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即便是這一次圍攻著六階妖獸失敗了,慕容雪幾人,也不會感覺到,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情,反而會因為過程中,眾人一些沒有注意到的地方,而暗暗的記在內心裡,以方便下一次遇到類似的情況下,有更好的發揮。

2021 年 1 月 7 日

如今,慕容雪幾人的瘋狂努力,追擊著這一頭六階的妖獸,無非是在大好局勢之下,被六階妖獸突圍而出,眾人的內心裡,多少有著幾分憤憤不平罷了。

若是能夠在增長經驗的同時,又收穫了一頭六階的妖獸,對於眾人來說,不是更加的有意義嗎?

所以,慕容雪才會瘋狂的,在第一時間,就追擊著六階妖獸而去。

即便是在木綵衣的玄鐵小劍,即將擊中逃跑中的六階妖獸的時候,慕容雪也是蓄勢待發的,時刻準備著,補上一擊!

。。。。。。

奪命狂奔中的六階妖獸,自然不會一點都感應不到身後的危機。

能夠從顧陽一行人中突圍而出的六階妖獸,又怎麼會在勝利的逃出包圍圈之後,就不關注自己身後的情況呢?

對於慕容雪、古炎苒幾人的追擊,完全是在六階妖獸的預計之內的。

但是,木綵衣突然攻擊出來的玄鐵小劍,以及劍身上閃現著的冰冷的氣息,和飛行的速度,則是大大的超乎了六階妖獸的預期。

如果這頭六階妖獸,能夠在此時開口說話的話,一定會吐槽著:「為何之前戰鬥的時候,你們這些人類**者,不施展出類似的進攻招式呢?非要等到我成功的逃離之後,再施展著這樣的招式,來進行追擊?」

當然了,木綵衣所攻擊出來的玄鐵小劍,幾乎是木綵衣,把玄鐵劍陣上,所有的力量,都聚集到了其中的一柄小劍上,從而發揮出了超越木綵衣實力境界的戰鬥力。

眼看著,玄鐵小劍,即將轟擊到六階妖獸的身體,連六階妖獸本身,都能夠感應到,自己的碩大的尾巴上,傳遞著一股冰寒的氣息之後,只見,六階妖獸,在這一刻,竟然又一次的轉換了逃跑的方向。

儘管,在奔跑的角度上,只是出現了略微的差別,但是,六階妖獸的奔跑,以及玄鐵小劍的追擊,都是在快速中進行的。

一個小小的角度上的改變,足以讓玄鐵小劍的攻擊方向,產生了致命的偏差!

「哼!」木綵衣看著這一幕,不由得冷哼了一聲,「你以為這樣就能躲避開我的攻擊了?真是太天真了。……」

木綵衣一直盯著六階妖獸的眼神,終於是在這一刻爆發出一抹絢麗的光彩,緊接著,木綵衣伸出來的雙手,則是在複雜的,做出了一系列的動作。

落在趙恆幾人的眼中,就是木綵衣眼神看向了六階妖獸,然後,手上的動作,彷彿是在虛空中,憑空的在捏造著什麼一樣。

緊接著,玄鐵小劍原本一往直前的攻擊方向,竟然就在木綵衣不斷的變換著的手勢中,悄然間,跟上了六階妖獸轉移的方向!

。。。。。。

「幹得好!」即便是木綵衣攻擊出去的玄鐵小劍,暫時的,還沒有一擊必中的,轟擊在六階妖獸的身上,但是,看著木綵衣能夠如此自如的**控著已經攻擊出去的玄鐵小劍,足以讓趙恆等人,轟然間,贊了一句了。

哪怕是正在追擊中的慕容雪、古炎苒、顧陽三人,暫時的看不到木綵衣手上的舉動,但是,玄鐵小劍及時的改變了攻擊的方向,追上了六階妖獸逃跑的身影,也是讓這三人的眼神中,光彩漣漣。


奔跑在最前方的六階妖獸,似乎是再度的感應到了,碩大的尾巴上,所傳遞過來的冰寒的氣息,終於是沒有再次的進行閃避,反而是微微的停頓了一下自己的身子,驟然間,爆發出六階妖獸的氣勢,彷彿是在刻意的,等待著玄鐵小劍的到來一樣。

「不好!」顧陽看著這一幕,下意識的就喊了一句。

緊接著,就在顧陽的注視之下,六階妖獸的身體中,閃現出來的能量光團,一瞬間,全部都集中到了碩大的尾巴上。

「嘭!——」的一聲巨響。

木綵衣攻擊出來的玄鐵小劍,終於是落實到了六階妖獸的身體上。

不,確切的說,是這一柄告訴飛行著的玄鐵小劍,直接的攻擊到了六階妖獸的尾巴上!

就在眾人可以看到的景象中,玄鐵小劍,似乎是爆發出了強大的攻擊力,雙方咋一接觸的時候,就出現了一團肆意的能量波動。其中,有玄鐵小劍所蘊含的冰冷的能量氣息,也有屬於六階妖獸的氣息。

但是,讓眾人非常意外的是,當這一團肆意的能量波動,逐漸的消散開來之後,玄鐵小劍,固然是停頓了一下,然後,「鏘」的一聲,從半空中掉落了下來,一頭插入到地面上,而六階妖獸的身子,卻是在這一瞬間,幾乎是不可思議的,來開了和深后追擊著的慕容雪之間的距離。

。。。。。。

「這是?」趙恆的臉上,閃現出一抹疑惑的表情。

就連玄鐵小劍的主人木綵衣,在這個時候,也是一臉的無奈。不是木綵衣沒有儘力,相反,木綵衣的這一次攻擊,不管是在準備上,還是在攻擊的力度上,甚至是在玄鐵小劍攻擊出去之後,對於攻擊方向和時機的把握上,都是非常的出彩的!

奈何,最終的結果,並不是那麼的讓人滿意而已!

這樣勢在必得的一擊,僅僅是換來了六階妖獸尾部的幾根絨毛,隨著雙方交擊而產生的能量波動,散逸在半空之中,久久的不願意落到地面上?

「這還真是,讓人無奈的很啊。……」顧陽一邊繼續的追擊著六階妖獸,一邊嘀咕著。

很顯然,眼前的這一頭六階的妖獸,所具備的「智慧」,是真的超乎了眾人的預料了。就在玄鐵小劍即將攻擊到六階妖獸的時刻,對方先是故意的一個停頓,爆發出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了碩大的尾部。

然後,就在玄鐵小劍落實的攻擊到它的尾巴的時候,因為妖獸的尾巴,雖然整體的形態比較的「巨大」,可是,終究不是六階妖獸身上的要害之處。哪怕是在戰鬥中,被攻擊一下,也不會造成妖獸的巨大損傷,更何況,這一次的攻擊,還是在六階妖獸有著充裕準備的情況之下?

反而是六階妖獸的身子,在藉助著玄鐵小劍,傳遞過來的衝擊力的同時,突然的加速了前進的速度。

不,在顧陽看來,對方肯定是在那一瞬間,完全的放棄了奔跑的動作,甚至於是收斂起自己的氣息,反而是純粹的依靠著玄鐵小劍的衝擊力,讓自己的速度,達到了堪比玄鐵小劍飛行的速度。


甚至於,顧陽還能夠感應到,隨著六階妖獸藉助到足夠強大的衝擊力,在飛行的過程中,還能夠調息著自己的狀態,轉而等到這一股衝擊力,消散之後,能夠更快更強勢的,恢復自己奔跑的速度。

可以說,這樣的結果,實在是讓追擊著的慕容雪、古炎苒、顧陽三人,很是無語。

明明是優勢,現在倒好,反而是成了幫助著六階妖獸逃跑了。

。。。。。。

而就在顧陽幾人,嘴角的苦澀笑意,還沒有徹底的收斂起來的時候,莫名的,顧陽幾人就是感覺到心頭一陣的顫慄!

緊接著,就在顧陽身後的方向,傳來了一陣,淡淡的轟鳴聲,就好似有什麼能量,正在的劃過天空一樣,撕裂開能量攻擊路線周邊的空氣的那種摩擦聲響,非常的尖銳。彷彿是在這一刻,周圍的一切,都徹底的陷入到了靜止之中,唯有這一道能量光線,在急速的前進著。

下意識的,顧陽就縮了縮自己的腦袋。

而一瞬間之後,伴隨著這一道能量光線,所傳遞出來的聲響,就從顧陽的身後,來到了顧陽的頭頂,下一刻,則是直接的出現在了顧陽的身前。與此同時,這一道能量光線,也徹底的落入到了顧陽的視線之內。

顧陽有些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一道能量光線,最終的目標,竟然是轟擊向了依然還在藉助著木綵衣的玄鐵小劍的攻擊力,而的遠去的妖獸的身影。

。(未完待續。) 突然而來的能量光線,不光是顧陽等一行人感覺到非常的詫異,即便是正在前邊奔逃著的六階妖獸,顯然也有些意外。不過,這一道能量光線,可是直接的沖著它去的。六階妖獸在一瞬間,就改變了自己奔跑的方向!

在顧陽幾人看來,對此已經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了。

似乎是眼前正在奔逃的妖獸,對於危機,有著非常敏銳的感應,在應對上,也從沒有陷入過被動的局面。

幾乎是每一次的危機,這頭六階的妖獸,都能夠應對自如,並且從危機中,尋找到合適的機會,突破而出。

至少,六階妖獸在奔跑的過程中,憑藉著忽然的改變方向,來應對追擊著而來的能量,已經是不止第一次了。

不過,有些出乎所有人,以及六階的妖獸預料的是,這一道追擊而來的能量光線,彷彿是預先就知道,這頭六階的妖獸會改變自己奔跑的方向一樣,在速度非常快捷的同時,還擁有著其餘的一些能量。

就在六階妖獸,轉換著奔跑方向的瞬間,這一道能量光線,轟然間擴散開來,就好像把六階的妖獸奔跑的整片區域中,全部都納入到其攻擊範圍一樣,驟然間閃亮的光芒,幾乎是要刺瞎了所有追擊著六階妖獸的修鍊者的雙眼!

。。。。。。


「嘭!——」的一聲。

巨大的聲響,似乎是讓這片雲落澗核心區域地帶,都直接的為之震撼一樣!

而伴隨著著一聲巨響,樹木的搖曳,以及能量波動的頻率,讓在這個區域中的眾人,都陷入到了地震一般的感覺。

「這可真是,……」顧陽下意識的,就停下了腳步,想要說點什麼,卻感覺自己在這個時候,似乎是什麼都說不出來。至少,顧陽就沒有辦法來形容,他此時的心情,究竟是如何的。

顧陽不希望,追擊上這頭六階的妖獸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顧陽更希望的是自己一行人,可以攔截下這頭六階的妖獸,甚至於是活捉這一頭六階的妖獸。否則的話,真要被這頭六階的妖獸,給逃跑了,顧陽幾人的心情,自然是無比鬱悶的。

相比較起來,這會兒六階妖獸,驟然間被一股陌生的能量,強勢的給擊中,暫且不說,隱藏在暗處的人,究竟是誰。但是,在顧陽看來,若是這個人顯露出來的話,肯定是對這一頭六階的妖獸,擁有著所有權!

顧陽等人作為星殿的弟子,自然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

並不是說,這會兒,顧陽等人,一擁而上,直接的斬殺受傷了的六階妖獸,就能夠霸佔這一頭六階妖獸了。

否則的話,不管是顧陽也好,還是同樣的停下腳步的慕容雪、古炎苒兩人,為何會不再繼續追擊著呢?

。。。。。。

「我說,你們幾個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的繼續追啊。……」一個淡淡的聲音,遠遠的傳來。雖然,說話的人,距離顧陽一行人,還有著不少的距離,雙方還看不太清楚,互相之間的容貌,但是,從聲音上來辨別,顧陽一行人,都是心頭一喜。

「天南?!」古炎苒率先驚嘆了一聲。

緊接著,顧陽和慕容雪兩人的臉上,也是一喜。下意識的,慕容雪三人,就是瞬間恢復到了追擊六階妖獸的狀態。

要知道,此時,有了方天南的幫助之後,六階妖獸的形勢,可就不容樂觀了。

從大的方面來說,顧陽一行人算是增加了一個生力軍,方天南的實力,也是屬於天元境真人境界的,即便是從小的方面來說,方天南的驟然一擊,已經讓六階的妖獸受傷了不是?

當慕容雪三人,繼續的展開追擊的時候,果然是看到了前方的妖獸,所處的位置,在能量的波動,慢慢的消散之後,終於是展現出了方天南攻擊過後,具體的情形來。

「還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啊。」顧陽抿著嘴角,感嘆了一句。

六階妖獸的身上,並沒有太大的傷勢,就好像是方天南之前的能量光線的攻擊,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但是,當六階妖獸感應到慕容雪三人,繼續的追擊而來的時候,想要再度的逃跑,則是在速度上,有著明顯的下降!

還是受傷了!並且,直接的影響到了六階妖獸的速度!

慕容雪三人的心中,驟然一喜。

彷彿是方天南也清楚的知道,這頭六階的妖獸,對於顧陽一行人的意義一樣,並沒有直接的斬殺,而是限制住了這頭六階妖獸的速度,那麼,慕容雪三人,追擊上六階妖獸的時候,沒有花費多少的時間。

這一次,和之前的時候,眾人包圍著六階妖獸的情形一樣。

慕容雪三人,分成三個方位,緊緊的注視著六階妖獸的舉動。誰也沒有冒然的,選擇先一步的出擊。

反倒是六階妖獸,在這個時候,終於是流露出了慌張的表情,時而的做出想要突圍的姿態,又感應到慕容雪三人的全力戒備。

雙方只能是僵持著,互相敵對著。

。。。。。。

方天南的到來,讓留在原地照看朴樹的幾名星殿弟子,異常的歡喜。

「我說,你來的還真是巧啊。」葉雨萱沖著方天南道了一句,「之前,我們可還是為你擔心來著。……」

「呵呵,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方天南則是笑著說道,「這不,剛來就能夠趕上戰鬥,再沒有比這個更加合適的機會,讓我現身了。……」


「是啊,是啊,……」葉雨萱只能是沖著方天南,婉兒一笑。

「你的意思是說,你早就來了,然後故意看著我們獻醜是吧?」邊上的木綵衣,在這個時候,忽然的插了一句。

「哪能啊。」方天南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道,「這我不是剛來就趕上了嘛。要知道,這麼大的一片區域,想要找到你們幾個,可真是不太容易。」

「那你之前,……」木綵衣考慮了一下,還是暫時的按捺住詢問的情緒,沖著方天南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慕容雪三人的方向,「算了,你還不去幫忙?這妖獸,可真是厲害,並且怪異的很。」

「行,那我就先行一步,你們收拾一下,再趕上來。」說著,方天南的眼神,和其餘的幾人,對視了一眼,瞬間,就沖著慕容雪幾人的方向,趕了過去。

「你自己小心一點啊。」木綵衣在身後,沖著方天南喊了一句。

方天南頭也沒回的,就舉手揮了揮。

不過,就在方天南沖著六階妖獸趕去的同時,原本還非常輕鬆的表情,這會兒,忽然的就是一凝!下意識的,方天南就皺起了眉頭,看向了遠處。

在那裡,似乎是有著一股莫名強大的氣勢,正在朝著這邊趕來。

。。。。。。

「不好,速戰速決,似乎是有妖獸,朝著這邊過來了。」方天南沖著顧陽三人提醒了一句。

反觀被慕容雪三人包圍著的六階妖獸,在這個時候,卻是忽然的表現出激動的情緒來。

這也更加的讓包圍著它的三人,猜測著正朝著這邊過來的妖獸,會不會是這頭六階妖獸的同伴呢?這會兒,僅僅是一頭六階的妖獸,就讓慕容雪一行人異常的狼狽了,這會兒,若是再過來一頭,或者是兩頭六階的妖獸,慕容雪一行人,說不得,就不要去圍追妖獸了,直接的撤離,才算是最為正常的選擇。

「天南,你有感應到,正在趕過來的妖獸的類型嗎?」顧陽先是關注了一下,正在包圍中的六階妖獸,轉而又沖著方天南詢問了一句。

「和它應該是同類吧?」方天南有些不太確定的說道,隨即,又補充了一句,「速度好快啊。……」

「應該是你之前的攻擊,鬧出來的動靜太大了,才驚醒到對方的吧?」古炎苒分析著說道,「不然,我們之前都打了這麼久了,也沒見它有什麼同伴過來。」

「不管如何,先考慮一下目前吧。」顧陽無奈著說道,「正在趕來的妖獸,想必在實力上,不會比眼前的這個傢伙來得遜色。」

「那就先抓住它再說。」方天南考慮著說道,「不管來的是不是它的同伴,只要它落到我們的手裡,我想,以六階妖獸的智慧,應該都會有所顧忌吧。」

「也好。」顧陽點了點頭,隨即,看了看方天南和慕容雪,說道,「那接下來,就看你們兩個的了。」

「我說,這不該是你一個人歷練的時刻嗎?」方天南沖著顧陽,怪異的一笑。

「得了吧,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顧陽繼續無奈著,攤了攤手,嘀咕著,「就我那幾下子,暫時的,就不獻醜了。否則的話,等到它的救兵來了,也不見得能拿下它呢。」

「哼!」慕容雪卻是在邊上,冷哼了一聲,「你確定你能夠在單打獨鬥的情況下,一舉拿下它?」

「呃,……」顧陽頓時無語。

.(未完待續。) 顧陽在被慕容雪揶揄了一句之後,果斷的做好了自己的本職工作。那就是,站在旁邊看著方天南和慕容雪兩人,一起朝著六階妖獸進攻。

慕容雪的攻擊招式,依然是充滿著火熱的味道!

而反觀方天南的攻擊招式,基本上就是在彌補著慕容雪的漏洞了。兩個人,雖然在一起配合的時間很少,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是展現出了強大無比的默契。幾乎是在任何一個人進行攻擊的時候,另外一個人就會很好的進行輔助!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快點啊?」顧陽在邊上,督促了一句,「這麼下去的話,說不定,等你們倆完成任務了,緊接著就又有危機到來了。」

「有本事,你來呀?」慕容雪毫不客氣的回了一句。

「得,就當我沒說。……」顧陽抿了抿嘴,還特意的和一起圍觀著,防止六階妖獸逃跑的古炎苒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神中,都頗有些無奈的神情。

。。。。。。

「我說,你們幾個,不是準備活捉這一頭妖獸嘛。」方天南在這個時候,解釋著說道,「想要活捉的話,可是比直接的斬殺,要來得麻煩許多啊。」

這一點,其實圍觀著的顧陽兩人,也是非常的清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