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是KG戰隊根本就沒有辦法,布隆,納爾往那兒一站,保護的好好的,根本就沒有機會去打到小炮,就算是皇子閃現給出了技能,他的控制不是很穩定,有位移的小炮依然能輕鬆的躲開。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此時在中路牽扯的十個人,都是十分的謹慎,可是KG戰隊明顯的急躁了一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攻擊小炮。

尤其是錘石,見幾次都沒Q中,既然是閃現E上去,中了!

不過努努,納爾,布隆立刻當在前面,布隆開出大招,封住了飛機和皇子的走位。

努努扔出了冰球減速了飛機,小炮看準機會W跳上去,E技能,給出大招!

“砰!”

瞬間爆炸!

飛機又一次被秒了!

“我草草草啊!”飛機把鍵盤都要砸碎了,仍然是沒有辦法,小炮在跳走,十分瀟灑,站在後方點人。

十五級的小炮攻擊距離很長,而對面的人手很短,現在只有小炮打別人份,別人打不中自己,十分氣惱。

皇子和妖姬想要切小炮,但是後者太靈活了,又有布隆,努努和納爾的保護,往往自己一套技能打完,布隆的山嶽之容,納爾的軍團盾,璐璐的E技能護盾全部給了小炮!白打了!

盛寵醫妃:穿書娘親種田忙 完全健康的小炮在後面打出了恐怖的輸出!

“砰! 八零甜妻萌寶寶 重生七零嬌嬌媳 砰!砰!”

扛着火炮的約德爾萌妹子一路點下來,直接追着四個人打,把KG戰隊追的四下逃竄,妖姬實在太脆弱了,一槍八百點的傷害把妖姬打死了。

小炮接着開啓了收割模式……

W跳上去,點皇子,璐璐給出加速,追着點!殺了皇子!

接着又跳豹女,後者反撲過來,傷害很高,但是璐璐的大招已經準備好了,忘塵有些無奈,直接死了。

接着是錘石也被打成了殘血沒被璐璐的Q技能殺了!

太兇了!簡直是太兇了!

滿屏幕只看見小炮在跳來跳去,十分的活躍,開啓Q技能的小炮扛着炮筒砰砰砰的直接打的KG戰隊差點懷孕。

LTA戰隊在小炮的帶領下,一路高歌猛進,推平了KG戰隊的基地,拿下來第三場比賽的勝利!

一比二,暫時落後!

第三局打完,觀衆們還沉浸在剛纔小炮那瘋狂的跳臉打輸出的快感當中。

出了電刀和破敗的小炮,清兵打人都非常的快,再加上無盡輕語,AD高的嚇人,最後補出了一把飲血劍簡直是讓KG戰隊絕望了。

“這把小炮簡直是教學版的小炮啊。”

“是啊,簡直是兇殘,都不知道怎麼去形容了,直接跳臉去打,兇的不要不要的。”

“也是有人在保護,你看,布隆,納爾,努努甚至是中單璐璐都是一直在保護着小炮。”

“是啊,各種技能都給了小炮,才讓他打出了這麼高的傷害,當然這個小炮走位十分風騷,傷害也打的很足,是個十分敢打的ADC。”

“誰能想到這個小炮居然是之前一直打輔助的選手,真是的無敵啊。”

“哈哈,林天加油!林天加油!”

現場歡呼聲十分熱烈,解說席位上也套路的很激烈。

“LTA戰隊在林天上來後打出了一個很復古的四保一陣容,現在基本上很少看到了。”

“是的,因爲現在版本的因素,ADC的作用體現在後期,可是坦克聯盟的到來讓ADC有些無力,有些打不動,不過這個小炮卻是不同。”

“因爲小炮在前期就取得了優勢,這又是一個能夠在後期改變戰局的英雄,雪球越滾越大,最後成長爲了BOSS級別的人物。”

清風笑着說:“不過現在我倒是有些好奇,林天他究竟最擅長的是什麼位置。之前在輔助位置上,他的大局觀,他的視野佈置和開團理解都讓人印象十分深刻,這局玩了一把ADC小炮,簡直是讓人有些不敢相信以前是打輔助的。”

小欣也笑着說:“是的,現在我們看到的是玩了一場ADC的林天,他的表現有點意外,可以說是很驚豔啊,就是不知道接下來的比賽LAT戰隊能否穩住。”

“BO5打到了第三局了,現在KG戰隊也是需要調整一下,怎麼去應對接下來的比賽。”

“真的是很奇怪,有林天的LTA與沒有林天的LTA完全是兩個戰隊,從這裏就可以看出林天在LTA戰隊上的地位了。”

觀衆們也是對林天的表現十分驚豔,第三把的小炮以雷霆萬鈞的氣勢拿下比賽,而且還是面對着KG戰隊,真的是猛啊。

也不知道接下來一場,甚至是兩場比賽中,他們的狀態是否依舊這麼的火熱。

吳建目光着嚮往和崇拜:“天哥,你的AD和我玩的不是一個遊戲吧。”

謝華忍不住笑出聲來:“哈哈,天哥玩的是小鋼炮,要是換做你的話,只能是小炮了。”

“你妹!”

趙玉波也是鬆了一口氣:“對呀,天哥的ADC之前我是見過的,就一個字,兇!”

衆人一笑,又是恢復了一些自信。

林天見了,淡淡一笑:“彆着急,現在我們還落後一場,接下來還有兩場,只要我們稍微不小心,就會被對方抓住機會。”

“畢竟他已經是拿到賽點了,爲了進入LPL,他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去拼!”

吳建也是嚴肅起來:“天哥說的對,我們還不能掉以輕心,加油!”

“加油!”謝華,趙玉波,郭仁都是嚴肅的說着。

坐在對面的KG戰隊,輔助扶着額頭,深深的呼吸着,這把的錘石簡直是他職業生涯的一個敗筆。

全場勾中的次數屈指可數,這也是他執着的一直想要去勾小炮,如果是別人,空的Q也不會這麼多。

“下路還是太急躁了,這麼早的就想要去打小炮,結果給了對面機會。”吳大秀說道。

下路兩人有苦說不出來啊,說知道一個剛打AD的人用小炮居然都打的這麼兇殘,有點不按套路出牌啊。

這樣的打法誰能夠扛的住啊,而且是玩的以前的四保一,突然拿出來真的是有些意外,很棘手。

見大家都是在推卸責任,忘塵淡淡的道:“這把有我的責任,沒有在下路進行反蹲,想着可以在中上兩路打開局面的,現在看來還是有些慌亂。”

“下一把,下路需要穩住,傳送支援要到位,我會經常去下。”

見忘塵這麼說,那輔助卻是癟癟嘴:“就是,如果你早點來的話,下路能這麼快的炸?”

忘塵一愣,卻是不再說些什麼,這個輔助自從從二路換上來之後就一直在跟他作對,忘塵也不知道爲什麼。

“好好打吧。”他淡淡的道。

第四局的比賽馬上開始,現在LAT戰隊以一比二暫時落後KG戰隊。

這把KG戰隊在藍色方,LTA戰隊在紅色方,開局KG戰隊就把小炮給ban掉了。

無恙的青春 解說也是一笑,這是被對面的小炮有點打怕的感覺了。

緊接着又ban掉了復仇之矛和酒桶,而LTA戰隊則是ban掉了卡薩丁,安妮和妖姬,都是版本強勢英雄。

作爲藍色方,KG戰隊在最開始就鎖定了一個人馬!

林天目光微微動容,已經開始拿出了隱藏的陣容了,S5春季賽時候的人馬加強讓這個半人半馬的英雄十分火熱。

看見了對面的陣容,林天微微一笑,點的出了一個英雄,依然是秒鎖:皮城女警,凱瑟琳。目標編號004 “爲什麼不選飛機,或者盧錫安和希維爾也可以啊。”小欣有些不解的問道。

清風也是微微皺眉:“現在的版本強勢ADC都還在外面了,只被禁掉了一個復仇之矛,金克斯已經被選,飛機,希維爾這些也很強勢,但是林天估計是不想用吧。”

“對,感覺他的選人都還停留在S4和S3的時候,女警和小炮都是那個時候的強勢英雄,但是現在是S5了,那種單體技能ADC已經不符合版本了,現在希維爾,金克斯飛機這些都是可以的。”

不過小欣仍然理解的道:“不過選出來女警一定有他的道理,我們就看看他能夠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吧。”

觀衆們也是在叫好着,女警啊!制服誘惑啊!

去年的時候,一部LOL同人動畫將女警的人氣推向了頂點,這個長腿大胸經常穿制服的誘惑女警哪裏有暴力,哪裏就有她!

而且因爲在ADC中的攻擊距離最長讓女警在遊戲中獲得了許多的優勢,不過女警的最大輸出只能靠平A,其他的幾個技能有些太雞肋,比如大招,有些放不好的話簡直就是笑話,比如反向E!

有女警,自然是受到了許多人的歡迎,衆多觀衆看膩了輪子媽,金克斯,飛機,偶爾來一個不一樣的女警,都是十分的興奮。

KG戰隊這邊選擇的是金克斯ADC,沙皇中單,人馬上單,豬妹打野,依然是錘石輔助,在選出來錘石的時候,觀衆們都是紛紛唏噓一聲,說着這個錘石和林天玩的根本就不是一個英雄啊。

LTA戰隊這邊選擇的是上單泰坦,打野挖掘機,中單發條,AD女警和輔助的風女。

乍一看上去兩邊是差不多的,但是KG戰隊的陣容依舊很剛,相反LTA戰隊的陣容就需要很長的成長期了。

一級LTA戰隊十分快速的出城,從紅BUFF區域走到河道繞到了對面的藍BUFF區域蹲着,時間很快,並且KG戰隊並沒有發現。

現在地圖上都沒有視野,人在哪裏只能靠猜了,林天切換視角看了一眼,隨即淡淡的道:“蹲到一分十秒,沒有的話就走人。”

“好。”

LTA戰隊五個人在這裏站着,女警一級學的W夾子,剛來的時候就已經在對面的草叢裏放了一個夾子,等待W刷新又在更遠的地方放了第二個。

豬女和人馬兩人來到了這裏,並沒有注意草叢的夾子,豬女一腳踩上去,“咔擦”!

嗯?忘塵一愣,隨即往後撤,但是已經有人來了,泰坦一勾,勾中了豬女,平A定住,風女也給出吹風再次擊飛,而女警一直在A豬女。

忘塵微微皺眉,看了看時間,和身後的五個人,人馬在一旁不敢上前,無奈之下只好交出閃現過牆。

LTA戰隊也不追了,直接回城,豬女也原地回城,但是再出來的時候自己的打野節奏也會受到影響。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一級被抓有點傷。

鳥哥說道:“LTA戰隊一級有點套路啊,在藍BUFF這裏蹲着,讓忘塵的豬女交掉了閃現,這下他的打野節奏受到了影響,不過問題也不大,只要不去入侵對面野區就行。”

清風卻搖搖頭說:“可是忘塵的風格就是雷霆般的入侵,現在要和平的發育,是否有點違背忘塵的初衷呢。”

不管怎麼樣,現在豬女已經沒有了閃現,在前六分鐘裏,趙玉波的挖掘機沒有了後顧之憂,可以安心的刷野,不過可惜輔助不是林天,如果是的話,這把就會與他一起瘋狂的入侵對面野區,這可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下路的女警抓到了對線,KG戰隊的金克斯也是沒想到明明在上路出現的女警,還非要硬對線,直接和風女來到下路。

金克斯加錘石的陣容雖然不弱,但是也要看對面是什麼,女警和風女的組合,在任何地方都是不虛的。

眼見着女警落後了兩個兵上線,一上來就對着金克斯點了上去,金克斯怒的擡走平A!

但是女警平A出去後,立刻點地板,向後退去,平A距離加大,金克斯A不出來,擡手都已經出了,但是仍然是沒有A出來!

這就是女警手長的優勢,金克斯氣的不行,切換炮彈形態,一下一下的轟着,女警也不在意,安穩的補兵,一級的金克斯炮彈並不是很疼。

而金克斯因爲炮彈轟的太多,濺射傷害讓小兵都殘了,自己在補的時候,漏掉了一個兵,再看對面,女警已經超過了兩個兵!

“靠,他是故意的!”金克斯在心底暗罵着。

一般在前幾級的時候,即使ADC有清理兵線的技能最好是不要先用,就用平A安安穩穩的補兵最穩妥,因爲那樣的話補兵的節奏會被打亂很多,前期的一點劣勢就有可能發生出一血。

此時的金克斯因爲着急就把兵線推的太快,下一波兵來的時候,被女警控制在很好的位置,金克斯有些苦不堪言。

錘石也氣的不行,不過女警和風女都十分小心的站在小兵後面,謹慎的讓錘石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不過錘石也轉變了思路,既然女警抓不到,我就Q風女。

他冷笑一聲,站在草叢裏觀察着風女的位置,後者因爲太遠有些不夠距離,但是他不着急,一直很穩的在找機會。

金克斯和女警都在安穩的補兵,而女警時不時用一發爆頭打在了金克斯的頭上,十分的疼。

這樣來來回回三次,金克斯就有些受不了,打着信號後撤,錘石有些傻眼了,怎麼回事啊,我在找機會準備勾風女,自己家的ADC怎麼就一下子被女警爆頭了三次打的血量只剩下一半?

這纔是兩級啊!怎麼打的跟個十八級一樣啊!

林天面色淡然,操縱着女警一槍一槍穩定的打着,兵一個不落,血量控制的很精準,爆頭一個不少的都給了金克斯,後者放出的W技能減速和E技能夾子都被女警靈活的身軀躲開。

金克斯大點求救信號,聲稱打不了,打不了,並且要求換線!

觀衆們看見金克斯對線對的好好的就這麼跑到了塔下回城,爲什麼?

“怎麼?掉線了?沒有啊,遊戲也沒暫停!”

“是啊,金克斯感覺有點打不過啊。”

“這何止是一個點啊,這是完全的打不過啊,這才幾級了,就被壓成這樣了。”

“真的是兇啊,這個ADC有點問題啊。”

“這真的是以前的那個輔助林天?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怎麼玩什麼都那麼厲害?”

清風看着場中神奇的一幕,也是有些苦笑不得:“看來在前面幾分鐘,金克斯被女警壓的有點慘啊。”

“補兵已經落後十個了,現在女警已經四級了,金克斯才兩級,錘石一直想上去勾人,但是因爲金克斯的猥瑣,他們有點不敢打。”

觀衆們看着屏幕上的女警,一槍,一槍,補兵,點人,走位,再點!

動作毫無停頓之感,行雲流水般的流暢,給人一種走砍的華麗享受感覺。

打ADC的補兵都會,但是做到全程流暢的補兵,沒有一絲的磕磕碰碰,似乎有些困難,每一刀都落的恰到好處,每一個小兵的血量都計算的十分準確。

而且在補兵的同時不放棄消耗人,基本上爆頭是不給兵線的,都是給了對方的英雄,現在金克斯猥瑣在塔下,女警直接爆頭錘石!

即使錘石在前期也是很脆,挨不了多少下!

於是觀衆們就看見一個女警打着兩個人,把金克斯和錘石逼到了塔下,壓出了經驗區!

而吳建,甚至可以要一包瓜子,一邊吃着,一邊用眼神加油。

他感慨道,作爲天哥的輔助,真的是太輕鬆了。目標編號004 的確是這樣,他打ADC的時候,林天爲他做各種事情,尚且能夠與對面ADC打成五五開,但是現在換成林天自己打,居然是這樣的兇殘。

女警的優勢大家都知道,就是手長,但是很少有能夠用到這樣精準和熟練的。

因爲每個ADC的攻擊距離都會不一樣的,即使女警的長一些但也不會太誇張,基本上你打一下,在停頓的片刻就會立刻被對面ADC攻擊,林天的女警就完全不會遇到這個問題。

平A的距離掌握的相當精準。

有些觀衆還不知道,他們只看見女警把金克斯打的壓在塔下不敢出去,有些震驚,經過了小欣的解說也才豁然開朗起來。

並且紛紛表示這個ADC真的相當牛叉!

金克斯十分痛苦,補兵也不敢,更別說去消耗了,讓一旁的錘石氣的不行,自己一個輔助總不能去剛吧,於是也龜縮在塔下。

“換線!”金克斯咬牙說道。

上路的人馬微微皺眉,他可是需要發育的上單,只要給自己一定的時間,立刻就能carry隊伍。

這時忘塵說道:“先穩一穩吧,我來幫,讓人馬發育。”

於是操縱着豬女趕往下路,正好清野區的進度也到了下路,順便保護一下。

他只是一個反蹲的想法,但是錘石立刻說道:“不,來GANK,對面很兇,必須要付出代價。”

金克斯沒有說話,忘塵看了看依然在控線的女警,微微皺眉:“他們的兵線控的很好,根本就不打算過河道,GANK的成功率不高。”

“金克斯都那樣,還不來GNAK?”錘石有些生氣的說。

忘塵更是無語,不是想GANK就來的,但是看了看金克斯用W補一個大炮車也被女警一槍爆頭,幾乎是用自己的血量換補兵啊。

吳大秀髮着信號,下路來一波。

錘石大喜,早就看這個女警不爽了,於是再次上前。

當忘塵的豬女埋伏在三角草叢的時候,沙皇也在找機會傳送,吳大秀是一個很喜歡帶傳送的中單選手,而他每次面對LTA戰隊的時候,總是把傳送用在了下路。

沒有很好的位置來傳送,沙皇只好傳到了小龍圈的視野,那是忘塵之前做的眼。

這回錘石沒有很着急,等着兩個隊友的道路,此時女警和風女還向沒事一樣的在補兵與消耗。

就是現在!

錘石冷喝一聲,一個燈籠丟了出去,隨後閃現上去E住了女警,並且拉回了豬女!

這個操作十分流暢,他自信的一笑,也正在這個時候,沙皇趕到,他剛好六級,下路的女警和風女五級,金克斯和錘石只有四級。

吳大秀一個位移過來,大招朝着女警狠狠的推了過去!

幾乎是一瞬間,女警在被錘石E中的時候放下了一個W,隨即E走,正好跨過了沙皇的大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