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又一聲咆哮震動草原,虛空動蕩,那頭白虎守護神也祭出了一件白骨兵器,為一位遠古聖人化道后留下的最強臂骨鑄造而成,可惜上面有數道裂痕,依然是一件殘缺聖兵。

2022 年 2 月 4 日

轟!

光華衝天,臂骨晶瑩日玉,化為山嶽般大小砸了下去,在王家法陣的另一邊轟開了巨大的缺口,上萬的蠻族大軍殺了進去。

蠻族長那邊雖然沒有王者領頭,但他手中的石斧為傳世聖兵,恐怖無比,一斧之下彷彿開天闢地一般,混沌氣洶湧澎湃,將法陣劈碎了一片,領軍衝殺而入。

「開!」

東方門戶這邊,周峰、葉凡、燕一夕、厲天四人齊齊輸出神力,將神女爐祭出了驚世一擊,磨滅了一片遠古聖陣,帶領數萬蠻族鐵騎踏入了王家祖地。

四件聖兵齊出,將王家的遠古聖級護陣都打廢了,有兩件雖然殘缺,但蒼龍和白虎的實力更強,已經是王者,同樣能發揮強大的威力。

王家和南嶺蠻族已然是絕對地仇敵,沒有什麼可講的,兩者一相遇就是絕殺。

「放肆,何人敢犯我王家!」

一聲大喝震動天宇,王騰腳踏一輛金色古戰車,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靈環繞,手中的金色天帝劍劈出璀璨的劍氣,上百蠻族戰士瞬間化為碎末,血肉碎骨灑落天空。

刷!

一個紫發男子飛上天空,與王騰並列,看著烽煙四起的王家說道:「王兄,看來王家今日有難了,居然被一群未開化的蠻子殺了進來。」

「王騰!神靈谷的紫天都!局勢果然發生了變化!」周峰一劍斬殺了一位王家大能,看到兩人的出現,知道在他的攪動下,有些東西已然變化了。

「真龍體,人族聖體,今日居然同時見到了,讓我來看看是否如傳聞中那麼厲害!」紫天都亂髮狂舞,紫光萬丈,沖向了葉凡。

「真龍體,你敢犯我王家,今日就將你埋葬在此地!」看到紫天都對上了葉凡,王騰將金色的天帝劍指向了周峰。

「居然邁過了那道坎,斬道成功了。」感受到其氣息,周峰的眉頭微微一皺。

「我已斬道成王,今日就斬了你這個所謂的真龍體,讓你知道我王家不可犯!」王騰冷聲道。

「斬道了又如何,我還會怕你不成。」周峰無懼,直接取出誅仙劍,殺了過去。

轟!

金色的古戰車隆隆碾壓過虛空,王騰立身上面,光芒萬丈,青龍、朱雀、白虎、玄武四靈飛舞,將其環繞在中央,他如同古帝臨塵,俯視人間。

王騰黑髮飛舞,高大雄偉,眸子滿是冷冽之色,手中的天帝劍聖劍橫斷八方,劍鋒吐出的神芒數千丈,橫掃蒼穹。

咚!」

一個琉璃般拳頭的拳頭粉碎蒼穹,六片宇宙輪轉,將王騰與他古戰車一下子就轟飛了出去,讓他口中溢出鮮血。

周峰一步一步自虛空踏步,手中持著金色的誅仙劍,全身並沒有強大的氣息外放,但卻讓王騰此刻變了臉色。

「你怎麼可能這麼強?」他驚呼,滿臉的不信。

「你已經不是你了,斬道了又如何。」周峰知道他被不死山一位至尊的殘缺烙印影響了,早已經不再是真正的王騰了。

而周峰的大勢已成,心中無敵,散發出的氣勢如日中天。

「你!」王騰雙眼布滿血色,似兩個血色的深潭,曾被尊為北帝,何曾被人這樣輕視過。

他恨啊!

「啊……」王騰發狂了,手持天帝劍劍立劈,黃金古戰車上更是飛出很多虛影,青龍、白虎等一起滅敵。

「嗡!」

面對這些道痕,周峰簡單而直接,只有一劍,向前划動,橫掃八方。

「噗」

各種光影、劍芒、仙凰印記等全部破碎,根本就擋不住他的強大攻勢。

「哧」

周峰出劍,誅仙如真龍衝天而起,破開虛空,斷開蒼穹,任你古戰車戰氣鋪天蓋地,也擋不住。

「啊……」王騰大叫。

冷冽的誅仙震開天帝劍,絕世劍芒射來,洞穿了他的軀體,一個拳頭粗細的血洞前後透亮,出現在他的身體上。

「你的心在害怕,比我想象的還不堪,三劍取你性命!」周峰搖搖頭,以劍遙指他的眉心。

「殺,我百敗之後,成就魔胎,我將天下無敵!」

王騰瘋狂大叫,他神色扭曲,一道道魔紋浮現在臉上,天靈蓋中更是衝起一道烏光,恐怖無邊。

在這一刻,他化身成為了魔胎,額骨上出現一條條黑色的斑紋,像是古之大魔王復生了,強大了很多倍!

「你當年在姬家的祖殿中到底得傳承,恐怕那並不屬於虛空大帝吧。」周峰問道。

「哈哈……哈哈哈,想我王騰先得亂古大帝傳承,又得不死山古皇秘法,得上天青睞,有逆世的大造化,今生註定無敵,你們擋不住我的路!」

他真的瘋了,眼中血紅,大叫著、大吼著,兇狠的對周峰發動了攻擊。

「亂古傳承,永恆的放逐!」

虛空破開,他想將周峰打進無垠的次元空間,永遠的葬在未知的時空中。

無用!

「噗」

他一劍向前刺去,鮮血淋淋,王騰躲避的稍慢了一些,一條手臂成為血泥,橫飛了出去。

而今,周峰有無敵之勢,對上他后,每一擊都大氣磅礴,任何一式都將他鎮壓。

7017k 周煙兒忙得四腳朝天,王宴就在一邊回億。

「知府那個女婿叫溫玉,怪不得眼高於頂的知府小姐會看上,長得不錯。話說桃花村的水是不是很養人啊,要不葉子騫能長那樣?我常常在想,我要不要也搬去桃花村住一段時間?溫玉的長相跟葉子騫不相上下。其實,他們長得有點像。溫玉的口音不是這邊人,他說他家是從北方搬過來的…」

周煙兒不耐煩地打斷他:「你怎麼老提溫玉?你是喜歡溫玉還是喜歡那位知府小姐?」

王宴張口結舌:「你瞎說什麼,我提溫玉是因為他問起你了。我就是奇怪,他又不認識你,竟然知道你。」

周煙兒心中一動:「他問你什麼了?」

「他說在街上看到我和一個姑娘站在一起,問我你是不是我的…」王宴似是不好意思,輕輕咳嗽一聲:「妻子,我說不是。」

周煙兒皺眉:「除了這個,你們還說了什麼?」

瞄了周煙兒一眼,見她沒有生氣的跡象,才繼續往下說:「也沒說什麼啊,他就問你叫什麼名字,家在哪兒啊,我都跟你說了。」

「那我謝謝你。」周煙兒眼神略帶諷刺。

王宴有些莫名其妙:「你謝我幹什麼?」

周煙兒不理他了。

王宴到底還是呆不住,背着手溜達了一圈就走了。

閑的時候,周煙兒也在琢磨,溫玉到底是不是葉子安?

雖然沒有見到葉子安,但她心裏隱隱有一種感覺,告訴她溫玉就是原主要找的人。

她倒是想見見溫玉,可找不到合適的機會。跟溫玉打聽了一下,好像是說溫玉帶着妻子回老家了,短時間內是見不到了。

得到這個消息,周煙兒只是覺得有點巧,並沒有多大的感覺。

房子整修好了,周煙兒交代了一番,就準備回桃花村了。

像膠樹沒有七八年是取不了膠的,在此期間山莊沒有別有別的營生,怕是要坐吃山空。她打算培養一個信得過的人,常住在這邊。三五不時的,她再跑過來一趟。這邊的天氣熱,冬天也不是太熱,全家過來度假正好。

買了一些地方的土特產,周煙兒和王宴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來的時候,他們是空着手來的。回去的時候後面跟着幾輛馬車,都是王宴大手一揮買下來的,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的土豪。周煙兒就不一樣了,至少沒他買的多。

該辦的事情辦完了,周煙兒的心情輕鬆了許多,白天玩玩紙牌吃吃喝喝,晚上找個好點的客棧住一夜,第二天再精神百倍地上路。就這樣,走走停停。同樣的一條路,回去的路硬是比來的時候從走了一天。

回到桃花村是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天氣不冷不熱。

周煙兒挑開車簾往外面看去,地里一片綠油油的。

有人彎著腰在地里除草,好奇地朝着馬車看過來。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周小娘子回來了!」

在地里幹活的人們歡呼一聲,丟了手裏的鋤頭跑向馬車。

周煙兒愣了下,看到那些人在馬車後面追着。

「停車。」她敲敲馬車壁,馬車停下之後,她穩穩地跳下馬車。

村民們追上來把她圍在中間,嘰嘰喳喳地說着什麼。

「小娘子,你可回來了,我們都盼着你呢。」

「桃子賣得不好,好多都爛了,怎麼辦?」

「我家小二從外面回來了,也想進你家幹活,你能不能給安排一下?」

周大帶着人找過來時,周煙兒正跟村民們有說有笑。

周大乖巧地等在一邊,等到周煙兒注意到他了,才湊上去跟她說話。

首先,周大跟她彙報了半個月來,工坊的經營狀況。

接下來,周大又告訴她,村民們的桃子賣不出去都求到家門口了。

他們邊走邊說,馬車進了桃花村。

聽到外面的歡呼聲,胡曉桐扶著肚子走出院子看熱鬧。

只見一輛馬車緩緩前行,馬車前後圍滿了村民,有種水泄不通的感覺。

張子誠在後面問:「出什麼事了?」

胡曉桐沒說話,心裏有種微妙的嫉妒感。

張子誠一手扶着她的腰,從後面探出頭來,他一眼就認出了周煙兒的馬車,高興地說:「嫂子回來了。」

胡曉桐看了他一眼,語氣透著一絲不悅:「她是你嫂子嗎?」

張子誠傻乎乎地說:「子騫是我好兄弟,他嫂子就是我嫂子。」

胡曉桐看着他說:「你叫她一聲嫂子,看人家願不願意搭理你。」

這本是一句諷刺的話,沒想到張子誠當真了。

「嫂子回來了啊。」張子誠大聲說。

胡曉桐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張子誠沒注意到,笑眯眯地看着馬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