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惜的以何旭陽的實力,季老怎麼會發現不了,不過,即便他發現了,他也知道現在不能和何家發生衝突。

2021 年 1 月 17 日

他的腳步微微向後一退,恰好躲開何旭陽的攻擊。

「嗯?」秦暮鼓的眉頭在這個時候皺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他在這個時候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極大的不安,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

突然,秦暮鼓迅速的將季老往回拉了一下,只是秦暮鼓的反應還是慢了一些。

季老還在疑惑秦暮鼓為什麼拉他,當看到前面何旭陽那猛然間睜大地眼睛的時候,就意識到不好了。


所有人都看到何旭陽的身子突然向著地面倒了下去,眼神中充滿了不甘,和不敢置信。

「不好,何旭陽被季家人殺了」搜有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司馬烈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季白和季瑩瑩臉色一陣煞白,要知道這件事要是處理不好的話,恐怕戰爭就要開始了。

秦暮鼓的身體在這個時候動了,他已經感覺到那股氣息是從什麼地反出現的了,身子一閃,就竄了出去。

「給我攔住他,他就殺了何旭陽的兇手,他要跑」司馬烈見到秦暮鼓的動作臉上一喜,之前還不知道用什麼借口,秦暮鼓這一動突然頓時腦中靈光一閃。

「你們先走」秦暮鼓在衝出去的時候,還不忘給季白他們說了一句。

秦暮鼓在前面跑,其他的人在後面追著,不過秦暮鼓的速度非常的快,後面就算是鍊氣境巔峰的都追不上秦暮鼓。

季白看到這一幕,就知道秦暮鼓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我們走」。

拉了一把季瑩瑩季白急促的說到,這次的事情必須儘快的城主說一下,儘快的做準備,否則的話,這次的事情很可能會導致季家滅亡。

「我不走,我要追秦哥哥」季瑩瑩一把甩開季白的手,擔心的說到。

「先回去,秦暮鼓不會有事的」季白急忙向季瑩瑩解釋到。

「我不管,我的命是秦哥哥救得,我必須保證他沒有事情」季瑩瑩的語氣堅定。

季白看到這一幕,心中也是一陣惱怒,他也沒有想到季瑩瑩會在這個時候鬧情緒,要是其他時間還好,但是現在事情實在太大了,他已經控制不了局面了。

「季伯,你先回去,將事情給我父親說一下,這次的事情我知道會威脅到家族,但是季哥哥這邊我也不會放棄的」季瑩瑩看到季白的神情,就知道季白在想什麼,頓時開口說到。

聽見季瑩瑩的話,季白頓時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季瑩瑩在胡鬧就好了,季瑩瑩是他看著長大的,單純善良,但是不代表季瑩瑩傻,他不傻,反而很聰明。

「好,我知道了,你小心一些,你們兩個保護小姐,成人傑,小四和我回季家」季白快速的吩咐了一聲,就拉著成人傑和小四往城主府走去。

秦暮鼓衝出了街道之後,眉頭就皺了起來,那道氣息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他的臉色非常的難看,要是抓不到那人,那就意味著這次的事情要季家承擔了。

司馬烈雖說說是他的,但是顯然,司馬烈已經當他是季家的人了。

「嘭」秦暮鼓在往回走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打鬥的聲音。

「不好」秦暮鼓隱隱糊糊的看到了季瑩瑩的身影,不是讓他們回去了嗎?怎麼還會在那裡,再說有季白在,他們應該不會有事在對。

原來,司馬烈吳步勇等人追秦暮鼓的時候,才發現秦暮鼓的速度非常的快,他們根本就追不上秦暮鼓。

正當眾人決定要回去的時候,司馬烈就看到了季瑩瑩,頓時心中又升起了將季瑩瑩抓回去的念頭,這才發生了眼前這一幕。

「哈哈哈,瑩瑩妹子,你這兩個護衛可保護不了你,給我走吧,你放心到了司馬家,我會好好疼你的,至於季家,呵呵,恐怕要不了多久大概就會消失了。」司馬烈的臉上掛滿了笑意。、

季瑩瑩一陣苦悶,他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還碰見司馬烈幾人,他望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經剩下微弱呼吸的護衛,心中一顫,這司馬烈是什麼人,一旦到了司馬烈的手上,那自己恐怕就完了。

「哈哈哈,跟我走吧」司馬烈說完,手就拉向了季瑩瑩。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清風刮過,「少爺小心」,司馬家的護衛焦急的喊了一聲。

一道凌厲的光芒向著司馬烈的手臂上斬了過去,護衛又急又怒,快速向司馬烈沖了過來,可惜的是,他們面對的是秦暮鼓,秦暮鼓的速度顯然更快一些。

「啊」一聲慘叫聲響了起來。

司馬烈望著地上的手臂,,眼神中充滿了恐懼和猙獰「給我殺了他」。

這個不用司馬烈說,那幾個護衛就動手了,不過秦暮鼓的動作太快了,不過僅僅幾息的時間,六七個護衛之中就已經死了三個,其他人看向秦暮鼓也是充滿了恐懼,站在那裡不敢上前。

「瑩瑩,走」秦暮鼓拍了一把站在那裡發愣的季瑩瑩,順便將那兩個護衛提了起來,向著季家走去。

至於司馬家的護衛,和其他兩家的護衛,早就被秦暮鼓嚇破了膽,不敢上前。

「一群廢物,趕緊回家裡,啊,我的手,疼死了我了」司馬烈也知道現在已經沒有辦法了,拿起地上的斷臂罵了一聲。

城主府的大廳裡面,有五個人正站在那裡,臉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這五個人就是季風,霍厲,還有從外面回來的季白三個人。

一回到季家,季白就急忙找到季風,將事情說了一下。

「呼看來這次的戰鬥是不可避免了,我會通知家族,早做準備的,沒想到,他們竟然會這麼快的下手,連自家人都犧牲,只為了對付我們季家」季風一陣嘆息,眼神凝重,不過很快,就變的堅定了起來。

就算沒有今天的事情,他相信季家和其他季家也會戰鬥的,只是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的這麼快。

「城主,可是這次的事情明明就是一個陷阱,而且我懷疑動手的人很可能就是司馬家的大公子司馬康,只要我們將事情告訴給何家就可以了。」季白開口說到。

「季老,這樣是沒有用的,我相信這事情肯定不是司馬烈或者是司馬康決定的,肯定是價格家主決定的,何家竟然敢連兒子也犧牲,想來這次其他兩家的補償不會少,我估計,就是何旭陽都不知道這樣的事情,按照你說的話,恐怕也就司馬烈和司馬康兩人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霍厲分析了一下情況說到。

這個時候,季白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恐怕這次,這三個家族是鐵了心要和他們對抗了。

成人傑和小四的臉上更是一陣驚懼,這大家族也太狠了,竟然拿自己家的孩子去換資源,這樣的事情他們連想都不敢想。 霍厲沉思了一會,望著季風問了一句,「城主,接下來怎麼做?」。

「你不是已經想到了嗎?我的意思和你差不多,呵呵」季風回望了一眼霍厲,說了一句。

「那好,我這就去給家族的極為長老都通知一聲,估計很快,其他幾家就要過來了」霍厲的眼神閃現出了一道復仇的光芒,當年的事情也應該結算了。

「嗯」

「父親,我回來了」霍厲剛要走出來,就聽到了季瑩瑩的聲音。

「見過城主,霍大哥」秦暮鼓望著兩人拜了一下。

「你們沒事吧」季風望著季瑩瑩和秦暮鼓關切的問道。

「沒事。」

「城主,我想向你告辭,我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離開湖天城」秦暮鼓斟酌了一下,望著季風開口說到。

幾人的眉頭同時一皺,很快又舒展開了,剛開始眾人還以為秦暮鼓是為了躲避湖天城的戰鬥,不過轉眼間,他們就想明白了,秦暮鼓不是那樣的人,秦暮鼓之所以這樣做,恐怕是為了撇開和季家的關係,這樣事情就相當於秦暮鼓一個人扛下來了。


不得不說,秦暮鼓這一句話讓眾人都對秦暮鼓產生了一種欣賞的想法。

「你不要多想,就算沒有這次,還會有其他的時候,這是我季家的劫,是躲不過去,與其晚發生,不如讓他早點發生好了」季風身上突然爆發出了一道強烈的氣勢。

這也顯示出了季風的決心,秦暮鼓也不好在說什麼了,只能等之後看情況在說了。

幾人很快就散了,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就是秦暮鼓也去修鍊去了,他現在的境界碰上鍊氣境的還行,但是碰上武魂境的就不好說了,到時候季家和司馬家爆發的戰鬥肯定非同小可,他必須早做準備。

在離城主府不遠的地方有一座非常大的宅子,這宅子的大小不比城主府差,甚至隱隱比城主府還要大氣一些。

此時在這座宅子的一個秘密之地,有三個人正站在那裡,從面相上看,那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應該和那個中年男子有一定的血緣關係,這三個人在眉眼之間還是有一些相似的。

「康兒,事情辦的怎麼樣?」這中年人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勢,望著其中那個年輕一點的男子問道。

「父親,已經辦好了,不過.。」這男子有一些猶豫。

「不過什麼,要說就吧話說完」這中年人對於年輕人的語氣很是不滿意。

「我被人發現了」

「被人發現了?那人是誰?認出你了沒?」

「那人不知道是誰,是一個年輕人,看起來比我還要小一些,和之前罪城傳來的消息差不多,上次應該就是這小子壞了事,不過想來他們會猜出來是我」這年輕人不確定的說到。

「嗯,只要沒有被看到,就不會有什麼事情,猜?這東西沒有必要,就算他們猜到又能怎麼樣?只要沒有證據,我們就師出有名」這中年人就好像沒有將這話放在心上一樣,不屑的冷笑了一聲。

「父親,我們什麼時候動手,吳家和何家的人應該馬上到了」那女子也在這個時候開口說到。

「準備吧,等那兩家人來了之後,就開始動手」中年人的眼神裡面產生一道冰冷的光芒。

要是司馬烈在這裡的話,就會發現這三個人正是自己的大哥和二姐還有自己的父親。

湖天城此時的氣氛異常的壓抑,就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一樣,或者可以確定的說,有事情要發生了。

關於何旭陽死亡的消息早就已經在湖天城傳開了,以司馬家,吳家何家的關係,肯定要和季家對上了,即便只是一個平頭百姓都知道這樣的事情。

所以,剛到中午,在大街上就已經看不到什麼人影了,這個時候,一道道人影從湖天城的中心大街上穿梭而過。

「來了,要開始了」看到這一幕的人就知道真正的戰鬥要開始了。

秦暮鼓還在繼續修鍊,就感覺到一股冷風襲了過來,他的雙眼猛然間睜開「呼,要開始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秦暮鼓隱隱有一些擔心,但是同時還有一些興奮,他興奮的是終於能和這四荒秘境裡面的人戰鬥一次了,他現在不缺能量,卻的就是和這裡的人戰鬥的經驗。

另外一方面就是他相信那所謂的湖城四傑也會出現,這讓他想到了秦廬鎮的四大天才,秦廬鎮的四大天才最終秦歡身死,李明豐和趙天啟在蠻荒王朝泯然眾人,至於王躍依舊神秘強大,他也想看看這湖城四傑是否也真的強大。

最重要的是這湖城四傑是司馬家,何家吳家的幾個天才,他不相信,他要是殺了這幾個人,這三個家族將重心不會放到他身上,到時候也能緩解一下季家的壓力。

「季風,你給我出來,你季家殺我兒子,我要一個說法」一聲吼聲從城主府的外面傳了出來。

季風和霍厲互相望了一眼,同時笑了一聲,向著城主府的外面走去,同時季白安排的人也出現了,這些人裡面有幾個老者,這幾個老者的實力都到了武魂境。

剩餘的大部分都是鍊氣境的,這幾乎已經相當於季家所有的精英力量了。

秦暮鼓也跟著這些人向城外走去,原本成人傑也想去的,不過半路上被秦暮鼓給攔下了,這樣的戰鬥,成人傑的實力去了也是找死,不會有任何的意義。

城主府的大門打開,季風帶著所有人向著外面走去。

秦暮鼓這才看見司馬家和吳家,何家的人員,其中人最多的就是司馬家,大概有五十個人左右,而何家和吳家都大概只有二十人。

最前面的是三個男子,年紀和季風差不多,顯然這三個人就是司馬家吳家和何家的家主了,在後面同樣是一些老者,大概有十個左右,秦暮鼓的眉頭一皺。

這三家合起來的人員比季家強大太多了,季家的武魂境一共才不過六七個,而這三家卻有十來個,明顯很吃虧,就是中間的鍊氣境的戰力也要比這三家差很多。


秦暮鼓最終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另外四個看起來很是不普通的年輕人身上,這四個人就是他此次的目標了。

站在司馬家後面的那一男一女,和司馬烈的樣子有點相似的應該就是司馬康和司馬宣了,秦暮鼓看了一眼司馬康,上次的事情他已經可以確定就是這個男子了,氣息上和司馬康一模一樣。

這司馬康站在那裡就好像是全場的焦點一樣,英俊的面龐上露出了一臉的高傲,司馬宣同樣是一個長相非常漂亮的女子,不得不說司馬家的遺傳還是非常好的,這司馬宣除了長相之外,從眼神裡面就能看出來這一個惡毒的女子。

之後吳家的吳淵,身材魁梧,據說天生神力,力大無窮,最後一個就是何家的何淼,兵器是一把劍,據成人傑所說,這人的出劍速度非常的快。

這四個人算是各有特點,都有自己的強項。

「季風,你總算是出來了,你們季家為什麼要殺我兒子」何家家主一臉悲痛的說到,要是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是有多大委屈一樣。

「呵呵」季風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不屑的笑了一聲。


目光望向了司馬家的家主司馬葉軒,眼神中閃過一道冰冷的光芒,當年出手殺他和霍厲的人裡面就是司馬葉軒的注意。

「季風,你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想承認?」

「呵呵」季風的目光始終都沒有看向何家家主,在他看來,這何家家主不過是一個跳樑小丑,一隻狗罷了,他完全就沒有放到心上。

「司馬葉軒,何家家主說我季家殺了他那廢物兒子,你說那種廢物,有比沒有好,我為什麼要殺他呢」季風的話讓何家家主的臉色一陣難看,什麼叫有比沒有好。

「季風,這話你和我說沒用呀,我和吳家家主只是給何家家來助威的,呵呵,所以你得和何家家主去談這個事情」司馬葉軒的臉上露出了一道玩味的笑容,就好像這事情真的和他沒有關係一樣。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說什麼了,何亮,在我看來你什麼都不是,不,應該說,在所有人眼裡你什麼都不是,不過就是找一個借口嗎?連自己的兒子都犧牲,你是我見過最偉大的家主,也是最偉大的父親呀,早知道,你知道找我,我幫你找個借口不就是了嗎?何必委屈自己」季風望著何家家主何亮冷笑了一聲說到。

實際上何淼的事情也就只有三個家主和一些重要的人知道,至於其他的人都是不知道的,聽到季風這麼說,還有何家家主的表情,大部分人都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臉上的表情不斷的變換,甚至很多人都下意識的和何家家主的位置拉開了一些距離,一個連自己家的孩子都敢犧牲的人,還有什麼事情是不敢做的。

「呼,看來你們季家是不願意給我一個說法了,那就不要怪我了」 何亮的臉色也是一陣變幻,這季風的回應和他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樣,他之前想的是季風肯定一開始就會服軟,畢竟三個家族都出現了。

卻不曾想到這些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掌控,季風還將事情說了出來。

要知道就算所有人都知道這事情是他允許的,只要不放在明面上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一旦放到明面上就不一樣了。

「我知道就是那個人殺的」就在何亮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突然從人群後面傳來了一道聲音。

季白的臉色一變,這人就是之前何家的一個護衛。

秦暮鼓的臉色很是平靜,那人指向的正是他,何亮的眼睛一亮,只要有攻擊點就好了,其他的已經不重要了。

「季城主,既然是那小子殺的我兒何旭陽,我也不為難你,你只要將那小子交給我就好了」何亮的目光灼然的望著季風,心中一陣冷笑。

他不相信季風會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將整個季家搭上,秦暮鼓的底細他是知道的,只不過就是一個運氣極好的小子罷了,另外一個就是他相信只要抓住了秦暮鼓,加以威逼利誘,到時候,季家還是逃不掉。

季風和霍厲望著何旭陽笑了笑,他們何嘗不知道這何亮的想法,「呵呵,何家主說笑了,秦暮鼓是我季家的姑爺,不要說他沒有殺何旭陽,就是真的殺了,我也要保他,在說,就你那廢物兒子,也想和我家姑爺抵命,你也想的太多了」。

季風的一句話一出,全場人都愣了,季家的人奇怪的是為什麼季家會多出來一個姑爺,還連一點消息都沒有,畢竟秦暮鼓才來城主府兩天的時間,大部分人都是沒有見過的。

何家,司馬家,吳家想的是這少年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要說姑爺他們肯定是不相信的,只是都想不通為了保一個沒權沒勢的小子,季風竟然敢做這樣的事情,他們甚至在懷疑這中間是否有詐。

秦暮鼓也是一愣,自己什麼時候成了季家的姑爺了,不過看著季風那堅定的眼神,秦暮鼓也是一陣感動,他又不傻,很快就想明白過來這是季家的一個手段罷了。

司馬葉軒,何亮,吳家家主三人的臉上表情都不好看,原本都是想用最簡單的方式解決這場戰鬥的,卻沒有想到事情會變得這麼複雜,到最終還是需要用戰鬥來解決。

三人相互望了一眼,點了點頭。

季家所有人的眼神都凝重了起來,這三家終於要開始了,空氣中都隱隱有一種肅殺的感覺。

「季風,你既然如此的執迷不悟那就不要怪我了」何亮的臉上閃現出了一道猙獰的神色。

自己的兒子確實廢物,也是自己願意犧牲的,但是畢竟是自己的兒子要說沒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將這筆賬算在了季家的頭上。

「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