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古樹內。

2021 年 12 月 16 日

回到末日之前的世界…

西王母看著兒子眼中的堅定之色,不由嘆道:「你的理想太遙遠了,遠到即使成神也不可能實現。」

畢竟只有逆轉時間長河才能夠回到過去,而她很清楚其中的難度有多大,大到她哪怕突破半神也看不到絲毫希望,根本無法撼動時間長河。

為了心中那及其渺茫的理想與陳裂為敵,一點也不理智。

更何況她現在還是陳裂的女人。

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身為陳裂的女人,還是被陳裂由內到外征服了個徹徹底底,滿腦子都是陳裂的女人,自然要為之著想。

為了避免未來兒子與陳裂走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她必須出面阻止兒子接下來的舉動。

「事在人為。」

古稚一點也沒有因為希望渺茫而動搖自己的內心,冷聲道:「能夠死在自己所追求的理想途中,對我而言也已經死而無憾。」

西王母無奈道:「傻孩子,你若是死了,媽媽可就是孤家寡人了,畢竟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兩人才是最親密的人。」

撒謊的女人。

古稚笑了,道:「母親,有他在,你不會寂寞。」

西王母再次嘆息,不置可否。

古稚頓了頓,抬頭道:「差不多了。」

西王母隨之蹙眉,而後發現了什麼,道:「你想怎麼做。」

古稚語氣平靜道:「先收回這個世界,在此之前,母親便留在這裡吧。」

西王母道:「怕我阻止你,所以將我囚禁在此么。」

古稚漫不經心道:「只是許久未與母親促膝長談而已。」

西王母肉絲美腿隨意交疊,嬌軀包裹著裙衣,坐姿溫婉端莊,道:「好啊,跟我好好說說你的計劃。」

古稚隨手倒茶,道:「計劃也很簡單,只是需要避過他…」

裂淵之口上空,合攏的古樹巨掌緩緩張開,其中所隱藏著的東西終於映入眼帘。

那是一朵血色奇花。

但血花還不是核心,伴隨著花瓣盛開,其中一顆猙獰醜陋的巨大心臟映入眼帘。

某一刻,巨大的血色心臟忽然一個收縮,而後猛地膨脹,跳動了一下。

這一跳響起沉悶的巨鼓之聲。

伴隨著跳動聲,一股龐大的血霧被心臟的這一跳震了出來。

血霧形成洪流沖向四面八方,瞬間將心臟,血花,還有古樹巨掌籠罩在內,之後又被無形之力推動著,席捲著擴散開來。

不過數個呼吸,整個裂淵巨口都被血霧所籠罩。

仔細看去,那血霧竟然是由無窮無盡的血能粒子組成。

而這些血能粒子具有著極強的失控效果,可以讓一切生命都進入失控狀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連入輪迴的機會都沒有。

「就這一招?」

西王母柔聲道:「僅憑那些血氣就能夠收回這個世界么。」

古稚飲下茶水,道:「用作嘗試的話足夠了。」

確實足夠了。

面對忽然出現的血霧,所有人臉色大變,果斷退走。

而身後,那血霧中再次傳來一聲「咚」的心臟跳動聲,緊接著又一波血能洪流席捲擴散開來。

一時間,天地間,那籠罩了裂淵巨口的無盡血霧被狂風攜帶著開始到處肆虐,擴散,淹沒著周圍的一切,並且範圍迅速擴大。

「只要血氣能夠將整個世界籠罩,到時候自然可以收回。」古稚輕聲道:「沒有人可以在滿是赤血的世界中長久生存,強行留下的代價只會在最終成為我所掌控下的怪物。」

西王母若有所思,道:「你想拿血氣替代此界的空氣么。」

古稚微微一笑,道:「每一條赤道都是古樹的根莖之一,百年來,地脈古樹的根莖已經遍及整個地星世界大地之下,其中所積攢的血氣足以在一天內填滿整個世界。」

「也是多虧了他,我才能夠實現這一計劃,畢竟若是沒有他的那一腳,地底與地表便不會被打通,再多的血氣也無法輸送到地表世界。」

「當然,若是地心外是虛空,可以離開,我也不會選擇這麼做。」

「如果可以離開,我會以自身成界將曾經的世界重新創造出來,甚至讓那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可惜了。」

「…」

一天內便可以用血氣徹底佔領收回地星世界。

西王母閉眼。

地表之上,面對瘋狂擴散,連天空都被染紅的血霧,眾勢力主果斷選擇讓所有人第一時間進入阿托爾斯內。

饒是如此也有很多人猝不及防下被血霧所淹沒,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失控,淪為怪物,遊盪在血霧之中漫無目的。

血霧席捲的速度太快。

當所有人都退回到防護罩已經打開的主城區內后,所有主城區也已經被血霧所淹沒。

放眼望去,天地間只剩下濃濃的血色,人心中充斥著滿滿的惶恐。

若非有主城級防護罩在防禦,將血霧隔絕在外,在場所有人都難逃一劫。

好在還有退路。

阿爾托斯的大門已經打開,無數人滿懷著慶幸與期待走了進去,來到了不比血霧好多少,終日被風雪所籠罩著的冰天雪地之中。

有人退走,也有人留下。

「主城不能放棄,不然我等就算退回阿托爾斯內,也回不去藍星了,會被困死在副本世界內。」

「派一部分人留守,必須保住副本入口。」

「那些血能應該不會穿過副本入口,蔓延到藍星吧。」

「不要心存僥倖。」

「…」

會議室內,伴隨著勢力主的命令,十二座主城內更加忙碌起來,猶如末日降臨。

地下。

西王母語氣擔憂道:「看來你要成功了。」

古稚緩緩吐了口氣,道:「他去了哪裡?」

西王母道:「不知道,不過以他的習慣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古稚眼神凜冽,道:「既然已經開始,那便不能再停下。」

西王母看了眼被封鎖的四周,道:「接下來呢,你打算怎麼做。」

古稚放下手中的茶杯,道:「我需要人,越多越好,最好是…」

西王母接道:「最好是藍星,那個世界中的人類很多。」

古稚起身道:「沒錯。」

西王母跟著起身,道:「你打算入侵藍星?」

古稚淡淡道:「這個世界已經沒救了,就算能夠奪回來也毫無價值,從一開始,奪回這個世界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嘗試而已。」

西王母臉色微變,道:「你在這個世界如何任性都可以,他若是回來我還能為你迴旋一二,但藍星千萬不可以,毀掉那個世界一定會惹怒他。」

古稚面無表情,道:「你說得對,我想要的希望與理想太渺茫,所以我等不及了。」

「我要將藍星變成百年前的地星,重現曾經的世界。」

「那個世界的基因與其中所有生靈的基因我全都一直保留在基因海中,只要能夠入侵到藍星內,我便可以通過替藍星人類的基因,將藍星變成曾經的地星,找回曾經的世界。」

「母親,我需要你的幫助,只有你的逆轉之力才可以將藍星人類的基因替換成地星人類的基因,才能找回曾經我們所生活的世界。」

「…」

基因蘊含著生物的眾多信息,是一種傳承,而古稚所保存的基因更是可以將記憶也保留在基因中。

如此情況下,一旦藍星人類的基因被替換,所有人從內到外,從記憶到思想性格俱都會變成另一個人,另一個屬於地星的人類。

簡而言之,基因替換等於百年前,末日前的地星人類集體復活穿越到百年後當下的藍星人類身上,將當下的藍星人類全部取代。

毫無疑問,這一招很絕,手筆很大,布局更是令人心驚肉跳。

若是能夠順利實現,那麼曾經的世界確實算是被找回來了,最重要的是這個計劃不用逆轉時間長河,不用等那麼久,並不渺茫,有理有據,可行性很高。

而眼下就是實現這個計劃的最好機會。

唯一的問題是缺一不可。

「我不會幫你。」

西王母坐了回去,語氣疲憊道:「就當我從來都沒有你這個兒子吧。」

古稚無語了下,道:「母親,從一開始我讓他擁有你,為的就是你能夠突破半神,能夠幫我,你也很清楚我的目的,也答應了我若是從中幫你撮合,你今天就會幫我。」

「為了撮合你們,我連基因鎖都送了,琉璃也送了,到現在你卻…」

話未說完,西王母便輕哼打斷道:「那是之前,現在老娘投敵了,被征服了,不想讓他不開心,萬一他生氣之下再也不碰我了怎麼辦。」

古稚嘆了口氣,道:「母親,你並非是那種貪戀男歡女愛的人。」

西王母幽幽道:「之前確實不是,現在是了,恨不得每一分一秒都在跟他歡愛,所以你別想我幫你,要怪就怪他太棒了。」

豈有此理!

古稚眉頭不由緊皺,頓感棘手。

西王母意興闌珊道:「放棄吧,沒有我的幫忙你的計劃根本無法實現。」

古稚苦笑道:「母親啊母親,也罷,既然如此,我也只能用強了。」

話落,周圍空間一個波動,而後無形力量凝實,化作一條條鮮活的血色觸手。

觸手的源頭一端沒入此間小天地外的虛空中消失不見,另一端則匯聚在一起,將溫婉而坐的美婦人死死的纏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