍老者的心頭血,都是在外歷練的時候獲得的。

唐心不由地滿是羨慕,他是唐家這一代最受器重的人,唐老爺子對他太過溺愛,根本不允他出城歷練。現在看來,這固然讓他安全了,可也讓他的修為被楚浩遠遠地拋在了後面!

在這點上唐家就比不上傅家,傅雪的天資還在他之上,卻不知道在城外獨自闖蕩了多少回,磨礪出一身可怕的實力!

「好啦,你的修鍊速度也不慢,而且你的境界越高,力量的提升也越快,很快就能達到我的水準!」楚浩安慰道。

「對了,你現在到底是什麼修為?」唐心問。

楚浩卻是猶豫一下,道:「還是不說了吧,免得打擊到你!」

唐心嗤了一聲,道:「你未免也太小看我的武道之心了,怎麼可能被輕易打——」

「八階大乘境!」

「噗!」

唐心頓時呆若木雞。

楚浩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可唐心好像被點了呆穴,毫無反應。他嘆了口氣,道:「你還不信,現在被打擊到了吧!」

「你這傢伙!」唐心終於回過神來,跳起來就要掐楚浩的脖子,「我不服啊不服!以前我可是一根手指就能碾壓你,現在你居然比我強了那麼多!」

「嘿嘿!」楚浩笑,他現在還沒有服下兩枚土元丹,到時候他的修為就能蹭蹭蹭地再次飛躍!

而這時間最多就兩個月而已!

那時候唐心的表情肯定十分有趣!

唉,幾次三番打擊自己的好友,真是不忍呀!楚浩這麼想著,可臉上卻已經是一副憋笑憋到辛苦的表情了。

「不行,我也要出城歷練!」唐心捏了捏拳頭,他的悟性比不過傅雪和楚浩,要是還不拚命的話,那麼他不但不可能追上傅雪和楚浩,反而要被他們兩個甩得越來越遠!

他的驕傲他的自尊不允許這樣下去!


「你爺爺肯答應嗎?」楚浩說道。

「不答應我就私自出城!」唐心堅定地道,滿眼放光。

楚浩不由地嘴角一抽,道:「你出城就出城,可千萬別說是受了我的影響,不然我怕被你爺爺罵!」

「嘿嘿,當然是受你的影響,想賴啊!」唐心很無賴地道。

「靠,交友不慎!」楚浩怪叫。

「呸,我才交友不慎,剛才你憋笑憋得很辛苦吧,別以為我沒看到!」唐心立刻揭穿道。

「人艱不拆啊,何苦呢?」

「什麼意思?」

「人生已經很艱難了,就不要再拆穿了!」

「滾!」 等楚浩回到家的時候,只見元叔正肅立在門口等待,他就知道雲夫人來了。

果然,等他走到門口的時候,便聽元叔道:「楚浩,你可終於回來了!快跟我走,夫人已經等了你好一會了!」

得,他又在自己家成了外人,被元叔領著來到了大堂。

雲夫人今天一身乳黃色的長裙,青絲高高盤起,豐滿的上圍極其傲人,盡顯美熟貴婦的雍容華貴。她看到楚浩之後,展顏露出一抹明艷的笑容,道:「楚浩,此行半年,收穫可大?」

楚浩不由暗暗將雲夫人和那神秘的白衣美女相比,雖然雲夫人也是極美,可在顏指上比白衣美女遜色得可不止一籌!只不過她勝在成熟,美艷的風情卻不是清澀的少女所能企及。

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在他的心中一閃即過,他微微鞠躬,道:「收穫很大,我現在已經是八階大乘境!」

雲夫人也相當滿意地點頭,但隨即一嘆,道:「可惜,新年祭只有兩個月都不到的時間,否則再給你一年時間的話,你便有資格進入東雲城前十之列!」

楚浩微微一笑,道:「不瞞夫人,我獲得了兩顆土元丹!」

「什麼!」元叔立刻驚呼而出,滿臉的震驚。

雲夫人就要鎮定多了,但仍是有些驚訝,道:「你是從哪裡得到的土元丹?」

楚浩會將這個秘密說出來,就是想要知道那白衣美女的來歷,當即道:「回來之前,我剿滅了七狼寨,遇到了一個白衣女子,只是根本沒有說上話,她就將我打暈了,取走了一隻神秘的玉盒子,卻給我留了兩顆土元丹!」

「神秘玉盒?什麼樣子的?」雲夫人連忙問道,這回她就有些緊張了。

楚浩將玉盒的樣子描述了一下。

雲夫人點點頭,道:「那應該是雪玉盒了!」見楚浩滿臉茫然,她解釋道,「雪玉盒是世間最好的保質材料,你將一隻鮮果放在其中的話,就是過了數萬年取出來依然新鮮!」

但這隻能說明玉盒中的東西必然珍貴,可究竟是什麼卻依然毫無頭緒。

「楚浩,你應該猜到我還有遲到所在的遲家,並不是這裡的人!」雲夫人突然說道。

楚浩點頭,這他早就猜到了,只是不知道凌家、凌家的實力究竟強大了何等地步。

「土元丹從境界上來說並不高,可非常難以煉製,有幾味材料更是遠遠超過了土元丹本身的價值!基本上沒有人會煉製這種丹藥,這絕對是天大的浪費!不過,真要有人煉製出了土元丹,只能說明一點!」

雲夫人頓了一下,復道:「這個勢力擁有的資源多得驚人,所以才會如此浪費!」

九粒土元丹就能讓一階金剛境達到巔峰,這怎麼叫浪費!

除非!

楚浩道:「夫人,在金剛境之上,是不是還另有更高的境界?」

「你果然猜到了!」雲夫人點頭,道,「不錯,金剛境可不是武道的巔峰!」

楚浩神色一凜,道:「那金剛境之上還有幾個境界?」

雲夫人遲疑了一下,道:「你現在的修為太弱了,太早告訴你有害無益!再等些日子,等你和傅雪、唐心都邁進了金剛境,我便會告訴你們一切!而如果你們願意的話,我會帶你們去我的故鄉!」

「那才是真正的武者世界!」

楚浩不由地怦然心動,他雖然現在還不是東雲城的最強,可這一天卻是指日可待!一旦他達到了最強,那還有什麼追求呢?

練武的最初動力,是為了生存、為了爭口氣!但到了現在,練武卻成了他的興趣,讓他想要不斷地強大下去!

如果十階金剛境就是盡頭,那他接下來就只能無敵卻無趣!


看到楚浩眼神中燃燒起來的鬥志,元叔不由地暗暗點頭,這傢伙不但悟性驚人、天賦逆天,而且還有一顆永不滿足、永遠追求強大的心,這讓楚浩的未來變得充滿了一切可能!

「對方肯用兩粒土元丹來換那隻玉盒,那裡面的東西絕對珍貴無比!」雲夫人以充滿羨慕的口氣說道,然後笑了笑,道,「不過,對方也算是極為公道了,一般人絕不可能給你留兩顆土元丹,遇到心性狠毒點的,你便要將性命交待在那了!」

楚浩點頭,那白衣美女可以在他根本沒有發覺的情況下將他擊暈,要殺他更是易如反掌!

「我今天來,除了看看你的修為進境,還要拜託你一件事!」雲夫人突然道。

「夫人請說,我定全力而為!」楚浩道。

「飄風學院,有一個人叫歐陽強!」雲夫人開口說道。

楚浩一愣,歐陽強,怎麼又是這傢伙?他沒有提問,只是繼續聆聽。

「歐陽強,也是來自我那裡的!我有個小妹,從小就與他訂了親事,但這傢伙……這傢伙……」雲夫人突然滿臉憤怒,猛地一拍桌子,道,「礙於身份,我並不能直接出手,你給我好好地揍他一頓!」

難道是這個歐陽強花心風流,辜負了凌家小妹?

這可能涉及到了隱私,楚浩便沒有多問,反正他要和飄風學院一戰,到時候盯著那個歐陽強打就是了!

「不過,你切切不要大意,從我們那裡來的人……實力提升都非常快,兩年前那小子剛剛開始修鍊,但現在的實力絕不會在你之下!若非靠丹藥速成會造成根基不穩,他此時達到五階、八階金剛境都不奇怪!」雲夫人提醒道。

楚浩點頭,因為火靈丹、土元丹的存在,境界提升的速度已經不再完全由本身的天賦和努力決定。

「全力而為,但若真得不敵,也不必勉強!」雲夫人又道。

「我明白!」楚浩沒有逞強,這完全沒有意義,而他也早就過了這樣的年紀。

……

接下來的三天,楚浩就是和飛火嬉戲。

這其實並不能算是嬉戲,凶獸是天生的狩獵者,這寫在了它們的血液中。哪怕飛火從出生起就跟著楚浩,可殺戮的本能還是在它的體內一點點地萌發出來。

就楚浩回來的這兩天,楚府周圍三里之內,再無一隻活雞活鴨活狗,全部死在了這頭看似極萌的火雲豹手裡。

想要遏制一頭凶獸的凶性是不可能的事情,否則它們也不會被冠以凶名了!不過楚浩至少還能夠引導小獸,讓它不傷人!

——至少不無故傷人!像七狼寨這種賊窩……那就大開殺戒好了!

小豹子的智慧真是很高,高得遠遠超過了同年齡的人類嬰兒,它把楚府四周的活物都當成了磨礪殺戮技巧的對象,獨獨沒有攻擊過人類。

這讓楚浩十分滿意,他也有意識地陪著飛火嬉戲,進一步挖掘出小豹的潛力。

以後飛火肯定要跟著他走南闖北,遊歷這個陌生而廣闊的世界,少不得要與武者交手,必須讓小豹提前適應與武者交手的節奏。

唐心也來過一次,不過他在楚浩的慫恿下和飛火交手一下后,便一邊大罵楚浩,一邊跑出了楚家。

「飛火啊,你下手也太狠了!」楚浩憋著笑揉著小豹的腦袋,「你怎麼可以將他屁股都給抓破了,讓唐家少爺捂著屁股一路跑回去,那可是很丟人的!」

「不過說起來這個傢伙的智商堪憂啊,居然不知道先在這裡拿一件衣服披上!」

……

三天時間一錯而過,而雖然只是三天時間,可楚浩每天吸取星石就能提升300斤的力量,再加上火源丹的100斤額外之力,三天就讓他的力量提升了一千斤以上!

不過他現在已經是八階大乘境,一千斤的力量提升也不是十分明顯。

這天早上,他直接去了斗獸場。

千風學院與飄風學院的戰鬥將會在斗獸場中進行。

學院與學院之間的這種切磋十分常見,武者好鬥、也好名、要面子,因此每次遇到這種切磋,雙方都會派出最強的學生來。而因為小乘境這個過程太快了,所以學院之間可沒有地院級別的切磋,這是天院學生的舞台。

有戰鬥,自然會有賭局!

兩大學院的老師聯合宣布了這次切磋的規則——很簡單,雙方各五人進場,打得一邊全倒了,那麼另一方就贏了。

五對五,混戰!


規則制定之後,便可以下注了。

十分鐘內結束戰鬥、二十分鐘內結束戰鬥、三十分鐘內結束戰鬥以及三十分鐘開外,時間限制再加上猜哪邊贏,共有八種可能性,保證了賭場方面總能賺到大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