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又一道劍光閃過,沙加惶恐後退。

2021 年 1 月 7 日

「該死的,沒想到居然會是一件靈寶。」沙加凝睛望去,傷他的居然是一個少年!身上一襲藍色的華服,樣貌頗為俊秀,渾身散發著一股銳不可當的氣勢,而這氣勢來源於他手上的一把古劍。

就是這把劍傷了自己。

「你是誰?」沙加眼中閃爍著怨毒的色彩,滿臉的猙獰。

「我?呃…你可以叫我鐵頭,也可以叫我、西門連城!」鐵頭的雙目竟然是漆黑一片,恍如深淵,沒有一丁點兒的眼白,面色也微微有些扭曲。

「呵,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什麼隱藏高手呢,原來不過是靠一件靈寶傳輸給你的力量罷了,連仙脈都沒有凝結的一個鍊氣士,還敢在這我面前叫囂,嘿嘿,這樣的劍,你不配擁有,他現在屬於我了,去死吧!」沙加好歹也是凝脈境的鍊氣士,不一會兒就一眼看穿了鐵頭的或者說是西門連城的底子。

「是嗎?那你就試試看吧,到底是誰先死!」

西門連城的目光中閃爍著瘋狂之意,「三千劍技!斬風!殺!」一道寬大的劍氣直直的劈向沙加。

西門連城的情況此時此刻並不樂觀,除了一邊要對付強敵外,一邊還要壓制住大量的記憶信息的衝擊。

上次的爆發這把劍只是給了他一絲力量,而這次除了力量外,還有龐大的信息量,同時,從這份信息中他更了解到他自己真正的身份,他叫西門連城,來自一個專門修鍊劍術的遠古門派,西門家族,劍宗!

這一劍自然是落空了,西門連城卻沒有罷手,再次朝前邁出一步,揮劍而上,那不是很壯闊的身影,在眾人的眼中卻是如此的無法抹滅。

沙加等待的就是這一刻,冷笑一聲,身子一直,身影如離弦的箭朝西門連城猛撲過去,手上也拿著一柄劍,雖然眼前這人實力很差,但這氣勢卻如虹一般,不得不讓他重視。

沙加手上的劍彷彿有靈性般似的劃過幾朵劍花,劍尖所指的地方,破風聲陣陣,配合著劍鳴向西門連城指去。

顯然,這沙加也是一個用劍的好手。

「用劍嗎?那你就死定了,三千劍技,逆行劍斬!殺!」

「呃…」沙加也沒明白是怎麼回事,運氣的時候突然一陣氣血上擁,整個人倒飛幾步。

「怎麼會!」沙加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太詭異了,他剛才分明絕對自己的劍居然反抗自己!

此時西門連城長發飄飄,眼中的殺氣如鋒芒掃過眾人,四周的壓力成幾何級數的增長,所有的人,包括沙加在內都潛意識地向後退出一步。

居然被這偽高手的小子嚇後退了一步,沙加臉上火辣辣的,恥辱,無比的恥辱,自從進入凝脈一重之後還沒有受到如此的的侮辱!

… 如今西門連城的氣勢與周圍融為一體,堅不可摧,哪怕沙加全力攻擊也討不了好處,除非能打斷他的氣勢醞釀。

沙加目光一轉,金色的光芒頓時大亮,瞬息之間沙加就把紅鸞挾持住。

看著紅鸞被沙加緊扣住了脖子,西門連城焦急道:「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把你手上的劍扔開!否則老子便『咔嚓』一聲,讓她香消玉殞。」沙加聲色俱厲的看著西門連城。

紅鸞渾身勁氣絲毫不得運轉,和凡人無異,沙加五指收緊,紅鸞忍不住「啊」的一聲痛呼。

「挺手,如果你殺了我家小姐,下一刻就是你喪命之時!」西門連城瞠目大吼,他也知道如果自己把劍棄了,那紅旗商隊所有人就都完了。

「是嗎?你還真是捨得,不過這麼美的小妞殺了,未免太過可惜,沙漠乾熱,總歸要個女人消消火。」沙加邪意一笑,右手一拉,將紅鸞的面紗扯了下來。

從模樣上看紅鸞應該剛剛成年,最多不超過二十歲,眉目間還有一點未脫的稚氣,但臉上卻蘊涵著一絲淡淡的嫵媚之色,天真清純和嫵媚嬌柔矛盾的集合,不由的讓人眼前一亮。

「美,真是美得緊,光看相貌,就讓人心中舒爽。」沙加嘎嘎作笑,混濁的熱氣全吐在了紅鸞的耳垂上,紅鸞又驚又憤,嬌軀簌簌發抖,幾乎便要昏過去。

「還不放嗎?那我就再讓你們消消火!」沙加五指猛地一撕,將紅鸞肩頭的衣物盡皆撕去,露出雪白粉嫩的一段香肩。

「混蛋!」西門連城氣的渾身發抖,身上的氣勢時高時低,變得異常混亂,沙加眼中閃過一絲精芒。

「看來還不夠。」沙加五指劃下,順著酥胸劃下到腰間,猛地撕開了她的白色長裙。紅鸞那雙白潤修長的美︶腿登時裸露在陽光下,紅鸞羞憤欲死,淚水嘩嘩流下。

「還不放嗎?」沙加的手不老實的快要撫上紅鸞的酥胸,要是這一下撕開,紅鸞這輩子就難以見人了!

「停,我扔。」西門連城果斷將手中的劍棄掉,身上的氣勢轟然如倒塌的石柱,不復存在。

沙加目光一厲,瞬間放下紅鸞,身子急彈,一掌朝著西門連城的頭顱劈去,眼看著西門連城就要被劈成兩半,一道青藍色的光亮突然冒出,朝著沙加的背後衝去,看這氣勢,似乎只是氣感一重的境界。

豪門歡寵:總裁的小嬌妻 雜魚,也敢找死!」沙加對這股氣勁氣勁絲毫不在意,連防都沒有防備,在他看來自己的護體氣勁就可以把這條小魚震飛。

不過他註定是要失算了,因為來襲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帝皓。

帝皓是跟著索引一起來的,他只是氣感一重,即便有加倍拳套他也不是凝脈一重的對手,所以他一直隱藏在一邊,正因為他只有氣感一重,所以沒有人在意他,他有了足夠的時間去準備。

而就在這段拖延的時間,他將自己的所有底牌都翻了一邊。

「神袛系統,開啟黃石寶箱。」黃石寶箱是他第一次戰鬥第一次越階殺人獲得的寶箱。

黃石寶箱是最低級的寶箱,系統提示除了黃石寶箱之外,往上還有黑鐵寶箱,青銅寶箱,白金寶箱,鑽石寶箱,遠古寶箱,越往上開出來的東西就越好。

「寶箱開啟中……」

「恭喜宿主獲得破罡符,破罡符,一次性用品,可以破掉築基境鍊氣士一下的所有境界的護體氣勁。」

好東西,帝皓心中不由一絲驚喜,雖然只是一次性的,但是卻是現在最實用的。

帝皓握緊了拳頭,一絲藍光在他拳頭上隱隱浮現。

加倍拳套之所以稱之為拳套而不是手套,就是因為只有當你握緊拳頭的時候,加倍技能才會開啟。

「加倍拳套技能啟動,一點五倍力量開啟。」

才一點五倍,帝皓不免有些失望,一點五倍也就是三虎之力,只是氣旋三重,關鍵時刻居然掉鏈子。

之前西門連城也就是鐵頭突然爆發,一劍划傷了沙加,他就想要進攻,但他剛泛起一絲殺機,沙加就有所警覺,所以就鬆開了手,裝作被俘虜的樣子。

之後沙加擒住了紅鸞,帝皓再次握緊了拳頭,這時系統的提醒突然讓他莫名一喜。

「加倍拳套技能啟動,三倍力量開啟。」

這時的力量加倍居然從一點五倍變成了三倍,原來每一次握緊拳頭,力量加倍都不一定,三倍也就是六虎之力,還不夠!

「加倍拳套技能啟動,雙倍力量開啟。」

「加倍拳套技能啟動,四倍力量開啟。」

帝皓連續換了許多次,終於他聽到了讓他滿意的系統提示。

「加倍拳套技能啟動,十倍力量開啟,最高力量開啟。」

十倍,加倍拳套的最高加倍程度!


帝皓緩緩鬆了一口氣,十倍,也就是二十虎之力,相當於凝脈兩重,兩條蛟龍的力量!

夠了!

就在西門連城扔開古劍,沙加飛身而起的時候,帝皓頓時急衝過去。

「攔下他!」沙加雖然不屑,但他手下的那些沙盜卻動手了。

幾個沙盜揮舞著手中的大刀,迅速的向帝皓劈去。

銳利的刀鋒直接劃過帝皓那修長挺拔的身軀。

令人奇異的是,竟然沒有半點鮮血流出。

刀鋒過後,那道身軀竟是在慢慢地消散在空氣之中。

「啊,是殘影!」

見此情形,一旁的眾**吃一驚!

帝皓的這個身軀居然是殘影!

感知到身後發生的一幕,沙加知道自己小看了這條雜魚,連忙轉過身形,一掌劈向帝皓。


可是,就在此時,他心中突然感到一陣心悸,如果他不躲開,他一定會喪命。

「劍回,三千劍技,風劍斬!」西門連城一聲輕喝, 傲嬌總裁的全能神醫

「不……」沙加凌空硬生生的將身體偏移了半步,「嗤……」一道血光噴洒天際,沙加的一條胳膊飛到天空。

「嘭!」

沙加還沒來得及憤怒,他的胸口被一股巨力給轟成碎片,嘴中也是噴出一口鮮血,身體猛然間倒飛而出,眼中還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難以置信,不是只有氣感一重嗎,為什麼力量這麼大!

… 帝皓的拳頭猶如穿雲破霧的怒龍,勢不可擋的砸進了沙加的胸膛,鐵拳如穿敗革一般透入沙加的身軀,在他的背心穿出,沙加只慘號了半聲,就已斃命!

凝脈一重,隕落!

「叮,恭喜宿主越階殺人,獲得青銅寶箱一座,下品靈石一顆。」

「呼呼呼……」帝皓落地喘息,這一拳幾是他的全部力量,不過這沙加終究還是死了。

陰陽先生 ,這百分之二十,自己還不是爭取過來了,越階殺人,自己又一次做到了。

青銅寶箱,不錯嘛,比黃石寶箱高了兩級,看來寶箱不是根據修為判定的。

下品靈石,靈石不僅是鍊氣士用來交易的貨幣,更是用來輔助加快修鍊的東西。

「叮,發現黃階下品鍊氣法門,是否拾取?」

什麼,鍊氣法門拾取?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爆裝備,爆技能。拾取,肯定拾取。

「拾取成功,沙樞縛,黃階下品鍊氣法門,土屬性變異特殊屬性,沙屬性。操縱黃沙形成沙樞將敵人圍困在沙樞之中,僅限於沙地場景。」

法門不錯,而且還是特殊屬性,一般鍊氣士都有自己的鍊氣屬性,大多分為金木水火土五行屬性,這也是為什麼鍊氣士在藏氣境要養胸中五氣的原因。五行變異的特殊屬性各不相同,在某一方面比正常的五行屬性要來的強大,但也各有各的缺點,像沙屬性,他必須要在沙漠環境下才能發揮最強大的力量。

總的來說,這次是賺到了。

沙加手下的沙盜都是亡命之徒,沙加一死,他們並沒有落荒而逃,而且趁著帝皓休息,就想往帝皓的那個方向襲殺奔去。

突然,一道黑影快速地從他們之間閃過。

剎那間,那四人的動作就好像被人施了定身術一般定格在空中,只是,要是有人能夠看到他們眼睛的話,或許能夠看到他們眼裡深處的那一抹震驚與不甘,以及對這世間的留戀。

西門連城的身影此刻出現在眾人的眼前,背對著那些人。

突然!

「噗噗噗」

接連串的倒地聲隨之響起,那些人紛紛倒落在地,一大片的鮮血從他們身上流出,染紅了周圍的一片區域。


秒殺!

又是秒殺!

「三千劍技,撫柳!」西門連城看向帝皓,漆黑的瞳孔已經恢復正常,「謝謝。」

西門連城脫下自己的衣服為紅鸞蓋上,轉身便走。

帝皓一笑,得英雄救美的是他,不過他不在意,紅鸞確實絕色,但帝皓並沒有愛意,他出手只是為了他的自由!

帝皓緩緩站起,突然「啊」的一聲痛呼,卻見自己穿過沙加心口的拳頭竟腫脹起來,攤開手,肌膚頓時變成黑紫色,帝皓的眼神陡然一閃。

「叮,宿主目前身受劇毒,劇毒分析中,分析完畢,岩石咒,沙蠍一族的古老毒術,毒性劇烈若是毒性不除,根據宿主情況,一個月之內不解除毒性,必定毒氣攻心,肌膚潰爛而亡!」系統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冰冷,不過帝皓已經沒心情關注這些。

還是在那百分之八十嗎?呵呵,真是不服啊……

帝皓目光一陣渙散,頓時眼前一黑,徹底昏倒過去。


……………

清晨的陽光透過略顯粗糙的窗紙透射進來,斑斑點點的就像豹斑一樣灑落在房間的地面和牆壁之上,漸漸升高的溫度讓的空氣也是乾燥了許多,沙漠的又一天開始了。

帝皓緩緩睜開雙眼,身上除了疲軟,就沒有其他感覺,自己的右手中層層紗布裹住,但看不清裡面的情況,一股濃烈的葯香瀰漫了整個屋子,但帝皓知道,自己的右手已經開始潰爛,惡臭!

一個月,呵呵,除非這一個月的時間自己能找到解藥,否則還是得死,真是被系統的烏鴉嘴說對了。

「帝兄弟,你醒了,怎麼坐起來了,快些躺下,身體要緊。」索引這時推門進來,連忙扶著帝皓躺下。

「多謝索大哥關心,沒事的。」帝皓一笑,強作笑顏,但他明顯的看到索引心中的那抹化不開的可惜,便知道自己的情況他們已經知道了。

「索大哥,我是不是沒幾日好活了。」

「啊,兄弟說的是什麼話?」索引一愣,沒想到帝皓會一語道破,再看向帝皓炯炯的目光,只能一絲苦笑,「原來兄弟已經知道了。帝兄弟中的是沙蠍一族的獨門毒藥,叫做岩石咒,只要是沙蠍一族嫡系都會貼身蘊藏,如果是被刀劍所殺,並不會中毒,但帝兄弟一拳擊穿沙加,卻是因此被他貼身毒藥所傷,我也不騙你,中了此毒最多一個必死無疑,除非找到特製的解毒藥,否則……唉,兄弟,我們也救不了你………」

「哪裡可以找到特製的解毒藥?」

「只有沙蠍一族的枯榮堂才有,不過那裡絕非一般人去得了的。對了,除了特製解藥,還有一種東西可以解你的毒,叫做,陽極轉金丹,此物可以解百毒。」

「陽極轉金丹,怎麼有點耳熟,我記得那沙加叫索大哥交出來的是陰極轉金丹,這兩者莫非有什麼關聯?」

「不錯,確實有關聯,陽極轉金丹可以解百毒,陰極轉金丹可以破屏障,只要築基境以下,任何境界屏障都可以輕而易舉的突破。」

「原來如此,索大哥你唉聲嘆氣什麼,時也命也,不是還有一個月嗎,說不定會有什麼奇迹發生,人固有一死,只是死的早死的晚的事情。再說雖然我中了毒,但一不疼痛,二不頭昏腦熱,算來也能好好在渡過一個月。」


「兄弟真是樂觀,罷了,既然兄弟都這麼想,我也沒有辦法,你且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索引搖了搖頭,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不把自己生命放在心上的,可惜無論他們怎麼著急,沒有解藥,一切也是於事無補。

看著索引離開,帝皓目光凝重下來,他怎麼可能會不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心上,無論怎麼樣,自己都要活下來,我的命運決不允許在這裡輕易隕落。

「系統,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我身上的岩石咒?」帝皓立即詢問系統,現在也只有系統能夠幫他了。

「叮,系統已經為宿主擬訂了以下三條方案。」

「第一條,宿主儘快積攢召喚點,只要能召喚出精英人物中的醫師,此毒必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