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反正,她曾失過一次修為,無懼再失一次。

2021 年 1 月 9 日

以畢生修為,換梓甯重獲新生,值!

玄女之腦,尹靈兒嘆息感慨,兩女都是被命運捉弄之人,老天何其不公,任惡者逍遙,任善者坎坷。

玄女決意,她選擇沉默,若換作是她,亦會如此,被打倒不可怕,只要能重新站起,前方就還有陽光。

無月之夜,萬物俱籟,靜無風,星空上覆了黑雲,失了原有的輝澤,自那日梓甯將丹桂拔除后,院里只余清水無魚的湖和未清理乾淨的殘葉,白日時,不知從何處飄來幾張紅色楓葉落在湖面上,似琉璃冰地上的赤掌,顯得突兀而孤零。

屋內燈光晦暗,梓甯盤腿坐於踏,玄女為其護法。

想將腹中孩子剝離身體,並非朝夕能完成。

直到親眼所見剝子離體的過程,才知,為何此事被赤鱬族稱為不可為之事。

梓甯需用靈魂牽引腹中之子出體,而在此之前,她要忍受剝魂之痛,比凌遲更痛的磨難壓榨著梓甯之身,痛感刺激出的冷汗浸濕了衣裙,她咬牙隱忍,未曾呼痛,咬得深了,牙齒在唇上留下斑斑血印,細小血流順著唇瓣滴落,她體內法力的流失比想象中要快,在經過一個白日的施法后,她紅潤的面色瞬間青白,雖不言,但痛感刺激身體的反應,觀之即可知。

玄女看得心疼,腦海中,尹靈兒怒憐交加。

怒命運對梓甯不公,怒她為何為情這般倔強,怒算計之人毒心辣手卻苟活於世。

憐命運不公梓甯卻隱忍,憐她為情所累默咽苦楚,憐她被人算計卻不知,狠心摧己。

另一邊,玄女看得不忍,幾次出言,皆被梓甯咬牙拒絕。

直至凌晨時分,剝魂之痛過去,然而,真正的煎熬才剛剛開始。

梓甯體內的法力已沒法控制靈魂牽引出腹中之子,引子出體,只得玄女相助。

玄女沒有猶豫,將自己體內的仙氣及時補給與她。

仙氣直達梓甯小腹,未成形的孩子尚是一顆形似雞蛋的圓珠,在梓甯小腹處閃爍不定,梓甯要它出體,它卻不願,兩廂抗爭下,梓甯體內的營養迅速被它汲取,可見乒乓球大小的圓珠在長大,圓珠越大,剝體越難,且營養的流失,讓梓甯消瘦,飽滿的臉頰凹陷能見顴骨,若營養吸盡,梓甯的靈魂很有可能面臨被圓珠汲取的風險,這一狀況,玄女和梓甯皆未料及。

梓甯最後做了一個決定,要那孩子胎死腹中,這是唯一阻止它長大的途徑,尹靈兒嘆息,雖不人道,卻只能如此,孩子未成形,尚未經歷生命特徵,可梓甯已活了數萬年,自然保梓甯更重要。

玄女將仙氣徑直注入腹部,擊殺孩子的同時,梓甯亦在遭受痛苦,可她依然咬牙未吭聲。

孩子死於腹中,沒了抗衡之力,剝子離體順利很多。

亥時,孩子成功出體,於此同時,梓甯之體也沒了生機。

飽滿的身體瘦骨如柴,汗水在兩人身下漫開,凋零的活力讓屋中死氣沉沉,若非玄女輸出的仙氣支撐,梓甯身體已如華髮老嫗。

一切完成,玄女卻沒有停止向梓甯體內輸送仙氣,仙氣還在繼續填入梓甯沒了生機的軀體,梓甯聰慧,豈會不知她意。

用盡了言語勸說,玄女不聞,執意心中之想。

她想贖罪,讓梓甯新生,她心中罪感才會緩解。

梓甯不願玄女犧牲自我,成全她,只因,今生,她心已死。

這般情況下,梓甯做了一個決然之舉。

靈魂不歸體,梓甯將自己的魂魄封印在了其師傳授珍寶美人遮面之中。

玄女阻止,已遲。

沒了法力支撐,梓甯身體瞬間衰老。

「妹妹,我最後拜託你一事。」

玄女抿唇不應,轉而將法力注入美人遮面,試圖解了封印,放出梓甯靈魂。

「妹妹別虛費法力,此封印除了我,無人能解。」

「你為何要如此?縱然你與水神不復從前,但也不至……」

「這是我唯一的選擇,我不想你為我……」梓甯語氣悲涼,不願多說此事,轉而梓甯哀求道,「妹妹,此事只有你能幫我,求你……」

玄女嘆了口氣,終是應了下來。

「你將封印了我魂魄的美人遮面速速送回赤鱬族,我族有訓,族人亡逝,靈魂需歸族。」

「若梓淑問起……」

「如實告知,我族有一秘術,能助人忘卻前塵,待我真身化於天地,讓梓淑啟用秘術,助我忘前塵,復重生……」

她可新生,但此前,必須忘卻前塵,玄女明她意,一口應下她之請。

卯時,晨陽朝起,玄女帶著美人遮面,毅然離開仙院。

她前腳剛走,四月未曾踏足仙院的水神兀然現了身。

彼時,滿園的丹桂不知所蹤,花香四溢變荒蕪凋零,連雀鳥都不願頓住,遠遠振翅飛走,踩著狼藉之土入屋,屋中空無一人,只有一具沒了生機的老嫗屍體,看到這一幕,他雙眸血紅。

直至見到梓甯了無生機的軀殼那一刻,水神才暮然覺醒梓甯於他的重要性,然而,知道了又如何,一切皆已遲。

跟在水神身後的西海龍王妃掩嘴嬌呼,「梓甯仙子這是引狼入室啊!定是那賤奴趁長兄冷落仙子之際,下手殺了她……」

「長兄向來謹慎,又對梓甯仙子一往情深,怎會無故與那賤奴共卧一床,還恰巧被梓甯仙子撞見,這也定是那賤奴施的奸計……」

「梓甯仙子被污之事,興許亦是賤奴與白瑬聯手所為……」

西海龍王妃趁機在旁煽語,明明是毫無根據之言,但水神已被怒和傷蒙了心智,信了妄言,將引發悲劇的所有過錯指向了玄女。

水神在梓甯了無生機的軀體內放了一顆歸元珠,時光在那具屍體上倒流,老嫗再復年輕飽滿,之後,水神將梓甯恢復年輕的屍體收入水晶棺材,並冷藏在仙宮之下的玄冰之中,且於當日,對玄女下了殺令:極惡之女,罪不可恕,見者,殺無赦!

此令一出,玄女踏上逃亡之途。

梓甯靈魂雖被封印在美人遮面之中,但還可通過神識與玄女交流,亦能知曉外界情形,見玄女無故被水神追殺,梓甯既怒且悲。

她怒,昔日恩愛化冤讎,她悲,故人舊情不念,狠心下殺手。

玄女冷然,天下男子皆負心,何可信,何可托!


玄女腦中的尹靈兒亦怒,縱使恩愛不再,玄女於他,無冤無仇,水神此舉非君子之為。


水神並沒詳細言明因何要殺玄女,故而,她們皆不知水神實是因梓甯之死才對玄女下了殺令,以她們的猜測,水神突然要取玄女之命,或是因為西海龍王妃,龍王妃乃水神之妹,一直對玄女存有滅殺之心,此前水神看在梓甯面下,對玄女稍有維護,而如今,水神對梓甯已失了垂愛,便沒理由再維護她,這時若龍王妃求自家兄長取了玄女之命,沒了梓甯這層顧慮,水神自然會應下。

------題外話------

美人們周末愉快~

周末是景景存稿的日子,不過最近狀況不是很好,所以~存稿過程不太順利,嘆息,愧對美人們了~ 逃離途中,梓甯告知了玄女另一件秘事:當年梓甯和水神相互下了牽魂咒,施以此咒,一旦有一方有危險,另一方便能迅速知曉,且百里以內,只要聞得對方氣息,雙方魂魄便能相互感應。

梓甯真身已失,僅余魂魄,水神無法感受她的氣息,但她卻能感受水神的氣息,這為玄女逃亡之路增加了一個籌碼,好幾次在水神即將發現之際,玄女險險脫逃。

水神下了殺令,天西各座城池把守甚嚴,就算有梓甯的靈敏感應相助,腦中有尹靈兒的意識出謀,然,玄女依然沒能成功將其魂送回赤鱬族。

就在絕境之際,玄女遇上了西海龍王。


在遇上龍王之初,梓甯對其戒備心極重,她並不知梓淑與龍王的關係,在她看來,龍王乃西海龍王妃之夫,與龍王妃屬一丘之貉,儘管龍王表現溫善,戒心讓她仍覺龍王不可信。

思慮之後,玄女將其妹梓淑與龍王的關係告知了她。

梓甯聞言,沉默了許久,當她神識再度入腦時,只聞略有嘆息的幾字,「我想與龍王談談。」


玄女並不知兩人說了什麼,當美人遮面再回她手時,梓甯對龍王的戒心已失。

而龍王與梓甯交流后,知曉了玄女遭遇,自知愧對與她,主動伸出援手,要掩護玄女逃離天西。

玄女心繫將梓甯之魂送回赤鱬族之事,她請求龍王將她護送到赤鱬族即可,此意遭到龍王反對。

龍王拒絕自有考究,玄女被水神追殺,若至赤鱬族,極容易將殺禍引去。

玄女自知自己厄運纏身,聽了龍王的擔憂,亦有了猶豫。

商議之下,最後決定以龍王之手,將梓甯之魂送回赤鱬族。

有龍王掩護,玄女有驚無險的出了天西境域。

在天西與天南交界,她與美人遮面里的梓甯告別。

未曾想,這一離別,再相見,已是來生。

計劃有時會脫軌,給安排者致命一擊。

當玄女再聞赤鱬族消息時,竟是亡族之變。

她不知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何事。

她只知,赤鱬族於她有恩,她要替那個友善的種族復仇。

……

仙氣全部融入了尹靈兒體內,那些模糊久遠的記憶漸漸在腦中變得清晰,散落時空的意識歸位腦海,暮的睜開眼,尹靈兒環顧四周,一時竟不知今夕是何時。

當看見那張天顏中潛藏的柔色,尹靈兒才恍恍惚惚記起,源帶她來到了天西仙宮下的一處秘洞中。

腦中有些亂,往世的記憶和現實交替,叫她理不清,何往,何今。

扶住額頭靜了好一會兒,慢慢理清往世記憶后,她第一個動作是伸手握向脖頸上的碧礫。

神識探入,碧礫里卻不見美人遮面蹤跡,尹靈兒大驚,回神抬眸,看向源,「源哥哥,碧礫里的美人遮面……」

源的目光移向不遠處的水晶棺材,順著目光看去,美人遮面正懸浮在水晶棺材之上,琵琶身上忽隱忽現一張女子之臉。

「梓……甯?」尹靈兒試探著喚出口,目光移到水晶棺材中的女子身上。

「你……」梓甯沒有認出她。

「我是尹……我是玄女。」

「玄女!」梓甯大驚,琵琶身上忽隱忽現的女子輪廓扭曲。

這樣的場面很詭異,尹靈兒腦中的記憶還處於斷層,一時也不知如何同她解釋,溶洞內陷入寂靜。

突然……

「姐姐!」

寂靜中響起一聲驚喜帶著不可置信的呼喚,溶洞之側的黑洞中竄出一個人影,直奔美人遮面。

「公主!」緊接著,另一道聲音響起,隱隱含了警告。

奔向美人遮面的人影僵住。

身影頓立,尹靈兒這才發現,突然闖進來的人是那位七公主和與之隨行的仙師。

洞中氣息有異,舉目之時,兩人發現不遠處的源和尹靈兒,他們立於幾丈開外,跪地對源一番叩拜。

源一般不會出言讓他們起身,只得尹靈兒替大神開了口。

滴答!

岩上一滴水珠滴落在冰面上,再緩緩滑入冰池中,壁上的燈盞依然明亮如炬,冰池內依然騰起寒氣了了,水晶棺材里的兩人依然執手……

場面更加詭異,尹靈兒沒有過問為何兩人會突然出現在此,水神與赤鱬族有仇,他們的出現自然無需深究。

這般僵局下,在場的人沒人開口。

寂靜中,竟是源先出了聲。

瞄了眼水晶棺材里的水神,他對尹靈兒道,「可要殺他?」

尹靈兒亦將目光投向水晶棺材中的男子,寡情薄意,聽信讒言,不明真理,此男,該誅!

「殺!」她冷言道。

聞言,源伸手一吸,棺材中兩人拉著的手被生生剝離,水神被扔到了尹靈兒腳下。

「妹妹!求你……別殺他……」天地之火剛露掌心,美人遮面里傳來梓甯的請求。

「不明真理,輕信讒言,辣手屠族……種種惡罪,他死不足惜!」

「求你……別殺他……」梓甯執著此言。

「為何?你對他還有情?」

美人遮面里沒了聲,但忽隱忽現的面眷戀的看著水神。

就關於梓甯的這段記憶而言,在兩人沒有誤會之前,水神對梓甯的確倍加寵愛,但之後水神所作所為便讓人深覺不恥,縱然兩人不能再攜手,也不該對梓甯背後的赤鱬族下手,更不該盲信其妹妄言,對她追殺。

然而,此前水晶棺材里水神和梓甯相執的手,和源源不斷往梓甯體內輸送的仙氣,又讓尹靈兒對水神的行為感到莫名且疑惑。

一時間,溶洞中人心思各異。

源面無表情,星眸深深的看了眼跟在梓淑身後的仙師。

仙師半垂著頭,盯著自己的腳尖,不知所想。

七公主眸光在美人遮面和水晶棺材中人身上交替,初時的喜色之後,看著棺材中已無生機的梓甯屍體,她面上是驚疑和不解,而目光移到水神身上時,又露出幾分咬牙恨意。

琵琶身的那張臉此時已再度將祈求的目光投向尹靈兒。

默了一會兒,尹靈兒再度開口,「當年,美人遮面被西海龍王帶走後,他可有送你回族?之後又發生了何事?為何赤鱬族會一朝被水神滅族?」

美人遮面里傳出一聲嘆息,須臾,梓甯才將當年,她們分開之後發生的事一一道了出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