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古明地戀的話忽的來了個巨大的跳躍,讓我差一點就跟不上了。

2021 年 2 月 2 日

「幸福嗎?可能吧!」

雖然我不怎麼能夠理解,不過既然來這裡的人都經常在笑,她們至少應該覺得高興的吧。

「不過如果房子可以再低一點就好了。」

「呃。」

古明地戀突然沉默了下來,獃獃的看著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哇啊。」

天空中忽然傳來了一聲悠長的鳥鳴,我仰頭望去,就見到一道黑影正順著風緩緩的降了下來。

「哇。」

一隻漆黑的怪鳥收斂起雙翼,落在了古明地戀的肩膀上。

真的是一隻奇怪的鳥,乍一看跟烏鴉十分相像,只不過個頭大了一些,最特別的地方是它的胸前還長著一個巨大的眼珠一樣的物體。

「喵。」

小貓看到這隻黑鳥,頓時大為高興,尾巴都繞在了一起。

黑鳥斜眼望了它一眼,就把頭轉向了古明地戀。

看見它沒有理自己,燐大為失望,雙耳都耷拉了下來。

「空,你怎麼也來了啊?」

古明地戀看見這隻怪鳥,也很是高興,趕忙問道。

「哇,哇哇。」


叫做空的黑鳥搖頭晃腦的叫了起來,有時還張開翅膀跳幾下。

「誒……姐姐在找我了嗎?真是的,去哪裡都要管,人家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啦!」

空帶來的話讓古明地戀大感不滿,小嘴都嘟起來了。

「哇……」

「知道啦知道啦,我又沒說不回去。討厭,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出來玩的,又要回去了。」


看著憤憤不平的少女,我笑了笑,說道:「既然是家裡人在找,你還是快點回去吧,要是讓你姐姐擔心了,可就不好啦!」

「嗯,說的也是呢!」

古明地戀點點頭,不知想到了什麼,神情忽然變得有些扭捏了起來。

「那個,我以後還可以來這裡玩嗎?」

「嗯,當然可以了,不管是誰,我都很歡迎她們的到來的。」

只要不搗亂的話。

我在心裡加了一句。

「是嗎?那真的是太好了。」

古明地戀起身,拍了拍裙子。

「我以後還會來玩的哦!這個奇怪的地方。」

我有些想笑,神根島竟然變成奇怪的場所了,或許在她的心中,奇怪跟有趣是一樣的吧。

黑鳥一展雙翅,從古明地戀的肩上飛了起來。

「那麼,再見了,奇怪的人類。」

古明地戀對著我鞠了一躬,道。


「再見了,同樣奇怪的小姑娘。」

我笑了笑,朝她擺了擺手。

「喵。」

小黑貓也向我道別了。


「燐,空,我們回家咯!」

古明地戀抱著燐,騰身而起,和黑sè的怪鳥往遠方飛去了。

「嗯,有趣的小傢伙。」

我伸了個懶腰,做了幾下頭部運動。

「好了,都走了,我也是時候該下去啦!」

走到屋頂的盡頭,雙腳一彈,我就朝著地面跳了下去。

回到客廳,卻驚訝的發現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咦,那些傢伙都跑到哪裡去了?

我撓了撓頭,最後還是決定去找一下她們。

「嗯,不過到底都去哪裡了呢?」

都快走完整棟二樓了,還沒有發現一個人的蹤影,我覺得困惑了,她們不會在我睡著的時候,都悄悄的離開了吧?

「哈哈哈,怎麼可能。」

就在我覺得有些心神不寧的時候,遠處一陣腳步聲響起,過不了多久,幾個人就從另一個走廊中跑了出來。

「哦,終於找到了。喂,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我朝她們揮了揮手,對面的人看見是我頓時大喜,不過跟著就露出了驚駭的表情來。

「小心後面。」

魔理沙一邊跑,一邊大聲叫道。

後面?

我扭轉身,就看到一道耀眼的銀光朝著我劈了下來。 第一百四十五集過去的無法挽回,如今的也得不到拯救

一把菜刀帶著刺眼的寒光閃電般向我砍了過來。

「偷襲可不是一種正大光明的行為哦!」

兩個手指驀然出現在菜刀前進的路上,把它牢牢的夾住了,不管偷襲者怎麼**,都沒辦法讓它動得了分毫。

「你在幹什麼?烏鴉。」

發現偷襲我的人竟然是shè命丸文,我不禁皺起了眉頭來。

shè命丸文沒有說話,只是使勁想要把菜刀拔出來,徒勞無功之後,又抬頭惡狠狠地瞪著我。

「咦!」

看著她那雙閃爍出不詳紅sè光芒的眼睛,我禁不住愣了一下。

見到她,魔理沙她們立刻加快了腳步。

發現這麼多人來了,shè命丸文趕緊放開了刀,轉身就想開溜。

「東方,別讓文文跑拉!」

「知道了。」

「嘶。」

一聲微不可聞的破空聲響起,才跑出沒幾步的shè命丸文忽的撲然倒地。

伊吹萃香幾個快步跑了過去,卻發現她只是暈過去了而已。

「這到底是怎麼了?」

突然就受到了shè命丸文的襲擊,看來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內,肯定發生什麼事了。

「一言難盡,等下我再詳細的告訴你吧!」

伊吹萃香把shè命丸文抱了起來,雖然對方的體形要比她大得多,不過她抱起來卻像是毫不費勁的樣子。


「哦。」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再問下去。

「你的手怎麼了?」

看見姬海棠極的手臂綁著一條手帕,上面還帶著一些血跡,似乎是受傷了。

「沒什麼,一點皮外傷罷了。」

姬海棠極望著shè命丸文,淡淡的答道。

「是啊,剛才可真的是多虧了海棠啦!」

回憶起不久前發生的事,魔理沙還是覺得心有餘悸,想不到shè命丸文竟然無聲無息的忽然從身後跳出來襲擊自己,如果不是姬海棠極衝出來擋住了的話,手上的可能就是她了。

「這樣子啊。」

我屈指一彈,一顆小小的白sè光球旋轉著飛過去,落在了姬海棠極的傷口處。

「咦!」

姬海棠極解開了手帕,只見原本還在流血的傷口,竟然已經完全癒合了!

「謝謝。」

知道是面前的男子幫了自己,姬海棠極趕緊道謝。

「不用謝的。」

我搖搖頭,雖然她之前冒犯過我,不過既然已經懲罰過她了,也就不用再斤斤計較了。

伊吹萃香抱著shè命丸文回到了大廳,將她放在了一個長一點的沙發上面。

「東方,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伊吹萃香望了眼躺在沙發上的shè命丸文,對我說道。

「知道了,讓我來看看吧。」

我彎下腰,抓住了shè命丸文的手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