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參加宴席的除了陳有成和管朝以外,還有趙慶和陳歡幾個百戶。

2022 年 2 月 13 日

這些人都是蘇超在當署理千戶這幾天裏投靠過來的,因此陳有成把他們都給喊了過來。

他這也是在告訴蘇超,我們這些人都是你蘇超的人,你在東南署理處已經有了根基了。

陳勇沒有來,陳有成曾經私下裏跟蘇超說了,他也請過陳勇,但是陳勇拒絕了。

蘇超知道陳有成這是給陳勇穿小鞋了,不過這也正常,逢高踩低嘛,再正常不過了。

當晚,蘇超喝了一個大醉,被趙德武等人叫了馬車給送了回去。

三天之後,陸炳收到了蘇超送來的《論通倭建言書》。

陸炳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將蘇超的《論通倭建言書》通讀了幾遍。

他對蘇超的建言幾乎是全盤接受了。

在他看來,蘇超的建言書不但注重將那些通倭的人一網打盡,而且還隱隱的含着剿殺倭寇和海盜的辦法,只是沒有仔細寫出來而已。

陸炳將李朝叫來了,把蘇超的建言書給李朝看了。

等李朝看了一遍之後,他便問道:「李朝,蘇超的建言書你覺得如何?」

李朝沉吟了片刻之後說道:「大人,這建言書寫得極為膽大,但是又是極為可行。

這是一盤大棋,要是下好的話,不論是對我大明還是對大人您都是有莫大的好處。

只是這操作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要是抓不到那些通倭之人的真實罪證,怕是作用不大。

那些鉅賈和官員的背後不知道牽扯著多少人呢,誰敢保證王公貴族裏面就沒有人牽扯其中呢?

卑職相信朝中的重臣也一定會牽連其中人。

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單憑道聽途說怕是沒有辦法將那些通倭之人一網打盡啊。

要是硬生生的將那些通倭之人抓起來硬審的話,大人,那咱們錦衣衛就會變成千夫所指了,搞個不好,大人,您明白的。」

李朝的話雖然沒有透,但是陸炳也知道李朝要說的是什麼。

他知道這件事要是辦不好的話,就會觸動了很多權貴的利益,到時候自己就會面對鋪天蓋地的彈劾了。

而且皇帝也是一個不靠譜的人,一旦皇帝覺得眾臣彈劾的勢頭太猛了,沒準就會為了平息眾怒,而將自己這個錦衣衛指揮使推出去頂鍋。

當然,這件事一旦是成功的話,那錦衣衛不但可以踩到東緝事廠的頭上去,自己沒準也能讓爵位再高升一下,讓自己的男爵變成伯爵。

機會與危險並存,這讓陸炳很是頭疼。

想了很久,陸炳才咬着牙說道:「這件事一定要辦,這不光是為了我陸某人,更是為了錦衣衛,為了大明。

只要能剷除倭寇之患,我陸炳的身家性命也無所謂了。」

陸炳之所以有這樣的心態,還是跟他的為人有很大關係的。

這陸炳可以說是錦衣衛的歷史上少有的正直官員,陸炳的一生中沒有迫害過一個朝臣,而且還除掉了朝中的幾個奸佞之人。

比如先後計除夏言,揭發大將軍仇鸞和中官李彬的罪行。

而且他還保護了很多的正直大臣,比如彈劾嚴嵩的何維柏,直言嘉靖皇帝過錯的御史張巽,等等、

說陸炳不貪那是扯淡,但是在國事上,他還算是極為有原則的人。

李朝也被陸炳給感動了,起身施禮道:「大人捨身為國,卑職敬佩。卑職要與大人一起謀划此事,要是此事不成,卑職與大人一起受過便是。」

陸炳點了點頭,說道:「這件事自然少不了你就是了,不過你也不能出面,認識你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你不是個拋頭露面的。

這件事最終還是要落在蘇超的身上。

這個建言書是他提出來的,他自然知道如何掌握和實施。

再一個他是生面孔,由他南下暗地裏調查此事最為合適了。

這小子膽大心細,想必能夠勝任此事。

而且就算是他也搞不定,大不了將他放到外任上冷上幾年,還是可以大用的。」

李朝說道:「大人這個辦法也行,只是蘇超現在正在練兵,大人您打算再把他調出來?」

陸炳笑道:「這事兒也不能太過着急,要深思熟慮了,慢慢的謀划才行。

先跟蘇超打個招呼吧,讓他心裏有個準備。

不過這練兵的事情也不能耽誤了,回頭再給他調去五百緹騎吧,讓他一起練了。

等他練好了兵,這一千緹騎就是他南下巡查的護衛。

呵呵,沿海不是有倭寇嗎?剛好可以檢驗一下他練出來的兵。

要是他的練兵之法可以的話,我就會在陛下那裏幫他說話,讓他的練兵法門在京營和邊軍中推行起來。」

李朝笑道:「大人是真的看好這蘇超了?」

「嗯,本官很看好他,怎麼錦衣衛要想屹立不倒,就需要這樣的人,懂得進退,知道取捨,又聰慧勇武,這樣的人很是難得了。」陸炳嘆道。

李朝笑道:「大人還說他懂得進退,知道取捨呢,今日他可是在他的官廨外面大喊『乘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呢。」

陸炳哈哈大笑道:「這有什麼啊,年輕人嘛,要是一點張狂也沒有,那還叫年輕人嗎?我年輕的時候比他還要張狂。」

人就是這樣,一旦看好了一個人,那那個人的缺點也就不是缺點了,變成了個性。

陸炳也不能免俗,他現在看好蘇超,就覺得蘇超處處都不錯,有點缺點也是個性張揚而已。

李朝很知道陸炳的個性,見他處處維護蘇超,也是無話可說了。

陸炳拍了拍那份建言書,對李朝說道:「這件事你就先暗中操辦起來吧,先精選可信的人手,將來派給蘇超使用。

盡量挑一些職位低的人吧,最好在試百戶以下的人中挑選吧,現在也有他們還有上進之心,也願意出力。

再上面的那些混蛋大,一個個的都是老油條了,有好處就上,有事情就躲到後面去。

唉……,錦衣衛要好好的整治一下才行了。」

。 「逃了?」

保護秦院士時和劉毅幾人打過不少交道的外勤隊長問道。

「逃了。」劉毅點頭。

「什麼來頭?」外勤隊長又問。

劉毅搖頭,回憶了下差點要了自己小命的兩個人,除了身形特徵,完全摸不到任何頭緒。

專案組劉組長原本還想給兩方做下介紹,但從劉毅和外勤隊長對話時的語氣神態看出來,倆人是認識的,而且應該還挺熟。

「對了,我叫曹勝,這次代表彩雲省國安局來。」外勤隊長伸出手的同時,特意點明了這次出來用的身份和名字。

劉毅知道,上次安保秦院士的任務后,「曹勝」因為能力突出,被楊勝利拎去了八局。現在作為八局的人,表明自己來自彩雲省國安局,這點就非常有趣了。

點名國安的身份,說明他此次的任務在一定程度上是公開的。隱藏真實身份,又說明此次的任務不是完全公開的。

「行,那你們先聊,我還有個案情分析會。」劉組長看明白狀況,找了個託詞離開。

「什麼情況?」劉毅見沒別人了,索性問個明白。

「一個電話詐騙組織,上面懷疑他們實施詐騙的同時,通過各種手段購買偷竊我們的公民信息,並從中篩選出敏感人員的資料。

再一個就是要查個陳年舊案。曹勝簡單的說了下此行的目的。

稍稍打量了下劉毅五人,嘿嘿笑着說:「二老板說了,既然你們也在就不能放過。」說話間掏出兜里的電話遞出來,示意劉毅和高梅。「喏,兩位誰來?」

老楊同志現在擔任總局的副總,所以才有了「二老板」的稱呼。

劉毅不喜歡跟老楊同志說話,因為不管說什麼都得打起精神預防被「坑」——太累!

搶在高梅之前,示意了下身上因為地上打滾而臟透的衣服:「我去洗個澡,完事兒咱吃飯。餓死我了。」

劉毅跑了,高梅忍住翻白眼兒的衝動接過曹勝的手機,點開呼叫菜單后見裏面就一個號碼,按下發送鍵撥出去。

「聽說遇到對手了?」老楊同志貌似寬厚長者的聲音,幾秒種后自聽筒中傳出。

「是,很強的對手。」高梅貌似謙虛,實際上事先講明自己和整組人一點也不閑。

「嗨,小蝦米罷了,對你們來說遠算不上強。」老楊同志明顯對情況了解的很清楚。

「首長,有什麼指示?」對上楊勝利,高梅的感覺其實和劉毅是一樣的,為防止被繞進去直奔正題,並不打算和對方過多的寒暄。

「首長什麼呀,這次要搞不好,下半輩子就得卧床了。」楊勝利的聲音忽然有些落寞。

高梅愣住,稍一分辨,感覺楊勝利的語氣不像是在開玩笑,趕忙問:「什麼情況?」

「年輕時后腰受了點兒傷,當時醫療條件有限,這突然間就出問題了。」楊勝利語氣輕鬆,但能聽出來,他在有意意壓抑著心中的落寞。

高梅心頭一緊,她和劉毅防備着老傢伙,因為他總把麻煩送上門,可並不影響二人對這位戰績彪炳的前輩心生的崇敬,甚至是崇拜。

現在忽然聽說這樣的一位年紀並不算太大的傳奇人物舊傷突發,餘生可能要卧床,免不了一陣唏噓。

「又不是要死了,癱了正好歇歇。」老楊同志倒是極為灑脫,隨即說道:「北部邦那邊兒局勢複雜,剛好你們需要時不時的露露臉,能騰出手就幫一下曹勝他們。

這可能是我退休前最後經手的案子了,別給我留遺憾!」

「是,您放心。」高梅鄭重應下。

劉毅洗澡換衣服去了,獵犬三個餓得不行先下樓吃飯去了,高梅掛斷電話時,房間里只剩下曹勝一個。

高梅把電話遞還給他,問道:「說吧,有什麼我們能幫上的。」

「電話詐騙團伙那邊兒問題不大,我們有專業設備和技術人員的支持。主要是那筆陳年舊案,將近十年前的事了,物是人非,想調查清楚很困難。」

「具體說說。」高梅示意曹勝坐下。

「是這樣的……」曹勝坐下后從公文包里那出一本卷宗遞給高梅,同時介紹道:「九十年代初期,隨着改革開放的步伐加快,國內一度有大批商人湧入北部邦淘金……」

曹勝開始介紹情況,打開檔案袋的高梅就錯愕了一瞬,因為這個開頭,她今天已經是第二次聽到了。

果然,曹勝後面介紹的情況跟芝敏講述的那段基本相同,都是在一段時間裏,密集的出現了北部邦本地商人和國內商人遇害的情況,繼而催生出大量謠言。

以至於剛剛興旺起來色雙邊交易迅速降溫,兩地民眾之間也誤會重重。

當時的北部邦幾乎處於無政府狀態,我方邊民和商人在這裏接連出事,國內警方派來調查組,但找不到可以溝通協調的單位,人生地不熟,再加上當地民眾的警惕防備心理甚重,連最基本的情況都了解不清楚,只能無功而返。

雖然後續又啟動了兩次調查,但依舊沒有實際意義上的戰果。

當然,收穫還是有的。

種種跡象都表明,兩地商人民眾的對立仇視情緒,有非常明顯的,人為挑唆的痕迹。同時調查人員還發現,國內進入北部邦的商人,並不是單純的「消費者」,同時還是「銷售者」。

北部邦甚至整個鄰國,民生行業和輕工業都是極度落後的,誇張的到洗衣服洗頭還在使用國內基本已經淘汰的土製皂角粉。

連最基本的生活物資都如此匱乏,更別提衣物小器具,及其他生活生產資料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