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是讓所有人意外的是,陣法被破,但是張誠卻一點都不高興,反而朝遠處的相柳破口大罵。

2020 年 11 月 1 日

“你這個敗家子啊!老子正在想辦法收了這幾件巫器,就算不能用,拿回去當擺設也好啊!結果你特麼一上來就給老子全毀了!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啥?

聽見這話,大巫神險些直接吐血而亡。

尼瑪啊!

陣破了也就算了,你居然還打我鎮教之寶的主意,手下幫忙反而還被臭罵一頓!

要不要這麼囂張!

要不要這麼膨脹!

我好歹是印國大巫神,能不能給我留一點最基本的尊嚴!

可惜的是,張誠可不會這麼好心。

之前操控白龍飛下來,只是想壓制一下巫器的威力,好找機會收服。

結果沒想到相柳這個愣頭青一見,居然也跟着出手,而且還用出了自己的必殺技,瞬間就將五件堪比九段光法器的極品巫器化爲綠水。

眼看到手的鴨子飛了,張誠自然是萬分不爽,將怒火全部發泄在了可憐的大巫神身上。

此時的大巫神,已經逃到了大門口,只要再進一步,就能逃入總教之內。

只要一進去,他就會立刻開啓護教大陣,怎麼着也能擋住張誠一時半刻,然後他就能趁機從密道里逃走。

憑大黑天教在印國的勢力,只要大巫神想躲,任憑張誠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再抓住他。

但就在他以爲自己撿回一條命的時候,一道凜冽到極點的劍氣突然從身後憑空出現。

大巫神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隨即就像是被一輛卡車撞上一樣,“嘭!”的一聲撞開大門,飛進了總教之中。

只見在他身後,出現了一條長長的空間裂縫,白龍已經消失不見,只有一把亮晶晶的天龍鐗從裂縫裏伸出。

雖然大巫神身體強橫,可以硬抗殺氣幻化的風刃,但是也頂不住天龍骨骼的直接衝擊。

在張誠尖銳的尾椎骨之下,大巫神的左胸瞬間出現了一條細微的血口,傷口雖小,但是卻貫穿心臟,滅殺了他的生機。

一擊,只是一擊!張誠就用自己的尾椎骨,斬殺了大黑天教威名赫赫的大巫神!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目瞪口呆,瞠目結舌,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方雪嫣帶着她過來,無非有兩個情況。

一,不會讓她死。

畢竟,如果真的想要殺了她,也不會如此大費周章。

其二,或許她想讓她死,但一定是有什麼驚天祕密要告訴她,否則,也不至於浪費這麼多的時間。

思來想去,蘇薇兒想不到什麼答案,索性也懶得去想了。

便說道:“方雪嫣,你現在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我覺得我們之間還是一筆勾銷比較好,那樣的話,大家都平靜。不好嗎?”

經歷了太多的事情,蘇薇兒覺得跟方雪嫣的過去真的可以放心了。

生生世世,坎坷波折,她經歷了太多。

“平靜?一筆勾銷?”

方雪嫣挑了挑眉,烈焰紅脣揚起一抹弧度,又抽了一支香菸點燃,吸了一口,嘆了一聲,“蘇薇兒,我們之間只有你死我活。不要說那麼多的廢話,我不想聽。”

她既然這麼說了,蘇薇兒自然也就不再說些什麼了。

Wшw ✿тt kan ✿C〇

不多時,轎車抵達了一處偏僻的地方,一個四合院,門口有個池塘,四周荒無人煙。

倒是顯得那房子存在的有些詭異,令人不寒而慄。

帶她來這兒?

蘇薇兒眼眸微眯,果不其然,她果然是有驚天祕密隱瞞着。

“怕嗎?”

下了車,朝着院子裏邊走邊問着。

“怕或者不怕,現在都沒有回頭的餘地了,不是嗎?”

回頭看着身後,總共也只有四名保鏢,蘇薇兒覺得自己完全有實力逃走。

何況,那些人也不是她的對手。

只是現在蘇薇兒覺得自己身心俱疲。

經歷了小寶的事情,然後就發生了婭婭的事情,以及陸家人對她的心狠手辣,現在方雪嫣又來找茬。

一件件一樁樁的事情,在挑戰着她的底線。

讓她精神都瀕臨到崩潰的邊緣,如果不是心裏素質好,蘇薇兒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撐到現在的。

“開門!”

走到了四合院的門口,方雪嫣揮了揮手,對着門口的人說道。

門口守着的人立馬打開了房間。

方雪嫣回頭,對着蘇薇兒神祕一笑。

那種笑容,帶着些許得意與算計,讓蘇薇兒有些莫名的恐慌。

“啊……啊……嗚嗚……啊……”

方雪嫣人剛剛走了進去,裏面就傳來咿咿呀呀的聲音,是成年人渾厚的嗓音,而且,還略微有些熟悉。

蘇薇兒擰了擰眉,懷揣着疑惑走了進去。

當她人邁進了四合院的那一刻,整個人愣在了原地,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差點沒有嚇得倒下。

“爸……爸爸……”

她支支吾吾,一個字說了半天才說的清楚。

在院子裏,有一顆大樹,樹上拴着一條鐵鏈,鐵鏈的另一邊拴着一個人,箍住了脖頸。

那人衣衫襤褸,蓬頭垢面,一身泥濘,還不會說話。

蘇薇兒身子一軟,被眼前的一幕嚇得驚呆了。

“爸?爸,怎麼會是你?”

蘇薇兒瞠目乍舌,萬萬沒想到在這種地方居然會看見她的父親。

那個人盡皆知死了很多年的父親。

爲什麼會這樣?

蘇薇兒顧不得其他,直接朝着蘇致遠撲了過去,跪在他的面前,拉着他的手,“爸?爸,真的是你嗎?”

她顫抖着雙手輕輕地覆在他的面龐,拂開了那凌亂的甚至都發臭了的頭髮,“爸,是你嗎,是你嗎?”

“啊……嗚嗚……啊!”

那人不會說話,但看見蘇薇兒的時候明顯的瞳孔瞪大,整個人陷入了震驚之中。

然後轉身,背對着蘇薇兒。

無論蘇薇兒怎麼樣追着要看着他的臉,那人都背對着蘇薇兒,不讓她直視。

“啊!”

蘇薇兒不停的拉着他,那人不停的轉身,晃動着鐵鏈呼啦啦啦作響。 “方雪嫣,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她忍無可忍,問着。

“我想怎麼樣?”

方雪嫣抽了一口煙,那硃紅的脣瓣微抿,吐出一口菸圈,想了一想,說道:“蘇薇兒,你想一想,什麼樣的死法才能讓人痛不欲生?”

“你廢話那麼多幹什麼,有什麼話你直說!”

蘇薇兒回頭看着蹲在牆角里的父親,心底一陣撕心裂肺的痛。

從來沒有見過父親那樣的狼狽,現在看着他的樣子,真心覺得慘不忍睹。

相識恰如遲暮 那是她的爸爸,一生最爲敬愛崇拜的人,如今被人折磨成現在這副鬼樣子。

她,着實不能忍。

方雪嫣笑了,指着那邊的蘇致遠,“你跟他,總有一個人要付出代價。你以爲這麼多年我爲什麼沒有殺了他?那是因爲你死了,所以我留了他一命。只是沒有想到你最後居然回來了,所以在你回來的這段時間裏,我派人四處尋找,最後在一個乞丐窩裏找到了他,帶了回來。說來,你應該感激我,如果沒有我,你爸爸還是個乞丐!”

“你閉嘴!”

無論是乞丐還是什麼,都會比現在更好。

用一條鏈子拴着她的爸爸,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當做一條狗。

怎麼可以如此心狠?

“嘖嘖……真是容易動怒,一點感恩的心都沒有。”

方雪嫣看見蘇薇兒暴怒的樣子,心裏一陣爽快,“我還以爲你蘇薇兒那樣清高,不會生氣呢。瞧瞧你現在的樣子,還不是普通人一個。偏偏陸少宸喜歡你,慕行之喜歡你。你說說你,哪兒一點配得上那些男人?”

蘇薇兒深吸一口氣,現在不敢輕舉妄動。

如果按着平時,依着她的性格,現在肯定是衝到了方雪嫣的面前,卡主她的脖頸,要了她的命。

可是現在爸爸在她的手裏,縱然心中有怒意,也不敢發泄。

說話間,蘇薇兒回頭,恰好看見牆角里蹲着的那個人回頭在看着她。

兩人四目相對,那一剎,那人立馬回頭,別過臉。

嬌妻入 蘇薇兒心狠狠一揪,疼的難受。

“我給你機會了。選一種死法,如果讓我滿意,我就放了你父親,如果不滿意,我就讓你爸在你面前生不如死。”

方雪嫣說着,朝着一旁的一人揮了揮手,“老劉,去,逗逗那個狗,讓他學個狗叫!”

這種方式,完全是將人的尊嚴踐踏在腳底下。

蘇薇兒氣的胸腔起起伏伏,立馬呵斥一聲,“站住!”

她很想阻攔,很想撕了方雪嫣。

可是現在不能。

因爲她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救了被鎖鏈捆住的爸爸,也帶不走受傷的爸爸,所以現在只能臣服於方雪嫣。

“方雪嫣,過去是我錯了。你能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原諒我?不,你不需要原諒我。只需要你放了我爸爸,你說,你想要怎麼樣,我都答應你。”

蘇薇兒上前一步,以表誠意。

結果,那幾個保鏢一看見蘇薇兒走上前,立馬擋在了方雪嫣的面前。

很顯然,方雪嫣還是忌憚她的實力。

不過現在手裏握着她爸爸作爲把柄,否則怎麼可以如此的肆無忌憚?

“好啊!”

一直以來,方雪嫣期待的就是這一幕。

她指了指地上,“給我跪下!”

話音落下,蘇薇兒幾乎想也不想,砰咚一聲,雙膝狠狠地跪在地上,磕的一聲悶響。

她跪的筆直,看着坐在不遠處的方雪嫣,“對不起,方雪嫣。我錯了,這麼多年是我不對,不該針對你。”

不需要方雪嫣開口說話,她就知道她要說些什麼。

所以,直接自己說完了。

“哈哈哈哈……”

聽着她直覺的道歉,方雪嫣有些意外。

難以置信的看着蘇薇兒,笑了。

然後脣角的笑容弧度越來越大,笑容誇張放肆,“哈哈哈……蘇薇兒啊蘇薇兒,真是沒有想到,原來你也有這一天。 曾想盛裝嫁給你 哈哈哈!” “大巫神,就這樣死了?”

無數人看着大巫神的屍體飛進大門,無論是一國高層,還是普通市民,全部都呆若木雞,滿臉的不可置信。

這可是大巫神啊!

大黑天教掌控印國上千年,大巫神作爲一教之主,那可是比總統還要尊貴的人物,居然就這樣死了?

躲在總教裏的印國高層,眼睜睜的看着大巫神的屍身摔落在地上,胸口噴出的鮮血四濺,卻沒有一個人敢靠近。

“不可能……不可能……”

三位巫主就像是打擺子一樣,全身不斷顫抖,失魂落魄的叫道:“大巫神怎麼可能會失敗! 哈嘍,猛鬼督察官 這不是真的!”

無論這些人如何不願意相信,但是那具迅速冰冷的屍體卻提醒他們,這就是事實!

大巫神很強大,不僅能動用海量的信仰之力,而且還能召喚出溼婆的法身,甚至還能同時駕馭七件堪比九段光的頂級巫器。

可以說,在印國的土地上,大巫神的戰鬥力甚至還要強過玄機長老一線,就算是一位地仙尊者跟他對上,最後也難逃一死。

可是……他偏偏碰上了張誠。

一夜恩寵 張誠的出世,在華夏法術界看來,無疑是法師的末日,以往對付鬼妖無往不利的手段,在這傢伙身上通通沒用。

更過分的是,張誠所擁有的能力,卻是所有法師的噩夢!

殺死大巫神的那根脊骨,乃是經歷了天龍劫,被淬鍊無數次,已經與真正的天龍脊骨無異。

大巫神就算再強,終究還是陽間的強者,又怎麼可能抵擋得住天龍脊骨加上殺生之道合力一擊?

不過雖然身死,但是因爲被先天聖體之氣薰陶了上百年,大巫神的魂魄還是倖存了下來。

大巫神的幽魂從屍身裏鑽出,低頭看看自己的屍身,又擡頭看向門外的張誠,眼中滿是無盡的怨毒。

“張誠,這個仇,我一定會報!”就算再不甘,大巫神也清楚自己的魂魄根本不是張誠的對手,扔下一句狠話,魂魄化爲青煙,想往總教深處逃竄。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現在的張誠非常明白這個道理,當然不會讓大巫神的魂魄逃掉。

“想跑,問過我沒有?”

張誠冷笑一聲,整個人都被濃重的屍氣包圍,看上去宛如一尊黑色戰神。

只見他右臂一揮,手中水晶般的脊椎骨便飛速射出,化作一道亮瞎眼的白光,朝着大巫神的魂魄激射而去。

“不!”

大巫神拼命逃竄,口中不斷大叫,但是任憑他怎麼威脅、咒罵、求饒,張誠都絲毫不爲所動。

“叮!”

隨着一聲輕響,大巫神的魂魄直接被天龍鐗一串而過,三魂七魄瞬間爆開,剛剛化爲精魄,就被天龍鐗的氣息絞殺乾淨,徹底消失於無形。

魂飛魄散,只要還留下精魄,那就還有一絲機會,比如當初的葉小曼,但是連精魄都消散,那就徹底沒戲了。

從此以後,三界六道再無大巫神這個人,天道之上,也再無此人的絲毫痕跡。

大巫神……魂飛魄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