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反而是容初璟,要不是他去招惹了那些女人回來,韓楉樰又怎麼會遇上了危險,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對上容初璟的時候,林浩峰是絲毫的沒有愧疚的,就算是有,也不是對他的,他覺得,現在他們就是各憑本事了,到時候,韓楉樰會選擇誰,都是她的權利。

「好了,都少說兩句。」

韓楉樰是真的很生氣的,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兩個人,會這樣一言不合的就打了起來,而且,看趨勢,還有再打一場的趨勢。

「是啊,是啊,有什麼事情好好的說嘛。」

虎子的奶奶也反應過來了,覺得這個時候,還是要讓他們心平氣和的坐下來,好好的談談才是,雖然她覺得,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容初璟也不想在這裡,讓韓楉樰生氣,瞪了林浩峰一眼,冷哼了一聲之後,就做到了凳子上面了。

而林浩峰,也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將上面的塵土都給拍掉了,沒有理會容初璟的黑臉。

「浩峰,你沒事吧?」

韓楉樰想著,剛剛容初璟出手的時候,力道也是不輕的,落在了林浩峰的身上,也不知道他有沒有事。

雖然,韓楉樰不知道,容初璟和林浩峰他們兩個人說的,到底誰是真的,可是,經過了這幾天的相處,她能夠感受得到,他對自己是沒有惡意的。

韓楉樰也相信,林浩峰是不會害自己的,這會兒,見他被打了,還是有些擔心的,心裡對著容初璟,也就有了些怨氣了。

「我沒事的,楉樰。」

見韓楉樰還在關心著自己,林浩峰就覺得,剛剛受到的拳頭,都不存在了,身上的疼痛也全部都消失了。

見到韓楉樰這個時候,居然去關心林浩峰去了,容初璟心裡的怒火止不住的又要發作了。

可是,想到這個時候,韓楉樰已經在生自己的氣了,容初璟就只能生生地將這怒火給忍下來了,藏在衣袖裡面的手,緊緊地攥成了拳頭,青筋都出來了。

這個可惡的林浩峰,居然用這樣的方式來博取韓楉樰的同情,他果然沒有說錯,他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容初璟忘了,當時,他打林浩峰的時候,可是沒有手下留情的,也根本就沒有給他還手的機會。

「那個,你們先坐吧,我去給你們做晚飯去了。」

山河枕 虎子的奶奶見狀,就知道韓楉樰他們肯定是有話要說的,她在這裡,也不合適,就找了個理由離開了。

臨走的時候,還帶上了一臉的不情願的虎子,將這地方留了出來,好讓韓楉樰他們說話。

虎子的奶奶也有些不明白,怎麼林浩峰來了,說韓楉樰是他的妻子,這個剛剛來的男人,也說她是他的妻子。

韓楉樰到底是誰的妻子,和他們又有什麼關係,虎子的奶奶雖然也很好奇,只是她也明白,這些人的事情,不是她好奇就能過問的。

「奶奶,你幹嘛將我給拉出來啊?」

虎子還想再裡面待著的,至少,他也要保護著韓楉樰,要不然,屋子裡面的那兩個男人,要是再打起來,傷到了她就不好了。

虎子也不想想,他這樣小一點,就算是容初璟和林浩峰真的打起來了,他在裡面,也是沒有什麼作用的。

「你就好好的在這裡待著吧,別進去搗亂了。」

虎子的奶奶瞪了他一眼,讓他和自己一起去廚房了,虎子沒有辦法,只能不甘心的跟著自己的奶奶走了,走的時候,還不放心的回頭看了一眼韓楉樰他們在的房間。

韓楉樰看了看都不打算說話的兩個男人,只覺得,自己心累的很,也找了個凳子坐了下來,沉默了一會兒,還是先開口了。

「你們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韓楉樰說的,是容初璟和林浩峰,都說自己是他們的妻子的事情,不過想著,容初璟是剛剛來的,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韓楉樰就直接的看向了還在一旁站著的林浩峰的身上去了,目的很明顯,就是讓他先說。

林浩峰也明白了,想著,韓楉樰這個時候讓自己先說,說明心裏面,還是更加的信任自己的,這讓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在加上,容初璟也已經來了,林浩峰知道,自己之前說的,自己和韓楉樰已經成親了的話,是不能再說了,想了想,就慢慢的開口了。

「楉樰,你確實沒有和我成親,不過,你也沒有和他成親。」

這是事實,林浩峰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是理直氣壯的,也正是因為這樣,他也才會待在韓楉樰的身邊的。

韓楉樰也已經大概的猜到了,所以,在聽到了林浩峰的話之後,倒是沒有太驚訝的感覺。

倒是一旁的容初璟,聽了林浩峰的話之後,冷笑了一聲,也沒有看他卻說了一句讓他臉色大變的話。

「楉樰是還沒有和我成親,那你怎麼不說,你已經成親了呢?」

容初璟知道,林浩峰是肯定不會將這件事情告訴韓楉樰的,要不然她也不會答應讓他留在她的身邊了。

林浩峰對韓楉樰也是了解的,容初璟所想的,他也明白,這會兒,見他居然就這樣說了出來,他的心裡一緊,趕緊的就看向了韓楉樰。

只見韓楉樰的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情,可是眼神里,還是有著淡淡的愁緒,林浩峰的心裡一急,連忙的和她解釋。

「楉樰,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雲娥之間,並沒有什麼感情,我是為了報恩,才和她在一起的。」

可是很顯然,韓楉樰並不在意這樣的解釋,她雖然心裡對林浩峰沒有動心的感覺,卻也覺得他這樣做,是不好的行為。

林浩峰張了張嘴,還想要在解釋一下,只是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了,容初璟說的是事實,他確實是成親了。

「那你呢,你和我,又是什麼關係?」

對於林浩峰的窘迫,韓楉樰也看見了,她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又覺得,說什麼都不合適,乾脆就直接的轉移了話題,看向了一旁的容初璟了。

見韓楉樰突然問起了自己,容初璟一時怔愣,不過很快的,就回過神來了,想了想,選擇了一個對自己比較有利的說法。

「楉樰,我是你孩子的父親。」

林浩峰聽了之後,在心裡暗暗的罵了容初璟一聲不要臉,可是,他說的,卻又是事實,他也不能反駁。

「你是說,我已經生孩子了?」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楉樰還是有些震驚的,一開始的時候,她還覺得,可能是他騙自己的,可是在見到了林浩峰的臉色之後,她就知道,他說的都是真的。

韓楉樰覺得自己還很年輕啊,怎麼會生了孩子了,這讓她有些不能接受了,儘管不想相信,她還是見到容初璟點了點頭。

「是啊,你已經和我生孩子了,還是兩個。」

說到這個的時候,容初璟還是有些得意的,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太明智了,早早的就和韓楉樰生了孩子,就這一點,就已經比林浩峰不知道強了多少了。

見到容初璟那一臉驕傲得意的樣子,韓楉樰真的是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他們還好嗎?」

韓楉樰想著,要是自己真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那自己失蹤的這段時間,他們肯定會很擔心的吧。

「你放心吧,他們很好,就是很想你,我出來的時候,他們還在問我,你什麼時候能回去呢。」

儘管這個時候,韓楉樰已經失憶了,容初璟還是很能最快的就抓住她的心裡在乎這什麼,果然,他的話說完了之後,她的臉上就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楉樰,和我一起回去吧,孩子都在等著你呢。」

容初璟想著,等這次回去了,一定要讓韓楉樰嫁給自己,這樣的事情,以後絕對是不能再發生了。

聽了容初璟的話之後,韓楉樰的臉上露出了猶豫的神色,她也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和他一起回去。

「楉樰!」

林浩峰也見到了韓楉樰臉上那猶豫的神色,連忙急急地喊了一聲,他好不容易才和她有了機會能在一起他怎麼能救這樣放棄了呢。

「你讓我在好好的想一想吧,過兩天在給你答覆好了。」 韓楉樰當然知道林浩峰的擔心,她自己也沒有想好,到底應不應該和容初璟一起回去,想要在好好的考慮一下。

這個時候,容初璟也知道,不應該,再逼韓楉樰了,要不然,有些事情,就回適得其反了,只能點了點頭。

「那好吧,你好好的想一想,你放心,不管什麼時候,我和孩子們,都在家裡等著你呢。」

容初璟溫柔的說著,看向韓楉樰的眼神,也都充滿了寵溺,這樣的眼神,讓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林浩峰看到了這一幕,在心裡恨得牙痒痒,可是,他也明白,容初璟已經找來了,就算是為了韓小貝和容含軒,韓楉樰也會回上京去的。

「姐姐,你要走了嗎?」

虎子還是還能敏感的,尤其是在,聽了林浩峰和容初璟爭吵的時候,說了的那些話,他就直覺的想著,韓楉樰可能會離開這裡了。

其實,虎子也明白,韓楉樰是不屬於這裡的,她那樣的好,那樣的厲害,應該會有更好的生活的吧,他只是,只是有些捨不得而且。

這樣想著的時候,虎子的眼裡,不知不覺地就已經蓄滿了淚水,一不小心,就回落下來了。

「你別傷心虎子,我還沒有決定呢,就算是我真的要離開了,也不會忘記了你的。」

見虎子這樣傷心的樣子,韓楉樰也有些無奈,只能溫柔的安慰著他,這會兒,她的心裡也很糾結,到底要不要和容初璟一起回去。

韓楉樰有些後悔,早知道這樣,就應該多和容初璟打聽一下自己以前的生活的,這會兒,她卻又不好去找他了。

自從韓楉樰答應了要考慮之後,容初璟就不想離開了,直接的住在了虎子的家裡。

虎子的家裡,也沒有那麼多的房間,能給韓楉樰和林浩峰一人一間,都已經是很不錯的了,再多了就沒有了。

而容初璟,顯然是不能和林浩峰平心靜氣的相處的,韓楉樰也不能將他們倆個人給安排在一處,最後,沒有辦法,容初璟就只能去了虎子的房間,讓虎子和林浩峰一起睡了。

「嗯,姐姐,我知道了,姐姐,你可以不走嗎?」

糾結了一會兒,虎子還是將這句話給問了出來了,他是真的不希望韓楉樰離開這裡。

能不走嗎,韓楉樰也在想著,她覺得,在這樣的一個小山村裡,她生活的還是很開心的。

要是容初璟沒有找來的話,韓楉樰覺得,自己真的是可以留在這個小山村的,只是,今天聽了他的話之後,她就再也不能當作沒有聽到過一樣了。

「那個叔叔說,姐姐還有孩子在家裡等著,我不能將他們給扔下。」

這就是韓楉樰心裡最糾結的地方了,要是只有容初璟來的話,她或許是不會和他一起回去的,他卻說了,自己還有孩子在家裡等著,她就不能不回去了。

虎子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也表示自己能夠理解了,他也有很長的時間,沒有見到自己的父母了,他明白,一個孩子想念自己父母的心情。

這樣的話,虎子就不好再勸說韓楉樰留下來了,他想,他要是她的孩子,肯定也會盼著她回去的。

「我知道了,姐姐,那你以後,還會在到這裡來看我們嗎?」

對於虎子這樣的善解人意,韓楉樰感到很欣慰,同時也在想著,不知道自己的孩子,長得什麼樣子,會不會也和他一樣的懂事。

「會的,姐姐以後一定會來看你們的。」

韓楉樰鄭重的說著,她想,不管以後怎麼樣,虎子和她的奶奶,總算是救了自己的命,她以後,肯定是還會回來的。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快回去睡覺了吧,你放心,姐姐,不會這麼快的就走了的。」

見天已經都黑了,韓楉樰就催著虎子回去睡覺了,而且,她也覺得,就算是真的要走,她也不會這樣快的就離開這裡的,至少,也要虎子他們給安排好了。

虎子點了點頭,也不再說什麼,先回去休息了,等他和韓楉樰離開了之後,旁邊的房門就打開了。

容初璟看著幹個韓楉樰和虎子坐著聊天的地方,若有所思,正好這個時候,林浩峰也出來了,同樣看著他看著的地方。

他們兩個人的視線,就這樣對上了,容初璟冷冷的看著林浩峰一眼,露出了一個挑釁的笑容,轉身就將門給狠狠地關上了。

林浩峰看著容初璟關上的門,露出了一抹苦澀的笑意,也轉身回了房間,正好這個時候,虎子進來了。

「娘親,娘親!」

這天晚上,韓楉樰睡著了之後,就做了夢了,在夢裡,就聽到了有人在喊著自己,那聲音裡面,充滿了濃濃的思念。

「你是誰,你在哪裡?」

韓楉樰大聲的詢問著,眼前是一片白霧茫茫她想要尋找聲音的來源,卻怎麼也找不到。

「娘親,娘親!」

那個聲音沒有回答韓楉樰的話,依然執著的在喊著,她只覺得自己的心裡一片慌張。

「你是我的孩子是不是?」

韓楉樰心急的問著,她想,這肯定就是自己的孩子了,只是,為什麼,自己一直看不到他的身影呢,明明那個聲音,離自己是很近的。

「娘親,你怎麼還不回來,小貝好想你啊,弟弟也好想你!」

這個時候,那道軟軟的聲音又響起來了,而這次,比上次多說了很多的話,讓韓楉樰知道了,原來,自己的兒子,是叫小貝啊。

「娘親,你是不是不要我們了?」

或許是韓楉樰沒有回答,讓那個孩子變得著急了,就連聲音里,都帶上了哭音了。

這樣的聲音,讓韓楉樰除了心急之外,還多了心疼,也顧不得想那麼多了,連忙安慰著他。

「小貝別哭,娘親沒有不要你,你放心,娘親很快就會回來找你們了!」

韓楉樰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就靜靜的等待著,等著剛剛的那道聲音在響起來了,可是,這次,讓她失望了,那道聲音,過了很久都沒有在響起來了。

「小貝,小貝,你還在嗎?」

不知道為什麼,韓楉樰沒有聽到拿到聲音之後,心裡就更加的慌張了,總覺得,自己好像要失去了什麼一樣。

「娘親,你快回來吧,我們很想你!」

終於,就在韓楉樰要放棄的時候,那道聲音再次的響了起來了,這次,她沒有絲毫的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小貝,娘親答應你,馬上就會回來了,你等著娘親!」

「小貝!」

韓楉樰大喊了一聲,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眼裡是一片迷茫,她覺得,在夢中的感覺,是那樣的真實。

抬手摸了摸額頭,韓楉樰才發現,自己的頭上全是冷汗,轉頭一看,天也已經亮了,也就穿上衣服起床了。

「容初璟,小貝現在怎麼樣了?」

用早飯的時候,韓楉樰突然對著容初璟來了這樣的一句話,然後看著他的反應。

「他很好······楉樰,你記起來了!」

容初璟也沒有注意到韓楉樰會突然這樣問,直覺的就回答了,只是回答到一半的時候,他就反應過來了。

自己昨天,並沒有和韓楉樰說過,他們的兒子叫韓小貝,這會兒,她這樣問出來,容初璟直覺的,就是她已經將這一切都給想起來了。

而一旁的林浩峰,聽到了韓楉樰的話之後,也是一臉的緊張的看著她。

這樣想著,容初璟的聲音里就帶上了興奮,可是,在對上韓楉樰的眼神的時候,他就知道,她並沒有想起來,不由得有些微微的失望。

韓楉樰看著容初璟的反應,都是很正常的反應,而且,她可得得出,自己的兒子,真的是叫小貝這樣的結論。

韓楉樰不知道,昨天晚上,自己是真的做了夢,還是自己的潛意識裡,是這樣的告訴自己的,所以,才會這樣的試探一下的。

「我還沒有想起來。」

見到了容初璟眼裡那微微的失望,韓楉樰也有些無奈,可是,沒有辦法,她就是沒有想起來。

因為昨天晚上的夢,韓楉樰覺得,自己必須要快點做出決定了,於是,用過了早飯之後,她就和容初璟還有林浩峰說了,自己要會上京的決定了。

「楉樰,你真的決定要和我一起回去了?」

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容初璟的聲音都帶著微微的顫動,可見,韓楉樰這樣的決定,讓他有多激動。

「嗯,我已經決定了,我們明天就回去吧。」

既然已經做出來決定,韓楉樰也就不想在拖泥帶水的了,而且,她答應了自己的兒子,會儘快的回去的。

「好好,你放心,我會安排好的,你明天就和我一起回去吧。」

反正,對容初璟來說,只要韓楉樰願意和自己一起回去,就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了,其他的,也不需要她操心了。

「楉樰,你真的決定好了嗎?」

林浩峰心裡很是難過,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也有些苦澀,他很希望,這只是自己聽錯了,他們還能在這裡高高興興的生活。

「是的,浩峰,你應該也知道,我有了孩子了,我不能將他們給扔下不管。」

對於林浩峰,韓楉樰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她知道,他對自己,是真的很好

可是,對於他的感情,韓楉樰卻不能回應,她也不想讓他在自己的身上浪費時間了,尤其是,他還已經成親了。

韓楉樰有心想要說兩句,有覺得,自己沒有立場,想了想,最後還是輕輕的嘆息了一聲,什麼都沒有說,就離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