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去了其他房間,卻沒有回到女神大人她們那裏。

2020 年 10 月 25 日

現在危機還沒有過去,他還是不想讓別人知道女神大人她們的存在。

還好,這皇宮中別的沒有,就是房間多。

隨便找了一個客房走了進去。

一下子……他就相當於‘消失’了。

也是,因爲高手太多,女神大人都不好使用自己的神識。

王昃忍不住呵呵一笑,自己一個人的時間……就是好啊。

不用煩心。

而抱着他的兩個侍女,突然互相看了一眼,她們覺得……自己的機會終於來到了。

而且……貴人讓她們一起來這種‘隱祕’的地方,顯然……並不會那麼簡單的。

都到了這種時候了,怎麼能讓貴人太主動?

輕輕一笑,其中一位侍女說道:“貴人,要不……洗一個澡吧。”

王昃眨了眨眼睛,疑惑道:“怎麼了?我臭了嗎?”

低頭聞了聞……還真有點。

畢竟……雖然信仰之力是回來了,但小世界還是那個死氣沉沉的樣子。

顯然,之前爲了抵抗那團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奇怪的黑霧,他算是徹底的‘壞了’。

就像報廢車,怎麼也得返廠大修了。

身體雖然還是那倒黴的半神之體,但因爲要吃喝拉撒了,自然要有新陳代謝的。

氣味……難免了。

那侍女趕忙說道:“沒有,貴人身上好聞的很……”

王昃尷尬一笑,說道:“去洗去洗,我身上黏黏的也是很難受啊。”

侍女點了點頭,將他放在牀上,然後歡快的跑了出去。

大約幾分鐘,兩個人就捧着一個裝滿的熱水的大水桶走了進來。

王昃的眉頭一陣抽抽。

這要是放在地球上……還真是超級大力士的級別啊!

放好水桶,兩人對視一眼,然後就走了上來,臉不紅心不跳的就把王昃給扒光了。

被如此對待,王昃竟然……還有點小興奮。

噗通一聲被扔進桶裏。

就看那兩名侍女又對視一眼,隨手……將自己身上的衣衫也都脫了。

露出兩條潔白而美麗的軀體。

王昃的眼睛猛地就瞪圓了。

暗自琢磨。

王昃啊……不……不要驚慌,這個吶……肯定是這個世界的規則了,作爲一個外來戶,還是不要改變這裏的規則比較好,嗯嗯……我是好人……

他想要將海國打造成一個金融帝國的時候,卻沒有這麼想。

兩個女子,依然一條毛巾,在王昃的身上小心的擦拭着。

下面夠不到的地方,她們其中一個竟然也跳了進來,身體根本就貼在王昃的身上,然後……還要去擦他的背。

話說……王某人也是男人啊!

自然,自然會有一點點不太正當的反應。

那侍女感受到變化,經年淡然的表情,也終於變了。

輕輕一笑,竟然直接潛下水面。

“呃……你這是要幹什麼?呃……哦~嗷!~”

兩個小時後,王昃乾淨了。

裏裏外外都乾淨了,穿上衣服,躺在兩個女人的懷裏,心中一直在打鼓。

這事千萬不能讓女神大人知道,千萬……千萬吶!

而……也就在王昃‘沐浴’的時候。

真的就如他所說,各方勢力的人都出現了。

這次來的,大部分都是老頭子。

都是各個勢力中舉足輕重的人物。

原本他們受到信息後,就決定快速過來。

那樣的話是用不上幾分鐘的時間的。

可是……他們同時又知道,幾乎所有大陸上的勢力,都接受到了這個消息。

這就需要好好想想了。

制衡,或者牽制。

國與國之間的事情,畢竟不是說只要出動最強的精銳……就能簡單解決的。

也許……這個世界上除了王昃之外,就沒有懂得什麼叫孤注一擲了。

而且他們也認爲,遇到這種事還是‘求穩’,而並非要承擔後方空虛的危險。

更不會把太過重要的人,放在風頭浪尖上。

但凡事都有例外,比如……玄冰。

玄冰主人第一時間就出現在這裏,左右看了看其他勢力的老頭子,輕蔑一笑。

對自己的手下問道:“祕寶在哪?”

其他所有勢力。

都暗道不妙。

這事……計算失誤了。

明明大家派出的實力都差不多,也爲了避免出現過激的情況。

可是你玄冰,竟然直接來了‘大哥’,這還讓人怎麼玩?

一個個趕忙將這個消息發了回去,至於勢力中怎麼決定,那就不是自己該關心的了。

而現在那些老頭子和年輕人,都想明白一件事情。

玄冰主人來了,自己就跟在後面看好了,千萬……不要多話。

這女人不講理啊。

甚至連神殿大帥哥,先是向自己神殿審判所的宮主講明事情的經過,然後……就保持沉默了,眼睛都不敢往玄冰主人身上瞄。

雖然……她是世間最美的三個女人之一。

一大羣人,數量在一百開外。

紛紛從井口再次進入到那藏寶之地。

看着上面金色的圓球。

玄冰主人冷哼一聲,說道:“胡鬧!”

最先來的那名女子一愣,疑惑的問道:“主人,這……這就是祕寶啊。”

玄冰主人冷道:“祕寶?這是陷阱!我們四周已經被虛空之晶包圍,那‘天泉水’只要稍微受到碰撞,這個陣法就會發動,即便是我想要全身而退也要付出點代價,至於你們……哼,最起碼要留下一手一腳。”

她伸手一招,一塊靈石就被握在手中。

皺了皺眉頭,又冷哼道:“一羣蠢貨!這靈石明明是剛從某個空間物品中取出來的,並且受到一種奇異的靈氣滋養,已經遠非平常靈石的質量,這絕不可能是天然存在的,更不是在這裏存放很久的。”

最先的女子說道:“主人……屬下不明。”

玄冰主人說道:“哼!這就意味着,有人已經現你們一步進入到這裏,並且發現這裏是絕殺之陣,爲了引你們上當,更是在這裏面灑下靈石……哼!當真是畫蛇添足,若是沒有這些靈石,我還真的不能確認這裏是一個陷阱吶!

說,最先發現這裏的……是誰?!”

嘩啦啦,所有人的眼睛都憤怒的望着神殿大帥哥。

呼啦啦!

他身邊所有的人,都忍不住退開了一步。

甚至那審判所的宮主,都投以一個‘自求多福,老子也保不了’的眼神。 呼!~

一陣細微的風聲。

神殿大帥哥猛地向玄冰主人的方向飛去。

一個能夠翻江倒海,而且也確實翻江倒海過的人,就這樣,彷彿一隻乾癟的小雞仔一樣,被玄冰主人提在手裏,懸在半空中一動都動不了。

玄冰主人冷聲說道:“哦?就是你?散播假消息,讓我的手下面臨生死危險?哼!你好大的膽子!”

神殿大帥哥趕忙呼喊道:“不是我!不是我!~是一個海國居民把這裏的情況告訴我的,我跟大家知道的一樣多!~”

玄冰主人皺了下眉頭,直接把他扔到一邊。

一個人是不是說謊,她還是能看出來的。

既然這裏的佈置不是他弄出來的……

突然,又是伸手一抓,神殿大帥哥又被抓了過來。

他都要哭了,這位姑奶奶啊……您能不能有話他孃的一次說完?!

玄冰主人冷笑道:“聽說……你得了幾件寶物?”

神殿大帥哥絕望了,直覺吼道:“不是幾件,就一件!啊!~我說的是真的,還有其他的被他們別人得到了!”

說着,十分不甘心的,將儲物戒指中的銘角拿了出來。

他這就是遭遇了搶劫,但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話說……堂堂一大勢力的首領,玄冰的主人,怎麼……怎麼也能幹出這種事情來?這完全就是不可理喻,自降身價。

但……不得不說,她絕對是賺了。

“哼!”重重的哼了一聲,玄冰主人眯着眼睛看向其他的衆人,問道:“還有誰拿了?需要我一個個的追問嗎?”

王昃一共就‘送出’了四塊銘角。

現在,就全在玄冰主人的手中。

這是吃果果的搶劫,而且也是她最喜歡乾的事情。

看着懸浮在自己面前的四塊銘角。

她突然愣了一下,隨後眯着眼睛說道:“好,真是不錯,沒有想到,這個小小的海國竟然出現了這樣一位人物,可以到時空夾縫之中,拿到完好無損的銘角,而且……還是很極品的這種,當真是……很難得啊!”

她這是實話,就算是她,也輕易不敢進入時空裂縫,先不說進去能不能在浩瀚之中找到銘角。

就算是找到了,那她也沒有把握說可以找到原路回來。

時空裂縫,就是一直在變化的夾縫,是宇宙的漏洞,是個一瞬間就會變一個樣子的地方。

就連王昃,當初也是根本找不到回到地球的路了,只能找到一個機會,穿到須彌界了。

玄冰主人沉聲問道:“現在的海國,裏面有沒有奇怪的人?”

一說起奇怪的人,所有的人都腦海中反射出一個形象來。

除了王昃之外,還能有誰?

“哦?看來你們是知道啊……”

……

王昃躺在牀上,躺在一名侍女的小肚子上,又是提心吊膽,又是開心。

是不是把鼻子歪過去,嗅着女子身上好聞的味道,心滿意足的豬哥一隻。

正這時,突然房門轟然被踢開。

王昃第一時間就喊道:“沒有沒有!我們什麼都沒有做!~”

做賊心虛就是這樣子的了。

但隨即卻是一愣,眨了眨眼睛,歪了歪頭,問道:“你是誰?”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玄冰主人。

她冷笑一聲,說道:“這個問題不應該你來問我,而是我來問你,你……是什麼人?從哪個世界過來的?”

王昃眨了眨眼睛,奇怪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其他世界來的?”

說到這,突然又是一愣。

這不是……把自己的底細不打自招了?

那玄冰主人說道:“這……很難明白嗎?你身具銘角,現在身體卻又虛弱的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如果不是在突破時空裂縫中受了傷,那你來告訴我,你的銘角難道是撿來的?”

王昃趕忙否認道:“什麼銘角?哦!我知道了,你是說海國的寶藏嗎?呵呵,海國這的小國家,一直流傳着擁有寶藏的傳說,沒想到……還是有兩個的。”

啪!~

說到這裏,王昃只覺得自己的臉頰一痛,整個腦袋就被抽到了一邊。

他呆呆的眨了眨眼睛,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然後看着對面的玄冰主人,很是疑惑的問道:“你……你打我?!”

玄冰主人冷聲道:“怎麼?我作爲這世界最強大的存在之一,去打一個滿嘴胡言亂語,試圖欺騙我,甚至之前試圖將我的寶貝弟子推往危險的人,還需要什麼疑問嗎?”

王昃眼睛深深的眯了起來,認真的,從上到下的,看着玄冰主人的一切。

她很美,真的極美。

但現在在王昃的眼中,她就是一條惡魔!

王昃咬緊牙關,死命的忍住了自己的憤怒。

突然,擠出一絲笑意,說道:“原來是因爲這個,那……你也不應該打我,請問……你有證據嗎?”

玄冰主人愣了一下。

她沒有想到這個王昃……還真是個很有趣的人。

按照她的推斷,這個巴掌打過去,要麼對方就會憤怒,要麼……就會膽怯。

可是這個人卻意外的,這樣笑了出來。

玄冰主人冷聲道:“證據?只要我一個懷疑,便是這世間的真理!”

王昃笑着問道:“難道……這是因爲你很強大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