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卸掉妝容,泡了個舒服的澡,裊裊的熱氣徐徐升起,慕初笛眯著眼睛,肌肉放鬆下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不知是今天太累,還是碰見一隻小奶包心情很好,胸膛的壓抑感消失殆盡。

自從回國,仇恨便在心頭蔓延,像一隻被捆綁的野獸,聞到血腥的味道,正企圖掙脫出來。

她一直覺得胸膛沉甸甸的。

可今天,卻異常的放鬆。

思及那隻小奶包,慕初笛嘴角情不自禁的微微上彎,她好像沒有問小奶包的名字。

他會不會給她打電話呢?

慕初笛心裡竟然騰升起了渴望。

自從牙牙離世后,她陷入徹底的絕望深淵,再沒有期盼過任何事情。

如今這感覺,有點生疏,可她卻一點都不討厭。

翌日

慕初笛剛化好妝,微信便響了響。

看到下樓這兩個簡單明了的字眼,慕初笛便簡單地收拾一下,快速下了樓。

遠遠看到一輛顯眼的勞斯萊斯幻影,慕初笛上了車。

車內,一張深邃溫雅的俊臉映入眼帘,他微微仰著臉,眯著眼睛小憩。

慕初笛安安靜靜地坐著,不敢打擾先生休息。

車廂內,靜得讓人心慌。

先生喜歡靜,慕初笛也沒開口,寂靜的氣氛並沒顯得尷尬,倒是有種默契。

很快,來到拍賣會。

拍賣會外,滿滿的記者。

慕初笛波光微微動了動,手情不自禁的摸上臉。

儘管畫了粒美人痣,她還是有點小心慌,四年過去,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她。

怕且沒有吧,對容城的人來說,慕初笛就是個死人。

她不想這麼快被發現,她想要潛伏在黑暗之中,一步一步地把敵人逼向死路。

只是,現在沒有她提要求的資格。

梵缺說的一切依舊,慕初笛就知道肯定有記者拍攝,當然在國外,他們也經常玩這個,把那些老東西給氣個半死。

深呼吸,鼓起勇氣,慕初笛打開車門,下了車。

「沈先生來了。」

「快,拍這邊。」

輕輕吐口氣,慕初笛正準備對上記者們。

突然,一雙大手捂著她的眼睛,遮住她的半張臉。

一把把她拉過去,抵在他的胸膛前。

慕初笛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條絲巾散開,蓋在她的頭上,就像婚紗的頭紗,朦朧卻漂亮。

「先生?」

他們不是要秀恩愛,氣死那些老東西嗎?

溫潤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不是不想讓人看到你的臉?這樣就可以!」

「沈先生不捨得讓任何人看到未婚妻的臉,佔有極強!這標題也不錯。」

鎂光燈不停閃爍,拍下不少照片。

沈京川護著慕初笛,看在記者眼中,佔有慾極強,果然如傳聞中一樣。

另一邊,一輛邁巴赫直接開進貴賓停車場。

一雙如鷹眼般幽深的眸子,輕輕地瞥向人群。 拍賣會設立在容城極具歷史的高聳大樓里,那是霍氏的產業。

慕初笛被沈京川護著進入會場,他們是特別貴賓,工作人員領著他們走向貴賓的坐席。

與普通拍賣會不同,所有貴賓都有獨特的包廂,設在會場的二樓,全是特殊玻璃製造,只有裡面能夠看到外面,外面是完全看不進裡面的,隱秘性極強。

「沈先生,沈太太,請隨這邊來。」

能派來接待貴賓的工作人員早就是個人精,他們對所有到場的貴賓的資料都背過一遍。

這位國外來的沈先生,傳聞是妻奴,對未婚妻各種寵溺。

只是佔有慾極強,一直不捨得讓人看到未婚妻的臉。

工作人員只知道沈京川的名字,並不知道他的未婚妻姓什麼,所以直接喊沈太太。

「嗯。」

沈京川大手按在慕初笛的腦袋上,護著她一直走向二樓。

「堂姐,等下拍賣會有一粒彩鑽很適合你跟姐夫做戒指,傳聞曾經是伊莉莎白二世,國王給他摯愛的皇后做的戒指,後來戰亂,流轉到民間,彩鑽被挖了出來。」

「所有人都知道,你的耳鑽是姐夫親手挖的,你出事後,他還花了2.5億買下其中一隻,我覺得寶石對你跟姐夫都太有意義了。」

那是年輕女孩的聲音,很有活力。

慕初笛唇角微微上揚,真美好,那麼痴情的男人!

「彩彩,小聲點,人多!」

這聲音,並不熟悉,可它總是在慕初笛的腦海里迴響。

這四年,從不間斷。

慕初笛腳步停了下來,沈京川感受到她的異樣,狐疑道,「怎麼了?」

慕初笛深深地呼吸,並沒有開口。

底下一樓的人繼續驕傲地說道,「怕什麼,越大聲越好,誰敢跟霍氏對抗,他們聽到那就不會跟你搶,到時候我們可以便宜拿下了。」

「別亂說話!」

那語氣,一點責怪的味道都沒有。

「我知道,隱婚嘛!」

霍氏!

霍驍!

慕初笛呼吸頓時變得急促,胸腔里的怒氣,徐徐升起,恍若即將爆發的火山。

她低頭垂眸,看向底下。

是她,宋唯晴。

而她旁邊一直喋喋不休的年輕女孩,十八歲還不到的樣子。

姐夫?

真是個好名稱!

慕初笛搭在樓梯上的手指,微微蜷縮。

他終於跟宋唯晴結婚了?如願以償了吧!

四年了,他可能連牙牙的名字都不再記得了吧!

她可憐的牙牙,死的那麼凄慘,卻只有她會惦記著他。

太不公平了,如果不是他們,她的牙牙又怎麼會死?

她的仇人啊,怎麼能夠笑得那麼燦爛,燦爛到,讓她不惜一切都要摧毀。

「沈先生,沈太太?」

工作人員停下腳步,側頭看向他們。

慕初笛抬眸,正好對上沈京川打量的眼神。

「四年,就這樣?」

她知道沈京川的意思,四年了,如果她的情緒還這麼容易外泄,那這四年的苦都白熬了。

「不是!」慕初笛收回情緒,很快,臉上的憤怒和不甘便拋之腦後,淡淡的淺笑回到臉上。

四年了,她再也不是曾經的她。 工作人員把他們帶到貴賓室后,正打算離開,卻被慕初笛叫停。

慕初笛走到她的旁邊,貼著耳朵說了幾句話,便把登記牌給她。

登記牌,那是拍賣的時候用的。

不過他們在二樓的貴賓室,只需要按投拍按鈕,並不需要登記牌。

工作人員先是一臉震驚,隨後便是興奮。

很快,工作人員便離開。

她離開后,慕初笛也沒有跟沈京川解釋,直接提起其他事情。

「沈先生,今天這場戲演完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請假一周。」

「嗯。」

沈京川什麼都沒問,慕初笛早就料到,她坐在寬闊的沙發椅子上,捏起塊西瓜吃了起來。

室內的燈光突然變得陰暗。

樓下的燈光已經熄滅,只點亮台上的燈光。

閃爍的燈光照在台上,增添了几絲神秘的氣氛。

十惡臨城 慕初笛雙手捧著臉,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似乎心情不錯。

與剛才那個爆脾氣,相差甚遠。

「做了壞事?」

他只能看到慕初笛的側臉,白皙嫩滑的肌膚,如月般明媚的眸子,嘴角的梨渦淺笑讓人情不自禁的勾起了唇角。

誰能想到這我見猶憐的女人不是小貓咪而是小狐狸,狡猾得很。

慕初笛沒有否認,推了推一旁的水果盤,「吃點西瓜,等著看戲!」

話才剛落下,慕初笛便記起沈京川不吃這些東西。

西瓜,寒涼,沈京川從來都不吃。

剛想把水果盤移過來,一雙白皙如玉的手指卻捏了一塊,送入口中。

慕初笛還沒來得及開口,拍賣會便開始。

首先拍賣的是一副宋朝的畫,畫名也太逗了,真簡單,直接叫狐假虎威。

雖然名字隨意,可畫還是不錯的,特別是那隻狐狸,栩栩如生,透過畫,也能看到它眼底的狡黠。

三十萬起。

慕初笛還想見識一下所謂的競投,很可惜,並沒看到。

誰讓她旁邊那位財神爺看中了呢,直接把價錢喊到三百萬。

一來就是十倍,誰敢斗,輾壓性勝利。

第一件也就算了,然而後面兩三件都同樣的下場,慕初笛就有點不滿了,畢竟剛才看了競投的順序,很快就是她想看的戲拉。

她並不想讓沈京川搶戲。

「沈先生,這些東西城堡里不是很多嗎?」

言下之意,你還買來幹嘛?

「我有錢!」

慕初笛頓時心塞,有錢人,別刺激他們窮苦人家。

她深深呼吸一下,決定跟沈京川求個情,「沈先生,等下能不能高抬貴手,您的錢,先留著,銀行很樂意的。」

沈京川見她狡黠如狐狸的模樣,挑眉道,「你的壞事?」

慕初笛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沈京川明白她的意思,輕輕地嗯了一聲。

接下來拍賣開始。

宋唯晴的座位就在台下第一排正中央,一眼便認出。

慕初笛透過玻璃,看向底下。

拍賣場

「堂姐,這枚項鏈好漂亮啊,很適合你,等下我們就拍下來。」

拍賣開始,宋彩彩第一時間舉起牌子。

燈光照在她們身上,她嘚瑟地往回看,果然,所有人看到宋唯晴的模樣后,沒人敢抬價。 寬闊的辦公室內

「霍總,這個項目我很滿意也很期待,希望霍總能再創奇迹!」

霍驍,容城商界的神話,曾經創下無人能敵的奇迹!

能跟霍氏合作,也是商界不少企業的期待!只可惜霍氏需要合作的項目並不多,通常合作的都是超大項目,投資額度大,風險高,沒有一定資本想都不敢想!

奈申先生,R國的風雲企業家,本來霍驍是打算飛去R國洽談的,誰知奈申先生突然改變了想法,要到容城來!

「放心,合作愉快!」

霍驍與奈申先生握手!

「不知霍總今晚有沒有時間?」

霍驍噙著淺笑搖頭,「上次沒能請奈申先生吃個飯,今晚請務必給我這個機會!」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奈申先生神秘地眨了眨眼睛,「我想邀請霍總去看個秀,看我女神!」

奈申先生,五十多歲,在R國是個響噹噹的人物,黑白兩道通吃,此時,卻想個迷弟一樣,提起女神,兩眼發光!

「好!」

雖然對走秀興趣不大,可奈申先生興緻勃勃,他不能讓拂了他的好意!

當晚,秀場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在場的所有人,沒一個是空閑下來的!

大家該幹嘛就幹嘛,工作人員檢測燈光,舞台效果,模特化妝換衣服,忙而不亂!

一個小化妝間內,幾個模特圍在一起,臉上充滿嫉妒!

「憑什麼那人搶了漫漫的衣服,她自己那件怎麼就不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