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即便如此,帝國也沒有派遣正規軍來討伐他們。

2021 年 1 月 4 日

對如今外憂內患的帝國而言,恐怕也沒有餘力來照顧邊境城鎮的安危吧。

眼下已經再也沒有任何人敢於貿然行走在城外的街道上,旅商被迫成群移動,同時集資雇傭大量的傭兵和保鏢。

表面上,受害狀況因此得到了控制,但是,這也只是一時的安寧。

久而久之,山賊團掠奪不順,被逼入了困境,他們會鋌而走險和傭兵保鏢們正面廝殺。

今天,山賊頭目甚至作出了一個近乎瘋狂的決定——夜襲西利亞。

不得不說,這真的是瘋了。

要知道城鎮和山村的防守設施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即使是中小型城鎮,外圍都聳立著堅固的城牆,城防哨塔上有衛兵輪崗警戒。

唯一的入口,便是銅鑄的城門。

靠區區幾十個粗陋武裝的山賊,妄圖突破完備的城防,通常來說是以卵擊石。

只不過,山賊頭目籠絡到了一個足以顛覆這一常識的強援,魔法師之中最最為讓人聞風喪膽的——死靈魔法師。

死靈魔法師,在這片大陸,便是災害的代名詞。

如果僅論魔法的破壞力,或許比不上那些操控天災地變的元素魔法師。

但是,他們卻能散播比破壞更為致命的東西——恐懼。

由於死靈魔法使能夠操控死者的屍體,創造出醜陋的怪物,讓死亡如同瘟疫般蔓延,彈指間可以讓充滿活氣的城鎮化作殭屍的王國。

雖說在魔法師的業界,染指死靈魔法的魔法師會被認為是異類,遭到同行的排擠。

但是,卻也沒有任何人願意和那些人格缺陷,善惡扭曲的怪物正面為敵。

國家甚至還會承認死靈魔法師的合法地位,就算明知他們會造成大規模的災害。

因為,在掌權者的眼裡,稀少而強大的魔法師,比起成千上萬的平民來得更有價值。

值得慶幸的是,死靈魔法屬於極為困難的魔法,所以死靈魔法師的數量十分有限,而數量稀少的死靈魔法師們,基本上也都是埋頭於研究的隱者。

他們都會選擇隱居在荒蕪的戰場遺址,或是蒼涼的墓場附近,很少在活人的居所現身。

按照常理而言,死靈魔術師不可能會和山賊聯手。

說到底,他們的利益關係並不一致。

死靈魔法師追尋的是死亡的課題,而山賊們只是為了掠奪財物。

所以像今天的例子,恐怕是絕無僅有的。

凌晨三時,最為適合襲擊的時刻。

距離城門兩百米處的矮坡背後,薩庫山賊團的團員全體集合,他們躲在月光的陰影中,眺望著城牆哨塔上零星的火光。

山賊頭目不禁幻想起不久之後帶領手下肆意掠殺的場景,舔了舔嘴唇。

「魔法師大人!嘿嘿……我和兄弟們都準備妥當了!」

「……」

山賊頭目恭恭敬敬地朝著身邊的人物說道。

那是一個一席黑袍遮擋全身的詭異人影。

人影渾身都散發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氣,他沒有回話,只是微微頷首。

然後舉起了手杖,從袖口露出了猶如枯枝般的可怖手臂。

隨著手杖尖端的紫色寶石閃爍起令人不快的渾濁光芒,地面猛然開始了晃動。

很快,腳下的泥土大片大片開裂,只見密密麻麻的,至少有上千具的陰森骸骨破土而出,瞬間便組成了一支浩浩蕩蕩的軍團。

「噢噢噢……!這,這可真是……」

彷彿置身地獄般的景象,讓山賊頭目吞了吞口水,發出了一聲不知是出自恐懼還是敬畏的低吟。

而站在頭目身邊的手下們,早已被這光景嚇破了膽,一個個雙腿發軟坐倒在了地上。

「我的軍隊……會幫助你們衝破城門……守城的士兵也會殺戮殆盡……我們的約定……也就到此為止……接下來……我……自由行動……沒問題吧……?」

「當,當然沒問題!事成之後,我們會把成果分給您五成……哦不!七成!」

體形幾乎是對方一倍的山賊頭目,卻似乎矮了一截似的唯唯諾諾。

他絲毫沒有違背眼前這匹「怪物」的念頭,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觸怒了他,淪為骸骨們的祭品。

「不需要……」

黑袍的魔法師說完,彷彿對山賊們失去了興趣一般轉開了視線。

而這種態度,恰恰是山賊頭目最為不安的。

直到現在,他都依然看不透對方的意圖,表面上,自己只是單方面的受益,而魔法師卻別無所求。

這讓他本能地感到危險,他明白,天上沒有白掉下來的餡餅。

魔法師無償提供幫助?他當然沒有傻到信以為真。

死靈魔法師恐怕有著自己的目的,而且還是凡人所絕對無法想象的,某種邪惡的目的。

但事到如今,已經沒有時間給他思考。隨著骸骨大軍進擊的步伐,夜襲戰打響了。

城樓上,首先發現異狀的警備隊員嚇呆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險些忘記去敲響哨塔的警鐘。

白森森的骸骨怪物,猶如浪潮一般朝著城牆逼近,它們空洞的眼窩裡,閃爍著暗紅色的光芒。

士兵們以狼狽的姿勢舉著兵器,每個人都顯得不知所措。

但是這也並不能責難他們,因為大多數人都只聽到過傳聞,而遭遇真正的「亡靈怪物」卻是頭一遭。

放眼望去,骸骨怪物的數量至少上千,但是它們卻並非如同傳言中那般踏著搖晃的步伐。

而是整齊的,猶如訓練有素的軍隊一般,排列著方陣推進過來。

在警備隊員的眼中,它們要遠比真正的軍隊更為恐怖。

那是人類絕對無法克服的,從本能深處喚醒的恐懼。

「還愣著幹嘛!放箭!快都他媽的給我放箭!別讓那群該死的怪物在靠近城牆一步!」

領隊的士兵放開了嗓門,希望自己的吼聲能夠驅走隊員們的膽怯,然而他卻怎麼都無法止住自己語音里的顫抖。

箭雨從城牆上傾瀉而下,但是鐵鑄的箭頭,卻絲毫都無法阻礙怪物們前進的步伐。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原本,弓箭這種武器,除非命中要害,否則根本不具備多強的殺傷力。

守城時的弓箭,主要是以密集的遠程彈幕,藉助居高臨下的優勢提升射程,力求先一步打傷敵人。

傷痛會讓敵人放緩腳步,讓士氣陷入萎靡,擾亂敵人的陣腳,從而建立起接敵之前的優勢。

然而,對於眼前這群不會受傷,不知疼痛的骸骨而言,用弓箭只不過是在白費力氣。

骸骨的怪物在箭雨中安然無恙,一轉眼便來到了城牆邊緣,他們搭起了詭異的骨梯,源源不斷地向上爬來。

在城防戰中,為了阻擋攀爬城牆的敵軍,在城牆上方,往往都會排列著煮沸著巨大的銅鍋。

只要將鍋里滾燙的泥漿傾倒下去,便能對攻城的敵兵造成巨大的傷害。

然而眼下,這些銅鍋就和弓箭同樣,起不到半點作用。

很快,骸骨們便源源不斷地攀上了城牆。

接下來的戰況,不言而喻。

面對名為數量的暴力,守備隊一面倒地遭受蹂躪。

守備隊士兵所使用的兵器和盔甲,大多都是鐵質的,比起山賊野盜來要精良不少。

可是,槍劍之類的銳器卻對堅硬的骨骼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經驗豐富的冒險者都知道,對付骸骨,最有效的武器是大鎚或砍斧之類。

同時,盔甲的重量反而成為了撤退時的絆腳石。

骸骨沒有使用武器,只是用它們堆積起來的數量,和重量來壓倒對手。

活人被成噸的骸骨壓倒,碾成屍體,而屍體,卻又在詭異的迷霧中重新爬了起來。

爬起來的士兵當然不再是活人,而是被亡靈魔法變為了和骸骨同樣的怪物——殭屍。

殭屍比起骸骨更為危險。

一方面它們不僅能夠使用武器,身體也變得比生前更為強而有力。

而另一方面,守城的士兵們在面對曾經的同伴,戰友,甚至親人時,便會產生猶豫,這讓戰況演變為了異形單方面的殺戮。

殘存的士兵們發狂了,恐懼很容易就擊潰了人類脆弱的精神。

很快,能聽到的,就只剩下了城牆上凄絕的慘叫聲,濃重的血腥味瀰漫開來。

只是短短的幾分鐘,駐守的城防士兵,根本沒能做出什麼像樣的抵抗,城門便遭到了攻破。

山賊們在亂戰中,毫無阻礙地侵入到了城區,他們全速的,一步不停朝著深處進發。

一來難以壓抑心中對於掠奪的渴望,另一方面,又想要儘可能快地遠離身後的那些怪物。

這一次他們的目標從一開始就很明確——領主府。

就算是山賊也知道,作為領主的貴族,往往是城鎮里最為富有的。

就在山賊們長驅直入的時候,任何人都沒有察覺到——死靈魔法師,也悄悄地跟隨在他們的身後。 ?愛德華——被譽為大陸最強的大魔法師之一。

至於他的實際年齡,卻沒有任何人知曉。

或許就連愛德華自己,都早已忘記了準確的歲數。

更何況,愛德華這個名字本身,就僅僅是個偽名。

最早的名字,已經埋葬在了歲月的洪流之中。

甚至於,他連自己一開始時是男是女,都也已經無法記起。

本來,人類這個種族的平均壽命就只有六十歲。

生活在安全的大城市裡,或許會更長壽一些。

而家境富裕的貴族,也有能活到八十歲以上的。

總之,無論如何,愛德華作為人類,他的壽命是異常的。

如果要問原因的話,只能說,愛德華是一名優秀的魔法師。

並不是所有的魔法師,都能用魔法來延長壽命。

只有極少數的,被世人稱為「賢者」,足以名留青史的大魔法師,才能獲得遠遠超出常人的壽命。

只不過,通俗意義上的延壽魔法,是根本不存在的。

所以,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於魔法研究的大魔法師們,都有一套只屬於自己的獨創魔法來延長壽命。

而屬於愛德華的答案,便是「死靈魔法」。

本來,普通的死靈魔法,並無法延長人的壽命,也絕做不到起死回生。

用屍體召喚而來的亡靈生物,並不具備真正的生命,只是簡單的傀儡罷了。

這些亡靈生物並不具備太高的智能,因為死者的靈魂會隨著魔力的流失而迅速劣化。

在劣化的過程中,生前的記憶會變得殘缺,同時喪失自己的理智。

留下的,就只有最為原始的本能。這樣的怪物,當然不能定義為「活人」。

所以愛德華所創造的魔法,並不是單純的「死靈魔法」,而是更為複雜的,融合了多個體系,只有如他般造詣極高的魔法師,才能成就的奇迹般的魔法——【降靈轉生】。

【降靈轉生】運用了死靈魔法中抽出靈魂,並寄宿在屍體上的術法原理,讓他能夠不斷替換更為健康而年輕的軀體,從而無止盡地存活下去。

今天,正是愛德華拋棄這副衰老軀體,獲得新生的日子。

然而,【降靈轉生】雖說稱得上是奇迹,本質上卻還是邪惡的死靈魔法。

施展它,至少需要獻上數百人的靈魂。

當然,愛德華的並不會為此感到煩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