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只是,他不知道,這樣一來倒是讓葉寒陷入了更加尷尬的地步,這麼簡單的道理,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唉,自卑啊,要讓人知道這件事情,那自己真該無地自容了。

2021 年 1 月 8 日

呃……現在這石碑中之人知道了這件事情,自己是不是該殺人滅口呢,咳咳……還是算了,他都被困在石碑當中,想出來都沒辦法,就算他知道這件事情,那也不可能傳出去啊。

「可就算你說的在理,那我也無法幫到你啊,我現在的修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我這樣別說救人,到時候恐怕還會把自己搭上呢,」

葉寒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那石碑中人的想法甚覺天真,一個元影境界修為之人,想要在那種極端險惡的環境下救人,那不是跟找死沒什麼區別么, 「若是我能讓你完全繼承星元石碑的傳承呢,」

正當葉寒忍不住苦笑之際,石碑之中的聲音便再度響起,那聲音中充滿著堅定,顯然不像是在說假。

「啊,」

聽得這石碑中的聲音,葉寒忍不住一驚,傳承星元石碑,自己不是已經得到了石碑傳承么,難道這石碑傳承並不是簡單的與主相連,其中還隱藏著其他的傳承之法,或說這石碑中還有什麼秘密是自己目前所沒發覺的。

「不錯,正如你所想的那樣,你現在只是初步的得到了星元石碑,並不是真正的得到了石碑的傳承,若是你真得到了完全的石碑傳承的話,那才真算的上是星元石碑的主人,」

石碑中的聲音又一次響起,這次不但讓葉寒一陣吃驚,還讓他突然間大惑全解,這吃驚的是那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心事,而解開的自然是星元石碑的傳承之謎。

原來,先前那樣的傳承當真只是一種粗淺的傳承之法,只能讓星元石碑認主罷了,而真正的傳承卻遠遠不是那麼簡單,至於是什麼,這個葉寒不知道,只試圖從那石碑中人身上找尋突破口了。

「所謂石碑傳承,那便是將石碑之主與石碑完全融合,不但要使其溶為你的血肉之軀中,而且還要與你的命運緊密相連,彼此完全成為一體,」

石碑中人顯然是再一次探知了葉寒的心事,忙笑了笑解釋道。

「那你的意思是,現在讓我繼承星元石碑的傳承,」

葉寒聞言心中不禁一喜,自己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實力,只要有了實力,那就可以保護好自己所要保護的人,而要擁有實力,星宇石碑只會是一條捷徑。

要知道,這星元石碑可是星元族族長的象徵,擁有了他就等於可以駕馭整個星元家族,這樣的東西那肯定是極為強大的所在。

想想這星元石碑已經認定自己才是他的主人,葉寒便不由得一陣竊喜,如今雖然不能駕馭星元家族,但是只要能與這石碑完全結合,那自己就等於擁有了石碑的全部力量。

這,可是葉寒一直以來都夢寐以求的東西啊,本身他擁有了星元石碑,但是卻還不能完全發揮出它真正的威力,他便甚覺懊惱,可沒想到如今居然就要完成這一步了。

在他看來,只要自己完全繼承了星元石碑,那這石碑便相當於是自己本人,想要如何施展還不是憑藉自己的意願,到時候哪裡還用擔心許多,只要自己一個意念,石碑的力量還不是盡歸自己所用。

想到痛快之處,葉寒心中自有一番歡喜,臉色也不經意的被欣喜之容所掩蓋,想想自己終於可以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力量了,他便迫切的想要快點繼承星元石碑的力量。

「也罷,耽擱了這麼久,想來若是靠你自己修鍊,到時候想要應付那日月元魔恐怕還遠遠不夠,既然如此,那我今日便隨了你的意,將星元石碑正式傳於你吧,」

似乎感覺到葉寒的心理變化,那石碑中之人頓時一陣感嘆,隨後輕喃著說道。

「啊,你……你就是星元石碑的上一代主人,」


聽了這石碑中人之言,葉寒當即一陣吃驚,忙下意識問道。

「不錯,我就是星元石碑上一代主人,也是星元族上一任族長,,星宇,」

對於葉寒的吃驚,那石碑中人似乎並沒有覺得什麼,就好像這一切本就應該發生似的,只是淡淡一笑,旋即才肯定了他的說法,也算是做一番自我介紹。

葉寒聞言心中更是震驚異常,自己與雪音在那冰洞之中發生那等事情,這傢伙該不會一直都在場吧,若真是那樣,那他豈不是早把自己恨道心坎里了,怎麼可能這麼好心幫助自己呢。

「想什麼呢,你這傢伙到底要不要繼承星元石碑啊,」

對於葉寒的想法,星宇自然是知之甚詳,不過他卻沒在這節骨眼上多生是非,反倒是極力的催促葉寒趕緊繼承星元石碑。

「你……之前的事情你不會都知道了吧,」

葉寒心中不能安定,自己居然在星宇面前與雪音發生那樣的事情,這星宇當真能這麼好心的讓自己繼承星元石碑么,他還不會只是想趁此機會抹殺了自己,好維護雪音的名聲吧。

「傻小子,別想了,我和雪音是不可能的,你若是願意幫我好好的照顧她,那我不但不會怪你,反倒會感謝你,」

正在這是,星宇的聲音再一次從星元石碑中傳來,打斷了葉寒的思維。

「為什麼,難道你不愛她了么,難道你不知道,她一直都在等你回來么,」

葉寒搖了搖頭,雖然對於雪音他有種莫名的感覺,但是卻還沒傻到搶人家妻子的地步,所以儘管星宇說出那番話來,他還是沒敢相信,這星宇真的願意放下對雪音的這段感情。

「我知道,可是你也知道,我現在就算是想和她在一起,那也是不可能的了,若非我以元神修為護住最後一絲元識的話,那我現在恐怕早已經湮滅於世了,」

星宇輕嘆一聲,所有滿腹的不願意,卻又不得不接受現實。

「什麼,這你以元神修為才護住的最後一絲元識,這麼說你的肉身和元神都已經灰飛煙滅了,」

聽了星宇這一言,葉寒當即又是一驚,這當初身為元神境界修為的星宇,竟然沒有保住一絲元神么,居然無法像青雲那樣輪迴於世,要知道元神境界的強者就算是死了,只要元神不被盡散,那他們就擁有轉世輪迴,重生於世的能力啊。

「唉,當初與魔一戰,因修為前時便已損耗,故而一敗塗地,最終不但沒能護住肉身,就連元神都被那魔頭吞噬了,費勁畢生修為護住最後一絲元識,那已經是我唯一可做的事情了,」

星宇還是淡淡一笑,卻已經徒留苦笑了,似是被什麼往事給絆住了心神,他的一言一語之間都不自然的充斥著一絲絲悲涼的氣息,說道最後,索性只留下了一聲輕嘆。

「你的意思是,你的元神被那日月元魔吞噬了,」

星宇的一席話,給葉寒的可不僅僅是震撼那麼簡單,能夠聽到這些事情,對他而言也是一種好事,至少在他自己看來,能知道這一切對自己的將來定會大有好處。

別的不說,就單單知道一些關於日月元魔的事迹,他便覺得心滿意足了,這可是找尋打敗日月元魔的一種方式啊,他可不願放棄,雖然他決心不再管什麼俗世之事,但是卻多少也該為冷凌他們著想,身為九星之一,消滅日月元魔可是他們的職責,自己若能找到打敗日月元魔的辦法,那到時候就可以幫助到他們了。

甚至,到了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為了保護冷凌等人,他還能因為今天所知的這個秘密而親手斬殺了日月元魔,到時候那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你說的沒錯,當初那日月元魔原本只是一個心魔罷了,若非吞噬了我的元神,那他也無法吸收日月之氣修鍊,所以那時候他也不叫日月元魔,那時候的人都只管他叫做元魔罷了,」


星宇沉默了片刻,對於葉寒的心中所想他自然有所察覺,不過因為那些都與他無關,因此他也不去多做顧慮,一心只想將日月元魔的事情告訴葉寒。


「啊,那你的意思是說,現在他比以前更加厲害了,」

聽了星宇這話,葉寒又是一驚,若是這一切當真的話,那元魔成為日月元魔,吸食了日月精華來修鍊之後,他的力量定然會變得比以前更厲害了啊。

想想當年星宇這樣的元神強者都沒能戰勝元魔,如今變得更加厲害的日月元魔,自己又豈能是敵手。

「呵呵,你不必這麼擔心,日月元魔雖然是比元魔要更為強大了,但是你別忘了,他是吸食了日月精華來修鍊的,雖然這日月與星辰聽起來大為不同,但是卻終究都是漫天星辰之一,所以……」

感覺到葉寒的心聲,星宇忙笑了笑,轉而滿含意味的淡淡言語道。

「呃……你的意思是……」

星宇一言,頓時間讓葉寒心神豁然,心中的欣喜暫且不說,就單是那一臉的狂喜之色,便足以證明,他此刻是多麼的高興。

顯然,在得到星宇的一番開解之後,他頓時感覺自己以前所面對的困難都不再是困難了,雖然一切並不是真的都解決了,但是至少這一刻,他感覺到了輕鬆。

「你明白即可,現在你應該可以繼承這星元石碑了吧,時間可不多了,」

星宇笑了笑,終於把自己想說的都說完了,這下自己總該可以順利的完成任務,將星元石碑傳承下去了吧。

「慢著,說了這麼久,我覺得你好像一直在帶著我饒圈子啊,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雪音的事情我們好像還沒談談吧,」

感覺到星宇的微笑,葉寒卻是心中苦笑不迭,說了這麼久,自己把日月元魔的事情都搞清楚了,難事這關乎星宇與雪音的感情之事似乎還沒談好吧,這星宇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的,居然帶著自己饒了一大圈,結果正事兒卻沒辦, 「唉。我不是跟你說過么。我跟雪音是不可能再續前緣了。如果你願意當我是朋友的話。那就替我好好的照顧她吧。」

聽得葉寒此言。星宇頓時猶豫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才苦笑著說道。

「俗言道。朋友妻不可欺。若是我真當你是朋友。那就更加不能答應你了。」

葉寒搖了搖頭。否定了星宇的說法。朋友啊。自己早就已經把這星宇當成是一個朋友了。就算還沒發現他的存在之前便已經有這種想法了。

如今星宇這麼一說。他倒也滿心的贊同。彼此若說起來還真做個朋友比較好。儘管對方已經不存於人世了。但是畢竟都是星元族人啊。

只是。對於星宇的要求。 非王臣 。這種事情或許在把星宇當朋友之前他還能做到。但是現在他卻做不到了。畢竟現在自己和星宇已經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那就得守一些朋友之間的禮節了。

這朋友妻不可欺之言。葉寒可不是不知道。若是自己當真答應了星宇這個要求。那自己跟雪音……這跟欺負朋友之妻又有什麼區別。

「呵呵。看來你是誤會我的話了。我是說讓你好好照顧她。並沒有別的意思。」

感覺葉寒似乎想歪了。星宇忙苦笑著解釋。自己不是讓她欺負雪音。而是讓他照顧。而且還是那種不能逾越雷池的照顧之法。

「啊。這有區別么。」

葉寒自然明白星宇的想法。不過卻並不能領悟其中的真意。這照顧不就是自己所想的那樣么。難道自己想錯了。

照顧……照顧……嗯。自己沒想錯啊。照顧女人的活兒自己可非常拿手……呃。莫非他不是要把雪音讓給自己。而是只讓自己管吃管住。不管上床的。

「好了。正經點。我可告訴你。雖然我沒辦法和雪音再續前緣了。但是她畢竟還是我的妻子。你可不能打她的主意。」

感覺葉寒的想法太不純潔了。星宇忙出言警告葉寒。自己雖死。但是卻終究還是雪音的丈夫。放任自己的妻兒投身他人之懷。他可做不到。若是這葉寒當真對雪音做出了什麼。那自己就算是拼盡最後一絲元識。也要跟他拚命……

「呃……呵呵。看來真是我想多了……」

一聽星宇警告。葉寒當即愣了愣神。乖乖。還真是自己想錯了。這星宇說的那麼純潔。可自己居然想的那麼邪惡。真該死啊。

嗯。朋友妻不可欺。既然星宇沒有別的意思。那自己就不必擔心這許多。不如就答應他吧。至於以後事情會如何發展。那就只有等時候到了再說。若是到時候真往自己腦海中邪惡的那方面發展下去了。那也沒辦法。就當是對不住星宇了……呃。又想多了。

「咳咳……好了。情況緊急。我也不跟你瞎鬧了。趕緊準備好。繼承星元石碑吧。」

查知葉寒死性不改。居然還在想著如何欺負雪音。星宇忙輕咳兩聲。徹底打亂了葉寒的思維。好讓這細想不純的傢伙趕緊恢復正常。別再繼續打雪音的壞主意。

雖然他很相信。自己心愛的雪音不會任由葉寒亂來。但是畢竟是個女子。一切意外都不可預知。誰知道在葉寒各種邪惡的想法之下。雪音會不會被他怎樣呢。

「嗯。好吧。」

葉寒尷尬的笑了笑。知道自己的想法已經被星宇所察覺。於是只好將腦海中的邪念給盡數驅除。索性不再多想其他。這才一臉堅定的說道。

就地蹲坐在半空。葉寒微閉著雙眼。將自己的元識沉入星元石碑之中。很快便找到了星宇的元識所在。不過因為只是元識。星宇又沒有將自己的元識凝為人形。即便是看到了他。那看不出他的樣貌。此刻的他只不過是一道能量體罷了。

看著眼前的能量體。葉寒心中一陣詫異。這星宇為何不凝聚成形呢。以他現在的力量。就算不足以與他曾經的元神境界修為相比。但是至少也可以將元識給凝結成形啊。

「呵呵。你一定很想知道。我為何我只是個能量之體吧。」

感知了葉寒的想法。星宇頓時笑了笑道。

「快說吧。時間不多了。」

葉寒聞言自是由心的承認。不過卻沒有回答。只是沖著他苦笑道。

「原因很簡單。若是你想傳承星元石碑。首要的便是將我吞噬……」

聽葉寒如此一說。星宇也不敢耽擱時間。忙與葉寒解釋道。

「什麼。星元石碑的傳承之法就是吞噬。那你……」

聽了星宇這話。葉寒當即大驚。若是他所說的是真的。那當初他自己傳承星元石碑的時候。豈不是也吞噬了上一任石碑之主。

「放心。星元石碑的傳承之法並不是吞噬。我現在只是因元識與石碑完全溶為一體了。所以你在繼承的時候出唉必須要吞噬我的元識。否則你是不可能與是石碑完全融合的。」

星元苦笑一聲。直接了當的否定了葉寒的說法。這星元石碑並非是依靠吞噬來傳承的。若是他上一任主人死後沒有強行將元識留在石碑之中的話。那就大可不必吞噬了。畢竟這樣一來就算是想吞噬。那也沒東西可吞啊。

星宇一言。瞬間點醒了葉寒。想明白了他話中的真意。葉寒心中不由得一陣尷尬。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麼。因他明白。此時事情緊急。多說只會耽擱更多的時間。

「來吧。吞噬了我的元識。再將你自己的元神與星元石碑融合。這樣你便可以完全繼承星元石碑的力量了。」

得知葉寒心中的著急。星宇自然也明白如今不是探討這一切的時候。於是也不再繼續停留於那個話題。忙將目標轉回到正事上來。

然而。此時的葉寒。卻並未完全回過神來。由始至終他都在想。自己若是吞噬了星宇的元識。那這傢伙是不是就從此從這個世界上煙消雲散。再也不會出現了

想想星宇與雪音之間的經歷的那些感情。葉寒便不由得對這星宇產生了一絲絲的憐憫。這傢伙也太可憐了吧。為了自己的使命。竟然情願與心愛之人天人兩隔。以前是那樣。現在還是那樣。彷如對他而言。使命才是最重要的。

而自己呢。曾幾何時。自己還在想著甩脫一切天命安排。逆天而行。最終竟不惜淪入魔道。對於星元族的使命。自己卻早已經丟在了他處。至今都沒有再度承擔起星元族的使命。

難道……做自己這麼做都是錯的么。為什麼星宇可以為了使命而不顧性命。不顧情感的牽絆。而自己。同樣是身負這樣的使命。可現在卻選擇了逃避這一切……

哼。管他什麼使命。我要做自己想做的一切。既然已經逆天成魔了。那就不必去考慮這些事情了。反正自己早已經脫離了天命的束縛。什麼星元族。什麼剿滅日月元魔。這些都跟自己沒有任何關係了。從逆天成魔的那一刻起。註定好的一切就已經被完全篡改了。

忽然。葉寒似乎想明白了。心中一狠。再度將星元族的使命拋在了九霄天外。可他卻不曾察覺。此時此刻。自己的魔心正在逐漸的增長。那被星元石碑壓制住的魔丹。也在慢慢的變大。

不過還好。星元石碑的力量過於強大。即便是魔丹在增長。但是畢竟能量還是相對比較弱。並沒有衝破石碑禁錮的力量。若不然。此時的葉寒也定然不會毫無察覺。

只是。有一點卻在葉寒的考慮範圍之內。曾幾何時。他便想過。這魔丹一旦強大到了一定的程度。那即便是星元石碑。恐怕也無法將之給壓制住。

「看來我今天的決定是對的。若是不讓你趕緊繼承星元石碑的話。那用不了多久。你便會完全的被心魔給控制。傻小子。星元石碑雖然可以壓制魔氣。但是你也別太過於放鬆啊。若是哪天魔氣強過了你體內的星元之氣。那你可就真的要完全淪為魔道了。」

對於葉寒的這些想法。星宇自是親切的感受到了。不過。他所感受到的卻並不止於此。對於葉寒體內魔丹的變化。他也是有所察覺的。

本身星元石碑壓制了魔丹。他早先便知道了。不過當初一直都把心思放到了讓葉寒傳承星元石碑之上了。所以一直也都沒有怎麼去注意魔丹之事。

況且。葉寒入魔一事他早有知曉。本身他是應該為之擔心的。不過後來發覺魔丹能夠被星元石碑死死的壓制住。他也就沒那麼擔心了。因他相信。葉寒既然打算阻止魔氣外散。那他就一定不想讓自己徹底入魔。

作為星元一族的修鍊之人。只要不想入魔。那隻要心神不動搖的話。那就可以完克一切魔氣。這樣就算是魔氣想要侵蝕其人。使其入魔。那也是萬萬做不到的。

因此。星宇才會對葉寒那麼放心。在他看來。作為星元族族長的繼承者。他是不會情願入魔的。只要他不情願入魔。 天帝訣 。那也根本不可能壯大起來。

只是。有一點他似乎沒有想到。葉寒若是沒有魔心。那他當初又是如何入魔的。 見葉寒怔怔的站在那裡,並沒有聽自己的話來吞噬自己,然後傳承星元石碑,星宇自是非常費解,這傢伙這是怎麼了,馬上就能繼承星元石碑,擁有石碑的力量了,他怎麼還猶猶豫豫的。

「快點吧,時間真的不多了,等下冰山完全坍塌,就算是你擁有了星元石碑的力量,那也是無濟於事啊,」

感覺外面的冰山已經快要完全坍塌了,星宇頓時有些著急,若是葉寒再這麼磨磨蹭蹭下去,那雪音她們就真的沒救了。

「你真的確定要被我吞噬么,要知道,若是被我吞噬了,那你就要永遠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葉寒聞言當即也回過神來,知道星宇所言不假,於是也不敢大意,不過想想自己若真繼承了星元石碑的力量,那這星宇就得永遠的消失,他還是有些猶豫。

「沒什麼確定不確定的,千年前我負了他們,沒有好好的照顧他們,今天就當是我給他們贖罪吧,為了她們,我就算是從這世上永遠的消失,又算得了什麼,」

星宇苦笑一聲,將心中的想法盡數道了出來,正如他所說,千年前他負了這段感情,如今他是時候用自己最後的一絲生命去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懺悔了,能夠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救回他們,他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那……那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

聽聽了星宇這番話,葉寒當即心中一愣,知道他的決心已定,於是也不再與他勸說什麼,既然一切都是他心甘情願,那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只是,他不得不暗自感嘆,這星宇對雪音的感情也並不亞於雪音對星宇的感情啊,同樣是可以為彼此犧牲性命,看來他當初能走在一起,也並非是偶然,而是因為彼此惺惺相惜啊。

「來吧,繼承了星元石碑,你便能完成星元之體的最後一步淬鍊,到時候就算是冰山崩塌,也不會傷害到你了,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運用這星元之體,造福世人,尤其要記得,千萬別被你的心魔擾了修行,墮入魔道,給這世間帶來禍端啊,」

見這葉寒終於做出了決定,星宇這才放鬆下來,不過卻還是有些擔心,擔心他將來會被心魔所擾,徹底墮入魔道,這樣的話,擁有了星元之體的他,在這世上恐怕就沒人能制服得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